家父汉高祖 第018章新的风暴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阿父和阿母重归于好,我听二哥说,皇室和睦,天下方能和睦,皇室里的夫妻过的好,天下的夫妻就不会吵架。”

  “我这也是为了天下的太平,牺牲了自己的心愿,让阿父在椒房殿内住上三天...”

  “这就是你要上我这里住的原因?”

  韩信黑着脸,看着跪坐在面前一本正经的刘长。

  “师父,阿父说不想再看到我,我又能去哪里呢?只能上您这里住着...”

  “可是我不同意。”

  “若是师父不收留,那我只能住外头了,您就忍心看着我这么一个乖巧又刚刚为天下苍生而牺牲了自己的孩子住在路上吗?”

  “我忍心。”

  尽管韩信百万个不情愿,可刘长还是住了进来,这让韩信气的牙痒痒,韩信跟他约法三章,第一不许动自己的藏书,第二不许纠缠自己,第三不许祸害府邸里的一草一木,家禽也不行。

  只是,刘长显然没有老秦人骨子里的憨厚,约法三章也压不住他胡闹的性子,不过就是暂时的忍让而已,闹还是得闹。

  这天晚上,韩信和刘长第一次共进晚餐,刘长狼吞虎咽的,韩信这里的饭菜还真的不错,比皇宫里的还不错,肉是一点都不缺,而大概也是照顾这个皇子,这次的晚餐比以往更加丰富,还有不少的水果。

  韩信吃着饭,看着面前大吃特吃的刘长,不由得开口问道:“你一点都不后悔吗?”

  “后悔什么?”

  “陛下既然在众人面前答应实现你的三个愿望,那你说什么,他都不会毁约。”

  “是啊?怎么了?”

  “你本来可以因那台纺车而获取更大的利益,而不是去给一群黔首送车送衣,让一群小吏回家,让陛下住进椒房殿...这对你有什么用呢?”

  “那些黔首和小吏可不会知道他们的恩赐是来自与你,他们只会感恩陛下,至于吕后,她也绝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多看重你几分。”

  韩信冷笑着,说道:“你失算了...到头来,你什么都没有得到。”

  刘长有些惊讶,他摇着头,说道:“我又不缺其他什么,那些匠人们的确很可怜,那些石块比他们自己还要大一圈,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抱得动的,那些尚方台的人,他们其实都是好人,他们已经三四年没有见过家人了...至于阿母,她虽然不说,心里还是很想阿父的。”

  “你是真的...”

  韩信一脸的不屑,他摇了摇头,说道:“你本来可以通过这台机器获得更大的好处。”

  “啊?什么好处?”

  “例如...更进一步。”

  “我长大之后就是诸侯王了,怎么更进一步?哦..师父是说太子位?”

  “不错,就是太子位,甚至是...那个位置。”

  韩信忽然凑近了些,低声问道:“你没想过这些吗?”

  “以前无聊的时候想过,但后来就不想了。”

  刘长回答的很是随意,他大口咬着肉,随意的说道:“当太子又不是啥好事,天天要听课,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我看二哥,我总是觉得他很可怜,他一天到晚,都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每天在固定的时间来拜访阿母,拜访阿父,连吃东西都有人在一旁看着,吃多了会训斥,说什么浪费粮食,呵,太子多吃一口饭,难道天下人就要被饿死了吗?”

  “二哥也不敢随意说话,每一句话都小心翼翼的,我的兄弟们跟我很亲切,可是见到二哥,他们都要喊太子,还要行礼,根本就不像是兄弟,很多人都在他身边,每一个是说真话的,我不觉得二哥过的比我好。”

  “我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样的,但是我看着二哥的样子,就觉得,这皇帝肯定比太子更难做。”

  “何况,我现在过的很开心,想吃就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有人对我都很好,除了如意...何况,做太子做皇帝都是要有本事的,二哥比我懂得多,看的书多,其实我几个哥哥都是这样。”

  “就连如意,懂得也比我多,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治国,对这个也不感兴趣..我只希望自己能早点长大,然后到自己的诸侯国里..我要请最好的人才来当我的国相,事情全部交给他,我自己去各地游玩,顺便再发明一些新机器,多好啊。”

  “对了,要不师父你来给我做国相吧?”

  “师父?”

  “师父??”

  刘长几次开口,韩信终于惊醒,他的神色有些奇怪,紧锁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脸色不断的变幻,坐立难安。

  韩信缓缓抬起头来,盯着刘长的双眼,似乎是想要分辨他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刘长也是惊讶的看着韩信,眨巴着大眼睛,他的眼睛非常的清澈,没有退缩,也没有阴霾,韩信信了。

  “你知道吗...其实,你倒是挺适合做皇帝的。”

  “啊??”

  刘长目瞪口呆,“师父?你酒量不太好?”

  “你不贪恋权势,能放权,也会相信自己的大臣们,不会胡乱猜测!!更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他们装进囚车里!!像对待野兽那样!!!!”,韩信脸色涨红,愤怒的咆哮着。

  可在一瞬间,他又平静了下来,低声说道:“而且,你很善良,能不计回报的帮助素不相识,对你没有半点作用的人...”

  “师父...你可别吓我...”

  韩信猛地起身,叫道:“还吃什么吃!跟我去书房!我们继续学兵法!”

  “啊?可是学习时间已经过去了...”

  “我说学就学!给我起来!我从头开始教你!”

  “我不学!我回宫!师父!我现在就回宫”

  ......

  刘长也不知道老师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从那天晚上开始,韩信就开始疯狂的开始了教学,这一次,不再是简单的询问,韩信从内屋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竹简,吹了吹上头的灰尘,按着这竹简上的内容开始教学。

  第一课,就是特么的运动战,韩信以白起为例,说起了白起曾发起的诸多战争,并且要求刘长站在白起敌对者的角度,找出破解白起运动战的办法,对此,刘长表示,这真的是您所说的兵法基础吗???

  韩信坚决的说道:“这就是最基础,最简单的东西,大汉内的每一个将军,甚至是中下层将领,都懂得这些东西,你要是连这个都学不会,就只能去当小兵了!!”

  刘长只好咬着牙开始学习这些“基础”兵法,当他发现老师是骗自己的时候,那已经是很多很多年之后了。

  若不是皇宫里传出的噩耗,只怕刘长的噩梦还要继续,可是这噩耗虽然解放了刘长,却并没有能让他开心起来,因为,大父去世了。

  在一个寻常的秋季里的半夜,大母忽然惊醒,醒来之后,她便大哭了起来。

  因为她没有听到老伴发出的震雷一般的呼噜声。

  这呼噜声她听了很久很久,从刚嫁进来时的厌恶,到习以为常,久到没有这呼噜声,反而睡不着的地步。可是就在她已经完全熟悉这呼噜声的时候,呼噜声却消失了。

  刘邦是被宦官们所叫醒的,宦官们第一次看到这位威风凛凛,随心所欲,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大汉天子从床榻上摔下来,哭着冲向殿外的模样。刘邦抱着老太公大哭着,吕后与一众妃子们站在不远处,吕后默默落泪,其余妃子们却仿佛在举办哭声比赛,一个声音盖过另一个,都在想办法让自己的哭声显得更响亮一些。

  皇子们当然也是要哭的,虽然平日里与大父并不亲密。

  唯一与大父格外亲近的刘长,则是犹如经历了一场噩梦。

  当然,最痛苦的应该还是与老太公携手一生的老夫人,不过,老夫人的痛苦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老太公逝世后的第三天,老夫人独自蜷缩在床榻上,永远的长眠。

  老太公的逝世,仿佛往原先就不太平静的水面里丢下一块巨石,引起了层层涟漪。

  各地的诸侯王与重臣都接到了刘邦的命令:亲自来长安送别太上皇。

  ps:擦,我也没想到,这一章居然尴尬的轮到了春节,我本以为会早一些,可能是我前头水了些吧,嗨,无论如何,祝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家和万事兴!</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