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158章狩猎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你谁啊?!”

  刘长叉着腰,看着面前这老头,眼里满是狐疑。

  自己正准备去找盖公,这老头忽然就将自己拦住了,自己在朝中也没见过这人啊,这人说话带着一股很浓的方言,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臣乃是齐国内史,这次陪同齐王一同来朝。”

  “我听闻大王在韩国有一处港口,连丹水,往来上党易物,我家大王得知,便想要与河水边择一郡赠与大王…如此一来,唐国之船只,出上党,望阳武,至齐地,齐国虽不如唐国那般地大物博,可也有大王能用得上的物品,齐唐两国互通有无,岂不妙哉?”

  谋臣一番话还没有说完,刘长便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先生真乃贤臣啊!”

  “先生想的太对了,唐国和齐国互通有无.这多好啊,我唐国生产铁器,你们齐国生产粮食,我们可以交换呀!唐国贫苦,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若是有齐国的一个郡,那能养活我无数的大唐百姓啊!先生仁义啊!”

  谋臣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这都是齐王的意思…齐王先前险些犯错,好在唐王即使阻止…”

  “我大哥在哪儿呢!我得亲自去拜见他!”

  椒房殿内,刘肥低着头,毕恭毕敬的看着面前的吕后。

  “你想要将一郡之地送与长?”

  “儿臣准备拿出三个县城赠与母后,母后可以赐予鲁元公主,作为她的食邑,儿臣再拿出一个郡赠与长弟,儿臣前些时日失态,险些在丧期饮酒,多亏唐王及时阻拦…往后,儿臣定然将人臣之礼铭记于心.再也不敢做那样无礼的事情。”

  刘肥说的很是诚恳,吕后的脸色也缓和了很多。

  “你能这样想,是再好不过…不过,这献郡之事就不必了。”

  “母后,儿臣庸碌,没有曹相辅佐,根本治理不好齐国,还望母后能让唐王帮我.…为我治一郡。”

  “那鲁元公主那里…”

  “鲁元公主乃阿父嫡女,我不过是庶出,我赠她以土地,这是应该的,是合乎礼法的,我当以对待长辈的姿态来对待她。”

  “好,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就答应了。。”

  “你明日可以在府中设宴,我会领着众人前往赴宴。”

  “多谢母后!”

  刘肥终于松了一口气,起身离开,刚刚走出了椒房殿,迎面就遇到了前来的刘长,刘长大叫道:“大哥!”,随即就扑进了刘肥的怀里,他满脸堆笑,笑得很是灿烂,“听闻大哥要赠我一郡,我这实在是难为情啊!”

  “我身为幼弟,应该赠礼给兄长,怎么好接受兄长的赠礼呢?”

  刘肥笑了起来,说道:“那我不送了,你送我一郡吧。”

  “兄长岂不闻,长者赐,不能辞!兄长既要赠我一郡,我若是不答应,岂不是看不起兄长?何况,我唐国穷乡僻壤的,也根本拿不出一郡之地来赠送与他人。”

  刘肥无奈的看着这厮,骂道:“你这竖子,我怎么会真的索要你的土地呢?!”

  刘长此刻心情大好,纵然挨骂,那也是笑呵呵的,他问道:“兄长要送什么郡给我呢?”

  “你想要哪个郡?”

  “齐郡!”

  “齐郡要是给你了,我上哪儿住去?!”

  “我可以在邯郸郡给大哥修建一座新的王宫呀!”

  “这齐郡是不能给你的,换一个吧,济北郡怎么样?”

  刘长沉思了片刻,“济北郡倒是离我近,船只也能轻易赶到…只是,济北郡人口太少…”

  “胶东郡如何?”

  “胶东郡人倒是挺多,就是跟唐国太远,船只要航行太久…也不妥…我倒是有个想法!”

  刘肥一愣,问道:“什么想法?”

  刘长激动的说道:“兄长将济北郡和胶东郡都给我不就好了嘛!”

  “当初的秦王都不敢这么要!你这比暴秦还要贪婪啊!你怎么不让我把齐郡之外的郡都给你呢!”

  刘长惊喜的问道:“一言为定?!”

  “我”,刘肥咬着牙,弯下身,准备脱鞋,刘长顿时就跑了,跑到远处,他又叫道:“

  若是大哥舍不得给我,那就给济北郡吧,不过,若是能迁些人口,迁些粮食,弄些铁器…”

  看到刘肥已经拿起了鞋履,刘长话也不说,转身就跑,一眨眼,便跑的无影无踪。

  周府之内,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群贤吃的正欢,唯独刘长,在地上画着什么,嘴里念念有词,时不时还发笑,周胜之偷偷走到了刘长的身边,看着地面,只见刘长在地上画了数个线条,周胜之根本看不懂这是什么,疑惑的问道:“大王这是在做什么呢?”

  刘长傲然的说道:“画水。”

  “画水??”

  “对,你看,这都是我唐国境内的水,这是汾水,这是丹水,这是潇水,衡水…我大唐周边水流还是不少的,你看,这是河水,若是我将来能将这些河流都连起来.我大唐的船只可以从大唐任何地方一路赶往齐,赵,燕,楚.哪里都可以去!”

  群贤围绕在刘长的身边,认真的听着他言语。

  “齐王知寡人贤德,准备将济北郡赠与寡人,寡人因此有了这样的想法!”

  “大王神武!”

  众人纷纷赞叹,刘长傲然的说道:“今日割一郡.明日割三郡.”

  “咳咳,当然,土地多着呢,也不必总是让国内诸侯为寡人献土,将来,寡人定要拿下匈奴所有的土地,让所有的部族都臣服与寡人,到那时,唐国之领土,无人能敌!”

  “到时候,大王就可以数倍的奉还如今所索要的土地.”

  “放屁!都是我的!统统都是我的!不给!!”

  刘长猛地用双手盖住地上的画,大声的叫道。

  听到这句话,其余群贤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唯独樊伉和樊市人两個兄弟低着头,闷闷不乐,长吁短叹,看到他们这样子,周胜之好奇的问道:“你与齐王有亲?”

  “没有。”

  “那你为什么在此叹息呢?”

  樊伉无奈的说道:“大王借了我不少钱来着…看大王这样子…大概是拿不到了。”

  周胜之笑了起来,他又看向了樊市人,“你也给大王借钱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也要叹息呢?”

  “大哥给大王借的钱,是我的。”

  刘肥在长安是有自己府邸的,只是这几天,他不敢去住,如今太后下令让他设宴,他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府邸里,连夜设宴,邀请太后以及陛下,唐王等人赴宴。

  当众人前来的时候,刘盈没有再礼让,坐在了上位,吕后就坐在一旁,两人都是上位。

  刘肥却再三要求刘长坐在自己之上,刘长也不推辞,直接坐在了更靠近天子的位置上,刘肥毕恭毕敬的坐在了末席。

  看到这一幕,吕后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虽然只是平日里的那种假笑,可刘肥总算是能吃得下饭了。

  “哥,多谢你赠的济北郡!你放心吧,寡人一定会好好治理济北郡,若是齐国出了什么事,你便与寡人说,寡人会在济北郡留下一些军队,能随时帮你!”

  “济北的官吏,你就不要调走了,都给我留下吧!我也懒得再去安排新的官吏!”

  “粮仓里的粮食也不要动!”

  “长!不许对兄长无礼!”

  吕后开口训斥道,刘长这才低下头来,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刘肥急忙说道:“唐王说的对,应当都留下。”

  “不,囤积的粮食,你最好还是带回去,济北郡乃是齐国囤积粮食的重地,若是齐国出现了灾荒,这竖子是绝对不会拿出半粒米给你的”,吕后认真的说道。

  “阿母!寡人仁义之君,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你给我闭嘴,再多言,我便将济北郡收回庙堂!”

  刘长嘟囔着嘴,嘀咕着什么,低头继续造饭。

  “知错能改,这是最好的…好好治理齐国,齐国虽然没有什么忧患,但是燕赵之地还需要齐国多扶持。”

  “儿臣明白。”

  刘肥认真的说着。

  在齐王离开后不久,朝中便发生了一件大事。

  御史大夫赵尧被罢免,叔孙通担任御史大夫的位置。

  这在群臣之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御史大夫虽然在三公里地位最低,可再低那也是三公啊,叔孙通何德何能,谄媚小人,也配跟曹参周勃同列?位于群臣之上?

  群臣都对这个任命非常的困惑,包括曹参在内,他也不是很看得上这位叔孙通,在群臣离开之后,他留在宣室殿内,劝谏天子。

  “陛下,赵尧虽与臣不和,却是深受先皇喜爱的重臣,他有才能,也没有犯什么错,陛下为何要罢免他呢?叔孙通这个人,几次变换门庭,阿谀奉承,先皇也不喜欢他,曾多次对臣言:叔孙通知礼却不知礼。”

  “他给别人定下的礼,却没有一个是他自己所遵守的。”

  “像这样的小人,陛下怎么能给与三公之位呢?”

  刘盈有些迟疑,可想起刘长所说的那些话,还是打定了主意,说道:“既然曹相觉得不妥,要不曹相来任命?”

  曹参猛地站起身来,愤怒的说道:“我做事,都是为了陛下,陛下怎么能如此说我呢?

  这必是唐王所教!”

  刘盈大惊,急忙说道:“非唐王所教,这是朕自己的想法。”

  曹参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宣室殿。

  刘盈呆愣的看着他离去,却来不及叫住他。

  此刻,在椒房殿内,刘长正缠着阿母,苦苦哀求。

  “阿母,让我也去吧…我为了这次狩猎,准备了那么久…让我也去吧!求你了!”

  “呵,你先前说要去城外狩猎练箭,也就是季布敏捷,险些被你一箭毙命…你现在还想跟天子去狩猎?你想弑兄篡位?!”

  “咳咳,阿母啊,我跟灌侯练了那么久,射术早就不是原先的水平了!”

  “这倒是实话,原先都只是从别人耳边飞过,现在都是瞄着额头就去了…”

  “阿母!!”

  刘长有些生气,他说道:“不过几次失误,阿母何以如此看轻我?”

  “你还有脸说,这次狩猎,你不许去!等你什么时候没有失误,再去!”

  就在刘长鼓起脸,愤愤不平的时候,近侍急忙禀告,言曹相前来拜见。

  “曹贼一来,准没好事。”

  刘长嘀咕着,吕后瞪了他一眼,让近侍请曹相进来。

  曹参进了殿,双眼凶狠的盯着刘长,随即才去拜见吕后。

  “曹相前来,可有要事?”

  “太后!臣要弹劾唐王,他上言天子,蛊惑圣听,诸侯干涉国事,这绝非是好事!”

  刘长顿时跳了起来,骂道:“国事是我兄长说了算,你这曹贼,是想要架空陛下吗?”

  曹参看都没有看他,只是看着吕后,认真的说道:“太后,臣一直都是在协助陛下,让群臣不敢轻视,国事全由陛下定夺,如今唐王所做的,难道不就是想要把控天子吗?”

  “这样的先河一旦开启,后果不堪设想!”

  “陛下可以换三公,但是,必须要是陛下自己想要去换,绝对不能让外王来干涉朝中之事,哪怕是好意的,也断然不可!”

  曹参无比的严肃,他说道:“能断天下之事的,只有陛下!”

  吕后不由得眯起了双眼,她自然知道曹参这句话不只是说给刘长听的,不过,她还是赞许的点了点头,她不是刘盈的敌人,从来都不是,“曹相所言有理!我会跟唐王说的,请曹相放心吧。”

  曹参这才起身,瞪了刘长一眼,说道:“你若是再教陛下做事,我便来教你做事!”

  “你这老贼,你且等我年长,看我不把你给…哎,哎~阿母,疼~”

  吕后一把掐着刘长的耳朵,“你要把曹相给怎么样啊?”

  “看我不把你领到家里好生款待!”

  曹参愤怒的离开了,刘长委屈的看着吕后,低着头,“我只是想帮兄长…”

  “他是你的兄长,不是你的孩子。”

  “我早就跟你说了,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震慑群臣就好,不要再做其他的事情了,

  还有,不许对曹相无礼。”

  “要不是这曹贼有个漂亮女儿,我早就拔了他的胡须!”

  “呵,曹相这般痛恨你,你还想娶他的女儿?”

  听到吕后的话,刘长猛地惊醒,他沉思了片刻,问道:“阿母…你觉得,有没有可能,

  曹相其实不是真的讨厌我?只是政见上的不合,私下里还能当翁婿?”

  “绝无可能。”

  “额.那阿母觉得我需要多少亲兵可以从曹府抢人呢?”

  “哎!阿母!我随口一说!随口一说啊!!”

  刘长看着吕后手里的棍子,急忙说道:“那曹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张壬就是他杀的!”

  吕后一愣,“你说什么?”

  “人真不是我杀的,我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不过,这件事,不是陈平告诉我的,是曹参告诉我的.他为什么要派人告诉我,不就是想让我动手吗?吕产是我派去的,可我没让他毒杀张王,我只是让他吓唬一下张王,让他不要自寻死路.”

  “反正,不是陈平,就是曹参。”

  “不过,我觉得不会是陈平,他要杀人,绝对不会花这么多功夫…何况我先前派人去请他帮忙,他也不愿意,因此肯定就是曹参杀的!”

  吕后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即,她冷冷的说道:“张壬是病死的。”

  “好,好,病死的…病死的。”

  看到刘长一脸不耐的样子,吕后冷笑了起来,“被坑了还这般得意.竖子.”

  叔孙通还是做上了三公的位置,虽然群臣反对,可天子让他来做,也确实没有人能反驳,包括曹参,也没有当着群臣的面反驳天子,只是黑着脸,众人都能看出他对这位新的三公不是很满意。

  果然,这位新三公刚刚上任,就开始无底线的来奉承天子。

  这厮瞬间进入了疯狗状态,化身为天子的恶犬,每次的朝议,他都是盯着群臣,群臣但凡有一点点的礼数不周的地方,他都会大声的训斥,他的弟子们也都是如此,时刻盯着群臣,这厮也完全不讲情面,谁都抨击,曹参参加朝议的时候来晚了片刻,他就站在曹参面前,对着他说了近半个时辰的礼。

  曹参都被他弄得差点动手。

  而叔孙通又将自己的弟子们安插在各个要位上,每日都盯着群臣,仿佛就是盼着他们做错什么,这样的御史大夫,实在是太让人恶心,自从叔孙通当上御史之后,群臣连酒都喝不安稳,就怕叔孙通又在朝议里说什么聚饮为罪之类的屁话。

  对,四五个人在一起喝酒,在大汉是违法行为,只是刘邦从来不管这一点,群臣也基本不在乎,只有叔孙通这个狗贼,才会抓着这些东西不放。

  刘长终于如愿的跟着天子参加了秋狩。

  他威风的穿着狩猎所应该穿的衣裳,站在真正的战车上,栾布来驾车,左右皆是群贤,只是,刘长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他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小短弓,又看了看那没有箭头的箭,气的破口大骂,“负责狩猎的大臣是谁?!就这么对待诸侯王吗?!”

  “咳,大王,这是太后的吩咐。”

  栾布低声提醒道。

  “这玩意,能狩猎吗?这连兔子都射不死!”

  众人皆低头,沉默不语,小灌阿开口说道:“这是我阿父建议的!他说大王跟他学射一年,伤了九人,其中一人还是路人,只是在府外赶路,就被您一箭射落…他说您勇力惊人,

  只是这准头,是他平生从不曾见过的…”

  刘长黑着脸,拿起了弓箭,低头问道:“灌侯在哪里狩猎啊?”

  而在此刻,陈府之内,陈平正晒着太阳,吃着茶,神色极为惬意。

  “家主,您为何不跟天子前往狩猎呢?”

  “不必去,我已经猎过了。”

  ps:累杀我也!一天了,啥也没吃,从医院回来就开始码字.一动不动的写到了现在,

  求波月票啊!!!</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