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141章只要你有马,你就是我刘长最好的兄弟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刘长左手持弓,右手拉着弦,左手笔直,右手不断的用力,那汉弓发出一阵阵的闷响,刘长咬着牙,怒目圆瞪,右手越来越靠后,他脸色涨红,双手颤抖着,手臂肌肉鼓起,弓弦被拉的犹如满月,不断的抖动着,周围的群贤们瞪大了双眼,站在两旁,捂着嘴,都不敢说话。

  “砰!!”

  刘长猛地松开了右手,箭矢犹如闪电般飞出,眨眼间,便直接穿过了不远处的草人,又飞出了一段距离,最终才插在泥土上。

  周胜之大叫着,激动的冲到了草人的身上,指着那草人胸口的洞,大叫道:“大王威武!!”

  “大王威武!!”

  众人纷纷大叫了起来,刘长傲然的收起了弓。

  “这算得上什么?寡人跟随灌侯习弓马,前些时日,我在他的府中纵马骑射,一箭险些射穿了灌侯的盔甲!”

  灌阿点着头,说道:“是啊,确实是这样的,阿父都吓坏了...再也不敢站在木靶旁边了。”

  刘长小手一挥,说道:“这次秋狩,寡人要作为诸侯王来参与,你们可都要做好准备啊!”

  “萧延,你负责为寡人驾车!周亚夫,樊市人,你们俩身矮,便做车左车右!”

  “灌阿,周坚,吕仲,你们三负责将猎物搬上车!”

  “夏侯灶,陈买,吕禄,卢他之,你们是会骑马的,到时候便纵马为寡人驱赶猎物!”

  狩猎是大汉最重要的活动,从先秦开始就是这样,原先刘邦还在的时候,刘长是不许一同前往的,可如今他不再是公子,而是大汉的诸侯王,根据礼制,自然是有资格跟随天子前往狩猎的。

  刘长一直都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因此也是做了不少的准备。

  他正吩咐着众人,忽有一个下人前来,吕禄急忙上前,跟那人聊了几句,方才急忙走到刘长的身边,“大王,阿父让你过去一趟...”

  他们如今正在建成侯的后院里玩耍,因为整个长安,就建成侯的府邸是最大的,刘长持弓,也没有惧怕,大笑着,让吕禄为自己引路。自从阿父逝世之后,舅父已经有快有一年多不曾见过自己。

  刘长知道,他是因为吕台的事情而对自己有所怨恨,不只是自己,他对阿母也很不满,如今都不怎么来椒房殿了。。

  吕释之看起来比以往要憔悴了很多,也不再披甲,身躯稍微佝偻,脸上的肉也变少了,让他看起来病怏怏的,他看到跟着吕禄前来的刘长的时候,一时愕然,险些没能认出这个犹子。

  不过一段时日不曾相见,这竖子便已比吕禄还高出了一个头,浑身鼓鼓的,虎背熊腰,他手持汉弓,大摇大摆的前进,傲然的看着周围,就仿佛是一头猛虎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霸气侧漏。

  “舅父!!”

  刘长笑着大叫着,几步冲到了吕释之的身边,抬起头来看着他。

  吕释之惊愕了片刻,“你这竖子...你这都快跟你阿母一样高了...”

  “哈哈哈,舅父,我又不是八九岁的孩子了,自然是要长高的!”

  吕释之看起来有些惆怅,感慨道:“真快啊...我还记得...你就跟地面一样高...”,吕释之伸出手比划着,“不仔细看都看不到你..你都长这么大了...”

  “舅父啊,许久不见,您无恙?我几次都想来拜见您,可是您的下人不让我进...还离间我们的感情,说是您不想见我...后来我以礼相待,据理力争,他们终于不阻拦了...”

  “那可不,我总共就六個家奴,你给我打伤了五个,剩下那个是个年近六旬的老者,怎么敢拦你?”

  “嘿嘿嘿。”

  刘长咧嘴傻笑着,吕释之却敲了敲他的头,生气的问道:“你若是想吃肉,难道我会不给你吗?为什么总是来偷呢?”

  “不,舅父!”,刘长严肃的说道:“我师傅张相曾告诉我,大丈夫不食嗟来之食,我身为荀子再传,必须要自食其力...”

  吕释之不由得笑了起来,过了片刻,方才问道:“你阿母...还好吗?”

  “不是很好...整日都在念叨着您...嘴里虽然不说,可也多次向我询问舅父您的情况...舅父实在不该疏远阿母...吕台又没有死,我兄长心善,最后也只是将他贬为城旦,让吕产来继承爵位...何况,吕台那是自作自受!”

  “舅父啊,我知道您与大舅父亲近,可是,吕台这么做,如今若是不惩罚,迟早都会给大舅父脸上抹黑,若是大舅父还在,看到吕台那个样子,我想他肯定会亲手宰了吕台!阿母也是为了大舅父的颜面着想啊....”

  吕释之沉默了许久,点了点头,“告诉你阿母,我晚上去看她...”

  “好嘞!舅父,那我去玩了啊,对了,舅父带只羊过去呗?”

  “你不是不食嗟来之食吗?”

  “哦,师傅还教导过我:长者赐,不能辞。”

  “滚!”

  看着刘长落荒而逃,吕释之这才笑了起来,挥了挥手,叫来了一位下人,吩咐道:“去宰只羊!不,宰两只!算了,我犹子想吃羊,都宰了!”

  走出建成侯府,刘长告别了群贤,叫上了三大舍人,准备出城。

  来到城门口,却看到此地一片混乱,刘长急忙命令舍人停车,看了过去,却正好看到几个穿着与大汉百姓截然不同的胡人,正在与守城士卒大声的叫嚷着什么,他们的模样跟大汉百姓没什么区别,并不是什么金发碧眼的,就只是穿着不同而已,语言不同而已。

  这是刘长第一次看到胡人,他很是好奇,急忙跳下马车,走到了将士们的身边,大大咧咧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将士正要训斥,转身一看,发现是唐王,急忙满脸堆笑,拜见了刘长,这才说道:“这几个胡人拿着上郡的路引,想要进长安...我们正在禀告主官,他们可能觉得我们在为难他们,因此争吵...”

  刘长点了点头,直接推开面前的将士,就走到了最里头,三大舍人站在他的身后。

  刘长看了过去,却看到那些人拉着很多的马匹,这些马匹大多高大健壮,刘长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些战马,大叫道:“栾布!把这些马给我抢...买下来!”

  当栾布和张不疑上前的时候,那些胡人更激动了,对着他们大声叫嚷着,双手护着马。

  “你们是匈奴人?”

  刘长问道。

  为首的那位懂些汉语,他打量着面前这位贵公子,说道:“月氏!”

  刘长有些没听清,他看着一旁的栾布,不屑的问道:“这蛮夷说什么呢?”

  栾布低声说道:“他是月氏人,跟匈奴不同,月氏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匈奴不许一匹马进入大汉境内,月氏人与匈奴素来不和,多次在上郡陇西等地贩马,因此,冒顿曾讨伐他们,让他们吃了一个大败仗...”

  刘长恍然大悟,傲然的看着那人,问道:“兀那月氏蛮!你是来贩马的?你有多少马?”

  那人的口音很古怪,需要仔细听才能听清:“我是来卖马的,一路躲过了匈奴的几次劫杀,才来到这里,本来有马三百匹,如今就只剩四十多匹...”

  “哎呀!好兄弟!你的马我买了!我出重金!来,来,远到是客,我请你吃饭去!”

  刘长猛地抓着那人的手臂,朝着城内拉扯,那胡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刘长,急忙拒绝道:“我不去...”

  “栾布!拿钱!”

  “我不要钱...粮食,铁,武器..换马。”

  刘长抬起头来,笑着说道:“那你可是找对人了!”

  “我,刘长,我的阿父就是大汉太祖皇帝,我的兄长就是如今的大汉天子!我是大汉唐王,你所经过的上郡,那就是我的领地!粮食,铁,武器,我应有尽有,你能拿来多少马匹,我就能给你多少物资!我甚至可以派士卒保护你的货物能安全到达!”

  “我看你这人也不错,你要是在长安贸易,肯定有人会欺负你,被这些士卒为难,可跟我大唐贸易,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况!我说到做到!”

  “怎么样,好兄弟,跟我大唐贸易吧?”</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