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138章肯定是陈平干的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刚刚进了皇宫,就有三个近侍将刘长围了起来,站在三个方向,要带着刘长前往宣室殿。

  而这三人,刘长是认识的。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别装做不认识寡人啊,前天寡人才分了你些吃的!”

  近侍低声说道:“有大臣遇刺,群臣认为是大王所为。”

  “放屁!是哪个狗贼冤枉我?”

  刘长瞪大了双眼,当他愤怒的赶到了宣室殿的时候,刘盈,陈平,周勃,曹参,灌婴等大臣都已经在殿内了,刘盈来回的走动,看起来格外的不安,当刘长进来的时候,刘盈终于忍不住,大声的质问道:“竖子!昨日傍晚有大臣在府中被杀!群臣有问题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明白了吗?!”

  曹参有些无奈的看着刘盈,您干脆将细节全部告诉他得了。

  刘长一愣,愤怒的咆哮道:“问什么问!这跟我没关系!”

  宣义认真的问道:“大王昨天傍晚在哪里?”

  “我在太尉的府里!太尉若是不信,可以回去数一数你家的鸡,看是不是少了两只!”

  刘长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周勃脸色一黑,问道:“谁可以作证?”

  “周胜之,周亚夫,周坚,樊伉,樊市人,陈买,萧延,吕禄,吕种,灌阿,卢他之!这些人都可以证明!!”

  周勃顿时就说不出话了,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大臣。

  刘盈说道:“看来这件事真的与唐王无关,还是让他回去吧。”

  “陛下!御史左丞前日才弹劾了唐王,昨晚就被弩矢刺喉而死!这怎么可能与唐王无关呢?”

  开口的乃是曹参,刘长听闻,指着他骂道:“那我还真该宰了他!可人就不是我杀的!曹贼怎敢冤枉我!”

  “长弟...不许无礼。”

  刘长咬着牙,打量着身边的群臣,说道:“若是让我知道是哪个诬陷我,我绝不饶了他!”

  说着说着,他的眼神就落在了陈平的身上。

  陈平毫不在意唐王的眼神,半眯着双眼,一言不发。

  群臣又开始盘问,唐王非常的不配合,他愤怒的大叫着,险些就要跟群臣动手,最后,还是刘盈出面,宣布唐王与这件事无关,让唐王返回椒房殿。

  群臣留在宣室殿里,继续商讨。

  刘长被近侍们带回了椒房殿,那些人就守在门口。

  刘长冲进了椒房殿内,脸色涨红,双拳紧握,“阿母!!有人冤枉我!!”

  吕后瞥了他一眼,说道:“坐下来。”

  “阿母!”

  “不要说话,安静的坐一会。”

  刘长咬着牙,气呼呼的在吕后面前坐着,坐了许久,他的脸色才平静了下来。

  “现在想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稍后就去宰了陈平。”

  “胡闹!”

  吕后骂道,又问道:“你觉得,朝中之人,会觉得谁是凶手?”

  “肯定是我啊!我前不久吓唬群臣,说用弩矢刺喉,结果就真的有人被刺了,肯定都会怀疑我!”

  “若不是你,他们还会怀疑谁呢?”

  “他们还会...”,刘长猛地惊醒,他看着吕后,“会怀疑阿母。”

  吕后这才点了点头,“还算是有些脑子...没白读书...那你觉得,是谁做的?”

  “这还用问?肯定是陈平!”

  “且算是他做的,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他是为了....恐吓群臣,给陛下立威...限制我与阿母...让群臣联合起来讨伐我们...”

  刘长呢喃着。

  “那你要如何解释呢?”

  “我这怎么解释啊!难道要给群臣说,是陈平为了给兄长立威才杀了大臣吗?”

  吕后没有再说话,继续看奏表。

  刘长想通了,可他还是觉得憋屈,“我这个人,最恨被人算计!陈平这厮,我非要烹了他不可!”

  “这几天...你就不要外出了。”

  “不要想着报复陈平...他这么做,也是在变相的给你立威,这件事之后,群臣在陛下面前,也不会太随意...因为有个被纵容的,无法无天的,残暴无情的诸侯会时刻盯着他们...陈平是你阿父留给你大哥的利刃。”

  “我知道!我知道!”

  刘长虽然依旧生气,可还是听了吕后的话,没有再出宫,安心前往天禄阁内读书。

  如今的天禄阁内,空荡荡的。

  只剩下了刘长与盖公两个人。

  一对一的教学,让刘长完全没有混日子的机会,盖公时不时就提问,他只能乖乖读书,回答不出来,可是要挨揍的。

  “长啊...宫外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不必在意,荣辱不惊,才能感受到道....”

  “荣辱不惊?前些时日,叔孙通过来的时候,您可不是那样,差点就跟他对砍起来了...”

  “所以我还在追求大道,若是已经达到荣辱不惊的程度,我也就不必继续读书了。”

  盖公看着刘长,说道:“只是,得让你背负恶名了...”

  “恶名?有恶名又如何?只要我将大唐变得强盛起来,手握大军,天下人谁敢说我恶?!”

  “竖子!要以德服众!以强服众者,必亡!”

  “以德服众?以德服众是什么样的,我也见识过了,朝议跟坊市一样,群臣各说各的,没有人拿定主意,群臣互相批评,大事全由相国决定,才没能导致政策混乱,若是曹贼不在,我都不敢想朝议会变成什么样子...”

  盖公一愣,随即感慨道:“不一样的,陛下有德足以服众,却不为之....唉...”

  “长啊,千万别让这些事情影响到你,将来去了封国,切记,不可以权势欺压百姓,要以德行让百姓服气...否则,百姓即使畏惧你的权势,也会在心里骂你...不会真正的为你所用。”

  “哼,什么以德服众啊,我若是前往唐国,一定会全力欺压百姓...若是有个黄老的大贤在一旁辅佐,我或许还会收敛一些..师傅您觉得呢?”

  “怎么?你以唐国百姓威胁我?”

  “不是什么威胁,反正我说了,若是师傅不在,只有上天知道我能对唐国百姓做出什么样的暴行,到时候别人要是问,我就说是你教我的。”

  事实证明,刘长耍无赖找错了对象,盖公并非是楚墨,不是“长安樵夫”就可以拿捏的,当刘长被盖公用木剑打的在地上乱嚎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师傅!我以德服众!以德服众!嗷别打啦”

  就这样,在皇宫里待了十几日,刘长只觉得煎熬。

  此刻,气候也逐渐变得寒冷,狂风呼啸。

  刘长终于得到许可,可以出宫,他刚刚走出皇宫,三大舍人便站在了他的面前。

  “大王!”

  几个人拜见,张不疑笑着凑上来,说道:“得知大王做得大事,吾等心悦诚服!”

  刘长一愣,随即叫道:“人根本不是我杀得!”

  张不疑急忙点着头,眨着眼说道:“对,对,根本就不是大王杀的!臣明白!”

  “栾布啊,尚方那里的事情如何?”

  “曹相亲自前来,看到那水车,也是格外的惊讶,还赏赐了那些匠人和墨者...说是要在全国之内推广。”

  “呵,他现在才想到推广?我很早就告诉了他,如今我大唐只怕都已经造完了几十架水车,他这才想到要推广?”

  “亲兵那里呢?”

  “他们还在操练...大王给我的兵法,已经送到了刘不害的手里,大王可要出城去看看?”

  “唉...陛下有令,不许我出城。”

  刘长眯着双眼,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咧嘴一笑,“你们几个,陪我去一趟陈府。”

  栾布有些惊讶,他问道:“大王不是要去找淮阴侯吗?”

  “晚点再去找师傅吧,我们先去找陈侯,他对我有大恩...我可得好好报答他呀!”

  看着刘长龇牙咧嘴的样子,栾布劝道:“大王,陈侯乃是朝中重臣...”

  “哎,你放心吧,我知道的!我视他为仲父!不会对他无礼的!”

  ps:均订两万二了,以前是想都不敢想啊,感谢大家的支持!</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