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137章臣要弹劾唐王长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仲父,前些时日,有歹人前来行刺寡人,奈何,因寡人之仁德,他们深受感动,放弃了刺杀,痛哭流涕,愿为寡人效劳...舍人张不疑言:大王仁义,可使万民归心,盗贼归降,勿惊哉。”

  刘长认真的写着书信,哪怕留侯留下了大儿子来辅佐刘长,刘长也没有放弃给他继续写信。

  当然,无论遇到什么问题,他都会求助留侯,直接把留侯当自己的幕僚来用。

  好在留侯也相当的给面子,当初刘长说唐国没有武将,要怎么办的时候,留侯便回信,让他去将彭越和英布的旧部带到唐国去。一方面,这些人确实勇猛,都是当初跟项羽交战并且活下来的猛人,另外一方面,留侯也相信张苍和唐王可以镇住这些猛人们,将他们用在正确的地方。

  这一次,刘长再一次求助与留侯。

  “仲父啊,匈奴几次劫掠燕国,燕国地大物博,我唐国又小又穷,如今燕王向张相求援,希望唐国能帮忙防守西边的一些长城,我唐国虽然贫穷,百姓衣不蔽体,可也不忍看着燕国百姓被如此欺凌,燕王乃寡人之兄也,寡人欲救之,不知留侯有何计策?”

  快速写完了书信,他便让近侍将书信带出去,交给张不疑,让他来寄信。

  当刘长吩咐好,乐呵呵的走进椒房殿的时候,吕后瞥了他一眼,“又写信骚扰留侯?”

  “阿母!什么叫骚扰啊!寡人那是虚心请教,不耻下问!”

  “不耻下问是对的...但是你也不能把留侯当成自己的谋臣来用啊...留侯难得过上几年的清闲时日...就被你这竖子给缠上了。”

  刘长笑着来到吕后的身边,问道:“阿母..我能不能...”

  “不能。”

  “可我还没问呢!”

  “你想把亲兵安排进长安。”

  “额....”

  刘长呆愣了片刻,他问道:“是召平告诉阿母的?还是栾布说的?”

  “还需要他们来说?”,吕后不屑的摇了摇头。

  刘长便乖巧的坐在了吕后的身边,开始抱怨了起来,“阿母啊,那几个楚墨简直就是傻子,怎么赶也赶不走,非说要证明楚墨之风范,我让栾布救了一批秦墨,这秦墨也聪明不到哪里去,见我一次拜一次,看到甲士就腿软..话都说不利索,我都赦免了他们,他们还那么害怕。”

  “墨家不行了呀...儒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叔孙通在阿父驾崩之后就变得嚣张起来了,他有几个弟子,昨天我进城,他们拦着我,骂我无德,说我得到天子赏赐后不亲自去拜谢,不敬天子!”

  “我告诉他们,我乃是荀子再传,让他们客气些,结果他们骂的更厉害了。”

  “我本来想大度的赦免他们,可是又想起孔子他老人家的教诲,不能以德报怨,所以就让栾布将他们绑了,也一并送到尚方那里,让他们做些搬运之类的事情,他们跟墨家的吵的老欢了,平常我无聊的时候,就去看他们吵架,很有意思...”

  “站起来。”

  吕后让刘长起身,然后测量他的身高以及手臂的长度,翻来覆去的看。

  刘长伸着双手,又说道:“叔孙通还前来求情,我让栾布去绑他,奈何,这老头跑的太快了,栾布没追上...”

  “转身。”

  吕后又测了测刘长的腿。

  “盖公倒是很开心,这几天讲课的时候还交代我,让我大度些,不要将那些人关太久,关个十年八载就差不多了,盖公还告诉我,可以再让几个法家来监督他们,否则他们不会用心,但是我没能找到法家的...”

  刘长说着,吕后也测量完,刘长又坐了下来,“阿母要给我做新衣裳??阿母,我想穿赤色的,张不疑就有一套赤色的衣裳,特别好看,骑马飞奔的时候,感觉像火一样,特别好看...”

  刘长可怜巴巴的看着吕后,吕后冷哼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无论什么衣裳,你就只能穿三天,三天之后就是又脏又破,你自己不洗,居然还让你姨母帮你洗...还让她不要告诉我...你也好意思?”

  “姨母怎么可以告诉你呢?她说不会告诉你的...”

  刘长突然醒悟过来,骂道:“肯定是樊卿这厮告密!”

  “寡人绝不饶她!!!”

  ........

  此刻,朝议之中,气氛却与平日里截然不同。

  有大臣愤怒的上奏弹劾:“唐王长,骄恣不奉法,跋扈多横,举事非正,骄横不逊,违法乱纪!”

  “城中纵车,藐视群臣,不敬天子,前些时日,更是率亲兵闯相府,群臣惊怖,而陛下不但不责罚,还赏赐他!唐王本来就是仰仗着陛下与太后的宠爱,方才如此,长兄为父,陛下应当好生管教!请治唐王之罪!”

  这番话一出来,群臣顿时哗然,纷纷讨论了起来,说起唐王祸害自家的事情,庙堂顿时变成了受害者聚会现场。

  曹参看了看群臣,随即起身,说道:“陛下!臣请治唐王罪!罢免其亲兵!令廷尉审之!送往封国!”

  廷尉宣义先前还乐呵呵的听着,忽然听到这句,脸色大变,他为人是倔强,可他不傻,审刘长?今天审刘长,明天新廷尉就该来审自己了!

  刘盈却还记得曹参的吩咐,他皱着眉头,说道:“诸君已送走了朕三位兄弟,如今朕的身边就只有长一人,你们竟容不得他?!”

  刘盈看起来很是严肃,这下,庙堂瞬间寂静了下来。

  要知道,在今天之前,刘盈还从不曾在群臣面前表现出如此严肃的样子,他一直都是非常温和的,言听计从。

  曹参大拜,颤抖着说道:“陛下!唐王跋扈!曾对臣言,但有不敬者,当以杀之!我汉相也,何以受诸侯侮辱?”

  “唐王年幼,他的事情,朕自会管教!诸君不必多言!”

  刘盈大声说着,便下令结束了朝议。

  这下,群臣算是炸开了锅。

  走出皇宫的时候,他们还在商谈着,他们是又惊又怒,当然,群臣都很喜欢如今这位天子,这样好的天子,谁不喜欢呢?可是,天子对唐王如此宠溺,甚至还当面反驳了曹参,言语里已经有了不满,这让群臣无法接受。

  您又不是太祖皇帝,怎么能这么强硬呢?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那个无法无天的唐王,他都要把我们的好天子给教坏了!

  众人谈论着这件事,都是在商量该如何惩治唐王,群臣看起来是为了天子,实际上,他们只是想要继续掌控天子,不让诸侯和太后过多干涉天子而已,朝中有唐王这么个强势的诸侯王,对群臣而言,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刘长当然不知道此刻朝中已经掀起了对抗自己的风暴,此刻的他,正穿着一身赤色的新衣裳,在群贤面前显摆着。

  这套衣裳做的很是得体,当然,刘长并不喜欢新旧衣服混着穿,他要么就是老衣服穿到发臭为止,要么就是全身换一套崭新的衣服,然后再穿到发臭为止。

  “大王!这衣好看啊!”

  “是啊,大王挥舞衣袖的时候就像是个凤鸟!”

  “大胆陈买!你居然敢说大王是鸟!”

  “夏侯灶,我不与你这个蠢物计较,多读书!多读书!”

  众人叽叽喳喳的,刘长咧嘴一笑,说道:“好了,吃肉,吃肉吧!”

  就在群贤们吃着香喷喷的鸡肉,玩的正欢的时候,栾布急匆匆的赶来,他看起来有些不安,他走到刘长的身边,俯下身来,低声说道:“大王...请速回皇宫,出事了。”

  听到这句话,刘长甚至都没有多问,急忙起身,看着众人,说道:“寡人还有要事,若是今日不曾回来,那就明日再聚!”

  随即,他跟着栾布急匆匆的返回皇宫。</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