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119章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周府内,长安群贤安静的坐着。

  刘长没有开口,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刘长长叹了一声,忽然感慨道:“自阿父逝世,我已经有十六天不曾挨过打了。”

  “我也是!”

  “我也一样!”

  众人纷纷开口,惊讶的看着彼此,脸上满是得意。

  刘长看着众人,说道:“我虽然没有了阿父,但是身边还有众兄弟扶持...二哥也是一样,我自当扶持。”

  “各位,我们已经不再是孩子了...我们应当为新皇效力,阿父的时代过去了,如今正是我们这些年轻人该大放异彩的时候!”

  “对!阿父这太尉,就该我来做!”

  周胜之信誓旦旦的说着,周亚夫一愣,问道:“那我呢?”

  “额...你还年轻,你等下一代吧。”

  周亚夫了然,随即怜悯的看向了周坚,周坚急忙伸出手来,认真的数了数,然后开心的对周亚夫说道:“二哥!等你和大哥死了,我就可以当太尉了!”

  “放屁!我是这个意思吗?”

  刘长大骂。

  “那大王的意思是?”

  “我兄长是个善人,我只怕众人不服他...当初师傅求我学兵法的时候,曾告诉我,立威是掌握军队的最好方式。师傅如今又告诉我,兵法是可以运用在所有地方的...所以,我得想办法让兄长立威!让群臣们像惧怕阿父那样惧怕他!”

  陈买恍然大悟,“大王说的很对!”

  “新君立威,正该如此。”

  吕禄急忙说道:“大王治国之能,吾等远不如!”

  听到这句话,刘长就来了精神,“那当然,当初我去拜见萧相,想要跟他商讨治国之事,他极为惶恐,曾对我说,我的治国能力已经非常之高,他也没什么可以教我的了!对了,萧延当时也在!”

  萧延呆愣的点点头,“好像是说过这么一句。”

  “那要如何立威呢?”

  刘长沉思了片刻,猛地想起了韩...不,自己想到了一个办法,“最快的立威方式就是杀人。”

  “杀谁?大王你就说吧,我们现在就去!”

  樊伉还是胆大,跃跃欲试。

  “谁让你们来杀人了,当然是得让兄长来杀!而且也不能乱杀!”

  “你们都是非常熟悉长安的,今日往后,你们就在各地打探,若是有人在丧期饮酒作乐,轻视新君,或者聚集在一起阴谋作乱,即刻告知与我...兄长心善,杀不得人,但是曹相却可以,到时候,我们联手曹相,为太子立威!”

  “大王,前几天,我阿父与陈侯,曹相在府内聚会...”,周亚夫忽然说道。

  “废话!你阿父是太尉,不跟丞相他们商讨大事,难道要跟你去偷羊不成?我是让你盯宵小之辈,没让你去盯你阿父!”

  送走了这群不靠谱的群贤,刘长气呼呼的来到了韩信的府邸。

  尽管刘邦已经不在了,但是对于韩信的戒备并没有因此而削弱,周围的甲士数量反而更多了。

  这是刘邦驾崩之后,刘长第一次与师傅相见。

  韩信这性子,实在不知如何安慰别人,他沉吟了许久,方才说道:“你阿父...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是啊。”

  刘长苦笑着说道:“我原先都没有想过,原来阿父这么的重要...师傅你不知道,那天我跪在他的面前,我看到的所有人,都慌了...兄长到现在,还是手足无措,没有阿父,他都不知该做什么,一点勇气都没有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兄长,强如阿母,虽然没说,可是也很慌张,前几天,我看到她差点将衣服穿反...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还有那些猛将们,这些人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在长信殿外,眼神惶恐不安,没了主心骨....连他们都害怕,这么看来,还真不能怪兄长。”

  韩信惊讶的看着他,又说道:“但是你就没有害怕。”

  “谁说的?”

  “我当然也怕,以前我无论做什么,只要我高呼阿父的名号,没有人不避让...现在,阿父不在了,我有点明白,当初阿母揍我的时候,五哥为什么会说羡慕我了...前天,大哥的小儿子哭着要回齐国,大哥将他揍了一顿,我也有点羡慕我那犹子...”

  “可你还是缓过来。”

  “那是因为我还有阿母,还有兄长啊...”

  刘长说道:“所以,我得保护好他们...以前是阿父为他们撑腰,日后,我要为他们撑腰,我就不信了,阿父那昏君能做到的,我堂堂一个唐王会做不到?”

  韩信面带笑意,赞许的点了点头。

  “可惜,你兄长太过软弱,你若是能成为皇帝,一定可以更好的保护他。”

  “当皇帝?”

  刘长不屑的摇着头,“当皇帝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兄弟们游玩吗?当皇帝可以去偷吃舅舅家的羊吗?我绝不愿意被捆绑在宣室殿内!我若是想当,根本就轮不到二哥,可若是我不乐意,就是阿父从皇陵里跳出来求我,那也没用!”

  韩信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说吧,忽然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啊?”

  “师傅,我若是想要让兄长立威,该怎么办啊?”

  “杀人。”

  “哎呀!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那具体该怎么做呢?”

  .......

  当刘长从韩信这里走出来的,召平和栾布正低着头,急匆匆的走来,看到府邸门前的刘长,他们一愣,神色复杂的看着刘长,也不知该怎么办,召平俯身说道:“臣等无法进宫祭拜,望大王恕罪。”

  “无碍,阿母下了禁令,不关你们的事。”

  召平又说道:“大王重情之人,却能以兄长皇后为重,暂缓心中悲痛,振作起来,实在令臣敬佩。”

  “这就敬佩了?那以后还不得五体投地?”

  刘长说着,便朝着皇宫走去,两人跟在他的左右。

  栾布沉默了片刻,忽问道:“大王不去玩耍吗?”

  “你平日里不是不许我玩耍吗?”

  “若大王要玩,臣也挡不住。”

  “大唐百姓还在受...咳咳,兄长阿母还在受苦,我岂能去玩?”,刘长险些就说顺嘴了,好在及时改了口。

  “召公啊,兄长即位,我们几个是不是就得去封国了?”

  召平摇了摇头,说道:“皇后不会让大王前往封国的,太子更不会。”

  “那就是四哥五哥他们会去封国呗?”

  刘长的脸色有些无奈。

  “未必,还是得看太子的意思。”

  就这么一路聊着回到了皇宫,两人才停下来,召平拜别,而栾布却留了下来,他看着刘长,说道:“我府内养了几只羊,大王若是饿了,可以到我那里去....”

  “我知道了...”

  栾布这才告别,刘长忽然开口说道:“栾布!”

  “嗯?”

  “谢谢你啊。”

  当刘长蹦蹦跳跳的返回椒房殿的时候,吕后依旧不在,只是,殿内却有一个糟老头子,刘长狐疑的看着这家伙,衣冠不整,身形邋遢,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同时,那家伙也在打量着刘长,并没有开口,也没有行礼拜见。

  刘长顿时不悦,双手叉腰,大声的训斥道:“你何人也?见到寡人为何不拜?”

  “可是唐王当面?”

  “正是寡人,你谁啊?”

  “唐王给我写了那么多封信,如今却认不出我了吗?”

  刘长一愣,再次打量着这个文士,只见他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道韵,随心所欲,顺其自然,简约朴素,大道至简,怎么看怎么顺眼。

  “留侯!!”

  “仲父!!”

  刘长大叫了起来,急忙走上前,紧紧握着他的手,眼中冒着星星。

  ps:感谢霍去病大佬的盟主!</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