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117章总有人得放下痛苦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刘邦这一生,戏耍了刘长无数次,每一次都成功了。

  唯独这最后一次,他失败了。

  天旋地转,当刘长踉跄着走到阿父灵前的时候,他看到阿父熟睡的模样,近侍们没能拦得住他,他抱着阿父的头,嚎啕大哭,“我再也不说你唱歌难听了...”

  “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近侍们急忙上前要拉开他,三个近侍都没能将刘长带走。

  阳光也变得有些冰冷刺骨了起来,原本就灰白凄凉的长安,因为遍地缟素,显得更加凄惨。

  皇宫内的哭声,此起彼伏,叔孙通悲痛的起身,开始负责皇帝的后事。

  大汉第一任皇帝离开了,皇宫内的顶梁柱不见了,群臣的主心骨丢了,就连叔孙通,都没有以往那么的冷静,在礼法的问题,险些出错,这是大汉第一次用上了为天子发丧的礼法,登基与发丧,都是由叔孙通一个人来负责的。

  刘长也不知自己哭了多久,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椒房殿内的,他躺在床榻上,还是在不断的抽泣着。

  次日,当刘长茫然的起身,坐在床榻的时候,近侍早已为他准备好了吃的。

  刘长双眼通红,神色恍惚,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大王,该吃饭了...”

  近侍低声说着。

  “阿母呢?”

  “殿下正在长信殿....”

  “什么时候去的?”

  “这...皇后与诸王在长信殿守了一晚...”

  刘长便挣扎着起身,几步就朝着殿外走去,近侍大惊,急忙说道:“皇后要大王在殿内休息...”

  “便是要去...先吃...”

  近侍的话还没有说完,刘长便已经离开了椒房殿,近侍无奈的跟了上去。

  皇宫之内,几乎看不到什么人,而长信殿外,则跪满了人,这些都是来为皇帝发丧的人,外殿都是些外臣,这些大臣们有的在嚎啕大哭,有的叩在地上,浑身一颤一颤,刘长从他们身边经过,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

  走上了阶,赶到内殿,便是诸兄弟与皇亲。

  除了叔孙通,没有人注意到刘长的到来,刘长跪在了刘恢的身后,低着头。

  他没有再大哭,只是,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这一次,他只是无声的默默流着泪。

  二哥跪在最前方,挺拔的身躯垮了下来,就好像被人抽掉了骨头,只剩下软弱的皮囊,摇摇晃晃的,皱成了一团,他的神色更加恍惚,叔孙通每隔一段时日都要提醒他,他才会大声喊上一句“父皇归兮!”,声音嘶哑,神色麻木。

  四哥哭成了泪人,此刻也只是默默的流着泪,五哥如今还在哭着,哭的撕心裂肺,六哥眼里满是惊惧,呆呆的望着父亲的方向。

  在二哥的身边,则是阿母。

  阿母双眼泛红,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她板着脸,一如既往,只是,只有刘长看到了她那一颤一颤的手。

  再往后,是刘喜,吕释之,卢绾,樊哙,陈平,周勃,夏侯婴等人。

  刘长抬起头来,看着阿父的方向,阿父的面容言语不断在面前浮现,刘长深吸了一口气,倔强的抬起头来,强忍着让自己不再落泪。

  吕后低着头,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她并没有像别人那样嚎啕大哭,更没有歇斯底里,从昨晚到如今,她都显得很是平静,皇帝走了,需要有一个人暂时撇下痛苦,站起身来,安抚天下之心,群臣之心,甚至是宗室之心。

  “阿母。”

  一个强有力的手忽然抓住了吕后的手臂。

  吕后抬起头来,恍惚间看到了刘邦的脸。

  刘长继续说道:“阿母,你已经有一天不曾吃饭了...去吃个饭再过来吧,我替你在这里跪着。”

  吕后没有回答,站在一旁的叔孙通低声提醒道:“大王...皇后与太子要忌...”

  “你个腐儒!给我闭嘴!”

  “我已失父,你欲杀我母耶?!”

  刘长猛地抬起头来,眼神凶狠。

  叔孙通真的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腿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一个孩子的眼里看到先皇想要杀人时的那种眼神,那眼神他非常的熟悉,也令他非常的惶恐,他急忙改口说道:“臣不敢阻拦大王尽孝。”

  刘长又看向了阿母。

  吕后抿着嘴,没有理会刘长。

  刘长擦着眼泪,哀求道:“阿母,我已经没有了阿父,不能再失去你...”

  吕后浑身一颤,在刘长的扶持下,她缓缓起身,殿内外的群臣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吕后冷冷的扫视,那些人全部低下了头,没有一个敢直视她的,在刘长的扶持下,吕后缓缓离开了这里。

  吕后看着面前的饭菜,怎么也没有胃口。

  小小的刘长就坐在她的面前。

  “阿母不必悲伤...阿父如今肯定是在跟大父吹嘘呢...”

  “他...他肯定是在搂着仙女,给她们唱歌...”

  刘长费力的解释着,双眼通红,脸上却尽量挤出笑容来。

  吕后吃起了饭。

  吕后没有再前来长信殿,代替她的正是刘长。

  随之消息的传播,前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哭声不断的响起,而刘长只是担忧的看着兄长。

  刘盈的状态非常的不对,摇摇晃晃的,头不断的随意歪斜,看起来好像下一刻就要倒下,刘长起身,朝着叔孙通招了招手,正在安排着群臣位置的叔孙通给周围的人交代了几句,急忙走到了刘长的身边,“大王有何吩咐?”

  “二哥太过虚弱...可有什么办法?”

  “这...太子乃是储君,更是嫡长,这....”

  叔孙通也有些犯难,他又解释道:“臣并非是死守礼法之腐儒,只是...先皇驾崩,若是太子有什么不合礼的举动,怕是落下口实...引起麻烦...”

  刘长眯着双眼,“我自有办法。”

  很快,刘长就偷偷凑到了刘喜的身边,刘喜看到刘长,一把将他搂住,哭的更加厉害了。

  “大父...兄长他....”

  刘长擦着眼泪,低声的说了几句,刘喜一愣,又看了看刘盈,重重的点了点头。

  瞬间,几个近侍急忙走到了太子的身边,扶住了麻木的太子,刘喜起身,叫道:“太子哭晕了!快送去太医那里!”

  不等刘盈反应过来,几个近侍就把他给带走了。

  从昨晚到如今,哭晕过去的已经有十几个了,包括刘长在内,因此也没有人意外。

  到了晚上,叔孙通这才让群臣离去,只留下了宗室之人继续守着,而卢绾樊哙几个外臣请求能留下来,叔孙通迟疑了片刻,便去询问吕后,吕后允许,他们也留了下来。

  吕后便为他们众人都安排了吃的,众人大多都没有胃口,只有刘长,还是一如既往的狼吞虎咽。

  但是并没有人怪罪他,如此年幼就失去了父,大家都很心疼他。

  刘恢将自己的肉轻轻分给了刘长,刘长来者不拒,埋头吃着饭,说道:“吃,兄长,吃吧...阿父看着呢!”

  刘恢呆愣了一下,也开始大口的吃了起来。

  按着叔孙通制定的礼法,先是为皇帝守灵三日,然后安葬在皇陵,在祖庙守灵七日,接下来的三年里,刘盈刘长他们是不能进行任何娱乐活动,两年内,刘濞,刘贾这些人是不能举办娱乐活动,一年之内,天下百姓都不能举办娱乐活动。

  这比起先秦时动不动五六年的丧期,已经是很短了,以刘邦如此好面子的性格,能将丧期安排的这么短,也算是很不容易的了。

  随后赶来的便是鲁元公主一家,刘乐大哭着冲进了皇宫,没有人敢阻拦,张敖在她身后寸步不离,眼里满是担忧,他们的两个孩子也是哇哇大哭,休息了一段时间的刘盈此刻又跪在了这里,姊弟两人相拥而泣。

  安葬的时候,吕后并没有让刘长前往,只是让刘盈,刘恒,张敖,刘恢四个人与群臣前往。

  吕后还有其他要安排的事情,例如刘盈的登基之事,对群臣和宗室们的安抚,还有为刘邦选定谥号庙号等等。

  所有的事情都落在了吕后的身上,吕后基本都无法再待在椒房殿了,她直接搬进了宣室殿内,开始代替刘邦处理政务,至于本该承担这责任的刘盈,整日都只是哭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更别提治国。

  刘长惊讶的发现,只是在三天之内,阿母的发丝里便参杂了大量的灰白色。</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