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汉高祖 第109章定要治一治这曹贼

小说:家父汉高祖 作者:历史系之狼 更新时间:2022-04-16 14:35:43 源网站:123言情
  “仲父,昨日,我前往曹丞相府邸拜见他,他却硬要将二女儿许配给我,我以自己年纪太小为由拒绝了,我认为,你更适合来担任国相,曹丞相几次求我,想要去唐国,我都没有答应,我一直都在等着您...”

  刘长趴在地上,埋头写着书信。

  这些时日里,他已经寄出了不少的书信,也不知道留侯收到了没有。

  为了受苦的唐国百姓,刘长决定每天都给留侯写信,看看能不能以真心来打动他,邀请他前往唐国。

  这么聪明的人,就这样隐居修道,实在是太可惜了。

  刘恢刚刚前来为刘长涂了药,这几天,自己几个兄长都有些忙碌,听说是要正式封王了。

  天禄阁内,盖公正为众皇子们讲述着“道”。

  “道是无为的,但道是有规矩的。”

  “无为并非是不作为,而是不做违背道的事情,有所不为,但凡是遵循道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

  黄老的几本书,盖公基本都讲完了,如今,便是将先前的知识连在一起,讲述黄老治国的方略。

  刘恒一如往常,听的非常认真,他会记下老师所说的每一个内容,举一反三,深受盖公的喜爱。而刘恢虽然也很认真,但是他总是有不明白的地方,而盖公又不喜欢弟子们发问,大多知识说了一遍就不愿意再多说。

  在盖公说完,让大家休息片刻的时候,刘长笑呵呵的凑到了他的面前。

  盖公瞥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书。

  “师傅啊...我听闻您在齐国有不少的弟子...是真的吗?”

  “记不清了。”

  “师傅啊,张相给我回了信,如今的唐国,很缺人才,官吏们几乎都不识字...根本无法治国...我听说师傅曾在齐国设私塾,教导了很多弟子,不知能不能派一些前往唐国啊?寡人绝不亏待他们,也不必太多,有个几千人就好!”

  盖公板着脸,“张公不也是有很多弟子嘛?何不用儒家之士呢?”

  “呵,儒家能懂什么治国啊,治国还是得看我们道家的,儒家那什么仁政,不都是抄我们的嘛?”

  盖公抚摸着胡须,“我在齐国讲学数十年,如今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弟子...你若是需要,我倒是可以举荐几个优秀的弟子。”

  “好啊!好啊!”

  刘长急忙握着盖公的手,“只是,还望师傅知晓,我唐国不似中原,国内满是贼寇,国外还有匈奴,实在危险...要给那些弟子们说清楚,若是畏惧,可以不来的。”

  盖公勃然大怒,“我的弟子怎么会害怕?”

  “师傅,您当然不怕,可您的弟子那就不好说啊,您几千弟子里,怕是有大多数都因畏惧而不敢前往唐国啊!”

  “我的弟子之中,没有一个是懦弱的!”

  盖公顿时开始给自己的弟子们写信,刘长乐呵呵的站在一旁。

  盖公写了几个字,忽然反应过来,抬起头,盯着刘长,“激将法啊....”

  “我根本听不懂师傅在说什么。”

  ........

  椒房殿内,吕后看着召平,时不时点着头,对他很是满意。

  萧何将此人举荐给刘长,那吕后自然是要考察一番的,经过询问,吕后也发现了面前这人的确是一个人才。栾布忠义可靠,可问题是太过刚烈,暴躁易怒,这位召平,为人沉稳冷静,辅佐刘长最是合适。

  “以后你就是唐王的舍人了...要好生辅佐唐王,唐王年幼顽劣,若有得罪之处,请公见谅...”

  “不敢,唐王赤子之心,臣甚爱之。”

  “你不必多说,我知道自己这个孩子是什么样的,请你看着他,不要让他胡闹,若是他不听话,你可以告诉我,也可以自己动手制止...”

  “啊??”

  乖巧的坐在一旁的刘长猛地抬起头来,叫道:“阿母!天底下哪有大臣殴打主君的事情啊?”

  吕后没有理会他,继续对召平交代道:“先前盖公罚他抄书,他便让栾布代替...栾布为人忠厚,被这竖子所欺,希望你不要如此...”

  “唯!”

  从椒房殿出来,刘长无奈的挠着头,召平跟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

  “召公啊,寡人是很尊重您的,等将来去了唐国,寡人也一定会重重的赏赐您...”

  “我跟盖公学了四五年的剑法,如今也算是有所小成...当初啊,阿母曾派一个叫蒯彻的名士来管教我,你不知道,他后来死得老惨了...”

  召平脸上浮过一丝笑容,还是很配合的说道:“大王放心,我乃大王之臣。”

  “那就好!”

  刘长笑呵呵的带着召平出了宫,栾布正在门口等着,拜见了刘长,也跟在了他的身后,刘长便前往韩信府里去学习。

  在刘长进去学习的时候,两位舍人就在门口等待着,一边等,一边聊着天。

  “久闻召公大名,幸会。”

  栾布面对这个年纪和名声都比自己要大的贤人,还是非常客气的。

  召平笑着回礼,方才问道:“你跟随公子有多长时日了?”

  “唉...快一年了...您是不知道啊,跟随公子的这些时日,我是度日如年啊,我现在跟长安诸官吏甲士都混熟了,时不时就出去一同吃酒....”

  说起刘长,栾布摇着头,唏嘘长叹,他怅然的说起了自己跟随公子长的这些经历,久经沧桑,完全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原先栾布都是一个人承受着,如今总算有了别人来分担,他别提有多开心了。

  召平认真的听着,轻笑着,“还真是苦了栾舍人啊。”

  “这公子啊...”

  栾布说着,看了一眼天空,忽然叫道:“不好!!”

  他急忙冲进了内屋,召平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屋内,韩信正捧着书,认真的读着,而刘长早已不见了踪影,栾布几步冲到了窗口,伸出头来,看了看周围,叫道:“召公!速带人前往樊府!我去夏侯府!”

  召平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栾布无奈的看着韩信,“淮阴侯啊,公子逃走,为何总是不肯告知我呢?”

  韩信瞥了他一眼,“看住公子是你的事,与我何关?”

  召平上班的第一天,便体会到了栾布这些年里的心情,他四处领着人在各个府内寻找公子长的身影,奈何,处处遇到的都是白眼,公子长的名声实在是太差了,连带着他的舍人都不受待见。

  而此刻,刘长却跟群贤在鲁元公主的府内聚会。

  “大王啊...那天你进曹丞相府邸后,为什么就没有出来了?我跟樊伉差点被冻死了...在那里站了两个多时辰啊...回家之后被阿父吊起来打...”

  刘长清了清嗓子,说道:“那天我进了曹府,就被曹参抓住了,他非要我供出同伙,无论他如何折磨,我都不曾开口,你们不过是外头挨冻,我可是在府内被曹贼各种折磨啊!”

  “大王仁义!”

  “大王如此匆忙的召集我们,是为了什么事啊?”

  刘长认真的说道:“如今的长安,奸臣当道,我们无法驾车,翻墙吃个果子都要被抓,我这次召集各位,就是为了改变这样的局面,我们不能再忍受曹贼如此欺凌了,我们必须要做出反击!”

  周胜之几个人听到这话,顿时就怂了。

  “大王啊...要不还是忍了吧...我们还年轻,再忍几年...说不定曹贼就老死了呢?”

  刘长勃然大怒,他骂道:“曹贼有什么好怕的?”

  “我非要他对我服服帖帖的!”

  “禄,你去买只羊羔,要花钱去买,今天晚上,我们就去曹府,好好治一治那曹贼!”

  “大王...治理曹贼为什么还要买羊啊?”

  “晚上你就明白了!”

  ps:好像是着凉了,昨晚发烧,现在还有些头疼。</div>123xyqx/read/4/4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