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心情大好。

  随即带着蒋瓛和兵部尚书茹瑺,直接出宫而去。

  京师燕王府。

  “殿下,有传信过来,咱们安排的坟墓,被锦衣卫找到了。”姚广孝说道。

  他当然不敢让人去追踪锦衣卫的行踪。

  但是他可以安排人时刻观察制作的假坟所在,当锦衣卫的人过来查探,便就知晓。

  “好,既然我们能够得到消息,想必锦衣卫已然把情况汇报给了父皇吧。”朱棣笑着说道。

  现在计划的实行就目前看来,一切非常顺利。

  不仅仅父皇对其怀疑逐渐减弱,安排的后手现在也一一呈现。

  唯一担忧的,便是孝陵那边了。

  “孝陵那边,昨日开始动工,这个就是目前关键,只要找不到棺椁,父皇对朱英就会深信不疑。”

  “即使稍微有点怀疑,以父皇对本王那大侄子的宠爱,也会强行让其上位。”

  朱棣分析着说道。

  这一段时间,他已经能够感受到,父皇对于朱英的宠溺。

  最为明显的就是,从宫里传来消息,父皇对于侄子朱允炆,已经没有像之前那般宠爱。

  本来天天带着批阅奏疏,亲自教导治理天下的经验。

  现在对其开始逐渐的疏远。

  要是别人还察觉不出太大的异常,但朱棣清楚,父皇的心思已经不在朱允炆的身上了。

  “殿下尽管放心,不说虞王殿下的陵寝深陷地底,难以挖掘不说,稍稍破坏分毫,就会再次塌陷。”

  “而且,以贫僧所见,哪怕虞王殿下的棺椁,真的被陛下找到,开馆验尸后,陛下极有可能认为是李代桃僵。”

  姚广孝说完后,仔细一想,又皱眉问道:“贫僧听殿下说,虞王自幼和陛下,皇后共同长大,不知可有其他不同之处。”

  朱棣闻言,思索了一会,说道:“这个本王倒是从未听说过,不过十年过去,想必有一些细微之处,也应当找不到了。”

  说完后,朱棣心中还是隐约有些担忧。

  皇宫不同于寻常百姓。

  下葬前会对尸身进行处理,如同太子朱标的灵柩,摆放在仁智殿却没有丝毫腐朽异味。

  而且皇家的棺椁是石椁套木棺,十年的时间,可能并没有太过于腐烂。

  “殿下莫要过于担心,想来殿下派过去的亲卫,必定会将此事办妥。”姚广孝见朱棣神色有些不对,开口说道。

  朱棣闻言点头道:“希望如此。”

  朱英是他对于皇位唯一的希望,其中所有的寄托,都在于父皇之上。

  只要父皇认定朱英,那么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撤销朱允炆太孙之位的可能性就很大。

  父皇年迈,已经没有太多的时日了。

  便是按照大明如今的平均年龄,父皇六十多已然算是高寿。

  之前大哥薨逝,父皇痛心下险些昏厥。

  虽然这样思索有些不孝,可现在的朱棣也必须要早作打算。

  在朱棣看来,只要朱英坐上皇位。

  待父皇驾崩后,他就有足够的理由,将朱英赶下去。

  死去十年的人复活,这等荒谬至极的事情,怎么可能被天下接受。

  只是现在的父皇,身在局中,宠爱遮蔽了双眼,所以才会执意如此认为。

  到时候,自己把这一切捅出来。

  还能有谁,比自己更加适合坐上皇位。

  “殿下,贫僧出门一趟,为陛下日后做些安排。”

  聊完之后,姚广孝起身说道。

  哪怕是朱英真的坐上皇位,姚广孝心中清楚,要想将其推翻,也不是几句话的事情。

  以陛下的脾性,只要确认了朱英继承大位,那么极有可能,就有帮其扫清一切障碍。

  姚广孝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尽办法让朱英即位后,朱棣能够有能力将其推翻。

  其中起兵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还是大义所在。

  否则真的让朱英坐稳了皇位,那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朱棣闻言,点头起身。

  对于姚广孝的想法,他当然也清楚,包括朱英上位后的难度,也是明白。

  朱英上位自己能不能将其推翻,实则也是两说。

  但这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现在的他,当然想不到朱允炆即位后,竟是会有那样的动作。

  现在的朱允炆隐藏得很深,不说朱棣,就是朱元璋都看不出,仁慈宽厚的朱允炆即位后,竟是这般凶狠。

  要是朱棣知道,朱允炆即位不过四年,就一顿天秀操作,然后被自己夺取了皇位,哪里还会管朱英。

  第一时间见到,自当是将其斩杀。

  “一切便麻烦大师了。”朱棣向姚广孝作揖说道。

  这些事情,朱棣本身不方便出面,唯有依靠姚广孝去暗中安排。

  “殿下放心,贫僧定当竭尽所能。”姚广孝信誓旦旦的说道。

  便是在这个时候。

  孝陵那边已经开始大肆挖掘。

  三千民夫自然不是全上,挖掘的总体安排。

  真正参与挖掘的民夫,不到一千人。

  更多的民夫,需要将挖出来的泥土,挑到别处。

  待挖掘完成后,再挑回来填上。

  不过一天的时间,整个虞王陵寝,已然下降了四五米深。

  这还是因为顾忌地面再次塌陷,不然速度更快。

  便也是越往下,越要注意。

  众多挖掘的民夫中,有三位颇为魁梧的大汉。

  三人在不经意间对视一眼,心中了然。

  他们便是朱棣安排过来的亲卫,现在才开始挖掘,还在潜伏之中。

  在来之前,姚广孝已经给他们讲解了大概的地理情况。

  再挖个十几米深,触及到暗河的时候,就是他们献身的时候。

  京师外城。

  兵部尚书茹瑺紧紧跟随着陛下,旁边则是蒋瓛对于讲述一些交代。

  比如见到朱英,不要过于震惊。

  陛下在外用的名字,还有谎称的官职。

  这些都要清楚,否则要是露馅使得陛下难堪,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茹瑺少年即有大志,聪颖好学。

  唐诗宋词过目不忘,六岁能背千家诗,十岁已熟读《大学》《中庸》。

  十六岁时就由贡生选拔进入国子监学习。入太学,伴读当朝太子,皇亲国戚,王孙亲王。

  是文臣中的太子党核心,即便太子薨逝,也依然受到朱元璋的重视。

  听到蒋瓛的讲述,茹瑺眉头深锁。

  对于这个尚未见面的朱英,他却是不太认同。

  死而复活这般的怪力乱神,在茹瑺看来实属天方夜谭。

  其中,必然是有人暗中阴谋,想要祸乱超纲!

  想到这里,茹瑺眼中闪过坚毅之色。

  待会见面,他一定要仔细观察,寻其破绽。

  哪怕一死,也要让陛下回心转意。

  怎可让煌煌大明,被阴谋诡计,阴险小人所窃。123xyqx/read/4/48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