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樉怔怔看了地上玉佩的碎片半晌,在次妃邓氏的呼喊中才回过神来。

  “完了,全完了。”

  他嘴里喃喃念道。

  “殿下,你这是说什么呢,不过一枚玉佩而已罢了。”

  邓氏说道,随即仔细的看了眼地上的玉佩,不屑的说道:“又不是多么值钱的玩意。”

  作为勋贵家族出身的邓氏,还是有一定的鉴赏能力。

  这玉佩看着精致,但也算不得稀有,跟价值不菲更是扯不上半点关系。

  随便花个十几两银子就能买到。

  便也是因为如此,

  邓氏才会直接摔碎,十几两的东西送来,这不是侮辱是什么。

  在邓氏说话的时候,朱樉已然蹲下身子,从怀中掏出一块金丝手帕,小心翼翼的将碎片一块块的收集起来。

  越是触摸,朱樉的心里也就越是冰凉。

  看着秦王如此反常的举动,邓氏的心中不由产生一丝慌乱不安。

  “老爷,这玉佩可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便是再傻,看到秦王如此失态,邓氏也明白似乎将玉佩摔碎犯了大错。

  “这是当年,父皇成亲的时候,母后送给父皇的礼物。自大明建国以来,父皇便一直随身携带,从未离身。”

  朱樉的语气,颤抖中带着一丝惶恐。

  此刻的他,已然是脑海一片空白。

  听到这话,邓氏犹如遭到一番晴天霹雳,随后急促拉着蹲在的朱樉急促的说道:

  “老爷你可不能不管妾身啊,妾身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以为这是茶楼送来的,我没想那么多。”

  “对,就是茶楼,他们怎么可能和陛下有关系,还能拿陛下的玉佩过来,说不定就是偷的。”

  “这些贼匪,应该立刻把他们抓起来,严加审讯,到底是从哪偷到陛下的玉佩。”

  邓氏脑海中急速运转,想着各种法子。

  “或许,老爷我们可以让人照着这玉佩的款式,雕一个差不多的出来,想来陛下可能看不出。”

  然而面对平日的宠妾,此时的朱樉一言不发。

  他只是捡起玉佩的所有碎片,然后用手帕包好,放入怀中。

  “老爷,你可不能丢下妾身不管呐。”

  邓氏得不到回应,拉着朱樉焦急的说道。

  朱樉转过头来,苦涩的说道:“大哥已然去了,本来我等就被父皇惩罚,于京师中如同幽禁一般。”

  “这玉佩对父皇极其重要,母后驾崩后便是父皇的唯一念想。”

  “日夜在手里的东西,怎么可能换了还不知道,莫要再犯那欺君之罪了,且等候父皇如何惩处吧。”

  朱樉说到这里,便也没有再继续述说。

  邓氏闻言,面若死灰,喉咙滚动间,整个身子都开始哆嗦起来。

  便是这时,一名仆从迅速过来汇报:“殿下,有锦衣卫前来宣读陛下口谕。”

  “请他进来。”朱樉闻言一震,随后说道。

  “老爷,求求你,看在臣妾服侍多年,救救臣妾吧。”邓氏拉着朱樉衣袖,恳求道。

  她已然知道这事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朱樉想要开口,却不知如何述说。

  邓氏灵光一闪,指着老管家道;“老爷,这玉佩,分明就是他摔碎的,是他不小心摔碎的。”

  说完,邓氏瞪着老管家,厉声喝道:“我且问你,是也不是。”

  “你若答应,我必保你一家荣华富贵。”

  大棒之后,邓氏又给上一枚甜枣。

  老管家闻言,有些惊慌,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只是片刻的犹豫后,跪地哀声说道:

  “此玉佩,分明是老奴不小心摔碎,与殿下王妃无任何关系。”

  朱樉闻言,转头看了看邓氏那秀美的面容,眼底闪过一丝不舍。

  随后说道:“本王若在,则你后人富贵无忧。”

  “老奴谢过殿下。”

  老管家磕头说道。

  这时,锦衣卫已然过来。

  “陛下口谕,宣秦王朱樉,即刻进宫面圣。”

  .......

  秦淮河畔,朱英的院子里。

  书房内,朱英正在查看各地情报,张伯侯立在一旁。

  各地的情报,都会在第一时间,统一反馈到朱英这里。

  虽然由于传讯的缘故,会有一些时间差。

  但有着前世记忆的朱英,一些情报的内容,还是能够让他回想起历史上的一些大事件。

  此刻,朱英正翻到跟高丽有关的情报。

  情报上面记载,高丽李成桂已然安排使臣过来,正在前往大明京师的路上。

  “李成桂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朱英随口问道,很多详细主要还是张伯负责,他也不可能天天盯着情报去了解。

  “高丽已经被李成桂全面掌控,其在高丽一手遮天,诸多大臣已然多次上奏请求即位。这次过来,应当便是准备开国了,想要取得大明的支持。”

  朱英点点头,再问道:“我们的人,现在如何了。”

  “由于从龙之功,李成桂对我们的人非常信任,现在的高丽皇宫便是由我们的人负责。”

  “武职方面,我方有三人,分别担任高丽皇宫禁卫使,兵马节度使,水军统御使。”

  “文臣方面,正二品两人,从二品三人,余下十三人。”

  张伯详细的汇报道。

  听到这个数据,朱英满意的点点头。

  早在洪武十八年,当时李成桂还是都统使的时候,朱英就派了上百人投靠他。

  这上百人,全是高丽人,经过朱英的训练和培养,部分精卒猛将,还有一些文臣。

  在朱英借鉴后世的训练方法的操练下,还有足够的肉食供给。

  这些精卒猛将的精气神,和当时的高丽士兵,完全是两个模样。

  李成桂对其并无戒心可言,毕竟都是土生土长的高丽人。

  知道历史轨迹的朱英。

  洪武二十一年。

  辛褕派都统使李成桂北渡鸭绿江进攻辽东。

  李成桂渡过鸭绿江后发觉行军困难、粮饷不济、士气低落。

  在朱英安排的将领怂恿下,回师松京,废黜辛褕,流放崔莹。之后李成桂立辛褕之子辛昌为王,又废,改立高丽宗室王瑶(恭让王)。

  掌握从龙之功,朱英的暗子们占据高位。

  加上李成桂以儒教治国,儒家思想取代佛教成为国家统治理念。

  对于大明的读书人十分优待。

  如此便利之下,朱英大肆安排培养的人才前往高丽。

  可以说,如今的高丽朝堂上,将近三分之一的臣子,都是朱英派过去的暗子。

  军队方面,朱英安排朝臣提出建议,实行兵将分离制度,无定将、无定卒,类似轮流服役的预备役军队,而非常备军。

  这般一来,整个高丽的中下层军官,大量被朱英的人员渗透。

  如果不是朱英对高丽兴趣不大。

  或许现在开国的君王,跟李成桂已然没啥太大的关系了。

  ---

  ps:家人们,在你们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被**,挤出新书榜前十了。

  夺回阵地,吾辈义不容辞。

  望诸君票票支持走一波,奋战在前。

  上架后,必有厚报。

  推荐票,月票←快捷方式,点击就能投票123xyqx/read/4/48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