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被老爷子察觉到了。”

  朱英站在窗口,看着老爷子和护卫的身影在街道的尽头消息。

  “不过,发现了又如何,还能比商贾更差?”

  朱英爽朗一笑,就商人的身份已经够低了,从目前的猜测看来,自己原身的身份,应该还可以。

  就是可能扯上一些麻烦事。

  假若真是老爷子的孙子,认祖归宗就是。

  对朱英来说,大明大都是他祖宗,关系不大。

  况且他也不需要,一个身份来证明自己。

  他的志向不在大明。

  等夺下安南,当个开国皇帝,还能和大明建交呢。

  或许,还有机会见一见,在后世极为出名的朱元璋。

  想到这里,

  朱英突然想起。

  安南那边,最近应该有情报传来了吧。

  于此同时,

  安南,

  皇宫外,

  一名穿着安南官服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在一个街道上行走。

  受到大明,或者说中原的文化影响。

  这边人服饰,和大明几乎类似。

  这个时候的安南,也是以汉语汉字为主,除了方言上有些不同,在沟通上障碍不大。

  官服男子穿过大街小巷,很快来到一个破败的小门前。

  咚咚,咚咚咚,咚。

  在有节奏的敲打房门后,很快里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紧接着门被打开,一个身形有些消瘦的男子出现。

  “什么事。”男子低声问道。

  “家里长短事。”官服男回道。

  瘦弱的男子点点头,查看了一下外面,将男子放了进来。

  “为何穿着官服就来了,这太过容易暴露。”瘦弱的男子训斥道。

  “事务紧急,怕耽误了时辰,还请原谅则个。”官服男子似乎有些惶恐,连忙说道。

  “何事,速说。”

  “朝贡的事被大明拒绝了,胡季犛(mao)现在权势滔天,上皇身体愈加严重,担心陛下年幼,因此想与大明联姻。”

  瘦弱男子闻言,眼睛一瞪道:“安秀公主?什么时候出发。”

  官服男子战战兢兢的说道:“是安秀公主,我朝中地位低下,知道这个消息,已然出发七八日了。”

  “该死,要你何用,这等大事竟是现在才报,给我滚回去。”

  瘦弱男子厉声呵斥,吓得官服男子后背冷汗直冒。

  躬身作揖后,连忙离开。

  官服男子前脚离开,瘦弱男子随后出门。

  转折几处来到一个小酒馆里。

  酒馆里有七名彪形大汉正在肆意喝酒,见到瘦弱男子出现,连忙停止,口称‘大哥’。

  “安秀公主约七日前出发大明京师,尔等立即出发拦截,顺便把消息向东家传递。”

  瘦弱男子直接命令道。

  “遵令。”

  七人立即起身,迅速出门。

  “这么好的机会,可不容错过了。”瘦弱男子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喃喃说道。

  现在安南奸雄弄权,豪族割据,民众起事频繁,正是东家入手的大好时机。

  瘦弱男子曾是大明秀才,也算是朱英为数不多的军师型人才。

  安秀公主的消息,之前就有传播。

  但一直没有具体定夺下来。

  当时瘦弱男子,就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

  如果能将安秀公主劫持,东家以安秀公主夫婿的名义进入安南,便是师出有名。

  以东家的目前势力,谋夺安南,想必不会太难。

  到时候,他便是开国功臣。

  想到这里,瘦弱男子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

  ........

  大明皇宫,

  朱元璋已然来到华盖殿外。

  “老四,你在这里作甚。”

  刚过来的朱元璋,就看到朱棣在华盖殿守候着,显然是呆了不少时间。

  “父皇,儿臣昨日梦见母后,半夜惊醒,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今日想请父皇恩准,让儿臣去母后陵寝祭奠一番。”

  朱棣面色微微有些伤感,似乎沉浸在昨日的梦境里。

  也是难为他了,在这里足足候了两个时辰。

  朱元璋听到这话,心情变得极为惆怅,感叹道:“还是老四你有孝心,那些个兔崽子,哪里还记得这些。”

  说完后,朱元璋对着身边的司礼监太监刘和吩咐道:

  “刘和。”

  “臣在。”

  “传咱的谕令,容燕王入孝陵祭奠。”

  “臣遵旨。”

  朱棣见此,连忙道:“谢父皇恩准。”

  朱元璋不愉的说道:“哪有老子拦着儿子不让见娘的说法。”

  停顿了下,又道:“老四你到了陵前,帮咱跟大妹子说上一声,她的大孙子,回来了。”

  朱棣微微一震,眼底里闪过一丝喜色:“儿臣遵旨。”

  他没想到事情这般顺利,父皇能这般说,证明心中已然是接受了朱英。

  只是碍于没有证据,所以还不能立即召回宫内,公布身份。

  死而复活这种事,文武大臣没也很难接受。

  父皇必须给出一个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朱英就是嫡长孙才行。

  不然即使强行立为储君,终究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意味。

  朱棣当然心中知道,这个证据,肯定只能是假的。

  毕竟他已然深度调查,朱英绝不是自己的亲大侄子。

  虽然和大哥长得很像,但是这天下长得相似的人,虽少但也有。

  只能说是自己机缘巧合撞到了。

  而朱允炆,就目前来说是名正言顺,一旦即位,朱棣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转身离开的朱棣,正好和被朱元璋召来的六部尚书五人遇见。

  “见过燕王殿下。”几位尚书微微躬身作揖道。

  朱棣微微颔首,几位尚书便急忙朝着华盖殿快步过去。

  见此,朱棣心中有些疑惑。

  今天早朝上,并没什么太大的事情。

  父皇下朝后,朱棣也能猜出是直接去了朱英那里。

  只是看几位尚书的神态,显然是父皇急召。

  难不成这事还跟朱英有关?

  朱棣暗暗留了个心思,便直接朝着王府回去。

  现在已然是午后,来回钟山孝陵时间上已经不够了,只能明日一早过去。

  有了父皇的谕令,他明天也不用上早朝了。

  华盖殿中,看到各部尚书过来的朱元璋,笑着说道:

  “你们来得正好,咱想了个绝妙的法子,尔等帮忙参谋参谋,看看对这灾荒,是否能有大用。”

  -----

  ps:书名改了下,应该还行吧。求推荐票,月票。123xyqx/read/4/48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