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当然不是真的要给朱英整个官做。

  什么官能配得上咱大孙?

  唯有皇帝才行。

  只是这种试探,让朱元璋有些恨铁不成器。

  只是目前来说,却有些无可奈何。

  ‘等陵寝那边确定下来,咱就让你天天跟咱一同起床,上早朝去。’

  朱元璋心中暗暗的说道。

  至于陵寝挖开,会不会再出现一具尸骨,这不在朱元璋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完全可以确定,面前的大孙就是自己的亲大孙。

  这世界上不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大孙。

  哪怕长得九成九相似的双胞胎,只要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便就能分得清楚。

  面貌再相似,眼睛也会不一样。

  朱元璋之所以在看到朱英的第一眼,就能确定朱英是自己大孙的身份。

  除了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还有那八年如一日的陪伴。

  否则以朱元璋的猜忌、多疑的性格。

  在事情没有完全水落石出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和朱英过多接触的。

  而现在,即便是挖开陵墓,里面的棺椁里真的还有一具尸骸。

  朱元璋只会去怀疑,是谁在暗中布下阴谋。

  目前朱元璋,在得到朱英的解决灾荒的根本对策后,本欲直接离开。

  只是身子微微一动,他又留了下来。

  “大孙呐,你对咱大明的宝钞,是怎么看的呢。”

  朱元璋对于大明宝钞贬值的问题,当然是非常清楚的。

  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大明宝钞,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或许他可以强制整个京师的人,用大明宝钞交易,但是这些宝钞到了地方上,可就是鞭长莫及了。

  自大明宝钞发行到现在,严重的贬值,已然让朱元璋有些不安了。

  可是这等货币经济体系,却不是朱元璋的强项。

  想了很多办法,甚至颁布制度去解决这个问题,依旧不能延缓大明宝钞的贬值。

  朱元璋也清楚大明宝钞不能随便印,但是随着国库财政的不善,不印又不行,便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中。

  朱元璋甚至有些忧虑,害怕大明宝钞在多年以后,完全的沦为一张废纸。

  蒙元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朱元璋担心大明宝钞也会重蹈覆辙。

  朱元璋的担心显然是正确的,后面大明宝钞挺了一百多年,因滥发纸币,导致通货膨胀,民怨沸腾,于正德年间废止。

  “大明宝钞?很好啊,很不错,很方便呢。”朱英随口说道。

  朱元璋顿时无语,而后无奈问道:“咱不是让你夸它,你作为商人,对于宝钞肯定熟悉得很。”

  “你倒是帮咱琢磨琢磨,怎么咱大明的这个宝钞,百姓们就越来越不认了呢。”

  朱英听到这话,说道:“要是认,那才是奇怪了呢。”

  “这是啥意思?”朱元璋询问道。

  “大明宝钞也好,黄金白银也罢,本身并没有价值,又不能当饭吃,之所以能交易买卖,便是人们对他赋予的信任。”

  “大明宝钞的信任,则来自大明官府,金银本身则更加的长远。”

  朱英解释道。

  “大孙的意思是说,是因为百姓们对官府的不信任了?”朱元璋思索后说道。

  朱英迟疑了一下,回道:“也可以这般说吧。”

  “对比黄金白银,大明宝钞虽然更加方便容易携带,但也更容易损坏。”

  “官府对于宝钞,没有发行只有回收,这就导致会出现一个折损。”

  “其次便是准备金了。”

  朱元璋打断道:“准备金是什么意思。”

  朱英解释道:“所谓准备金,便是国库里有多少金银,就印多少宝钞,其中两者之间的相差,不能过大。”

  “凭空生出来的钱财,会导致宝钞的价值不断下跌。便是官府只允许金银兑换宝钞,却不能用宝钞兑换金银,却就造成了这个问题。”

  朱元璋听到这话,却是有些不开心了。

  当初大明征伐北元残余的军费,包括大臣们的俸禄,都是由大明宝钞承担的,这要是宝钞能兑换金银,国库里哪有这么多银子。

  朱英见此,笑着从桌面上拿过一个茶杯,将杯中倒满茶水说道。

  “假若这个杯子便是大明,杯中的水,就是大明所有的钱财。”

  而后,朱英在茶杯上加水,让茶水全部溢了出来。

  再说到:“大明官府不断的印刷宝钞,便是如同不断的往这茶杯里加水一般。”

  “那么这些溢出来的大明宝钞,是谁来承担呢。”

  朱元璋见此,眉头皱起问道:“可有何等对策。”

  “自然是有,且有上策和下策。”朱英笑着说道。

  “下说说你的下策听听。”朱元璋顿了一下,问道。

  “下策便是扩土开疆,抢夺他国的物资,平抑国内的物价,或者将溢出来的大明宝钞,让他国去承担。”

  “不过此法,却是治标不治本,一旦战败,就越发雪上加霜。”

  听到朱英这话,朱元璋不屑的说道:“蕞尔小国,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大军开动,粮草无数,便是将其打下来了,又有什么用处。平白劳民伤财。”

  朱英闻言,淡淡一笑道:“老爷子这就有所不知了,其他且不谈,便是那倭国,老爷子可知道,却是金银遍地呀。”

  听到这话,朱元璋怎么可能相信,直言道:“大孙莫要诓咱,那等野蛮之地,怎可能有金山银山。”

  “若是真有,那些倭寇何以犯咱大明沿海。”

  朱英闻言,解释道:“那是因为老爷子久居中原,对海外诸事并不过于仔细。”

  “现如今的倭国,一片纷乱,战火连天,怎有可能去探查银矿,知晓者,也不可能大肆宣扬。”

  “不过前段日子,有消息传来,现在倭国那边,也差不多迎来一统了。”

  朱元璋问道:“即是这般隐秘的事情,那你又是如何得知。”

  朱英笑着道:“自然是从海外番商那边得来,想必老爷子应当知道我雪花盐的来源了吧。”

  “雪花盐,可不仅仅对大明销售,海外诸国,包含倭国在内,自然都有买卖。”

  朱元璋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却没有再提及倭国的事情。

  对于倭国,朱元璋当然是十分痛恨。

  建国之初,朱元璋派使者出使诸国,别的小国都是乖乖臣服,唯有日本不仅不臣服,还把他派去的使者直接杀了。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等行径让当时的朱元璋勃然大怒。

  就要出兵攻打倭国,最后还是在刘伯温的劝阻下方才停止。

  可这恨意,可不会消失。

  不会即使听到倭国内有大量白银,朱元璋也没有立刻表态。

  现如今的大明,休养生息自然是更为重要,妄起战端可不算太妥。

  半晌,朱元璋问道:“大孙所言的上策,又是怎么一个法子。”

  ---

  ps:求推荐票,月票。123xyqx/read/4/48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