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自小贫民出生的他,靠着当和尚念经的机会,开始识字。

  而后就是不断的学习。

  像朱元璋这般勤奋好学的人多嘛?

  很多,多不胜数。

  但是能够学以致用,甚至学到文韬武略的境界,却是凤毛麟角。

  朱元璋起事于穷乡僻壤,当时陈友谅兵马众多,势力强大。

  张士诚则钱财万贯。

  唯独朱元璋在这两方面,都不算强。

  有人提议先攻张士诚,夺其财,而后战陈友谅。

  朱元璋直接否定,反而先攻陈友谅。

  他慎重分析两人性格。

  陈友谅性格骄狂,张士诚器量窄小,性格骄狂则喜欢挑起战事,器量窄小则没有远大抱负。

  因此要先攻陈友谅。

  果然,鄱阳之战,张士诚军队没有迈出姑苏一步去进行援救。

  朱元璋的雄才大略,制胜于敌,可见一斑。

  能平息祸乱,取得天下,哪里是运气二字就能说得清楚。

  而后大明建国,治理天下。

  大明律法,军法,礼法,祭祀等各项制度,皆是由朱元璋亲自操刀。

  元末战乱过后,大明在朱元璋的治理下,休养生息,国力蒸蒸日上,足可见其治国也是大才。

  朱元璋终究不是全才,在商业这块,却是属于朱元璋的弱处。

  这也算是受到了历史的局限性吧。

  不过在理解能力这一块来说,朱元璋算是通透。

  经过朱英的解说后,顿时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和套路。

  “秒呀,真是秒,这般如此简单的道理,怎么就从未有人想到过。”

  朱元璋一拍桌子,差点没把朱英吓一跳,而后大声道。

  还没等朱英说话,急速的楼梯声想起,蒋瓛已然出现在了雅间门口。

  “咱这没事,下去吧。”朱元璋也知道自己有些激动了,对蒋瓛吩咐道。

  蒋瓛没有说话,微微躬身,而后退下。

  “老爷子,你这护卫,到时忠诚得狠。”朱英看了眼蒋瓛,久经杀场的他,自然能感受到蒋瓛身手不凡。

  “还算不错。”朱元璋随口说了一句后,紧接着说道:“你这个想法咱刚才仔细琢磨了一番,确实大有可行,只是其中细节还有待商榷。”

  朱英点头道:“不错,看似简单,实则操作起来还是比较难的。”

  “有几个特别的地方需要注意。”

  “首先对于这些能够承接官府活的乡绅勋贵,要有一定的资历才行。”

  朱元璋听闻,不由打断道:“如何判断其资历呢。”

  说到这里,朱英反而开始思索起来,该如何更加具体的讲述。

  其实朱英所说的法子,跟后世的工程承包制是一个道理。

  让这些乡绅勋贵们,以工程队的形式,去承接官府给的项目。

  然后竞价中标。

  思索了一番,朱英继续说道:“有些地方,可能某一户人家承接不下,便就可以让他们一起合作。”

  “至于资历的问题,地方官府可以先出示一个详细。”

  “例如某个路段修缮,大致需要多少人,多少日才能完成,和当地的团队达成一个约定,白纸黑字的写清楚。”

  “如若违反了约定的期限,当然要加以罚款。”

  “而后不管是什么地位的勋贵,在开工前,都必须先缴纳足够的粮食,作为抵押。”

  “这缴纳的粮食,便就是资历。给予其适当的利润,便就可行了。”

  “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这些民夫的口粮,不应该由勋贵们负责,而是该由官府负责”

  朱英一边思索,一边参照后世的工程模块进行讲述着,却没有注意到老爷子的眼睛越来越亮了。

  朱元璋忍住心中的激动。

  这哪里是什么法子呀。

  这已经是完全的策略了,连具体的应对措施都安排好,只需要按照这个流程直接安排就可以了。

  要知道现在的大臣们的奏章里,因为古人在学习上的一些局限。

  很多对策,相对来说都是一个大体的方向,就是提出一个思维。

  然后具体的实行,就是看下面的官吏如何操作了。

  像朱英这般,几乎就是手把手教着怎么做了。

  ‘类咱,真类咱啊。’

  朱元璋心中感叹道,果然是自己带大的大孙。

  就算失忆了,还是受到了自己的影响。

  在处理事情上,朱元璋本身也是喜欢精确到个人身上的那种。

  比如在服饰上,对于官员服饰的颜色,用料,长短,图案,都是极为精确。

  职业的分配,百姓官员什么身份做什么事情,都给一一安排上了。

  这般行事的风格,整个大明来说,朱元璋暂时是没有找到志同道合之人。

  可现在,他听到大孙的言论和对策,顿时就有一种知己的感觉。

  “大孙的这个法子,是自己想出来的嘛,还是有所听闻。”朱元璋忍不问道。

  朱英笑了笑,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惊世骇俗,反而有些谦虚的说道:

  “倒是让老爷子见笑了,我本就是个商人罢了,偶尔会琢磨一些从商的道理。”

  “商业首先是建立在繁荣的基础上,所以算是天马行空吧。”

  朱元璋闻言,笑呵呵的说道:“你这哪是什么天马行空,你这分明是有大才啊,咱看以大孙的才华,便是户部尚书,也远远不如。”

  “老爷子过奖了,我就一商人,哪能和尚书相提并论。”朱英笑着说道。

  被人夸奖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尤其老爷子还是翰林院的大学士。

  朱元璋停顿了下,便试探着问道:“咱在陛下跟前也算是有几分颜面,不若咱给你举荐个官位试试?”

  “老爷子可别这么干,就我这备懒的性子,哪是能做官的,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行了。”朱英连忙说道。

  他可是知道老爷子为殿阁大学士。

  刚刚自己说的那一套,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说,本身就是制度改革上的冲击。

  真要是被陛下看重,把自己召过去,那可就凉凉的。

  众所周知,在洪武年间当官,可不是个好差事。

  平时战战兢兢不说,就每天起早,都累个够呛,那点工资就够吃个饱饭。

  一年下来是全年无休。

  说是放假三天,冬至,正旦,还有朱元璋本人的寿诞。

  然而冬至要祭祖,正旦是大朝会,虽说不用干事,但全部都要上朝给陛下拜年。

  至于朱元璋的寿诞就更不用说了,常规的就是宴请群臣。

  这是陛下的恩泽,你敢不去?

  这般算下来,就是全年午休,干到退休才算。

  便是退休,年老乞骸骨。

  那也得经过陛下的同意才行。

  要是能力十分出色,一般不是到完全干不动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让你退休的。

  所以说,在朱元璋的统治期间。

  勤奋是第一要素。

  能力差的,小心脑袋。

  能力强的,便就是至死方休。

  ---

  ps:求推荐票,月票。123xyqx/read/4/48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