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朱棣送我上皇位 第四章:眼力

小说:大明皇长孙:朱棣送我上皇位 作者:执笔见春秋 更新时间:2022-04-09 00:08:15 源网站:123言情
  侍卫领命而去,姚广孝却露出深思的神色。

  “怎么,难道你认为他会拒绝?”燕王朱棣见此,不由问道。

  姚广孝微微沉吟片刻后,说道:“此子看似温和儒雅,实则能够将如此之多的野人女真镇压得服服帖帖,可见并非柔弱书生。”

  “在草原上讨生活的,只有狼和雄鹰,绵羊只是他们的猎物。”

  “朱英在贫僧看来,便是披着羊皮的狼。”

  姚广孝没有直接回答燕王朱棣的话,反而说的似乎和朱棣的问题有些不相干。

  朱棣并没有因此发怒,他听懂了姚广孝话中的意思。

  以朱安的凶性,如若真的不肯一同去京师,非得逃跑的话,自然是得不偿失的。

  想了下,朱棣说道:“这北平由本王大军镇压,如若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可以逃出去了。”

  对于朱英手下那几十人,朱棣当然清楚,大半都是野人女真,凶猛悍勇,毫无畏死之心。

  如果半夜出逃的话,城门口的士兵,还真不见得能挡住他们。

  但是现在有了防备,那自然一切都不相同了。

  “可是殿下,这只是下策,如若想要朱英为我们所用,强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以他的聪慧,如若产生恶意。”

  “对于日后的布局,反而却是不妙。”姚广孝分析说道,在看人这块,他足可以说是大师级别,本就是靠这个本事吃饭。

  像朱英这样的人,他这辈子见过的不超过五个,不管身处何种身份地位,都是人中龙凤,沙土不能掩盖其闪耀的光辉。

  “那你说如何做,才能让他自愿跟我们去京师,早前本王拖延他的路引,想必已经被他察觉。”

  “现在又带他去京师,我怕此子想法甚多。这小子性格谨慎,简直不像个二十岁的娃,一点贪婪之心都没有,纯粹的见好就收。”

  “哪怕有一丁点不对,都是想着迅速远离,本王之前只是派人试探,他竟是连带来的雪花盐都不想要了。”

  说道这里,燕王朱棣都有些无奈,在朱英刚刚出现的时候,带着几十个手下,尤为惹眼,他便暗中派人试探过。

  想到朱英次日就去找北平府衙开路引,想要趁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开溜。

  如果不是自己恰好有事在北平府衙撞上了,恐怕这小子丢下百余斤雪花盐,直接就消失,再也不过来了。

  对于朱英,朱棣感觉就像个刺猬一样不好下手,稍稍一些风吹草动,朱英都异常的敏觉。

  “我看不若让大王子前去。”犹豫了一下,姚广孝还是说道。

  “他?为什么让他去?”

  听到这话,朱棣反问了一句。

  姚广孝所说的大王子,自然就是朱高炽了,不过现在的朱高炽还只有十五岁,虽是嫡长子,但目前来说并不得朱棣宠爱。

  首先是肥胖,年仅十四岁的朱高炽,现在已然是个大胖子了。整个人胖得都有些厉害。

  也不是因为懒或食量大,这些在朱棣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作为一个在军营中长大的燕王,自然不可能让儿子如此。

  只不过朱棣也很无奈,他这个长子,真就是连喝水都胖。

  曾经有段时间,朱棣让其控制饮食,一段时间后发现,并没有任何用处,还是在缓慢的长胖。

  而且由于吃食过少,还导致身体异常的虚弱,哪怕京师太医院对此也没丝毫办法,只能长期吃药抑制。

  所谓虎父犬子,自己是头老虎,生出来的儿子却是个病猫,这让朱棣怎么喜欢。

  相比较下,下了两岁的嫡次子,此刻就已经有了勇武的体现,很是得朱棣的喜爱。

  “大王子喜静不喜动,酷爱读书,性格柔和。早前贫僧曾见朱英与大王子很是投机,想必大王子前去的话,可能更加容易说服朱英。”

  姚广孝说道,现在的朱高炽十五岁,没有极冠,在朱元璋没有赐封前,并不能被称为世子。

  听到喜静不喜动这句,朱棣有些不愉,那意思很是明显,他还能动咋样?

  不过现在能去的,也就只有老大了,老二的性格朱棣了解,少许有些莽撞,很容易办坏事。

  “那便让老大去试试吧,本王另行安排人手对暗中严管,必不可让其逃离。”

  燕王的语气有些无奈,不过到了后面说道朱英的时候,就有些凛然了。

  朱英的存在,可是关乎到皇位的争夺,由不得半点意外。

  ........

  “安排人手,收拾细软,我等今日连夜出城。”某院屋子里,朱英对着数位手下吩咐道。

  “东家,这般以来,咱们非但没得赚,甚至可能会亏呢。”有一名高丽手下对着朱英说道。

  “我听东家的,东家既然安排了,就说明肯定有事情。”另一名蒙古族手下,马上附和道。

  “这不是跟你们商量,是命令,现在立即回去,把人都通知好了,三更天的时候,聚众强离。”

  朱英沉声说道,眼神微微眯起看向众人,声音中带着一股字森然。

  早前说话的高丽人,嘴唇紧闭,再是不敢开口了。

  这个时候的东家,最是让人害怕。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屋外门敲响。

  朱英微微皱眉,道:“进来。”

  一名护卫进来后立即低声说道:“东家,门外来了个自称燕王府侍卫的人,说是有燕王口信带给东家。”

  朱英闻言后,却是轻轻叹息:“果然是瞒不过这姚广孝。”

  这才不到两个时辰,朱棣的侍卫就过来了,朱英敢打赌,这人觉得是姚广孝暗中撺掇,朱棣可没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朱英走到院子里,一名身穿燕王府,侍卫服饰的人已经是在院中等候。

  看到朱英过来,连忙走上来说道:“朱公子,殿下传来口信,让你早些收拾行囊,一同南下京师吊唁。”

  听到这话,朱英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感谢燕王殿下能给予我这等机会,便是请带信回去,明日清晨我必准备到达。”

  那侍卫点点头,便回去复命去了。

  “东家,你这可真是神了,刚说完燕王就派人传信来。”

  “便是如此也无须纠结审美,召集小的们,直接破城而出便是。”

  “他们必然没有防备。我等以逸待劳,想要出城简单至极。”

  早前说话的蒙古汉子开口说道。

  “不用多想,出不去了。燕王都派人来传信,便是现在我们已经被暗中监管了。”朱安肯定的说道。123xyqx/read/4/48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