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对咱这个安排,是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奉天殿,朱元璋从金台上方换换走了下来,哪怕白发苍苍,精神上有些萎靡,但是气势依旧气吞如虎。

  在大殿前方的是诸多藩王,包括已经成年及冠,被封为秦王的皇子。

  后面则是一众文武大臣。

  就在刚才,朱元璋宣布,立朱允炆为皇太孙,经由钦天监定册封时日。

  此言一出,朝廷众臣顿时沸腾,前面几个藩王更是一脸阴沉。

  自古以来,皇位继承这一块,便是受到朝野上下的高度重视。

  因为这关系到一个帝国的兴衰。

  嫡长子继承制,是封建帝国的核心宗旨。

  所谓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这就是嫡长继承制。

  一夫一妻制的实行,便是嫡长子继承制的基础。

  该制度起于商末,定于周初,数千年以来,一直被诸多贵族,皇室定为核心。

  包括一些乡绅,地主,大户人家,也是以次为基准。

  至于后面的延续,便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兄终弟及。

  正妻生的儿子,便属于嫡子,如果都死光了,那就从庶长子里面挑。

  如果没有子孙后代,就从兄弟里面挑继承人。

  从法理上来说,目前最有竞争资格的便是老二秦王朱樉以及嫡孙朱允炆。

  现在朱允炆站在金台旁,身穿衮服,显然是得到了朱元璋的认可。

  此刻,众多皇子面色各异。

  秦王朱樉面色寻常,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如若不是大哥朱标在其中周旋,自己老爹说不定已经把他藩王的身份都给废了。

  虽然他也妄想过皇帝位,理智告诉他除非老爹疯了,才会把皇位传给他。

  至于老三朱?,面色上有些不愉,他认为自己还是很有机会得皇帝位的。

  朱棡修目美髯,顾盻有威,多智而残暴。

  洪武十一年就藩山西太原后,因为厨子的事情,和老爹朱元璋起了冲突,差点被废了王爵,也是因大哥朱标周旋,得以幸免。

  不过朱棡认为这件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自己也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现在得皇帝位也是可以的。

  只是看到朱允炆,微微犹豫后,朱棡最后并没有说话。

  “禀父皇,儿臣认为侄儿允炆,如今年龄尚幼,且还未及冠。”

  “如今我大明看似平稳,实则北有蒙元残余,沿海有倭寇骚扰不断,西域诸国更是蠢蠢欲动。”

  “以侄儿如此年岁,何以能担当如此大任,儿臣恳求父皇三思而行。”

  看着朱元璋走了过来,此刻的朱棣再也忍不住的上前一步,作揖说道。

  虽然早就猜到了父皇的心意,但当真正听到的时候,朱棣感觉自己还是不能接受。

  自嫡子而算,二哥朱樉,三哥朱棡,曾经都差点被父皇废除王爵,说明德行有失,不配继皇帝位。

  大哥薨,二哥三哥都不行,那么他这个老四,就是名正言顺的有了继承权。

  况且这些年来,在德行等各方面来说,他都从未让父皇失望过。

  前年即洪武二十三年,不费一兵一卒招降乃儿不花,更是轰动大明,立下不世功勋。

  侄儿朱允炆,不过一乳臭未干的小儿,久居深宫,连这南京城都未曾出去过。

  不曾参与朝野诸事,读了一些儒书,有什么能力,凭什么能够成为这大明日后的天下共主。

  金台上的朱允炆,此刻目光紧紧的放在四叔朱棣身上。

  所有的藩王,文武大臣们都没有反对,唯独这个四叔站出来反对。

  这让本来就对四叔朱棣看不过来的朱允炆,一下子就记恨上了。

  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些许紧张,毕竟四叔朱棣说的这些话,听上去也是很有道理。

  包括一些大臣也是微微点头,对于朱棣的这个言论比较赞同。

  不过当朱允炆看到莫不作声的皇爷爷的时候,心中的紧张一下子就消散了。

  陪伴多年,朱允炆对于皇爷爷的性格很是了解,这番模样,显然皇爷爷要发怒了。

  果不其然,就在朱棣面有得色的时候。

  朱元璋的幽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老四你的意思是,北边的蒙元残余,你这个当叔叔的,是没办法给自家侄儿摆平。”

  “还是说,你们这些镇守边疆的诸王们,是没有能力抵抗为自家侄儿,为这大明,挡下那些贪婪的豺狼吗?”

  到第二句话的时候,朱元璋几乎是咆哮着对着一众藩王呵斥。

  声音在整个大殿内回荡,九大塞王首当其冲,一个个吓得浑身颤抖,连忙躬身道:“儿臣不敢。”

  诸多大臣,周边宫女太监,值守侍卫,更是立即跪倒匍匐在地。

  圣上雷霆震怒,他们要是还站着,那便是蔑视帝王威严。

  朱棣被这一句话,震动哆嗦了一下,感受到父皇压迫的目光,不敢与之对视,退后一步,有些不甘的说道:

  “儿臣自当为侄儿永镇边疆,为我大明,护卫山河。”

  这个时候的朱棣,已然对刚才的话极为后悔。气愤之下,已然是当个出头鸟。

  现在的他已经不想着什么皇帝位了,若是一个不好,保不准父皇就削了他的王爵,收了他的藩地,召回京师养老。

  若是这般,那可就凉凉了。

  知子莫若父,朱元璋看着老四朱棣,心中的确在思索,是否要将老四的藩地收回来。

  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老四心中的不甘。

  老四很能打,这个朱元璋心中是非常清楚的,众多儿子中,在性格上最像自己的,就是老四朱棣了。

  长大后的老四,朱元璋对其很是喜爱。除了老大朱标外,其他皇子中,也就是老四朱棣表现得最为优异了。

  把皇位给老四,其实朱元璋心中并非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是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决了。

  想要让老四继位,首先做的就是以德行有亏,废除老二和老三的王爵。

  老四这才能名正言顺的即位。

  只有这般才能保证整个大明的皇位更替,可以平稳过渡。

  但这对于老二和老三来说,就太不公平了,也同样会埋下隐患,这是朱元璋不想看到的。

  再者,现在的大明也不需要好战的皇帝,哪怕才华平庸些,能够守住他留下的基业就可以了。

  朱允炆纯孝,时常陪伴在他的身边,和诸多文臣的关系很是不错。

  要治理天下,终究还是只能靠着这些拿着笔杆子的文臣。

  这便是朱元璋思虑再三选择朱允炆的原因。

  一顿纠结过后,朱元璋终究还是没有收回朱棣的藩地。

  这是因为他看到了旁边嘴角微翘,幸灾乐祸的老三朱棡。

  老三和老四的矛盾不睦朱元璋当然心知肚明。

  朱元璋见朱棣臣服,冷哼一声后便转身走回金台上。

  不过同时心中也在思索。

  老三朱棡怕是压制不住老四朱棣。

  便是去年老十六朱权被封宁王,藩地大宁,当是要多给些兵马才是。

  且藩王只掌握一部分兵马,还不能干涉地方行政,钱粮都由地方官府给予,可以说限制的死死的。

  朱元璋心中思索过后,这才放过朱棣。

  此刻的朱棣,重重的缓了口气,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湿透了。123xyqx/read/4/48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