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八十七章 诡异传说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三花聚顶!”

  敬时珍说出这个名字后,却是叹了口气,“知道这境界又如何,数百年了,也没听闻谁的修为能达到三花聚顶。”

  为何无法突破,这次苏小凡连问都没问,问就是自明之后,这些修炼的人都没法进入到下一境界了。

  “师父,咱们有三花聚顶修行的功法吗?”苏小凡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努力一下的。

  “当然有。”

  敬时珍开口说道:“三花通三华,三华指的是人体的精、气、神尽皆升华,而聚顶就是将精、气、神混一而聚于玄关一窍。

  冲破这玄关一窍,自能三花聚顶,产生神识,也就是说,阴神可期!”

  敬时珍给苏小凡讲这些,也不怕童东杰听到,他说的都是一些常识,但修炼的功法却是秘而不宣的。

  “师父,您修炼了这么多年,都无法冲破这玄关一窍吗?”

  在用了观气之术后,苏小凡才知道师父的真气是何等的浑厚。

  自从进入到这雾霭区域,苏小凡就发现师父根本就没用法器护身,而是鼓荡真气,将那雾霭隔绝了出去。

  以苏小凡现在的修为,也是可以做到的,但他只能封闭周身毛囊,像敬叔这般用真气护体还差了点事。

  至于童东杰,如果不使用法器的话,估计就只能用那一身硬功硬扛了。

  但就如敬时珍说的那般,童东杰扛个三天就是极限,而且出去还会大病一场。

  “不是无法冲破。”

  敬时珍苦笑了一声,“我修炼了大半辈子,连那玄关一窍在哪都还没摸着呢,怎么去冲破?”

  按照功法所言,当修为到了的时候,玄关自现,冲破后就是三花聚顶的境界。

  但敬时珍的修为在大周天境界已经打磨到了圆满,也没见玄关出现,已经是被卡了几十年了。

  “师父,别着急,或许是需要个契机吧。”

  看到敬叔失落了样子,苏小凡连忙安慰了一句。

  “不知道日后蕴养了大周天功法,会不会出现玄关?”

  苏小凡在心中暗自猜测着,小周天功法和掌心雷,在经过蕴养之后,都已经达到了极致,大周天功法应该也不会例外。

  可惜的是苏小凡现在修复值不足,在蕴养了掌心雷之后,现在就值剩下16点修复值了,距离一百点还差的远呢。

  “这契机再不来,我都快要入土了。”

  敬时珍心中郁闷,也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想当年他也是修炼天才,到现如今却是变成老天才了。

  “敬叔,我们古武也是如此,锻皮锻骨之后,也没法继续下去了。”

  童东杰在旁边说道:“很可能是天地有缺,使得修者无法修炼,这是天定,非人力可以改变的。”

  童东杰的说法,是目前修行界公认的一种说法,不是大家不努力,是老天爷不带你玩了,这谁也没办法。

  看到童东杰和敬时珍都在那里唏嘘不已,苏小凡连忙转移了下注意力,指着一栋房子,说道:“这栋房子是南北朝向的,好像这村子里就这么一间?”

  “没错,整个村子就这么一栋南北朝向的房子。”

  果然,苏小凡的话将童东杰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这房子也是整个村子最邪性的,小凡,你看到那屋子里的太师椅了吗?”

  “看到了,怎么了?”

  苏小凡用观气之术看了一眼,就是个普通的太师椅,看款式应该是明朝的,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积灰。

  而且这太师椅的用料,也绝不是什么好木头,椅腿的地方已经有些腐朽了,看上去破败不堪。

  “这椅子虽然用料一般,但也算是个古董了,怎么没被人给搬走?”

  苏小凡有些奇怪,他在椅子上看出了一些气机,显然这物件存在的时间不短了。

  “以前来封门村探险的人不少,但敢从这里拿东西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童东杰指着那太师椅,说道:“这是封门村第一邪性的物件,别说搬走了,一般人连坐都不敢坐,这把椅子也是号称坐鬼不坐人的……”

  童东杰来这封门村不知道多少趟了,这里的典故传说他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

  封门村传出的诡异事件有很多,比如鬼脸之谜,鬼上身之谜,灵异照片之谜、还有就是太师椅之谜了。

  封门村的人去世下葬,都会在脸上戴一个鬼脸,这在中原的墓葬习俗中极为罕见,倒是和法老墓有些相似。

  还有就是封门村的规矩是人死不出村,只能埋在自家的屋前方后,所以也有是为了镇住阴魂,才给其戴上面具的说法。

  至于那把太师椅,据说在这里放了几十年了,敢坐在上面的人,现在都已经是坟头草齐腰高了,无一人能得以幸免。

  连坐都没人敢坐,更甭提给搬走了,谁要是把这椅子搬到自己家里,怕是晚上连觉都不敢睡。

  “东哥,你还信这个?”

  看到童东杰解说的时候,脸上带着几分忌惮的神色,苏小凡不由笑了起来。

  “以前是不信的,但后来真死人了。”

  童东杰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之前派了六个设计师来封门村,一夜之间全死在了这里。

  当时和设计师一起来的还有别的工作人员,按照那些人的说法,六个设计师白天的时候,都曾经坐过这把太师椅。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别的工作人员没有在村子里过夜的缘故,但这太师椅的邪性也是被传的神乎其神。

  “我还真想见见鬼长啥样呢。”

  苏小凡嘿嘿一笑,卸掉了背上的背包,径直走到屋里,也不顾太师椅上满是灰尘,直接往上面就坐了下去。

  “这也没什么呀,硬邦邦的坐着不舒服。”

  苏小凡拍了拍椅背站了起来,“嗯?怎么有股子怪味?师父,这不会是有什么病毒吧?”

  自从打通大周天经脉之后,苏小凡六识大涨,目力听力和嗅觉,都非常的灵敏。

  从椅子站起来后,他就问到了一股子腥臭味,好像就是从椅子上发出来的。

  苏小凡不怕鬼,但却是害怕这椅子上沾染了什么病菌。

  就像是法老墓的诅咒,后来被证实是一种从未发现过的病菌,导致所有进入的人死亡的。

  “毛毛躁躁的,我来这地方都要小心,你倒是什么都不怕。”

  敬时珍走进了屋子,也是皱起了眉头,“这好像是什么动物留下来的味道,你出来吧,别在屋子里面待着。”

  “我以为只有鬼呢,没想到病毒的事啊。”苏小凡苦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敬叔,您怎么看?”

  童东杰来这里是有目地,而不是陪着二人来旅游的,“能找到那空间裂缝吗?”

  “白天没法找,阳光太大,会破坏雾霭的气机。”

  敬时珍摇了摇头,说道:“晚上这雾霭的强度会增加一倍以上,到时候应该能锁定那空间裂缝的位置。”

  左右看了一眼,敬时珍说道:“我怀疑那空间裂缝就在这栋房子附近,在这里我有点心神不宁。”

  六识强于常人,有时候对危险的感应是非常敏锐的,敬时珍这会心头就生出一丝危机,这附近似乎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他。

  “那咱们晚上就住在这?”

  童东杰看了一下地形,说道:“这村子就属这个院子最大,咱们把帐篷搭在这里吧。”

  封门村的房子都是依山而建的,大多就是门前一小块空地,院子不大。

  但这栋房子不但是村子里最大的,而且房门前面的院子也有四五十个平方,院子中间还有一口井。

  “行,那先把帐篷搭起来,下午也能休息会。”苏小凡答应了一声,打开了他刚才放在地上的背包。

  “小凡,离那口井远一点。”看到苏小凡往外拿帐篷,童东杰连忙交代了一句。

  “怎么了?这井有问题?”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

  “有没有问题不知道,但传闻里也有这口井的事。”

  童东杰说道:“以前有人在这家借宿过,晚上睡不着觉来院子里溜达,看到有个女人从这井口跳了进去。

  那人吓了一跳,连忙把主人喊醒了过来查看,那井水却是连个涟漪都没有。

  房主人以为是那人产生了幻觉,都回去睡觉了,但第二天一早却发现,那个人失踪了。

  找遍了整个村子,甚至连周围出山的路都找了,也没见那人的踪影,后来就有传闻说那人被井给吞掉了。

  真假不知道,但这口井凶名在外,童东杰不愿意离它太近,若不是为了寻找空间裂缝,他甚至都不愿意住在这栋屋子的附近。

  “这井里不会爬出个贞子来吧。”

  苏小凡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搭了帐篷,童东杰也过来帮手,很快就将搭出了三个帐篷。

  那几个背包里,物资丰富的让苏小凡有些想象不到。

  搭好帐篷之后,童东杰像是变魔术一般,先是拿出了一张折叠小桌子,然后是一个酒精炉和一个烧水壶,另外还有三把小躺椅。

  在壶里倒满了矿泉水,将壶放在了酒精炉上面,童东杰往酒精炉里扔了一块固体酒精,几分钟后就烧出了一壶开水。

  “敬叔,小凡,你们喝什么?”

  童东杰拿出了个盒子,“咖啡还是茶?我都带了一些过来。”

  “茶。”

  “咖啡!”

  两个不同的声音响了起来,年轻人和老人的区别就在这里。

  “东哥,还是你会享受啊。”

  坐在躺椅上喝着咖啡,看着面前幽静的小山村,苏小凡居然感觉十分的惬意。123xyqx/read/4/4896/ )(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