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六十八章 返回洛川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过几天就回去?”

  敬时珍看着苏小凡,一脸不解的说道:“是在这住的不习惯还是怎么回事?”

  修炼之初,最容易出问题,敬时珍让苏小凡住在家里,正是因为如此。

  通常有一个月的时间,在练功行气的时候就不会出差池了,敬时珍是想让苏小凡那时再离开的。

  “不是,师父,是我和刚哥的店要开业了。”

  苏小凡实话实话,开古玩店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瞒得过敬叔,他也没必要撒谎。

  “你功法修习的如何?大周天的行气图可否记下来了?”

  敬时珍倒是没说强留的话,修炼也是需要财力来支持的。

  别的不说,就是那一炷几十万的香,就不是现在的苏小凡能烧得起的。

  敬时珍只是苏小凡的师父,又不是他亲爹,日后修炼的资源,还是需要苏小凡自己去想办法的。

  “我已经打通几条大周天的经脉了,行气图也记下来了。”

  苏小凡没敢说自己打通了一半大周天的经脉,否则师父怕是又要受打击了。

  “那行,走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我让车去送你。”

  敬时珍点了点头,老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苏小凡又不是儿徒,他也没法盯着的。

  “是,师父!”苏小凡领了师父的好意。

  “对了,下个月我要回洛川。”

  敬时珍忽然想到一件事,“到时候我要去封城一趟,你和我一起去吧。”

  “去封城?师父,什么事?”

  封城距离洛川倒是不远,那也是个古城,以前苏小凡跟着郑大刚去那边进过货。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敬时珍没有多说,摆了摆手让苏小凡去休息了。

  晚上的时间,苏小凡还是打坐修行。

  不过时间已经缩短到了六个小时,稍微感觉到精神疲惫,苏小凡就倒头睡觉。

  第二天一早,苏小凡没有再去健身房进行力量训练。

  而是开着敬叔的车,直奔潘园古玩市场。

  现如今想捡漏是比较难的事情了,不过苏小凡也不是冲着捡漏去的。

  这一天的时间,他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旧铜钱上。

  去过古玩市场的朋友都知道,旧铜钱在古玩市场的量通常都是很大的,一摆放都是一大堆。

  想从这些堆积如山的铜钱里找出有价值的名泉名珍,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别看铜钱数量多,那摊位老板一准是挨个看过的,值钱的早就被他们给收起来了。

  能放在地摊上摆卖的,大多都是发行量大,极其常见的,或者是损坏了的铜钱。

  苏小凡和他们的路数不一样,他盯上的,就是那些磨损严重的铜钱。

  铜钱的磨损,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使用的频繁,将表面的字样花纹给磨掉了。

  这样的铜钱说明流通量大,一般是不知情的。

  而另外一种则是出土的铜钱。

  由于埋在地下受到腐蚀,很多铜钱上全都是铜锈,有些一用力都会碎掉。

  这些铜钱即使清理出来,品相也差到了极点,通常放在地摊上都是走量的。

  苏小凡找的就是这一种。

  有修复系统的甄别,他完全能从这些无法辨识的铜钱里,找到自己需要的。

  不过名泉之所以被称之为名泉,就是因为其数量稀少。

  苏小凡在潘园蹲了一整天,也就找到了两枚名列五十名珍的古泉。

  一枚是五代十国的南唐保大元宝背天大钱,存世量极少,在市场出现过的仅有三枚。

  苏小凡查了一下,这枚古泉名珍的成交价大概在五十万左右,用了修复值堪堪回本。

  还有一枚铜钱则是靖康元宝,是北宋宋钦宗时期铸造的。

  由于北宋的灭亡,以靖康年号铸造的货币发行量极少,不论从传世和出土来看其数量极为罕见。

  苏小凡淘来的这两枚铜钱都是出土的。

  上面的锈迹将铜钱本身的字迹完全腐蚀掉了,如果不是修复系统给出名字,苏小凡也是认不出来的。

  偌大的潘园古玩市场,找到了两枚古泉珍品,苏小凡也说不上来高兴还是失望。

  第二天苏小凡连跑了三家古玩市场,又到手了四枚古泉,均是损坏程度严重的古泉。

  两天六枚古泉,只花了苏小凡一百八十块钱,反倒是路费吃饭花了五六百。

  第三天的时候,苏小凡倒是收获不菲。

  除了两枚古泉之外,他还捡漏了个宝贝。

  那是在一家卖杂项的地摊上淘到的木碗,木碗应该被火烧过,通体黝黑。

  不过在苏小凡的修复系统中,却是显露出了扎卜扎雅木碗的字样。

  这让苏小凡想起了前几天去逛新宫博物院时,见到的扎卜扎雅木碗。

  这可是好东西,是清中期藏地对清皇室的贡品。

  花了八十块钱,苏小凡将这个即使是当年雕工也看不出的扎卜扎雅木碗收入囊中。

  八枚古泉名珍,一个扎卜扎雅木碗,就是苏小凡这几天的收获了。

  钱没花多少,加起来还不到五百块钱。

  不过苏小凡却是花了九点修复值,将这九个物件全都给修复了过来。

  修复后的古泉名珍。

  还保持着淡淡的古钱的青铜锈色,但品相堪称极品,一看就是传承有序的古泉,而非是地下出土的。

  至于那个扎卜扎雅木碗,则是让苏小凡大开了眼界。

  扎卜扎雅是藏语,为根或者瘤的意思。

  整个木碗是用木根雕琢而成,不大的木碗上,集錾刻、镶嵌、镂花边饰等各种工艺于一身。

  苏小凡查了一下,据说这扎卜扎雅木碗还有解毒的功效,目前只有新宫博物院馆藏。

  木碗的来历已经是无法考证了,或许是百多年前那场大火遗留下来的物件,只是不知道怎么流传到了古玩市场之中。

  修复了这九个物件,苏小凡只剩下了四十六点修复值。

  寻找稀有陨石,显然又成了苏小凡当务之急的事情。

  有陨石才有修复值,有修复值就能让自己修炼的更快,所以源头还得落在陨石上。

  第三天傍晚的时候,苏小凡还去了趟燕京大学,给妹妹送了点他在逛古玩市场时买的一些特色燕京小吃。

  看着妹妹吃的圆滚滚的脸,苏小凡觉得自己没必要再为这丫头操心了。

  虽然知道妹妹特招班是学什么的了,但苏小凡并没有多问,也没有多说。

  目前为止,苏小凡是享受到了修炼的好处。

  别的不说,苏小凡现在的身体比以前不知道强健了多少倍,而且耳聪目明。

  一天路走下来,只需要真气在足底经脉走上一圈,瞬间劳累感全无。

  现在苏小凡还不知道修炼的弊端,以后如果发现了的话,大不了让妹妹退学不上了,反正自己也养得起。

  归拢了一下这次来到燕京收到的东西,苏小凡顿时觉得自己收获满满。

  法器有那串金刚菩提手串,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苏小凡的手上。

  和田玉的观音玉石吊坠,汉代的八卦风水镜,不算自己的龙形玉佩,一共是三件法器。

  其实这几天逛古玩市场的时候,苏小凡也碰到了一些可以蕴养成法器的物件。

  这也让苏小凡摸到了一点规律。

  苏小凡发现,不管是现代工艺品还是古玩,本身材质非常好的物件,都有可能蕴养成法器。

  有了这个发现,苏小凡也就没出手将那些物件买下来。

  这样的东西在洛川古玩市场一样可以碰到,在没解决修复值的问题之前,他先不考虑蕴养法器了。

  古玩有九件,就是那八枚名珍加上扎卜扎雅的木碗。

  这九样物件都是可以上拍的珍品。

  尤其是扎卜扎雅木碗,苏小凡估价最少在一千万以上。

  那八枚名珍,加起来也能拍出个一千多万。

  只要能顺利上拍,和各个拍卖行搭上关系。

  以后苏小凡就能源源不断的提供拍品,等于是用少量的修复值套现,然后再去购买稀有陨石。

  至于陨石猎人的想法,苏小凡将其搁置了下来。

  以后或许会跑出去搜寻陨石。

  但现在手头有钱,苏小凡还是想尽快的从各大拍卖行或者是私人手上去收陨石,这样效率无疑会更高。

  那几块无法吸收的陨石,苏小凡也给放到了箱子里,这玩意以后多少也能装装样子。

  ……

  一大早就坐上了前往洛川的火车。

  几个小时后,苏小凡拎着箱子出了站,一抬头就看到了前来接站的郑大刚。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燕京找你了。”抢过苏小凡手上的箱子,郑大刚一脸幽怨的说道。

  古玩店是苏小凡让他开的。

  这什么手续都办完了,苏小凡反倒是不见人影,真是把郑大刚急的不轻。

  “小凡,淘弄到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刚坐上车,郑大刚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古泉名珍,八枚!”苏小凡打算给刚哥吃个定心丸。

  “八枚都是名珍?”

  郑大刚挂挡的手哆嗦了一下。

  他在市场待了十多年,几乎所有的古玩都涉猎过,静不精通先另说,最起码郑大刚都懂个皮毛。

  “都是名珍,而且品相都可以上拍!”

  苏小凡点了点头,说道:“一个地方收来的,来历刚哥你别问,我也不能说。”

  苏小凡这是先开口堵住了郑大刚的嘴。

  “不问,不问!”

  郑大刚兴奋的差点把那辆suv当成跑车开了,一脚油门就轰了出去。

  “嘿嘿,八枚名珍。”

  “小凡,你瞧好了,我非得找个拍卖行,给咱们来个名珍专场。”

  这段时间郑大刚也没闲着,一直在琢磨拍卖的那些事。

  古玩市场里的那些店老板郑大刚基本上都认识,每天过去闲聊几句,倒是让他套到不少信息。

  拍卖行每年的春拍和秋拍,是最为重要的。

  拍卖行会根据备拍物品,每次都会选择一个拍卖的主题。

  比如说某次送拍的瓷器比较多,拍卖行就会搞个瓷器专场,提前做好宣传,吸引那些瓷器的藏家。

  而古泉名珍在拍卖行的拍品里面,一向是比较罕见的,有时候三五年都未必有一枚名珍上拍。

  如今苏小凡一下子搞到了八枚名珍。

  郑大刚很有把握和拍卖行谈谈条件,给他们来一个名珍拍卖专场。123xyqx/read/4/4896/ )(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