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五章 冤家路窄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4-08 03:35:04 源网站:123言情
  “没考什么呀,和平时考的内容都差不多。”

  苏小小想了一下,说道:“不过我们学校在考试前组织了一次体检,以前体检就量量身高体重什么的,这次居然要抽血,哥,你没见,我们班有好几个男生晕血,平时吆五喝六的挺爷们,这次抽血的时候被吓得鬼哭狼嚎的,可有意思了。”

  “体检,还抽血了?”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多想,高中的时候是会经常组织学生体检的,这似乎和招考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苏小凡总觉得妹妹的这次特招有点不对劲,全校那么多人,怎么谁都不招,就招上小妹了。

  “算了,还是先给小妹准备学费,回头送她去燕京的时候,去学校看看就知道了。”苏小凡摇了摇头,将手撕鸡端了出去,看着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妹妹,笑道:“快点吃吧,都是你的。”

  苏小凡因为生病错过了高考,更没遇到过什么特招,所以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很了解,小妹这一届考生有一千多人,怎么说也是千里挑一了,既然确定了事情是真的,还是先上了再说,关于学费的事情,苏小凡也想好了,如果这几天再没有办法,就从刚哥手上先借个三万块钱应应急。

  “哥,你也吃。”苏小小夹了一筷子鸡肉递到了哥哥嘴边。

  “我自己夹,你吃你的吧。”苏小凡没有张嘴,而是自己夹了一筷子,说道:“最近疫情好像越来越厉害了,你在学校里也得注意点卫生,和同学聚餐的时候一定要用公筷,别疯疯癫癫的没个女孩样。”

  从去年年初的时候,一场疫情席卷了世界,最严重的时候,古玩城都被关停了好几个月,虽然后面开放了,但一直到现在都还受到影响,每天来逛古玩市场的人流明显减少了很多,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一左右,连带着苏小凡的生意也差了许多。

  而且天气也变得有些无常,这才五月中旬就像是进入到了夏天,中午头的气温足有三十六七度,但一到晚上,却是又骤降到十来度,就像今儿这天,白天还艳阳高照,晚上就已经是乌云密布了,云层压的很低,眼看着一场暴雨就要来临。

  等兄妹俩吃完饭,外面的雨终于下了,而且下的十分突然,豆粒大的暴雨打在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音,苏小小收拾完碗筷之后,切了一盘西瓜出来,有些发愁的看着外面的大雨,说道:“我还想去趟超市呢,雨这么大怎么去啊。”

  “买什么东西?让外卖送来不就行了。”

  苏小凡租住的房子是在老市中心的位置,虽然小区是个老破小,但生活却是非常的便利,要什么东西,给楼下的小超市打个电话,三五分钟的就能给送货上门,如果楼下超市没有的,也可以用app点单让外卖员送到家里来。

  “让他们送不方便。”一向大大咧咧的苏小小,这会儿脸上的神情却是突然变得有些扭捏,声音比平时都要低了好几度,“有日用还有夜用的,我给他们说不清楚,要自己去买。”

  “嗯?你是要买卫生巾吧。”耳尖的苏小凡听到了妹妹蚊子叫一般的声音,立马反应了过来,他进入社会都好几年了,又不是学校里的书呆子,自然明白妹妹的意思。

  “那你更不能淋雨了,我去给你买吧。”苏小凡站起身来,说道:“又不是没给你买过,行了,你在家看电视吧,我一会就回来。”

  以前苏小凡在市里上高中的时候,妹妹还在乡下读初中,像这一类的物件,他没少从市里的超市给妹妹带,别说用的卫生巾了,就连内裤和br?这些也都买过,说起来他这个哥哥才是又当爹又当妈的,俩人那便宜老爸反倒是从来都为这些事情没操过心。

  等雨稍微小了点,苏小凡找了把伞,下楼往超市的方向走去,社区超市虽然不大,但货物还是很齐全的,这么大的雨,苏小凡也懒得去市里的大超市。

  “牛叔,才吃饭啊。”

  走进超市,苏小凡将伞抖了抖收了起来,和超市老板打了声招呼,这小超市是小区一个住户牛叔开的,平时都是牛叔自己在这里看店,一到吃饭的点牛婶就会把做好的饭菜送过来,苏小凡在这小区住了小三年了,和牛叔两口子都很熟。

  “都知道今儿要下雨,刚才来买东西的人多,还没顾得上吃饭。”牛叔放下了筷子,给苏小凡丢了根香烟过去,说道:“这么大的雨,等会儿说不定就要停电,小凡你买点蜡烛回去吧,咱们都打过多少次报告了,这狗日里的电老虎,就是不愿意花钱整改,你说一次性修了多好啊。”

  老社区虽然生活便利,但同样也代表着设施老化,像苏小凡住的这个小区,用的电线还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拉的电线杆,一到夏季用电高峰,三天两头的就会跳闸,遇到雷雨天气也是如此,所以小区的人都有经验了,每到下雨天的时候都会在家里备上几根蜡烛。

  “牛叔,我听说马上就要老城改造了。”苏小凡一边挑选着妹妹用的东西,一边笑着说道:“牛叔你在这可是有两套房,到时候一拆迁,你这妥妥的富一代啊。”

  “都说了十年了,也没见拆。”牛叔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要是原拆原建还行,如果给房子给到郊区,那还不如不拆呢。”

  “旧城改造一般都是原拆原建。”苏小凡把东西放在了柜台上,等牛叔扫码完之后,拿出了手机付了账,“走了啊牛叔,要是雨一直下,你也早点关门回家吧。”

  苏小凡拎着扎好口的方便袋撑开伞,刚走到门口还没推开门,玻璃门就从外面被人拉开了,正往外走的苏小凡冷不防和外面的一人撞了个满怀。

  苏小凡一米八多的身高,这几年起早摸黑的练摊,身体也锻炼的颇为壮实,而对面迎过来的那人则是连一米七都不到,这一撞,顿时被苏小凡撞了个仰面朝天,一屁股墩的坐在了超市门口雨棚外的水泥地上。

  “哎呦,大哥,实在是对不住,我这也没见您往里面进。”

  苏小凡看到自己撞到了人,也顾不上打伞了,连忙走到大雨中,将那人给拉了起来,拉起那人之后,苏小凡才看到,除了被自己撞倒的那人之外,对方还有四个人站在了超市雨棚的下面,只是雨大苏小凡也看不清那几个人的相貌。

  “嘿,小子,是你啊。”苏小凡刚拉起那人,冷不丁的耳边就传来了个熟悉的声音,手腕也被对方紧紧的给攥住了,借着超市的灯光往对方脸上一看,苏小凡顿时愣住了,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他撞倒的这人,可不正是今儿过来找后账的吴川宝吗。

  “小子,你倒是继续跑啊。”看到苏小凡,吴川宝大喜过望。

  今儿在古玩市场没堵到苏小凡,吴川宝有点不甘心,在古玩市场找了个距离苏小凡摊位比较远的地方,散了几圈烟,在和一些摊主闲聊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提到了苏小凡。

  古玩市场的临时摊位并非是固定的,苏小凡也就是和郑大刚关系好,每次占位都留两个位置,但相邻的摊位却是经常更换,所以在市场内摆摊的这些摊主,基本上都相互认识。

  苏小凡倒是记得逢人只说三分话的道理,并没有告诉别人自己住的地方,但在古玩市场呆的时间长了,别人也大致知道他就住距离古玩市场在不远的小区里,家里还有个妹妹在上高中,由于没什么防备,这些信息被吴川宝给套的一干二净。

  吴川宝他们最近倒斗的活停掉了,左右也没什么事干,干脆带着几个人,就在附近转悠了起来,这说起来也巧,他们转到这个小区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淋的像落汤鸡一般的几个人正打算进超市避雨,没成想却刚好撞到了苏小凡。

  “大哥,咱们做买卖,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我跑什么啊。”苏小凡苦笑了一声,拉着吴川宝往雨棚下面走了两步,这让吴川宝脸色好看了几分,他找苏小凡的目地,其实并非是为了那八千块钱,而是想通过苏小凡得到真正的“戴胜”,完成和香江那边的交易。

  “这还差不……”吴川宝话声还没落,突然感觉自己右手一松,手里抓着的那条胳膊直接就抽了出去,而面前的苏小凡,“嗖”的一声就窜进了雨幕之中,那速度比吴川宝经常在山里遇到的兔子怕是都要快上几分。

  “小兔崽子。”吴川宝恨得牙根痒痒,冲着吴川鹏几人一招手,也冲进了雨幕之中,等到超市里面发现似乎有些不对的牛叔走出来查看的时候,几人都已不见了影踪。

  “奶奶的,看来要搬家了。”苏小凡在这里住了三年,对地形自然是非常的熟悉,不过他不敢直接跑回家,而是在小区里兜了个圈,发现还没甩掉吴川宝几人后,苏小凡连忙脚下加速,拐过前面那个弯就能出了小区,到时候再翻墙回来,他们几个人肯定跟不上。

  苏小凡计划的是不错,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雨天地滑,再加上他速度很快,拐弯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向面前的那堵墙撞了过去,要命的是,小区的配电箱就在那面墙上,刹不住脚的苏小凡,只来得及扭了下身子,后背就“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配电箱上。

  十天半月就要维修一次的配电箱,早就老化不堪了,哪里经得起苏小凡这一百多斤,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团耀眼的电光闪起,雨水导电,一道发光的电网,仿佛蜘蛛网一般的呈现在了雨幕之中。

  似乎受到了地面电网的牵引,此时空中一道炸雷响起,耀眼到极点的电光充斥在了整个夜空之上,那团电光伸出无数条犹如枝干般的电光,向夜空四处延伸,漆黑的夜色,在这一刻亮如白昼,而最粗的那一条雷电枝干,则是连接到了地面的苏小凡身上。

  在那亮如白昼的电光之下,苏小凡惊愕到极点的面容,被十多米外身上有些发麻的吴川宝看的清清楚楚,不过就在下一刻,整个小区的灯光忽然黑了下来,不堪重负的电路终于短路了。

  “妈的,怎……怎么会这样?”看着像一根木头一般直愣愣倒在雨水里的苏小凡,吴川宝顿时傻了眼,他怎么都没能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紧随其后的吴川鹏也看到了这一幕,结结巴巴的说道:“二哥,要……要不要报警啊?”

  “报警?救人还是抓人啊?想找死呢,还不快走!”

  吴川宝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拿出手机打开电筒,看了看地上已经没有任何动静的苏小凡,拉着吴川鹏就往小区外面跑去,在吴川宝心里,那个苏小凡死定了,他娘的又不是雷神,触了电还被雷击,就是有一百条命也死定了。123xyqx/read/4/4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