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四十一章 古玩行的门道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小苏,你准备买点什么?”

  敬时珍笑着说道:“咱们可是说好的,进入到我这库房,你必须得买走个物件,否则就是坏了我的规矩了。”

  “敬叔,您放心,我一准买一件。”

  苏小凡嘿嘿笑着,贵的买不起,便宜的还能买不起吗,古玩杂项类别的东西,价格向来不高,自己去挑一件就完事了。

  不在在去杂项那个房间之前,苏小凡还是陪着赵正山在瓷器区域转悠了一会。

  字画那边没什么看的,因为所有的字画都是收在卷轴里的,又不是对外展览,放在这里只是为了更好的保存。

  “静心堂真是名不虚传!”

  在瓷器区域看了一会,苏小凡也是不由得不佩服,他接连看了二十多件瓷器,全部都是真品,无一赝品。

  而且苏小凡脑海中给出的鉴定结果,和瓷器前贴着的小标签,几乎是一模一样,可见这里的每一件藏品,都是优中选优的。

  “敬叔,您这边五大窑口的瓷器不少啊,干嘛还收我那一件?”

  苏小凡用修复系统看了一会,单是宋定窑的瓷器,就看到了七八件,而且都要比自己卖出的那个笔洗精美的多。

  这让苏小凡有点想不明白,作为商人,敬时珍自己的瓷器都多的卖不完,为何还花那么多钱去买自己的。

  “为了培养市场,万一你要是三五百万就给卖掉了,那岂不是连着我这里的东西都跟着被降价了。”敬时珍笑着给苏小凡解释了一下。

  “还真是。”

  苏小凡感觉自己今儿是长学问了,古玩市场里的那点见识,拿到这里根本就不够用。

  “想买瓷器?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件?”看到苏小凡在瓷器区域转悠,敬时珍开口说道。

  “敬叔,我这可买不起,还是去杂项那边看看吧。”

  苏小凡连连摇头,存放在这里的瓷器,大多都是各朝代的官窑瓷器,上拍最低也是大几百万起步,就苏小凡兜里那还没捂热的一千多万,压根就不够看的。

  “你小子是属貔貅的吗,只进不出?”

  今儿卖掉了大千老人的那幅画,敬时珍心情显然很不错,和苏小凡开起了玩笑。

  推开存放古玩杂项类别的房门,苏小凡顿时大开眼界,这个房间存放的物件,远远多余瓷器和字画的房间。

  古玩杂项类的房间很大,足足有四五十个平方,房间里打了许多的木架,几乎每个木架上面都摆满了东西,苏小凡大约估算了一下,这个房间存放的古玩怕是不低于上万件。

  “敬叔,以前市场里的好东西,是不是都被您给淘弄到这里来了?”

  就算是见过世面的赵正山,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是吃了一惊。

  “早些年收这些物件,成本确实不高。”

  敬时珍实话实说,他这算是家学渊源,来到国内的时机又好,在当时根本就没有什么竞争对手,那会买到的古董文物,怕是比一些博物馆的馆藏文物都要多。

  并且这还只是静心堂比较大的一个库房而已,在别的地方敬时珍还是有储存古玩的地方,也包括那些银行的保险柜。

  “这边都是佛像,还有一些青铜器……”

  敬时珍给二人介绍了起来,作为国内最知名的古玩商,他肯定是做青铜器生意的,不过只限于熟人之间,而且也不会将青铜器卖到国外。

  “敬叔,您这些东西要是都卖掉,怕是国内首富的位置就要换人了。”

  看着面前那些形态不一鎏金佛像,苏小凡是咂舌不已。

  苏小凡对杂项了解的要多一些,知道面前摆放的这些佛像都是精品,上拍的话最少也得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尊。

  几百万一尊的佛像,在这里足足摆放了有一两百尊,苏小凡发现其中有不少都是清康雍乾的宫中藏品,那价值更是无法估量。

  “我要是把这里的东西都卖掉,那古玩市场离崩溃也不远了……

  小苏,别看你也在古玩市场做生意,但古玩的生意,和你摆摊做的那些是不一样的。”

  敬时珍笑着摇了摇头,古董文物之所以珍贵,首先是因为它的稀缺性。

  打个比方说,世上如果仅存两件一模一样的瓷器,每件价值一千万。

  那么将其中的一件打碎掉,剩下的那一件,就不是价值两千万的事情了,作为世上仅存的一件,它的价值很可能值八千万甚至上亿,这就是稀缺性所带来的附加值。

  而古玩市场也是有其运营规律的,每年适当的放出那么几件珍品,既能刺激市场的消费竞争,也能保持珍品的稀缺性,让喜爱古玩的人竞相购买。

  如果敬时珍真的在短时间内出手他所有的藏品,那么受到冲击的市场肯定会导致古玩的价格大跌。

  试想原本以为是孤件或者数量稀少的古董,一下子出来个十多件,那还能保持原有的价格吗?这对于古董商人是没有任何好处的,细水长流才是王道。

  “敬叔,您这是建池子养鱼,每隔一段时间扔点鱼饵啊。”

  苏小凡多聪明一人,敬时珍一说他就明白了过来,现在古玩市场的兴盛,离不开敬时珍这些大古玩商人的暗中推动。

  “其实以前留下来的老物件,要比你们想象中多得多。”

  敬时珍继续带两人在房间里转悠着,看着面前的物件,对于他的话,苏小凡和赵正山很容易理解。

  就像是清中晚期出现的鼻烟壶,苏小凡就看到了足有五六千个,翡翠,玛瑙,瓷、、琉璃、金属、象牙等等各种材质的都有。

  苏小凡粗略的看了一下,这些鼻烟壶基本上都是清末的精品,对于鼻烟壶苏小凡倒是有些了解,在前年的时候,香江曾经有一个鼻烟壶拍出了八百多万的价格来。

  “敬叔,香江那边拍出的鼻烟壶,不会就是你送拍的吧?”苏小凡开口问了一句。

  “那边拍卖行里出的百分之七十的物件,都是我送过去的。”

  敬时珍也没掖着藏着,笑眯眯的说道:“香江那边的市场都是我预热的,出的货自然多一些。”

  面前的两人都不是敬时珍的竞争对手,一个买家一个晚辈,他也不怕说点古玩行的内幕。

  “古玩这生意,都快被您做成垄断了。”

  苏小凡走到另外一处古玩架旁,这上面放的全都是紫砂壶,估计最少也有四五百个,而且全都是名家所制。

  另外一个区域则是有两排很长的玻璃柜,玻璃柜里打着灯光,里面摆放着一块块的古玉,而且还有特制的加湿器,以保证古玉的湿润。

  “嗯?怎么一件法器都没有?”

  苏小凡一件件的看了过去,让他有些失望的是,目前所看到的物件,没有一件是法器。

  其实在进入库房之前,苏小凡就存了心思,与其买个自己没什么用的古玩,倒是不如买件法器,在自己那修复系统的评定中,法器的价值可是要比古玩高得多了。

  “敬叔,您这儿没放法器吗?”苏小凡干脆问了出来,实在是这里面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一件件看下来,怕是一两天也看不完。

  “本来有一件,不过被人借走了。”敬时珍说道:“还有几件法器没在这里,这地方太炒杂,不适合放置法器。”

  “借走?法器还能借的?”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

  “为什么不能借?法器就是个工具,当然能借了。”敬时珍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吧,那我再看看。”

  苏小凡苦笑了一声,他知道自己的根基太浅,根本就没有什么发言权。

  不管是古玩还是法器,苏小凡了解的都太少了,而且只是表面上的一些东西,也就是今儿敬叔多说了几句,他才隐约知道古玩行的水到底有多深。

  “敬叔,这是什么东西?金矿石吗?”

  房间里一共摆放了两个玻璃柜,里面都打着灯光。

  苏小凡之前站着的那个玻璃柜里放的全都是玉石翡翠,他原本以为另外的玻璃柜里也是玉石,但来到旁玻璃柜边之后却是愣了一下。

  那个玻璃柜里面铺着类似麂皮绒的垫子,在垫子上面,却是放着一块块形状不一大小不同的金属块,有些还带着玻璃质的反光。

  和旁边动辄就是数百上千的藏品不同,这个长约七八米的玻璃柜里面,一共就摆放了十多个金属块,占的空间不小,但却是数量不怎么多。

  “这些是陨石啊,你玩杂项,不知道陨石吗?”

  敬时珍有些奇怪的看着苏小凡,继而恍然的拍了拍额头,说道:“陨石这东西的收藏,是有其特定人群的,你在古玩市场还真是见不到。”

  “敬叔,您这玩的还真是杂项,连陨石都有。”

  苏小凡倒是知道陨石收藏,不过正如敬时珍说的那样,陨石收藏兴起的时间不长,那是独有的一个圈子,交易买卖大多都是圈子里的人,和古玩收藏不是很一样。

  在国内,很多人把陨石收藏归类到了杂项里面。

  而在国际上,陨石收藏已经成为一种大类别,吸引了很多的富商,已然成为最顶级的收藏品类。123xyqx/read/4/4896/ )(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