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三十七章 文人八爱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虽然黑油梨的纹理要比紫油梨差一点,但这么个几百年的老物件,流传下来也是难能可贵的。”

  讲完材质,苏小凡给这个笔筒断了代。

  “这应该是明晚期的物件,雕工也是出自名家之手,看这包浆,早些年肯定是被人放在书房把玩欣赏的,也不知道怎么流落到古玩市场去了。”

  “说的好!”

  敬时珍一脸惊奇的看着苏小凡,显然没想到苏小凡断代居然如此之准。

  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那个童姓客人,此时看向苏小凡的眼光也是有点异样,实在是苏小凡太年轻了,年轻的根本就不像是古玩行里的人。

  “那你能说出来这雕的是什么吗?”

  敬时珍的考量还没结束,能识别材质和断代,那靠的是眼力,虽然会让敬时珍感到吃惊,但不会震惊。

  而如果苏小凡能说出笔筒上雕琢的图案和代表的意义,那就是一种文化底蕴的体现了,敬时珍不是很看好苏小凡对这笔筒文化的理解。

  “敬叔,如果没看错的话,这笔筒应该叫做高浮雕八爱纹笔筒吧?”

  苏小凡笑着说道,其实没有脑海中的信息,他也能看出这浮雕的雕工。

  所谓的高浮雕,指所雕刻的图案花纹高凸出底面的刻法,多见于笔筒、香筒,寿山石雕刻中也有采用高浮雕。

  但八爱这两个字,苏小凡一开始不怎么理解,后来偷偷用手机查了才知道,原来八爱是八个历史名人所爱之物。

  陶渊明爱菊,孟浩然爱梅,苏东坡爱砚,王羲之爱鹅,周敦颐爱莲,米芾爱石,李白爱酒,陆羽爱茶,这八人合起来就被称之为文人八爱。

  这个笔筒的浮雕,雕的就是文人八爱,在这个不大的笔筒上,却是用精湛的刀工,雕出来八个人物和他们的所爱之物,这种雕工,绝对是大师级的作品。

  “说的没错,这个笔筒的全名,应该叫做明晚期黄花梨高浮雕八爱纹笔筒。”

  敬时珍给苏小凡鼓起了掌,“小苏,了不得啊,你这些知识都是跟谁学的?”

  古玩行,讲的是传承有序,通常只有师傅带出来的徒弟,才会对这些知识了解的如此深刻,否则这么冷僻的知识,极少有人知道的。

  “敬叔,我是跟着刚哥学的。”

  苏小凡这话也不能说是骗敬时珍的,因为类似黄花梨珠子那些文玩,他确实是跟着郑大刚学的,但是再深入下去的一些知识,却是苏小凡自己查找资料学到的。

  “跟刚子?”

  敬时珍连连摇头,“你就给那小子架吧,他要是懂什么叫文人八爱,我这静心堂送给他都行。”

  “小苏,怎么着,还能往下说吗?这笔筒的作者能看出来吗?”

  “敬叔,您就饶了我吧,肚子里的那点货,可都被您给掏空了。”

  苏小凡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说古代字画的作者,他还能猜一猜,毕竟就那些人,但笔筒实在是太小众了,很多都是出自匠人之手,连名家都称不上。

  “那我来给你说说吧。”

  敬时珍开口说道:“虽然没有落款,但如果我没看错的吧,这笔筒应该是出自明末陈子升之手。

  陈子升曾经雕过一件兰亭序牙雕笔筒,工艺十分精湛,而且陈子升此人很有骨气,明末清初的时候在文人中极具盛名。

  目前知道的陈子升的笔筒作品,就只有那件牙雕笔筒,而这一件则是他的第二个笔筒作品,意义十分深远……”

  敬时珍从几方面论证了这件黄花梨笔筒的来历,首先是这个笔筒雕刻的风格,和那件镌刻了兰亭序牙雕的笔筒十分相似。

  再有就是陈子升本身是琼省人,他有条件得到这种黄花梨的老树根,只是不知道数百年之后,这件黄花梨笔筒是如何流落到燕京古玩市场的。

  “敬叔,那这个笔筒能值多少钱?”

  苏小凡开口问道,以他现在的身家,还玩不起收藏,充其量只是古董的流通搬运者,嗯,说简单点,就是个摆地摊卖古玩的小商贩。

  “陈子升在历史上的评价颇高,明灭之后,不为满清皇朝效力,至死都过着贫寒的生活,他的东西上拍的话,很多人都会认可的。”

  敬时珍想了一下,说道:“前几年香江拍了一件玉山房明末清初黄花梨葵花式笔筒,当时拍了两百万左右,但那个笔筒,雕花十分的简单,雕工远不及你这一件……”

  敬时珍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按照我的估算,如果你这件笔筒上拍的话,不会低于三百万,如果遇到喜爱的,能拍到五百万以上!”

  敬时珍刚才之所以说苏小凡捡了本年度最大的漏,原因就在于此,一百五十块钱买的物件,上拍就能卖到三四百万,这可是上万倍的利润,对于古玩市场相对成熟的今天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当然,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这样的事情是经常会发生的。

  那会的人也就刚刚能吃饱饭,哪有人去收藏古玩,名人字画都当成废纸来卖,黄花梨桌椅五块钱一张,时至今日,国内的一些大收藏家包括敬时珍自己在内,都是那个时代的受益者。

  “最低三百万,高了能卖到五百万?”

  苏小凡听得目瞪口呆,自己这真的是一波肥啊,原本口袋里就剩下十来万了,现在一下子竟然就多了几百万,当然,那得把笔筒卖掉才行。

  “您姓苏是吧?”

  就在苏小凡琢磨着五百万怎么花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个声音,“这笔筒我挺喜欢的,这样吧,我出价四百万,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转手?”

  “您是?”

  苏小凡循声望去,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

  “我姓童,童东杰,经营着一家旅游文化公司,您这笔筒比较罕见,我想入手收藏,不知道小苏您的意思怎么样?”

  中年人虽然是对苏小凡说着话,眼睛却是瞄向了敬时珍。

  “敬叔,您看?”

  苏小凡也是看向敬时珍,这里是敬时珍的静心堂,他们两人如果进行交易的话,就有些喧宾夺主了。

  “小童,我的规矩你应该知道。”

  敬时珍脸色看不出喜怒,只是对那人说道:“由我鉴定的物件,又是在静心堂成交的,我要收取成交价的百分之二十,这笔钱应该是小童你来出,至于税费你们俩自己商量怎么出。”

  “敬叔,规矩我懂,四百万是小苏的,八十万是静心堂的,所有的税费都由我来负责,您看怎么样?”中年人态度恭谨的说道。

  “这静心堂的钱赚的真容易啊。”

  听到敬时珍和童东杰的对话,一旁的苏小凡却是咂舌不已,一分钱不出,只做个鉴定,就收了八十万,这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

  “东西不是我的,卖不卖要看小苏的意思。”

  敬时珍对童东杰似乎不太感冒,言语间不太像是对待客人的态度。

  “敬叔,既然这位童先生那么喜欢,我就让给他了。”

  苏小凡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下了决定,这玩意如果上拍,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卖掉,四百万不算少了,钱到了手上才是自己的。

  “那行,我让人准备合同,你们等下签了,签完打款。”

  敬叔招了招手,叫来了个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这样的合同在店里都有现成的电子模板,改动一下就可以用了。

  当然,敬叔那八十万也不是白收的,他得作为中间人作保,以后物件要是出了问题,别人不会找苏小凡,而是会找到静心堂。

  所以在准备合同的同时,又有人拿了数码相机过来,从不同角度给那笔筒拍起了照片。

  店里就有数码照片的冲洗设备,在冲洗出来之后,要双方签字按手印的,这也是静心堂防止别人以假换真,来找后账的手段之一。

  静心堂古玩交易有着自己的一套流程,而且专门有人负责,也就是十分钟左右,交易前的资料就都准备好了。

  苏小凡和童东杰分别在合同还有照片上签了字,童东杰出去叫了一个手下进来,按照合同上苏小凡留的银行账户,现场就给苏小凡转了款。

  仅是现场交易,童东杰就花了四百八十万,这还不算他后期要交的税费,总价肯定是在五百万以上了。

  这也让苏小凡见识了有钱人是怎么买古玩的。

  苏小凡在古玩市场风吹日晒口干舌燥的整天和别人磨破嘴皮子,一天也就能卖个三五百块钱。

  可是现在苏小凡在静心堂吹着空调喝着茶,这三五句话之间,就敲定了三五百万的生意,同样是做买卖,但这差距可谓是一天一地。

  “敬叔,您看那件事,怎么说?您有时间跑一趟吗?”

  和苏小凡交易完笔筒之后,童东杰就让人将笔筒收了下去,似乎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很在意这物件。

  “有求于人?”

  苏小凡和赵正山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明白过来了。

  这个童东杰应该看出敬叔很欣赏苏小凡,于是借着笔筒的买卖,给了苏小凡一个不错的成交价,还白送给了静心堂八十万的佣金,可谓是做的面面俱到。

  “不着急,先不谈这事,小苏,你那个袋子里买的是什么?不会又捡了个漏吧?”

  敬时珍似乎不想当着苏小凡等人的面和童东杰交谈,将目光投向了苏小凡放在桌子上的另外一个袋子。123xyqx/read/4/4896/ )(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