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三百零六章 苏小凡醒来!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牛叔,我在这里呢!”

  牧歌高声喊着,他知道自己在垃圾山行事比较独,抢了不少人的东西,眼下受了伤,自然也不会逞能。

  牛叔是带牧歌入行的人,从十多岁的时候开始,牧歌就跟着牛叔来垃圾山淘金。

  只是后来为了多一些收获,牧歌才成了独行侠,但很多好东西都是通过牛叔卖出去的,所以他很信得过牛叔。

  “你小子,早说不让你爬那么高了,每次都还往上面去。”

  牛叔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但是垃圾星上的人老的快,从面相上看,牛叔足有四五十岁的样子。

  “底部塌方,你从三四十米高的地方掉下来,没摔死算你运气。”

  看着牧歌腿上的金属片,牛叔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才松了口气,“没切到动脉,不要紧,你忍着点,我给你拔出来……”

  一手抓住那金属片,牛叔一使劲,将其从肉中拔了出来,鲜血顿时向外渗出。

  牧歌随之就用身上带的伤药敷了上去,手脚麻利的用绷带将大腿包扎了起来。

  垃圾星上的病菌很多,稍有不慎就出现大麻烦,所以一般人都会随身携带消毒抗菌的伤药。

  尤其是在垃圾山活动的人,他们宁愿不要武器,也会带上简易的医疗包,因为在垃圾山受伤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牛叔,刚才可能不是塌方。”

  包扎好了伤口,牧歌将嘴巴贴在了牛叔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感觉到了爆炸的震荡,没有声音,极有可能是空气炸弹……”

  牧歌能清楚的感受到,在塌方之前,是有爆炸震荡传出的,也正是那种震动的感觉,让他提前做出准备,这才逃出一劫。

  或许格林等人也没有想到,他们扔出的空气炸弹,反倒是成为了牧歌逃生的关键,还害死了自己的同伴。

  “什么?你确定吗?”

  牛叔闻言脸色不由变了,敢再垃圾山使用空气炸弹,那已经触及了林老大制订的规矩。

  “确定!”

  牧歌咬牙道:“确实是炸弹引起的塌方,我刚才在下面见到格林他们几个人了。”

  “是去年想抢劫你,被你打断了一条腿的格林吗?”

  牛叔的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如果真是有人报复扔出的空气炸弹,这件事必须要报告给林老大。

  能在垃圾山制订规则的人,最在乎的就是别人会不会遵守他的规则,林老大对这件事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他,他以前也会爬上垃圾山的,但今天一直在下面。”

  牧歌点了点头,其实在爆炸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怀疑到了格林,那小子绝对不是個好东西。

  “好了,不要在这里说了,先回去,回去再说。”

  牛叔站起身,看着半躺着的格林,“能走吗?要不要找两个人把你抬回去?”

  “我还能走,不过牛叔,你还是找两个人过来吧。”

  牧歌努力的站起身来,“这里有个人被埋在下面了,多亏了我掉在他身上,否则这一条命也去掉半个了。”

  “你小子,砸在别人身上怎么不早说?”

  牛叔一把扒拉开牧歌,将他身下的一些垃圾残骸清理开来,果然看到下面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的脸上,满是灰尘污垢,但他身上的衣服很奇怪,有点像是主城的人穿的衣服,而且在爆炸之下,居然没有什么损坏。

  “牧歌,这人已经死了吧?”

  牛叔将手指搭在那个男人的脖颈处,过了两三分钟之后,摇了摇头松开了手。

  “没必要将他带走了,他已经死了,脉搏一点跳动的迹象都没有。”

  在城外生活了几十年,牛叔见过的死人太多了,不管是人类还是紫血人。

  “牛叔,他心脏还在跳的,只是跳的慢一点而已。”牧歌摇了摇头,他坚持自己的看法。

  “我说死了你还不信?”

  牛叔撇了牧歌一眼,“你小子也是心狠手辣的主,怎么这会还装起好人了。”

  牛叔知道,自己带着入行的牧歌,手上也是有人命的,三年前有个叫佐伊的紫血人,就是死在牧歌手上的。

  “牛叔,他怎么着都算救我一命……”

  牧歌摇了摇头,说道:“他要是死了也就算了,但他活着,我也不能不救。”

  “随你吧,不过你想好,让人过来抬担架,会耽误淘金,你要补给别人紫血币的。”

  牛叔不是很赞同牧歌的做法,他刚才也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脸,并不是他们认识的淘金人。

  最近紫血星球那么过来倒垃圾的飞船很频繁,扔下来的垃圾山中也有不少好东西。

  所以不单是周围的淘金人都会赶去垃圾倾倒的地点,就连一些城里混的不如意的人,偶尔也会来参与淘金。

  从这人的衣服上看,牛叔就怀疑他是城里人,只不过运气不怎么好,死在了这垃圾山下。

  牧歌点了点头,说道:“好,反正我今天也无法拾荒了,就让人送我们回去吧。”

  “空气炸弹的事,你先别往外说。”

  牛叔告诫了牧歌一句,牵扯到空气炸弹,肯定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因为就凭格林那几个小子,是搞不到这种东西的,背后说不定就有着什么阴谋。

  牛叔往外走去,七八分钟后,带来了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都是和他们交好的人类。

  “哎呦,牧歌,你小子也能受伤啊。”

  看到牧歌,其中一个年轻人不由笑了起来,调侃道:“你不是号称打不死的小牧吗?”

  “方哥,你就别笑话我了,再说了,我也没死啊。”

  牧歌和那人开着玩笑,然后将地面的那个人扶了起来,说道:“帮我把他抬到我住的地方吧,麻烦两位大哥了。”

  “不麻烦,反正你要付钱的。”

  那两个年轻人手脚麻利的将人放在了担架上。

  他们知道牧歌住的地方距离这里不算太远,一来一回两个小时,下午还能过来再捡一波东西。

  牧歌一瘸一拐的跟在两人身后出了垃圾山,很快就消失在众多淘金人的视线里。

  对于淘金人而言,死亡和受伤,在垃圾山都是极为常见的事情,垃圾山塌方更是很寻常的事,并不值得他们过多关注。

  只不过这件事之后,今天再往高处爬的人就少了很多,谁都不想成为今天第二个死亡的人。

  牧歌住的地方,最早其实也是一处垃圾山,但却是两千多年前的垃圾山,延绵足有两三公里长,真的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这座垃圾山经过两千多年的酸雨灌溉和风化之后,内部形成蜂巢般的结构,但整座山体却是坚固无比。

  有不少淘金人,都是居住在这个地方。

  不过他们的居所相距的都很远,每个人的住处都十分的隐秘。

  对于生活环境残酷的淘金人而言,你的邻居极有可能就是在睡梦中置你于死地的人。

  牧歌在距离住所还有十多米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用手腕上戴着的星脑,和那两人的触碰了一下。

  每人三紫血币,不多也不能算少,普通人在垃圾星生活,一天大概需要花费一个紫血币。

  牧歌让两人抬着担架走了一个小时的路,其实是不值三个紫血币的。

  但跟着这两个人,也有保护自己在路上不受到袭击的作用,所以垃圾山的规矩就是三枚紫血币。

  等那两个年轻人离开后,牧歌将担架上的人背在了身上,身形快速的隐入到垃圾山之中。

  腿上的鲜血往外渗出了一点,不过牧歌也不在乎,在掀开一块铁板后,背着那人沿着楼梯走了下去。

  下面是一个长长的通道,但仅走出了两米,牧歌就将眼睛贴在墙壁下面的一个位置上,面前的墙壁顿时打开了。

  进入墙壁后的空间之后,牧歌又打开了一处向上的盖板,往上爬出了十多米,在一处看似完整的金属墙壁前停了下来。

  不知道在哪里按动了一下,牧歌面前出现了一块虚拟屏幕。

  用手指在虚拟屏幕上输入了密码,那道金属墙壁顿时显现出了一道打开的门。

  牧歌所住的这个地方,是他花了整整三年才搞好的居所,为此他三年多在垃圾山淘弄到的东西,大部分都用在了这里。

  像是外面墙壁机关,是牧歌从一艘战舰残骸中找到的影壁,那可是二级文明的产物,需要核对瞳孔才能使用,牧歌花了三个月才将其破解。

  单是这个影壁,就能换到去主城居住的资格,但牧歌孤身一人,他并不想离开垃圾山,于是就用到了自己的居所之中。

  至于最后的这个金属墙壁,也是牧歌从战舰残骸上拆卸下来的,为了这个东西,牧歌甚至干掉了一个跟踪他的紫血人。

  不仅如此,在牧歌居所外围,还有着十多个监控器,只要有人靠近他居所五十米,监控器就会发出警报。

  进入到房间里,牧歌才算是松了口气,将背上的人放了下来。

  如果从外面能发现牧歌的居所,就会发现,他居住的地方其实高出了地面二十多米,

  牧歌的居所一个人住的话,并不算小,足有六七十个平方,有单独的洗浴间和卧室,在客厅中还有一套据说是真皮制成的沙发。

  牧歌也正是因为发了这个房间,才决定将其改造成他的居所的,这极有可能是太空船某个高层的卧室,在太空船损毁之后,被当成垃圾扔了下来。

  “小牧,有没有人入侵?”

  牧歌开口说道,在他开口的同时,整个房间的灯光都亮了起来。

  “牧歌你离开期间,有三个人进入五十米内,但应该都是路人。”

  一个女声在房间内响起,同时在客厅的墙壁上,被投出了一个画面,将三个人的脸部呈现了出来。

  牧歌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不认识这三个人,而从三人行走的线路和神态来看,应该也不是来找他的。

  能从十岁的时候,就在垃圾山这种环境中活下来。

  这其中固然有牛叔等人的照拂,但牧歌的这份小心却是功不可没。

  以前曾经有十多个紫血人来这里搜寻过牧歌,但也没能发现他的这处居所。

  “小牧,帮我检测这个人的心跳!”

  牧歌给他房中的智脑下达了个命令,然后进入了自己的淋浴间,去清洗一身的污垢。

  牧歌很小心,在洗完澡后,又给自己重新喷上了杀菌消毒的药,将自己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心跳是多少?”

  忙完了自己的这些事,已经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牧歌随口问了智脑一句。

  “每小时心跳三下,还要持续监控,小牧怀疑这人没有生命迹象……”

  智脑回复的声音,吓了牧歌一大跳,他之前感应这人的心跳,还是大约五分钟一次,怎么现在反而时间又拉长了。

  每小时心跳三下,那岂不是二十分钟才心跳一下?

  正如智脑所说的那样,每小时才心脏才跳动三下的人,怎么可能是活人?

  将那人扶到了沙发上,找了一块毛巾沾湿,牧歌给那人擦了把脸,当脸上的灰尘去掉之后,牧歌顿时愣住了。

  半躺在沙发上的这个人,双目紧闭,脸色白皙中透着红润,没有一丝的伤口,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个死人。

  “这位大哥,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要是醒了,可千万别怪我。”

  牧歌现在有些犹豫,他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个人送到外面去,以免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这个老巢。

  “你们城里人,就住在城里好了,没事往垃圾山跑什么?”

  牧歌也相信了牛叔的分析,从这人的穿着来看,确实像城里的那些年轻人。

  不过让牧歌有些奇怪的是,他看不出这人衣服是什么料子制作的,居然在垃圾山塌方的情况下都没有丝毫损坏。

  “不行,我得把他送出去,如果他醒了,自然能找到回去的路。”

  牧歌正准备将这人再背起来的时候,忽然发现他的手腕上,没有智脑的存在。

  “咦?难道他的智脑掉在垃圾山了?”

  牧歌有些懊悔的嘟囔道:“该死,城里人的智脑都是很先进的,早知道在那里寻找一下了。”

  “没有智脑,他恐怕连路都找不到吧?”

  牧歌的手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城里的人在他们看来,都是缺乏生存技能的人,在城外即使不被人阴死,也会被变异兽吞噬掉的。

  不知道为何,牧歌在见到这个人面孔的时候,心底不自觉的生出一丝好感,就连牧歌自己都不清楚,他并不想让这人送死的。

  “算了,救醒他再送他出去吧。”

  牧歌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有些疯狂,他花费了三年时间才修建的避难所和老巢,居然会让一个陌生人待在这里。

  “送我去哪里?”

  忽然,一个声音在牧歌耳边响了起来,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惊的牧歌差点跳了起来。

  当然,那个声音说什么,牧歌并没有听懂,他只知道,原本半躺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此刻已经坐了起来。

  “你……你是谁?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牧歌一脸警惕的看着对方,身体快速向后退了好几步,手上多了一把激光枪。

  这是牧歌最强大的武器,原本这把激光枪已经坏掉了,牧歌花了很大代价才将它修复。

  三年前也正是靠着这把激光枪,牧歌才干掉了跟踪他的那个紫血人,否则那时的牧歌,是打不过一个成年紫血人的。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刚苏醒过来的人,正是在行星带爆炸被涉及到的苏小凡!

  他也算是命大,在那几息之间,居然逃到了狂风星的后面。

  所以爆炸摧毁了狂风星之后,只是爆炸的余波冲击到了苏小凡。

  堪比恒星爆炸的余波,也不是苏小凡这个行星级生命所能抵挡的,当场就震的他神念破碎,在宇宙星空中昏迷了过去。

  其实苏小凡的身体堪比行星,当时他要不是释放出神念护体,或许身体上受的伤,还更容易恢复一点。

  但神念受损,却是让苏小凡在星空中整整昏迷了好几个月。

  最后和一些战舰的残骸,被紫血文明清理太空垃圾的飞船,给扔到了紫血星域有名的垃圾星上。

  “艹,头怎么这么疼?”

  苏小凡并不没有失忆,那种狗血剧情作者是不会写的,但是刚一准备动用神念,苏小凡的脑海中就传来一阵剧痛。

  原本瞬间就能释放出数百万公里的神念,此刻竟然被压缩的只能看到五十米内的情形,只要苏小凡想释放的更远,剧痛立马就从脑部传了出来。

  “卧槽,怎么会这样?”

  苏小凡不解的用手锤了一下脑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要知道,行星级生命固然肉身很强大,但很多手段却是要神念来施展的,没有了神念,苏小凡甚至连宇宙星空都飞不出去。

  “系统,系统,修复神念!”

  苏小凡顾不得那么多,连忙召唤起修复系统来。

  【行星级生命神念受损,可修复,需花费修复值1000000点!】

  【检测到宿主修复值不足,无法修复!】

  两条信息一前一后的出现在苏小凡的脑海之中,查清楚了1字后面的6个零之后,苏小凡的面色不由有些发黑。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不说话?再不说话我就开枪了。”

  苏小凡在那里一会咬牙切齿,一会面目呆滞,却是让旁边的牧歌压力很大,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中,醒来之后连搭理都没搭理自己。

  “这里应该是外星了吧?”

  苏小凡看了拿着激光枪的牧歌一眼,那只能释放出五十米的神念,从牧歌的脑海中提取了一些记忆。

  这些记忆,最主要的是语言系统,苏小凡需要先了解这个地方的语言,才有办法和面前的少年沟通。

  这就是行星级生命的强大之处,普通人在苏小凡面前,连隐藏自己的想法都做不到。(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