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二百三十七章血脉传承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5-05 03:04:04 源网站:123言情
  “妈,咱们上去说话吧。”

  苏小凡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气的苏伟轩忍不住瞪了一眼儿子,他等这一天等了十多年,就不能多和妻子亲近一会!

  “伟轩,余生还长……”

  玄蕊看出了丈夫的心思,只是一句话,就让苏伟轩转怒为喜了,这却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一家三口回到了上面的冰屋,苏伟轩献宝似的给妻子介绍着他亲手开凿出来的冰屋,还有各个冰窟的作用。

  “伟轩,真是辛苦你了。”玄蕊能看得出来,丈夫这十多年的付出究竟有多大。

  且不说别的,守在这酷寒之地,对人考验就是相当大的,而且还是一守十多年,很难有人能坚持下来。

  “老婆,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看看喜欢吗?”

  苏伟轩拿出了一件熊毛大衣,这是他从那头超凡北极熊皮上截取了一块做成的,为此还借用了儿子的飞剑。

  “妈,我也有礼物送你!”

  苏小凡拿出来的,看上去压根就不像是衣服,而是一团皮毛,“妈,这是圣级北极狐皮毛做成的,贴身穿着,能御寒。”

  和父亲一样的心思,爷俩都想将自己最好的东西送给母亲或者是妻子,苏小凡连自己身上的内甲都脱了下来。

  “好,谢谢儿子。”玄蕊笑着接了过来,她能感受到儿子的心意。

  “妈,我下去收下那几块灵石,你先把内甲穿上吧,我等会还有礼物送你呢。”

  虽然是母子,但苏小凡现在都多大年龄了,自然不能让母亲当着自己的面换衣服,当下找了个借口去到了地下冰窟。

  之前苏小凡拿出来的六枚灵石,其中的灵气还没完全没耗尽,回头带到国内去,给妹妹还能废物利用一下。

  苏小凡特意在冰窟里多待了一会,他想让父母多一点相处的时间,相比自己,父亲才是那个真正付出的人。

  这十多年,苏小凡和妹妹一直都以为母亲去世了,心中虽然时时想念,但逝者已逝,也不会有太多的想法。

  不过苏伟轩就不一样了,他这十多年每日守护着妻子,那种相见却不能相处的煎熬,真的非一般人所能忍受的。

  将六块灵石收入到空间袋里,苏小凡又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回到了上面的冰屋。

  此时的玄蕊,身上已经披上了那件熊皮大衣,玄蕊本就生的很美,否则也不会让苏伟轩如此钟情。

  十多年不见天日,玄蕊的脸色极白,在一身雪白大衣的衬托下,愈发显得玄蕊美的不可方物。

  “妈,我再送你个围巾!”

  苏小凡走上前去,将一条北极狐长尾围在了母亲的脖子上。

  这是斩杀北极狐之后苏小凡留下来的,三只北极狐的尾巴他留了两条,剩下一条刚好送给妹妹。

  “谢谢儿子,辛苦你们了。”

  玄蕊看着已经长得比丈夫还要高的苏小凡,此刻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玄蕊不是那种有野心的女人,出自山间小村庄的玄蕊,一直都想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但一场病痛却是这种生活成了奢望。

  现在脑疾治好了,儿子也长大了,等回国就能见到女儿,玄蕊心中已经是异常的满足了。

  “小凡,帮下手,把那麝牛肉片的薄一些。”

  这会苏伟轩正在忙着用乾坤鼎炼化玄冰,准备给妻子做个火锅吃,有麝牛肉作为食材,有没有调料那都不重要了。

  “好的。”苏小凡答应了一声,右手虚抓,将一块麝牛肉拿在手中。

  苏小凡神识微动,只见那块百多斤的麝牛肉一片片的飞起,刚好落在了苏伟轩的乾坤鼎之中。

  “儿子好厉害啊。”

  看到苏小凡的举动,玄蕊看的目不转睛,她虽然修为到了阳神境,但对于修炼的理解还只是停留在练气期。

  听到妈妈的夸奖,苏小凡干的更带劲了,在空中根本看不到飞剑的影子,只有那一片片牛肉自动飞进了乾坤鼎。

  别的不说,这父子俩配合起来做饭,那还真的是天衣无缝,麝牛肉刚一入鼎,那香味就传遍了整个冰屋。

  苏伟轩找来碗筷,殷勤的给妻子装了一碗。

  儿子?儿子没手吗?还要老子伺候?

  不过下一刻苏伟轩眼睛就直了,他发现儿子太不要脸了,那么大个子的人了,居然装小孩凑到妻子身边,让妻子喂了他一口。

  看到这一幕,苏伟轩深感自己以后的家庭地位堪忧。

  一顿麝牛肉火锅吃完,一家三口坐了下来,苏伟轩还殷勤的烧了热水,给妻子泡了杯茶。

  老爸的这种区别对待,看的苏小凡只翻白眼,他上次在这里却是没有这种待遇。

  “老婆,你这脑疾,难道真的像是小凡说的,是一种传承功法?”

  苏伟轩的这句话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直到此刻才问了出来。

  “是,这是我玄家的传承,也叫做玄女传承。”

  玄蕊点了点头,这里的两个人都是她最亲近的人,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为何这传承会导致你生病呢?”

  苏伟轩不解的问道,他也是接受过传承的人,但按部就班的修炼下来,身体并没有出现过任何的问题。

  “我这传承和你的不太一样,我玄家传承,是传女不传子,而且是血脉传承……”

  玄蕊苦笑了一声,她也是炼化了传承之后,才明白过来的。

  玄家,为上古隐世家族之一,据传是九天玄女的后人所创建的家族。

  而玄家的传承也颇为奇特,它是直接传承于血脉之中,只要血脉觉醒,就可以修炼家族的传承功法。

  除此之外,玄家传承,只会传于女子,故此也被称之为玄女传承。

  所以从古至今,玄家执掌家族大权的都是女子,算是个母系社会的群体。

  其实在玄家所住山外的卢梭湖生活的人,就是玄家后人,由此也形成了走婚的风俗。

  但玄家最为嫡系的一脉,始终生活在深山之中,从未出世过,也只有这一脉人,才能真正得到血脉传承。

  自从明末末法时代来临,不仅是玄家,几乎华夏大地所有的传承都面临断代的危机。

  正常来说,在灵气充裕的地方,玄家女子八九岁的时候就会激活血脉,修炼玄女传承的低阶功法。

  由此循序渐进,在修炼功法的同时,也在消化着血脉中的传承,对接受传承者是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的。

  玄家的血脉传承倒是得以传了下来,但在这没有灵气的末法时代,却是再也无法激活血脉,从而修炼玄女功法了。

  传到玄蕊这一代之后,因为没有灵气而无法激活血脉,传承功法原本是隐于血脉中不会出现的。

  但好巧不巧的是,在那深山中出现的空间裂缝,刚好将玄家的村落包裹了进去,从而造成了村中几乎人家的死亡。

  由于有血脉在,玄蕊得以幸存了下来,血脉也受到了灵气的滋养。

  如果玄蕊继续在那空间裂缝附近待下去,多吸收一些灵气的话,那么血脉传承就会被真正的激活。

  只是苏伟轩的出现,使得事情发生了偏差。

  苏伟轩将玄蕊带出了深山,也远离了那即将形成的禁区之地,使得玄蕊所吸收的灵气并不足以激活血脉传承。

  如果这时候苏伟轩传授玄蕊功法,让玄蕊产生真气,倒是也能激活传承。

  但修者的存在有点惊世骇俗,苏伟轩怕吓着玄蕊,并未透露自己是修者的事情。

  如此相处几年之后,苏伟轩时不时泄露出去的真气,时时刺激着玄蕊的血脉,但却是又不足以激活传承。

  如此一来,使得玄蕊的血脉传承将出未出,淤积在了脑部识海之中,由此才形成了恶疾。

  到那时苏伟轩再传授玄蕊修炼功法,已经是为时过晚了,练气期的修为,并不足以消化整部玄女传承的功法。

  不过苏伟轩将玄蕊冰封起来的举动,倒是很果决,也给玄蕊留下了一线生机,使得今日他们一家团聚。

  “这……这么说,全是因为我的错?”

  听妻子讲完这其中的因果,苏伟轩是后悔不迭,要是刚认识妻子的时候就让她修炼,也没有后面这么多的事情了。

  “伟轩,你没错,咱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玄蕊温柔的看着丈夫,轻笑道:“我竟然也成了能飞天遁地的修者,伟轩,谢谢你救了我,能让我再见到你们。”

  “咱们之间还用说这个谢字吗?”

  苏伟轩摇了摇头,苦笑道:“要谢,你也该谢你儿子,是他功法特殊,能吸收星空能量,由此才激活你脑中传承的。”

  苏伟轩倒是没贪儿子的功劳,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听的玄蕊眼中异彩连闪。

  作为一个只想着相夫教子的女人而言,丈夫和儿子的成就,无疑要比她自己更重要的多,听到儿子也是阳神境修者,玄蕊自然高兴无比。

  “妈,你那传承之中,可有关于修炼之外的事情?”

  苏小凡开口问道,他所接受的传承,重现了上古时期到末法时代的悠长岁月。

  但末法时代为何来临,而上古时期的修者又去了何方,苏小凡现在都是一无所知。

  “只有和功法相关的一些事情,没有别的。”

  玄蕊摇了摇头,她现在还有些迷糊呢,都不知道那功法为何能自行修炼,一举将自己的修为推到了阳神境界。

  按照传承中功法境界的划分,玄蕊现在的修为,即使是在上古时期,那也能属于家族翘楚了,甚至有成为下任家主的潜力。

  只是虽然修为境界到了,但玄蕊感觉自己对于家族传承功法的了解还很肤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修炼成的阳神。

  “末法时代的来临,很有可能和禁区有关系。”

  苏伟轩看了儿子一眼,他们父子俩以前倒是没讨论过这些问题。

  “我也曾经思考过这件事。

  末法时代灵气枯涸,现在灵气又渐渐复苏,似乎都和空间裂缝有关。

  我猜想会不会当年就是空间裂缝,将这个地球的灵气全部吸收走了,导致了末法时代的出现。

  而数百年后,那些灵气又在逐渐的反馈到地球上,然后修者传承又得以延续下来……”

  “爸,你说的很有可能,不知道那空间裂缝会通往什么地方?”

  苏小凡点了点头,老爸的猜测,可能性极大,因为空间裂缝的出现,好像就是从末法时代开始的。

  苏小凡心中一动,忍不住开口说道:“那些修者,或许就去了空间裂缝通往的空间!”

  地球没有了灵气,修者再也无法高高在上,甚至寿命都会大受影响,他们自然要寻找出路。

  如果灵气真的是被空间裂缝吸收的话,那些修者肯定会追寻而去。

  由此上古那些修者消失的原因,似乎也能解释的通了。

  “现在灵气复苏,那些人会再回来吗?”

  苏伟轩脸上现出一丝忧色,他是得到过传承的人,自然知道上古修者的强大。

  阳神境修者,在上古时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些宗门的优秀弟子,在其上面还有更加强大的修者。

  而末法时代导致地球的发展方向,倾向于了科技发展。

  科技发展,除了个人实力和寿命不如修者之外,其实在很多地方已经超过了大多数的修者。

  别的不说,嫦娥奔月在修者中也不过是个传说,但人类却是通过科技文明做到了,甚至还在向更深处的宇宙文明探索着。

  可想而知,如果那些修者回归,必然会和现在地球上的人类格格不入。

  对修炼文明一无所知的地球人,说不定就会把这些修者当做是外星人。

  这是两种文明之间的冲突,恐怕会给整个人类未来的发展,都带来十分深远的影响。

  如果不能妥善解决的话,苏小凡感觉到科幻电影上演的外星人侵略地球的情景,说不定真的会上演。

  “咱们操这些心干嘛,就算咱们猜的没错,当年走的那些人要回来,那有如何?”

  看到老爸一脸担忧的样子,苏小凡眉头一挑,遇到这种事,需要烦心的是各国领导人,和他们这些修者没什么关系。

  而且他和老爸,甚至还有老妈,都是有宗门根脚的人,那些人回归,总也不能将自己这些晚辈弟子都给干掉吧?

  从现代角度而言,苏小凡和相关部门交好,向来都是遵纪守法好公民。

  从修者回归的事情上来说,回来的那也都是宗门长辈,说不定到时候还能讨些好处呢。

  所以不管怎么说,苏小凡认为他们都不比担忧,他们可是处在了两头通吃的位置上。

  “你说的倒也是。”

  听到儿子的解释,苏伟轩很认同的点了点头,他是有点多虑了。

  “咱们还要待在这里吗?”

  玄蕊知道自己身处在万里之外的北极圈禁区,以前是身不由己。

  但现在身体好了,玄蕊却是想回去找到女儿,让他们一家四口真正的团聚在一起。

  “这两年冰川禁区可能要出乱子,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苏小凡知道,自己老妈这阳神修者,是当不得真的,只是个空架子而已。

  真要动起手来,玄蕊连阳神场域都不会释放不,随便来个争斗经验丰富的筑基期修者,玄蕊都未必是其对手。

  苏小凡也不想培养妈妈的实战能力,他只想妈妈幸福的生活下去就够了,难道还真让老妈去和超凡盛厮杀吗?

  “爸,把你传承中的敛息功法教给妈妈吧。”

  苏小凡开口说道:“等老妈能收敛了神识之后,咱们就回国。”

  不是苏小凡不想现在回去,而且老妈不懂得收敛修为气机,一身阳神修为尽显无疑。

  如果玄蕊这么样出去,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抵御,怕是那破冰船上的水手都得被震慑的趴在船上。

  而苏小凡之所以让父亲传授功法,主要是他的功法大多都是蕴养得来的,苏小凡自己都搞不太明白,又如何能传给别人。

  “我传承中有敛息功法。”

  听到儿子的话,玄蕊说道:“除了敛息功法,还要学习什么吗?我要不要学习一些和人争斗的手段?”

  玄蕊知道,在他们身处的禁区之中,并不是一处太平的地方,好像时时都会遇到危险的。

  “不用了!”

  苏伟轩父子异口同声的说道,爷俩对视了一眼,倒是同一个心思,那就是不想让玄蕊牵扯到修者圈子中来。

  “咳咳,身法的传承,你也学一点,别的术法你以后没事的时候再慢慢琢磨吧……”

  苏伟轩咳嗽了一声,不加入到修者圈子里,并不代表妻子不能修炼术法防身,不过这些事情暂时都不着急。

  “那好,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应该能修成敛息功法。”

  玄蕊点了点头,儿子和丈夫的话她还是相信的,当下就开始琢磨起传承中的敛息术来。

  血脉传承的等级,其实是高于苏小凡和苏伟轩所接受的传承的。

  只要激活了血脉传承,传承中那些功法都可以无师自通,玄蕊只需要直接修炼就可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天之后,玄蕊身上的气机,就开始慢慢的被收入到体内。

  等到第三天的时候,苏伟轩父子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玄蕊身上灵力的波动了,将神识修为彻底收敛的玄蕊,此时就和普通人无异了。

  “咱们能走了吗?”

  收功起身,玄蕊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了。

  “走,咱们回家!”

  苏伟轩重重的点了点头,那张巨大的超凡北极熊皮,还有剩余的一些麝牛肉,都被苏伟轩收到了乾坤鼎里,

  在这冰屋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了,那些普通的驯鹿肉就只能丢在冰屋里了,以后在来也是可以继续食用的。

  说实话,别看苏伟轩在这里待了十多年,但心里却是一丝留恋的念头都没有,在这冰天雪地鸟不下蛋的地方,他早就待够了。

  ------题外话------

  双倍还两天半,求双倍月票!

  7017k</div>123xyqx/read/4/4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