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一百六十三章恶魔的微笑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4-08 03:35:04 源网站:123言情
  对墨子萱而言,带着特招班的学生在禁区内生存、战斗、和采集草药,都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历练。

  由于最近晋级太快,这种历练对墨子萱本人也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在安排好之后,马上就带着人出发了。

  苏小小则是跑到老哥那里念叨了一会,让他自己注意安全。

  在苏小小看来,老哥最近混的越来越废,在禁区这么危险的地方,最好还是要低调一点。

  苏小凡差点被妹妹给说哭了,哥就是因为低调都快变成老妈子了,还想让他怎么样嘛。

  等到苏小小离开之后,苏小凡干脆释放出了一丝高阶修者的威压,让周围在窥视着营地的那些生物纷纷离去了。

  赵青瑶倒是挺勤奋的,见到没有动物来袭扰,几乎一天都在修炼。

  只是苦了那伤员哥们,没人端茶送水不说,内急的时候也只能自己撑了根树杈去营地外解决的。

  苏小凡昨儿伤了神识,今天则是一边炼化禁区能量,一边在修炼着。

  此时苏小凡体内的真气,只剩下五分之一不到,就能全都转化成真元了。

  如果一直在禁区修炼,苏小凡有把握十天之内,就开始冲击阴神出窍的境界。

  不过苏小凡将这个想法给压了下来。

  一来是晋级太快对他没有什么好处,倒不是说根基不稳,而是苏小凡的心境有点跟不上修为了。

  心境这种说法,看起来有点虚无缥缈,实际上是客观存在的,从主观上讲,这是一种微不可查在平静中却很持久的情绪状态。

  这种状态,几乎无时无刻的不在影响着一个人的言行和情绪,苏小凡虽然是个修者,但也无法脱离这种状态。

  就像是最近苏小凡频繁提升妹妹修为的事情,就是他心境不稳的一种表现。

  苏小凡自己的修为,那是像坐火箭一般,已然身处高阶修者的范畴,在修者界也是能扬名立万了的存在。

  这就让苏小凡产生了一种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下意识的就想去人为干涉一些事情,比如妹妹的修为。

  从没找到气感,到将其提升到练气七层,进入练气后期,苏小凡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但细思极恐,如此提升上来的修为,根基就如同空中楼阁,对妹妹以后的修炼绝对是弊大于利。

  从昨儿开始,苏小凡就一直在反思,最后得出了一个自己心境不稳结论。

  所以苏小凡打算回去之后多看看前人的修炼笔记,让自己的心境稳定下来,否则他现在的修为就有点德不配位。

  不想那么快晋级到阴神出窍还有一个原因,那自然就是炼制自己本命飞剑的事情了。

  现在的苏小凡,攻击手段就一个掌心雷,但掌心雷有个弊端,那就是对上皮糙肉厚的超凡生物,做不到一击必杀。

  就像上次和巨猿交手的时候,掌心雷对它压根就没有什么影响,充其量就是阻碍一下它的行动罢了。

  对敌手段的单一,让苏小凡对炼制本命飞剑的事情看的很重。

  在没有炼制成飞剑粗胚并且将其收入体内之前,他并不打算晋升到阴神出窍的境界。

  当然,修炼还是要修炼的。在禁区内修炼的效果,远远超出外面。

  苏小凡完全可以在这里打磨三花聚顶第二阶的修为,使其更加圆满,只是别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就行。

  一天修炼下来,苏小凡感觉昨儿受损的神识,也恢复了一些。

  观察了一下多宝,依然是处于沉睡的状态,不过苏小凡现在可不敢再冒然探查它体内的情况了,只能顺其自然。

  墨子萱和苏小小两个人带的队伍,在傍晚的时候回来了,两个队伍都收获颇丰。

  只不过苏小小受了点伤,她的腿上被一只巨鼠的爪子抓了一把,不过伤势不重,只是破皮而已。

  按照苏小小所说,青城禁区内别的大型生物不是很多,但唯独就是老鼠多。

  今儿一天采药的时候,大多时间都是在和一些体型巨大的老鼠战斗,现在苏小小见到老鼠都快吐了。

  对苏小小的说法,苏小凡是可以理解的。

  青城禁区,其实已经被猴儿帮和猫熊两种生物给垄断了的,其它生物根本就无法出头。

  但凡有其它生物晋级或者有希望晋级超凡,都会被猴子和猫熊击杀,所以地面接近超凡实力的大型动物并不多。

  不过老鼠这种生物,是生活在地下的,生命力极强,靠着啃噬树根都能活下去。

  猴子也只能在它们出地面捕食的时候猎杀它们,生存条件要比别的生物好很多,所以数量才如此众多。

  “苏女侠,过来,让我看看。”

  见到苏小小在营地里正吹嘘着自己如何斩杀巨鼠,苏小凡冲着妹妹招了招手。

  “苏小凡,我觉得你应该保持对苏大侠最起码的尊重!”

  苏小小一路小跑的来到哥哥身边,将自己升级了的头衔告诉了苏小凡。

  “好,苏大侠,别动,我看看伤口!”

  苏小凡点头答应着,一把按住了妹妹,拎起她的裤脚看了下。

  老鼠这种生物,甭管是城市还是农村还是禁区的,那都是病毒携带着,一点都不能大意。

  “嗯,没事,苏大侠明儿还能继续出去采药。”

  苏小凡看了一眼就放下心来,伤口就是几道抓痕,没有丝毫红肿的迹象,三五天的功夫就能脱疤痊愈,连行动都不影响。

  “那当然,苏小凡,你吃不吃果子?我今天摘了好多。”

  苏小小显摆道:“这禁区里的果树可多了,尤其是桃树最多,而且这个月份还能结桃子,苏小凡,我给你拿几个来。”

  兴冲冲的跑回去,拿了四五个桃子过来。

  今儿苏小小确实收获不少,除了几株价值不菲的灵药之外,被这个吃货带领的小队几乎变成水果小队了。

  “嗯,不错,汁甜肉多。”苏小凡咬了一口桃子,心里有点哭笑不得。

  苏小凡进来之前还专门买了些水果,可是和禁区里的野果一比,自己那水果扔了都没猴子吃。

  “哥,多宝怎么了?我发现它这几天怎么一直都在睡觉啊?”

  苏小小坐在哥哥身边,有点担心的看着沉睡中的多宝,虽然这大猫不怎么搭理自己,但苏小小还是很喜欢多宝的。

  “它在练功。”

  苏小凡撸了一把多宝的脖子,沉睡着的多宝哆嗦了一下,似乎感觉到是苏小凡的气息,并没有醒转过来。

  “多宝在练功?”

  苏小小白了哥哥一眼,“你又忽悠我,我看是你怕它惹事,估计给它喝了猴儿酒,将它给灌醉了。”

  “哎呀,被你看出来了,苏大侠过来厉害。”

  苏小凡闻言笑了起来,其实妹妹也没说错,他还真怕多宝出去和那些猴子起冲突,那样一来就无法安静的进化了。

  “嬉皮笑脸的,不和你说了。”

  苏小小瞪了一眼自己这低手哥哥,又转回到营地去和同学们叽叽喳喳的聊起天来。

  似乎看出苏小凡并不想和自己这边多接触,墨子萱也没有过来打扰他,不过却是让苏小小送了几种果子过来。

  白天采摘药材,晚上修炼,是墨子萱给班里学生定下来的规矩,吃完晚饭之后,营地里又安静了下来。

  苏小凡则是一边揣摩着脑海中御剑术的功法,一边炼化着禁区能量,同时还开了耳识,守护着这个小营地。

  “嗯?有人过来?”

  在接近凌晨的时候,苏小凡的耳朵忽然耸动了一下,他听到两个人轻微的脚步声。

  禁区这种地方,夜晚行动是非常危险的。

  由于猴子晚上睡觉的原因,很多肉食动物都是趁着这个机会出来狩猎,所以这两个人的出现,让苏小凡有点意外。

  “大旗,他们的营地到底在哪?这晚上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一个声音传入到苏小凡的耳朵里,让他顿时眉头一挑,来的居然是熟人。

  “妈的,姓钱的你又想沾腥还害怕,害怕就自己回去,哥我一个人过去!”

  大旗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此刻距离营地还有四五百米的距离,加上说话又压低了声音,不虞被听到。

  “大旗,那个姓墨的老师,可是练气后期的修为,咱们俩行吗?”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练气后期又怎么样?我这次可是从大云省搞来的蛊药,练气圆满都能给迷倒……”

  大旗阴狠的声音响起,“哥我还没玩过练气后期的女人呢,回头再给她灌点别的药,嘿嘿,肯定很带劲。”

  “不会出事吧?”另外一个声音说道:“出了事很容易查出来的,咱哥们肯定跑不了。”

  “钱老二,你他娘的就这么大点胆子啊。”

  大旗有些后悔和自己这个发小组队了,原本以为这货色胆包天,没想到临场反倒是犹豫不决。

  “八个人,五个小姑娘,奶奶的,还都是练气期的修者,你就不心动?”

  大旗蛊惑着钱老二,他知道自己这个同伴,那是见了漂亮女人就迈不开脚的货色。

  当然,大旗自己也差不多,否则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夜里潜过来了。

  不过大旗除了求色,还求财,这两天他们两人采了不少的灵药,想必那边也是如此。

  “你那蛊药真的有用?”果然,大旗此话一出,钱老二动心了。

  “肯定有用,我花大价钱搞来的。”

  大旗低声道:“这会风向正好是往那边吹的,只要点燃了让烟飘过去,就是筑基期的修者都扛不住。”

  “要做,就做的彻底点。”

  钱老二狠声道:“禁区内死几个人是寻常事,咱们干完之后,引些动物过来,把她们全给干掉!”

  “妈的,这么狠?”

  竖着耳朵听二人说话的苏小凡眉头一挑,眼中露出了杀机。

  在钱老二说出这句话之前,苏小凡只想给废了他们的功夫弄残了两人,但还真没想要他们的命。

  但现在不一样了,杀人者人恒杀之,更何况对方要对付的是自己的妹妹。

  “嘿嘿,这才是我认识的钱老二嘛。”

  大旗猥琐的声音响了起来,“去年刘家那妹纸,咱两人玩完了扔到那老鼠洞里,不也没事嘛,进禁区就要有死的觉悟。”

  “细皮嫩肉的被老鼠给啃了,还别说,我还有点心疼呢。”钱老二也是低声笑了起来。

  “本来想拉着董家那蠢货一起的,这小子居然不上道。”

  大旗低声说道:“那小子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回去咱们再和他处处关系,找个机会弄死他。”

  “好,这荒山野岭的,谁知道是怎么死的。”

  钱老二点了点头,他们这些小门小派的,哪来的那么多修炼资源,还不得靠自己想办法。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也并不是常人以为的鲜衣怒马,而是有很多看不到的罪恶。

  “两个畜生。”

  苏小凡真没想到,两人居然不是第一次在这个禁区作恶,而是个惯犯。

  “走,咱们再靠近一些。”

  走动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看过地形了,那边有处山泉,泉水能遮掩咱俩的声音,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就说是来取水的。”

  “好,不过等会得我先挑,每次遇到好的我都排在你后面。”钱老二跟在大旗后面,往营地方向走着。

  “你要挑哪个?那几个妹纸都挺带劲的。”

  一个声音在钱老二耳边响起,苏小凡发现,这钱老二也不陌生,就是那天在酒店门口的矮个子。

  钱老二一脸兴奋的说道:“我当然挑那个老师了,奶奶的,又能御姐又能萝莉,那天在酒店门口我就看上了。”

  “大旗,其实这几个妹纸都不差,搞死了还真有点可惜。”钱老二觉得自己就是这么个怜香惜玉的人。

  “嗯?大旗,怎么不走了?”钱老二发现走在前面的大旗突然停住了脚步,不由推了他一下。

  但是让钱老二没想到的是,大旗“砰”的一声,居然被自己轻轻一推给推倒了。

  在寂静的山林中,这声响已经是很大了,吓的钱老二一把拔出了腰间的刀,警惕的看向四周。

  “谁,是谁在这里?”

  钱老二此时没有再刻意压低声音,倒在地上但是还有呼吸的大旗,让他察觉到了不对。

  想到来人竟然能悄无声息的放倒了大旗,钱老二心中大恐,张开嗓子就要喊叫,他想惊动那个营地里的人。

  只不过钱老二突然发现,自己张大了嘴巴,却是连一丝声音都无法发出来。

  “好好的人不做,干嘛非要做鬼呢。”

  苏小凡的身影显露了出来,不过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的双脚是离开地面的。

  借着月色,钱老二看清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瞳孔顿时缩小到了极点,竟然是那个带着大猫的年轻人。

  在钱老二和大旗看来,苏小凡就是个厮混在女人堆里吃软饭的家伙,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苏小凡居然在扮猪吃虎。

  眼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钱老二希望苏小凡能放过他们,可惜的是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无法用语言来打动对方。

  “借刀杀人,你们的方法很好,我今儿也算是学了一招。”

  苏小凡冲着钱老二笑了笑,不过他的微笑在钱老二的眼中,却像是恶魔的笑容。

  手指轻弹,射出几道风声,而钱老二和大旗的身上,顿时出现了几道划伤。

  伤口并不深,仅仅是划破了皮肤,但鲜血却是涌出来不少,在两人的周围,一股血腥味在向四周弥散着。

  “好好享受吧,不让你做个冤死鬼……”

  苏小凡右手一挥,原本趴在地上脸朝下的大旗,身体翻转了过来。

  直到此刻,大旗才知道自己是栽在谁的手上,眼中射出了怨毒的目光。

  不过就在下一刻,大旗感觉浑身一冷,在距离他七八米外的地方,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珠子,在和他对视着。

  而原本站在两人身边的苏小凡,已经消失不见了。

  “吱吱……”

  似乎察觉到了两人不能动弹,血腥的味道刺激的它们那不大的脑容量,那群个头足有狼狗般大小的巨鼠,迅速的冲了过去。

  鲜血飞溅,但除了巨鼠啃噬的声音,山林中还是一片寂静,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的血腥事件。

  要害还没有被攻击到,两人一时间想死都难,瞪大的眼睛下一刻就被巨鼠给咬掉了,那种景象看的苏小凡心里都有些发寒。

  巨鼠的咬合力相当的惊人,在啃噬了血肉之后,那两人的骨骼竟然都被嚼的粉碎,真的是毁尸灭迹小帮手。

  站在树梢上的苏小凡摇了摇头,身形一闪,回到了营地之中。

  在数十只巨鼠的疯狂啃噬下,十几分钟后,数百米外的山林中,连个骨头渣都没有生下来。

  啃噬了血肉的那些巨鼠,眼睛变得通红,似乎闻到了远处营地中人的气味,吱吱叫着向这边冲了过来。

  “找死呢?”

  苏小凡眉头一皱,一股高阶修者的威压,瞬间笼罩在了方圆数百米的地方,顿时就让那群疯狂的巨鼠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

  正在打坐修炼的墨子萱和苏小小,在威压降临的时候同时醒了过来。

  眼神有些迷惘的打量着营地四周,两人浑然不知今儿有一波人和一波巨鼠在打着她们的主意。</div>123xyqx/read/4/4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