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一百五十七章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4-08 03:35:04 源网站:123言情
  “一剑啊,你用了天雷石就是浪费……”

  老祖不愧是个耿直老boy,说话一点不带拐弯抹角的,听得赵一剑脸都黑了。

  “老祖,我要不要也炼制一把本命飞剑?”

  敬时珍在旁边也是看的眼热,本命飞剑,那是可以随着自己修为增长而提升品质的,又能收入到体内,谁不想要呢。

  “你?你炼制那个干什么?这辈子阴神也就倒头了。”

  老boy一出口就是绝杀,说的敬时珍那张脸比赵一剑还要黑。

  “行了,我传你们剑宗御剑术的功法,以及炼制飞剑和本命飞剑的炼器术。”

  到了老祖这年龄,早已活得随心所欲了,那里会在乎旁人的眼色。

  交代一声之后,老祖抬手一点,指向了苏小凡的眉心。

  看到老祖毫无征兆的就动了手,苏小凡虽然知道老祖是要神识传功,但身体却是忍不住的想要躲避一下。

  不过老祖的动作看似缓慢,但就当苏小凡意识到传达到身体的时候,老祖的拇指已经按在了苏小凡的眉心处。

  “轰!”苏小凡只感觉脑中传出一阵轰响,随之一股庞大的信息出现在了苏小凡的脑海之中。

  一门炼器术,一段御剑术的功法,都清晰的呈现在了苏小凡脑中。

  和师父当初的神识传功不同,老祖传入到苏小凡脑海中的,不但有对功法的补充和注解,居然还有一段段的影像,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信息量才如此的庞大。

  苏小凡深吸了口气,他知道一时半会是看不完的,反正功法和炼器术也不会消失,等日后再慢慢揣摩。

  “嗯?神识强度不错,只差一步就能阴神出窍了。”

  苏小凡睁开眼后,老祖赞赏的点了点头,而师父敬时珍似乎也接受了传功,此时正在闭目消化脑海中的信息。

  过了几分钟之后,敬时珍也清醒了过来,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显然对御剑术很是满意。

  “行了,多琢磨琢磨炼器术,提前蕴养一下天雷竹,为日后炼器做准备。”

  老祖摆了摆手,示意几人可以离开了。

  “是,老祖!”三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后,这才退了出去。

  “赵师兄,老祖是什么修为?”

  一直到上了车离开那个别墅区后,苏小凡才敢发问,他知道老祖肯定神识强大,自己刚才要是问,肯定会被老祖听到。

  “不知道,总是在阴神之上,对了,你要是在青城禁区遇到什么事,提老祖的名字好使……”

  赵一剑摇了摇头,他是真不知道,也从来没见老祖出过手。

  但赵一剑却是知道一点,那就是青城禁区中的老猴子,和老祖关系极好。

  那个老猴子,可不是个简单的超凡生物,它就是青城禁区之王,五大超凡生物,都被它压制的服服帖帖。

  不过赵一剑曾经亲眼见过一次,老祖在禁区内和老猴子下棋,因为悔棋,被老祖敲了下脑门,那老猴子龇牙咧嘴的却是没有发作。

  一般刚进化的超凡生物,大抵要比三花聚顶初阶的修者强上一些,而能成为禁区王者的超凡,绝对不弱于阴神修者,甚至还要更强一些。

  青城禁区存在足有上千年了,能成为禁区王者的老猴子绝对不弱,所以按此推算,老祖的修为或许已然是阳神有成了。

  “背后莫要论是非!”

  忽然,一个声音在几人脑海中响起,惊的赵一剑差点没在车里跳起来,他们这可是已经驶入到大马路上了。

  “老祖莫怪!”

  赵一剑颤抖着声音说道,眼睛向四周张望着,却什么都没发现。

  “阳神境界,果然鬼神莫测!”

  苏小凡虽然闭紧了嘴巴,但心中也是惊叹不已,都离开好几公里了,居然还能被老祖听到他们的谈话,难不成真是阳神出窍在俯视着他们吗?

  一直到回了酒店,赵一剑敬时珍和苏小凡三人,也都没敢再提及老祖,均是老老实实的回了各自房间。

  赵一剑作为主要评委之一,也要参加明天的交流会,是以在酒店内也安排了住处。

  回到房间之后,苏小凡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脑海中的炼器术上。

  按照老祖所说,现在就需要蕴养手上的这根天雷竹,将自己的神识烙印其中。

  回头等找到天雷石,将其融入进去,就可以炼制出飞剑的粗胚。

  粗胚已然是可以收入体内的,等到自己晋级到阴神出窍的境界时,会神识大涨,用神炼之术,从而一举将粗胚炼制成自己的本命飞剑。

  如此炼制出来的本命飞剑,才能最为契合自身,做到心随意动人剑合一。

  看了一下蕴养天雷竹的窍门,苏小凡没有发现什么特异之处,就是需要自己每日用神识来观察蕴养天雷竹,使之与自己产生人器想通的感应。

  这是个水磨磐石的细活,苏小凡摇了摇头,如此蕴养,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间呢,心念一动,调出了修复系统。

  【天雷竹:可蕴养,需扣除修复值三百点,是否蕴养?】

  “乖乖,蕴养一下就要三百点,这要是变成了法器,最少也得是中品法器吧?”

  苏小凡当然选择了拒绝,他现在一共就1101点修复值,其中1000点要留着蕴养三花聚顶境界的功法,这是万万不能动的。

  “似乎也可以提前蕴养天雷竹。”

  苏小凡思考了一下,刚才的想法有些动摇了。

  按照老祖所说,自己最好在炼制出飞剑粗胚之后,再突破到阴神出窍的境界。

  如此一来,就没那么着急蕴养这个境界的功法了。

  因为苏小凡有经验,当三花聚顶境界蕴养完成之后,自己必然能凝练出阴神,说不定还有机会冲击阳神境呢。

  但那样一来,自己的本命飞剑就缺少了一次提升的最佳机会,苏小凡自己也会不甘心的。

  “不能着急突破。”

  想明白其中关节之后,苏小凡下了决定,先蕴养天雷竹,然后得再跑一趟死亡禁区。

  想办法从死亡禁区得到天雷石提炼出天雷精铁,炼制出飞剑粗胚,那会再蕴养功法进行突破。

  “不对,最好再去一趟五岳之巅……”

  苏小凡又想到了功法的事情,上次在阿金山脉蕴养完大周天功法,却是因为缺少后续功法没能晋级的事情,又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所以自己这次最好提前准备好阳神功法,万一到时有突破的契机,自然是要一鼓作气突破了再说。

  苏小凡发现自己接下来的时间会变得很忙,要不是因为苏小小进禁区,他都想掉头去魔鬼谷了。

  【天雷竹:可蕴养,需扣除修复值三百点,是否蕴养?】

  “蕴养!”排除了脑海中的杂念之后,苏小凡先将天雷竹收入到了脑海中的蕴养池中。

  【天雷竹:蕴养中,倒计时:……】

  “十天的时间。”

  看着脑海中给出的信息,苏小凡长吁了口气,耗费修复值越多,蕴养的时间就越长,器物如此,功法也是如此。

  倒是修复本身,苏小凡最近用的少了,主要是修复器物消耗修复值太多,相比之下还是蕴养更划算一些。

  没有再去管蕴养中的天雷竹,苏小凡将心神又沉浸到炼器术和得到的御剑术之中。

  虽然有修复系统开挂,但苏小凡知道,靠外物一时爽,好吧,一直靠外物也能一直爽。

  但自身的积累还是需要的,这种积累也可以说成是苏小凡的底蕴,或许哪一天修复系统不好使了,自身的积累就能发挥作用了。

  现在苏小凡的生物钟,比手机闹钟好使多了,到了六点的时候,就准时从修炼中醒了过来。

  逗弄了下虎猫,喂了它点巨蟒肉,然后苏小凡打开了电视,调出了动画片,这是他出门给多宝必备的安抚神器。

  洗漱换了身衣服,苏小凡走出了房间,这会已经是六点十分了。

  往日里这个时间,一些早期晨练的年轻人,早就吆五喝六的闹腾起来了。

  不过在今天,整个宾馆都变得静悄悄的,除了服务员之外,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苏小凡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交流会定在六点半开始,而练气初期的修者想要爬到青城顶峰,拼了命估计也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就算是练气后期的修者,没半个小时肯定也是来不及的。

  所以不用,这会大家应该都在往山顶赶呢,或许有些人昨儿干脆就没睡,直接到峰顶等着去了。

  宾馆就在青城下面,苏小凡出了大门之后,身形一闪,直接上了山。

  以苏小凡现在的修为,上到峰顶也用不了十分钟,不过在快到峰顶的时候,却是让他看到了哭笑不得的一幕。

  “苏小小,都怪你!”

  赵青瑶今儿穿着一身运动衣,已经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而在她旁边,可不正是自己的亲妹妹苏小小。

  “怎……怎么都怪我。”

  苏小小也是在喘着粗气,昨天是谁非要我陪着玩游戏的,要不是打到夜里两点钟,我早上能起不来吗?

  “不怪你怪谁,我手机定的五点,被你给塞在枕头低下去了,都五点半才起床,咱们今天估计是进不去了。”

  赵青瑶看着峰顶,脚下不由放缓了几分,她实在是跑不动了。

  从酒店里出来,两个人就往山上跑去,练气初期哪里学过什么身法,纯粹是提着一口真气一路狂奔。

  不过如此一来,当体内那点可怜的真气都耗尽之后,小姐俩就不行了,最后这十分钟的路程,估计给她们半个小时都到不了。

  “这俩人……”

  苏小凡落在后面很远,听明白事情的经过之后,也是忍俊不禁。

  不过自己的妹妹,怎么着都要帮的,身形展开,苏小凡像是一阵风般的从两人身边掠过。

  双掌轻轻的拍在两人肩膀上,等到她们回头去看的时候,苏小凡的身影已经是出现在了峰顶不远处。

  “谁,谁偷袭我?”苏小小像是只炸了毛的刺猬,一下子蹦的老高,回头看去却发现身后并没有人。

  “咦?我的真气怎么恢复了啊?”

  苏小凡忽然发现,原本枯涸的丹田,真气突然间变得充盈了起来,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

  “我也是,小小,快点,还来得及。”

  身边的赵青瑶发现,自己真气居然也恢复了,两人不由大喜,快速向峰顶跑去。

  六点二十八分,好悬,吐了吐舌头,苏小小和赵青瑶通过入口处,进入到了会场之中。

  “苏小凡,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叫一声我,我都差点迟到了。”

  看到似乎也刚进来的苏小凡,苏小小拉着赵青瑶跑了过去,顺便将差点迟到的锅扣在了哥哥头上。

  “还不如让你迟到呢。”苏小凡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妹妹,带着两人做到了最后一排处。

  对于相关部门举办的交流会,各方还都是比较重视的。

  除了差点迟到苏小小姐妹俩,其余人都是早早就来到了会场,摆放的椅子基本上也都坐满了人。

  在会场的演武场上方的主位处,此时已经坐了七八个人,想来就是此次的评委了。

  苏小凡瞥了一眼,师父敬时珍,师伯六安,师兄赵一剑,还有董大斌几人,都坐在了评委席上,另外几人也都是昨日交易会上见过的。

  “小凡师弟,要不要坐上来?”苏小凡刚落座,耳中就响起了赵一剑的声音。

  “师兄,我还是坐在下面学习吧。”苏小凡摇了摇头,他可不想出这风头。

  武者行事,自然是直来直去的,等到守在峰顶的工作人员示意人到齐了之后,六安咳嗽了两声,算是开始发言了。

  场内的这些人,六安虽然不是修为最高的,但代表的却是相关部门,自然以他为尊。

  也不用话筒,六安的声音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讲的无非是一些套话。

  主题自然就是各家门派,要取其所长,要重在交流,要共建和谐社会。

  一番套话说完,交流会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按照流程,参与交流会的宗门或者世家,都派出一人上台,先来一套表演兴致的拳法或者是兵器,然后介绍自己的宗门。

  作为地主,剑宗弟子最先上台,不过剑宗有二十多年没收徒了,上台的人看上去要比台下那些人大出许多。

  没有炫技,也没有催发剑气,上台的剑宗弟子不骄不躁慢吞吞的演练了一套剑术,自报家门后就下了演武场。

  懂的自然都懂,这位剑宗弟子是练气圆满的修为,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三花聚顶境界。

  而那套剑术也不简单,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弟子看似单手握剑,实际上他的手根本就没碰到剑,一套剑术都是以气驭剑,演练的正是剑宗御剑术。

  可以说,场内除了三花聚顶境界的修者之外,再无一人是那剑宗弟子的对手。

  “剑宗名不虚传!”

  六安给了句评价,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上那名弟子,稍有不慎怕是都会阴沟里翻船。

  剑宗弟子下去之后,有主持按照顺序报出一个宗门的名字,那宗门自然有弟子上台演练。

  场内一共有一百多人,每个宗门大概来了两三个人,再去掉特招班的十多人,其实也就只有三十多个宗门世家。

  其实这次来到青城的门人弟子,远不止台上的这些,不过场地有限,只允许每家门派来两****。

  “董家拳传人上场!”

  接连有五六个宗门世家的弟子上场后,主持人喊出了个名字。

  苏小凡看到董不懂那货,挺着肚子上了台,不过一拉开架势,打出的拳倒是不错。

  “五禽戏!”

  苏小凡虽然没练过拳法,但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作势欲扑的样子可不正是虎势。

  “这应该是内家拳法。”

  苏小凡将董不懂行气脉络看在眼中,心神微微一动,体内真元流转,顿时发现这拳法的不凡之处。

  虽然没有借助招式,苏小凡也能感觉到,按照这种行气功法,可以鼓荡体内真气,由内而外的锤炼肉身,却是内家锻体的拳法。

  “董家拳,董不懂,各位老师以后多指教!”

  打完一套拳,董不懂得意向四方拱手,一副江湖豪侠的做派。

  “不懂!”台下有相熟的人,大声回了起来,顿时引起场内一片哄笑。

  “切,这嫉妒我家不懂,懂不懂!”台上的董大斌护短,冷哼了一声,顿时震的全场鸦雀无声。

  “老董啊,还是这么护犊子。”六安哈哈一笑,示意主持人继续。

  “逍遥宗弟子请上场!”

  主持人报出了个名字,顿时让苏小凡面色有些发黑,师父什么时候把逍遥宗也给报上了?

  抬头看向评委席,敬时珍嘿嘿笑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马上就要加入剑宗,这可是最后一次给逍遥宗扬名的机会了。

  “逍遥宗,逍遥宗传人在不在?”

  主持人等了一会,发现无人上台,又喊了两声。

  “唉,我啥都不会,上去干嘛啊。”

  苏小凡苦笑一声,慢慢站起了身体,他修炼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半年,境界高是不假,但攻击法术除了掌心雷之外,还真没有别的。

  “苏小凡,加油!”

  坐在旁边的苏小小看到哥哥上台了,顿时开始起哄了,反正看热闹不怕事大。

  “请开始你的表演。”

  看着苏小凡慢悠悠的样子,主持人有些不耐,这逍遥宗明明都没听过嘛,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主持人当然没听过,以前逍遥宗就敬时珍一个人,自持身份的他自然不会上台表演,这不是今年收了徒弟,敬时珍才想起这一出了嘛。

  “好吧。”

  苏小凡站在原地想了一下,突然身形一闪,将那主持人手上的拿的提词牌就取了过来,顺手放在了自己的兜里。

  苏小凡用的是逍遥游的身法,台下那么多盯着他的人,只感觉苏小凡好像身体晃悠了一下,然后又站稳了,别的什么都没看出来。

  就连那个练气中期修为的主持人,此时也没发现手里少了东西,而是有些不耐烦的在等苏小凡开始表演。

  能看出来苏小凡身法的,也就是台上这几个人了,这也正是应了那句内外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的话。

  “逍遥宗,苏小凡!”

  苏小凡向着四周拱拱手,施施然的下了演武场。

  “这是干什么?站一下就表演完了?”

  “就是,这也太敷衍了吧,哪怕打套拳也好啊。”

  “你们没发现吗,他身上根本就没真气,估计是新入门的弟子吧。”

  苏小凡下了演武场,台下顿时议论纷纷,有架秧子起哄的,也有比较厚道帮苏小凡说话的。

  至于台上的那几位大佬,则是都没吭声。

  开什么玩笑,让一个三花聚顶修为的高手给你们演练,看不出来那是你们有眼无珠。

  “下一位,呃……”

  主持人要掌控现场,也顾不得指责苏小凡,就准备宣布下个宗门的人上来。

  可是正当他要宣读的时候,却是发现手上的提词卡片不见了。</div>123xyqx/read/4/4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