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十五章 敬时珍(下)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别看我,是敬叔不让我说的。”

  看到苏小凡的眼神,郑大刚知道他在想什么,敬时珍在古玩市场那可是神一样的人物,他一直没向外人两人的关系,其实也是被憋的难受。

  “你小子,让你跟我做买卖,你又不愿意,那就别打我的招牌。”

  敬时珍看着郑大刚笑骂了一句,给两人斟了杯茶,说道:“这可是我从滇省深山里得来的普洱,那地方人迹罕至,这茶得天地之灵秀,不可多得,你们俩品尝下。”

  “敬哥,你还真给这小子面子。”袁叔没让敬时珍给自己斟茶,而是拿起茶碗给自己倒了一杯。

  “好茶。”

  苏小凡一杯茶下肚,只感觉唇齿之间居然出现一种似蜜如花的口感,一杯茶下肚,那种清香直透心扉,整个人似乎都变得清明了许多,苏小凡虽然不会品茶,但也知道这茶不凡。

  “这是用最嫩的茶菁制成的,泡起来会有一股兰花香味。”敬时珍笑道:“古人所说的香于九畹芳兰气,圆如三秋皓月轮,就是指的这种兰花普洱茶。”

  “是不错,这茶能解暑,我喝下去居然感觉不热了。”郑大刚嘿嘿笑道。

  “你小子真粗鄙,也不知道你爸那种人物,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知雅风的儿子来。”

  敬时珍没好气的看着郑大刚,自己那老友国学渊博,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为人更是风骨高雅,但生个儿子却是不学无术,早早的辍学不说,还不愿意跟着自己干正当生意,非要去市场里面练摊,敬时珍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敬叔,我和您可是同行,您可不能这么说我。”

  郑大刚闻言叫起屈来,“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小时候喜欢练武,可我爸非要我学文,我不感兴趣啊,最后搞得文不成武不就的,这也怪我吗?”

  对于郑大刚的这个爱好苏小凡倒是知道,虽然只比苏小凡大了十岁,但郑大刚那代人却是看古惑仔长大的,上学的时候最喜欢打打杀杀的,而且郑大刚还真是练过,等闲三五个人不是他的对手。

  “你练武练的晚了,十多岁了还能练出来?而且你那练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敬时珍摇了摇头,“江湖上的那些烂把式,你再练也练不出名堂来,现在这社会,练武干什么?好勇斗狠?”

  “敬叔您说的对,现在练武也就是健健身。”

  郑大刚难得的没抬杠,因为敬时珍说的在理,现在这社会,你声音大点都能把人吓出毛病来,要是敢动手,别人往地上一趟,你就算家里有矿都赔不起。

  “说吧,你小子这次来找我干什么?”敬时珍笑着看向了郑大刚,“平时见了我都躲着走,别说想我了的话,想我没事教训你啊?”

  “嘿嘿,敬叔,我是带小凡来开开眼界的。”

  郑大刚一脸谄媚的笑道:“谁不知道敬叔您在国内的古玩界,那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你仓库里的东西,比博物院的都不差,今儿让我兄弟开开眼呗。”

  “显摆?”

  敬时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虽然只从口中吐出了两个字,但整个外堂的气温好像骤然下降了好几度,直到此刻,苏小凡才看到了敬时珍这种大人物身上所带的那种气势。

  “哪能啊。”

  郑大刚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我是打算和小凡做法器生意,可除了您这里,满市场也找不到几件真法器,我就是带小凡来长长见识的。”

  “你那也叫法器生意?”敬时珍冷哼了一声,不过脸色却是缓和了下来。

  “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法器和普通的古玩不同,你不懂行别乱折腾。

  真遇到有需求又不懂行的买家,你拿个假法器卖给别人,那是要死人的,你懂不懂啊!”

  敬时珍摇着头,一脸无奈的说道:“法器这行当,最怕就是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卖家,遇到个什么都不懂的买家,你们要是凑到一起去,一准要出事的。”

  “敬叔,俗话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郑大刚小心翼翼的看着敬时珍的脸色,低声说道:“这玩意本来不就是糊弄人的吗,就算拿个真法器,世上也没鬼可抓。所以真的假的不都一样嘛。”

  “你懂个屁。”

  敬时珍这次是真被郑大刚给气着了,“你小子不学无术,知道什么啊,难道法器只是用来抓鬼吗?”

  “法器不抓鬼,那还能干什么?”

  郑大刚倒是不惧,他从小就是被敬时珍看着长大的,更是被熊惯了的,这只是小场面。

  “风水堪舆,趋吉避凶,镇宅挡煞,这些都能用得到法器。”

  敬时珍用手指了指郑大刚,说道:“你拿的那些没有一点法力的工艺品,能做到这些?如果真被有需要的人买去,你这不是坑人吗?”

  “以前我不管你,是因为城市里煞气不多,买你那些物件的人都是求个心安,但以后……”

  敬时珍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嘴,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你以后生意可以继续做,但不要吹嘘你那些法器有多厉害了,就当成工艺品卖,有真想买法器又能出得起价的,你往我店里带,卖出去我给你提成。”

  “啊?敬叔,我……我还要和小凡合伙做法器生意呢。”

  郑大刚闻言愣住了,他和苏小凡的班子还没搭起来呢,自己的法器生意就要被敬叔给搅黄了。

  “你那也叫法器生意?”敬时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也就是没遇到懂行的,你要是遇到个懂行又喜欢计较的,能把你摊子都砸了,这事儿没商量,必须听我的。”

  “那……那小凡怎么办?”

  郑大刚有些傻眼,他知道敬时珍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么他的法器生意是真的做不下去了,别的不说,只要敬时珍在市场放句话,说他郑大刚卖的全都是假法器,他估计在古玩市场都混不下去。

  “以前干什么还干什么,你以为青铜器村出来的人会饿着。”

  敬时珍瞪了一眼郑大刚,沉吟了一下说道:“遇到大客户也可以往我这里带,成交了给你们两成份子,老袁你把这事记下来。”

  “是,敬哥,他们带来的客户给两成份子。”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袁掌柜,点头应了声。

  “那成!”听到敬时珍这番话,郑大刚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谁不知道静心堂牌子硬没赝品,他和苏小凡如果真能带过来客户,成交率还是很高的。

  更重要的是,静心堂里的物件,卖的普遍都很贵,三五万块钱的那都是小生意,三五十万的也很寻常。

  就洛川这间静心堂,一年的成交额估计都得上亿,如果他们促成的买卖能拿两成份子,那真是不算少了,当然,前提是他们哥俩得能拉来客户。

  “得了,小凡,咱们哥俩的法器生意看来是黄了。”

  郑大刚看向了苏小凡,有点不好意思,这事儿是他提出来的,但还没开张就从他这里又结束了。

  “没事,刚哥,你也知道,我现在又不是很缺钱了。”

  苏小凡笑了起来,转脸看向敬时珍,很认真的说道:“敬叔,我对法器很很感兴趣,不知道您今儿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

  “想见法器?你们青铜器村其实就有的。”

  “我们苏家村有法器?”

  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怎么在意,因为在脑海中出现那可以修复自己身体的数值之前,他就没怎么关注过法器,就算是现在,苏小凡依然认为法器估计就是贵重一点的古董罢了。

  “我和你说这个干什么。”

  敬时珍推了下眼镜,站起身来,说道:“我店里法器不多,只放了两件,既然想看,就给你们看看。”

  “只有两件?”

  苏小凡也站了起来,不过神情有些诧异,静心堂这么大的门头,居然只有两件法器。

  “你以为法器是什么东西?”

  看到苏小凡脸上的表情,敬时珍有些好笑,“全国静心堂各个分店加起来,法器都不超过十件,你以为这里有两件还少吗?”123xyqx/read/4/4896/ )(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