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师!(中)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4-08 03:35:04 源网站:123言情
  “大师,麻烦您指点一下小店的风水,这些算是小店的一点心意……”

  那老板很是上路,让苏小凡让到椅子上,先是拿出了几块玉石,这才开口请苏小凡帮忙看看风水。

  “我又不是风水师。”

  苏小凡摇了摇头,转身出了这家典当行,里面没有什么好东西,待着那不是浪费时间嘛,后面还有那么多家店要看呢。

  “哎,大师,您别走。”

  典当行老板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苏小凡,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去,想拉却是不敢。

  “大师,您来了,请进,快请进。”

  下一家的老板已经准备好了东西。

  知道苏小凡是来找古玩的,他不但将店里收的玉石都拿了出来,居然还拿出了几件瓷器。

  “大师您帮着给看看。”

  这位刚才听到了苏小凡的话,没敢提风水两个字,生怕犯了对方的忌讳,转脸就出了店。

  “这东西不对,不能留。”

  苏小凡伸手拿起一个玉貔貅,也是单手一握,将那玉貔貅攥的粉碎。

  虽然之前听到两家典当行的同行吹嘘了,但是见到苏小凡的这个举动,这个店老板还是将苏小凡惊为天人,硬是要把那几件瓷器和玉石打包给苏小凡带走。

  苏小凡摆了摆手拒绝了店老板的心意,他又不是来收破烂的,要那些垃圾玩意干什么。

  剩下的那些玉石,都是普通的玉石,充其量一块卖个三五百块钱,至于那瓷器就更不值钱了,随便哪个古玩市场花个三五十都能买得到,拿着这些玩意对苏小凡来说纯粹就是累赘。

  “又多了一点修复值。”

  看着脑海中显示的89那个数字,苏小凡很满足,玩一样的就有修复值进账,可比在阿金山脉那冰天雪地里寻找陨石强多了,唯一让苏小凡有点遗憾的就是,这几块玉石吸收的修复值有点少。

  “会不会是因为沾染的阴煞之气比较少的原因。”

  苏小凡一边思考着,一边迈入了另外一家典当行,这家典当行和之前的那家隔了个音像店,不知道是不是怕苏小凡跳过去了,那老板直接迎在了之前那家店的门口。

  这个店老板的年龄有点大,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戴着一副眼镜,一脸精明的样子。

  “你们还挺团结的啊?”

  苏小凡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个老板,怎么这么一会功夫,整条街上的典当行都知道了,这会儿在外面翘首以盼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咳咳,平时有人来买东西,我们没有的,可以介绍同行嘛。”

  有求于苏小凡,那个典当行老板说了实话,苏小凡顿时明白过来了。

  互通有无,对这些典当行是有好处的,能让物品流通和变现的更快,而且介绍给别人,那肯定也是有佣金可以拿的。

  “大师,这是我这些年收来的玉器和古玩,您帮着给看看有什么邪性的东西没?”

  那典当行老板拿出了二三十件玉器来,另外也有几件瓷器。

  “嗯?”

  苏小凡的眼睛扫过那些玉器的时候,不由愣了一下。

  【红山文化:玉猪龙!】

  【石家河文化:青玉人面!】

  【清顺治:玉扳指!】

  三条物件的信息,让苏小凡微微愣了下神,这可是好东西啊,怎么可能留在这里了呢?

  红山文化的玉猪龙,出土了不止一个,但市场的拍卖价没有低于五百万的,最贵的一个拍出了一千六百多万。

  刚才苏小凡得到的那个商晚期的玉龙,其实就是玉猪龙的仿品,虽然是仿品,但那个玉龙最少也价值百万以上。

  而那个石家河文化的青玉人面,别看是个只有三四厘米大小的玉筒,但也是个价值连城的物件。

  以前有个拍卖行拍出个石家河文化的玉器,成交价好像在六百万左右。

  “这是真要开个玉石拍卖的专场吗?”

  苏小凡没想到来逛个典当行,收获居然如此之大,就面前的这三件玉器,或许价值就已经超过他拍出去的那八枚古泉名珍了。

  “大师,怎么了?我……我这店不对劲?”

  苏小凡在那里沉默不语,倒是把这家典当行的老板给吓着了。

  “咳咳,是有点不太对。”

  苏小凡咳嗽了两声,眉头微微皱起,说道:“你这店的阴气有点重,这些玉器,都是最近收上来的吧?”

  红山文化和石家河文化的玉器,在国外已经多次上拍了,只要稍微有点经验的人就能辨识出来。

  苏小凡相信,这老头肯定是不懂行,而且东西收上来没多久,估计还没来得及找人去看的。

  “是,就是前天才收的。”

  老头被苏小凡的话吓的脸都白了,“是几个内地的扑街仔,说是从墓里取出来的,值大钱,骗了我两万多港纸呢。”

  “红山文化和石家河文化的玉器,就典当了两万多港纸?”

  苏小凡简直是无语了,更何况还有个清朝的玉扳指,那是清早期的物件,说不定就是顺治皇帝打猎用的,妥妥能上拍的物件。

  “确实是土里出来的东西。”

  苏小凡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值不值钱我不知道,但肯定对人身是不利的,对生意也不好,你收上来的时间短,后果还没出现。”

  既然都把他当成了大师,苏小凡如果花钱要买的话,这事儿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大师就大师吧,将东西搞到手再说。

  从这些典当行老头手里忽悠物件,苏小凡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因为这些人本来也几个好东西。

  价值百十万的名表,他们敢三五万就收,这价值数千万的玉器,居然两万块钱就拿下。

  如果说赌场是在吃那些赌徒身上的肉,那么典当行的这些人,就是在喝血,在这个产业链中,不管是上下游,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大……大师,那怎么办?”

  典当行的老头都快哭出来了,他今年才六十二,上个月才养了个二十多岁的小情人,可不想那么早就“英”年早逝啊。

  “我把这几件东西毁掉就是了。”

  苏小凡说道:“你不用担心,不过我毁掉这些东西,对你没影响吧?”

  “这几件倒不是死当,对方留了半年赎当的期限。”

  典当行老头闻言有些犹豫,虽然说活当也很少有人来赎回,但万一来了,他拿不出东西可是要赔钱的。

  “哦,那算了,你想办法处理吧。”苏小凡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

  “别啊,大师,还是您帮我处理吧。”

  看到苏小凡要走,老头顿时忍不住了,“都毁掉也没事,大不了我赔他们点钱就是了。”

  想到自己的安危和店里的生意,那老头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死当活当,恨不得全都给扔到门外面去。

  “好,你别心疼就行!”

  苏小凡拿起一个玉佩,这玩意有点大,不好攥在手心里,苏小凡干脆用手指一搓,硬生生的将玉佩搓成了粉末。

  “一个力度似乎有点不够。”

  扬了扬手指的粉末,苏小凡又拿起了个玉如意,同意的动作,将那如意捻的如同粉末一般。

  其实这两件东西,苏小凡是都没有修复值吸收的,纯粹就是做出样子给那老板看的。

  以苏小凡现在的修为,他搓出来的玉石粉末,怕是要比吸收后变成的粉末更加的稀碎,看到那老头是目瞪口呆。

  任谁也不会想到,有如此实力的大师,只是为了忽悠他几件玉器,典当行老板更是没有丝毫的怀疑。

  “好了,这几件阴煞之气不太重,毁掉就行了。”

  苏小凡拍了拍手上的粉末,不过话题一转,说道:“但是这几件煞气有点重,要是在这里毁掉,怕是会残留一段时间……”

  没等那老头说话,苏小凡就拿起了那个红山文化的玉猪龙,说道:“不过问题也不大,这里人来人往的阳气重,最多十天半月就没事了……”

  看到苏小凡要将那玉猪龙捏碎,典当行老板连忙拉住了他的胳膊,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大师,您拿回去处理吧,我这身体,扛不住啊!”

  典当行老头真的快要哭出来了,这段时间对付小情人他都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万一那什么阴煞之气入体,他怕自己回头能搞出个马上风来。

  “这样也好,比较稳妥!”

  苏小凡自然不可能毁了那玉猪龙,一千多万的东西呢,他只是摆个样子给这老板看看,当下顺势将其收了回来。

  “这三个,我带回去销毁,其它的没事,你留在店里好了。”

  苏小凡秉承着不要垃圾的原则,只收走了玉猪龙、青玉人面和玉扳指,几个物件都不大,放在自己装钱的包里绰绰有余。

  “老板,你这身体可是有点虚啊,这几天已经受影响了。”

  白拿了几千万的东西,苏小凡心里也有那么一点过意不去,当下拍了拍老板的肩膀,渡了一丝真元过去,帮他疏通了几条经脉。

  “啊?”

  听到苏小凡的话,老头还没来得及害怕,就感觉一丝暖意从肩膀上传来。

  老板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身板早就不如以前硬朗,反倒是有点僵硬。

  但是被苏小凡这么一拍,老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顿时就轻松了许多,好像从背上卸掉了块大石头一般。

  “大师,大师,您等等。”

  看到苏小凡转身已经走出了门口,老头飞一般的打开了身后的一个小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盒子,追出来拉住了苏小凡。

  “大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一定得收下,必须得收下啊!”

  “嗯?我出来行走,为的是历练自身,这些身外之物就算了吧。”

  苏小凡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他要是收下这东西,那岂不是真成了骗子,苏大师的格局能那么小嘛。

  “不行,大师,您……您必须得收下,不然我这心里过意不去。”老头死活不愿意,拉着苏小凡非要让他收下这个表盒。

  “那好吧。”

  那表盒不小,苏小凡不想收也是因为放到包里不方便,不过看到老头盛情难却的样子,苏小凡只能摇了摇头,对阿光说道:“你先帮我拿着吧。”

  “是,苏哥!”

  阿光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将表盒从老头手里接了过去。

  “行了,东西我收下了,能放手了吧?”

  苏小凡苦笑着看着这老板,他也不敢用力挣脱,生怕将对方给碰出个好歹来。

  “我在前面和另外一条街上,还有八家店,大师您也得帮我看看啊。”

  老头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在这一行干了几十年,一共开了八家店,刚才送出那表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苏小凡不想耽误功夫,开口说道:“我一家一家的看过去,能看到你另外几家店的。”

  这一家店看过来,少说也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这几条街上一共一千多家,苏小凡感觉自己要是稍微磨叽一下,一天肯定看不完。

  “您等等,我陪您一起!”

  老头生怕苏小凡漏过去他那几家店,干脆回身将自己的典当行卷帘门给拉了下来,老子今天不营业了还不行。

  “得,那你就跟着吧。”

  苏小凡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走了几家店之后,苏小凡倒是感觉到了方便,有老头跟着,自己能少说不少话。

  苏小凡往那一站,什么都不用说,老头就用粤语噼里啪啦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苏小凡只要看东西就行了。

  再到后面,老头干脆在群里又讲了一遍故事,这下好了,苏小凡再去店铺里,对方几乎都准备好了东西。

  名表什么的,自然是没有邪性了,所以那些典当行老板准备的大多都是玉石和珠宝一类的物件。

  也不是所有的典当行都有玉石,苏小凡中间就直接跳过去五六家。

  收获不是很大,有一些典当行,早就把值钱的东西挑出去了,有沁血的玉器,苏小凡也只发现了一件,将修复值推到了90点。

  苏小凡知道,这才是正常的现象,其实沁血玉器,也叫沁色玉器,在古玉中是颇受玩家追捧的,他能遇到这几件都算是运气不错了。

  不过逛到中午的时候,苏小凡还是又收获了件玉器。

  那是一个翡翠做成平安扣,东西不大,但修复系统却是给出了可蕴养的信息。

  于是苏小凡又装神弄鬼的捏碎了其它一件玉器,将那翡翠平安扣给收了起来,这东西蕴养后十有八九就是一件法器。

  “冯老板,我这得先去吃饭了,咱们吃完饭继续好不好?”

  苏小凡从一家店出来,对跟在身后的那老头说道,跟了这么久,他也知道对方姓冯了。

  从早上八点多,苏小凡一直逛到了中午一点了,逛完的典当行最少也有两百家了。

  苏小凡倒是没什么,以这种频率,就是不吃不喝的逛上个三天三夜他都没问题。

  不过跟在身后背着那一百多万港纸背包的阿光,这会却是喘息声很沉重了,阿光这会儿也正后悔呢,谁让自己逞能把背包给抢过来的。

  要知道,这一家家店走过来,他连水都没顾得上喝两口,那装着一百多万的背包压在身上,身上的衣服更是完全湿透了。

  反倒是苏小凡,额头连汗水都没一滴,那神清气闲的样子,更是让跟在后面的那冯老头将其认为高人了。

  “哎呦,大师,您看我,我早就该安排的。”

  冯老头其实这会也是又累又饿,只是一直撑着而已,听到苏小凡的话后,当下说道:“前面就有家粤菜馆,菜做的很地道,老头子我做东,大师一定要赏脸啊。”

  “哎,冯老,大师还没来我这店看呢。”

  “就是,等大师看完,我请大师吃饭。”

  看到苏小凡要去吃饭,那些翘首以盼的典当行老板不乐意了,有些人接到消息后都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苏小凡不知道,他这位大师,现在都已经出圈了。

  不但在这几条街上名声大噪,就连澳岛的一些人物,都听到了这位年轻大师的名头,很多人正在打听着苏小凡的来头。

  “吵什么吵,大师吃完饭再过来,再吵都不看了。”

  冯老头在苏小凡面前一副跑前跑后的样子,但是在这些同行面前,却是威风十足。

  听到冯老头这么说,鼓噪声顿时消失了,那冯老头刚才狐假虎威的模样,让其他人还以为他和大师有什么关系呢。

  引着苏小凡来到一家酒楼,冯老头在这人面很熟,将两人带到包厢里之后,就出去点菜了。

  “苏哥,那冯老板给的这表可不便宜。”

  喝了口茶水,缓过来了劲的阿光,将那个表盒放在了桌子上。

  “百达翡丽,这款已经停产了,现在买二手的也要三百多万。”

  阿光很识货,刚才偷偷看了眼盒子里的表,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么贵重?”

  苏小凡微微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是块几万块钱的表。

  “苏哥,能在这里开七八家典当,那冯老板最少是上亿的身家。”

  阿光知道,本岛这边是寸土寸金,那冯老头这几家店一个月的租金怕是都要一两百万,这表他还真送得起。

  而且话说回来了,从那些烂赌鬼身上收来的表,冯老板的成本也不会太高,最多就是几十万而已,对他只是毛毛雨啦。

  “刚哥还缺个表,回头给他吧。”苏小凡无所谓的说道。

  以苏小凡现在的心境,除了修复值之外,很难有什么外物能让他动容了。123xyqx/read/4/4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