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拍卖(下)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佣金是多少?”

  看着手中的拍品图册,敬时珍头也没抬的问道。

  “百分之四,对方包括宣传的费用,税费由买家支付。”

  郑大刚开口说道:“敬叔,这个比例我谈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

  敬时珍开口说道:“是不是那家的总裁告诉你,就算我敬时珍拿东西去拍卖,他们最多也就给让到个百分之三点五?”

  “是……是啊,他是这么说的。”

  郑大刚闻言愣住了,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

  “那都是糊弄你们这傻子的。”

  敬时珍撇了撇嘴,说道:“一般人也不认识我,自然没法向我求证,可是你有我电话吧?傻乎乎的也不知道问问我?”

  对于郑大刚这个子侄,敬时珍也是有些无语了,虽然以前在古玩市场混,有点不上大雅之堂,但总归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怎么连这点小把戏都分不出来。

  “敬叔,那……那您给拍卖行的佣金是多少?”

  郑大刚哭丧着脸问道,他还真是有点应了敬时珍心里想的那样,就是登不上大雅之堂。

  以前在古玩市场厮混,都是百八十块钱的计较,可是去了拍卖行那种高大上,周围全是飚着英格里希的高级白领,刚哥心里没底气啊。

  后来再被拍卖行的人请出去来了个吃喝XX一条龙服务,刚哥顿时就飘了,于是签下了那个百分之四佣金的委托拍卖合同。

  敬时珍看着郑大刚,说道:“我?我给他们百分之一,还得包括宣发费用。”

  其实正常来说,郑大刚谈出来的这个价,还算是可以,如果是一点经验都没有的人去委托拍卖,拍卖行刀子下的更狠,对方给出个百分之十五的佣金合同都是常态。

  而敬时珍之所以能拿到那么低的佣金比例,自然是在于他的身份了。

  拍卖行只要传出去是敬时珍拿出的拍品,那根本就不用怎么宣传,到时候那件拍品肯定是成为众人聚焦的物件,成交价也会比一般的拍品高出很多。

  敬时珍现在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敲打下郑大刚,古玩行的水深的很,他也担心自己这个子侄和弟子吃亏。

  “太特么的黑了,敬叔,回头您老给狠狠的抬抬价。”

  郑大刚恶狠狠的说道,百分之一和百分之四,别看只有三个点的差距。

  如果成交额有一千万,三个点就是三十万了,如果成交额能达到三千万,那郑大刚就得多支付出去小一百万,这就不算小数目了。

  “还用你教我?”

  敬时珍斜撇了郑大刚一眼,站起身来,说道:“我到前面去坐了,有事及时通知我一声。”

  “知道了,师父。”

  苏小凡知道敬叔最后那句话是给自己说的,在这种场合里用神识传音来交流,无虞让他人听到。

  “这老……叔,知道拍卖行黑也不帮我。”

  敬时珍走后,郑大刚原本想叫老家伙的,话到嘴边刚好看到敬叔回过头,连忙将话又给咽了回去。

  “行啦刚哥,无非就是几个点的手续费,不用那么在意的。”

  苏小凡笑着拍了拍刚哥的肩膀,一丝真元传了过去,顿时让郑大刚还有些酸麻的身体恢复了过来。

  “我说小凡,你和敬叔到底练的什么功法啊?刚才敬叔那是点我穴了吗?”

  刚哥也是心大,这会才想起自己刚才为啥不能动了。

  “内家心法,你不适合学。”

  苏小凡摇了摇头,一口就把刚哥下面的话给堵死了,郑大刚确实没有修炼的资质。

  “哦,那就算了。”

  刚哥也无所谓,眼睛看着前排,有些羡慕的说道:“小凡,你说咱们哥俩,什么时候能混到敬叔那份上啊。”

  此时的敬叔,已经又被众人给拥簇了起来,不过有资格围在他身边的,也就是三五个人。

  围着敬叔的人里面,其中有一个是老外,另外三个是穿着唐装的老人,还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

  “刚哥你喜欢这种生活?”

  苏小凡顺着郑大刚的眼神望去,口中轻道:“这也没什么,刚哥你要是喜欢,用不上几年就能有敬叔这地位。”

  在苏小凡看来,别人恭维他师父的原因,不外乎就两个。

  一个是敬叔精湛而从未失手的鉴宝能力,敬叔经手的古玩,就没有出现过赝品以假乱真的事情。

  这些拍卖行几乎都曾经有求于敬叔,他们遇到价值昂贵的拍品需要甄别真假的时候,鉴定师的第一人选往往就是敬叔。

  第二个原因就更简单了,敬叔不但提供拍品给拍卖行,他也是拍卖行的大客户,这些年从拍卖行里拍走了不少物件。

  敬时珍拍走这些东西可不是为了收藏,而是为了这些古董的升值。

  敬时珍曾经在十年前拍过一件清雍正的青花瓷瓶,当时花了六十万,而放了五年之后,敬时珍把这件青花瓷瓶送回到拍卖行,则是拍出了一千二百万的高价来。

  所以不管是拍卖行还是收藏家,都给敬时珍起了个“点金手”的绰号,形容只要是他经手的物品,都会价值倍增。

  但如此一来,这几年敬时珍在拍卖行收到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少了。

  因为但凡是他看中的物件,都会有许多藏家跟风买进,一来二去的就会将价格抬的很高,敬时珍想在拍卖会上捡漏的可能性几乎已经是没有了。

  “小凡,说胡话呢?”

  刚哥倒是有自知之明,开口说道:“敬叔在这行混了几十年,才有现在这地位,我还差的远呢。”

  “那可未必。”

  苏小凡摇了摇头,说道:“刚哥你要是经常能拿出珍品出来拍卖,这各大拍卖行都会把你当成爷来伺候,这地位不就有了嘛。”

  对于苏小凡来说,这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有修复系统在,只要他愿意多跑几个古玩市场,每年凑几套不同类别的珍品古玩并不是什么难事。

  “去哪找那么多珍品啊。”

  刚哥话声未落,突然反应了过来,“小凡,你说的那路子,还能搞到类似的好东西?”

  这次刚哥去燕京谈拍卖的事情,就是被当成爷来伺候着的。

  当然,不是说拍卖行那么没排面,见个送来拍品的人都会如此。

  这是因为刚哥拿出来的古泉名珍,是可以当成一个专场拍卖来举办的,这样的事情在敬时珍身上都没发生过。

  而这种专场对于拍卖行的名气提升有很大的帮助,如果刚哥真的能再拿出几次类似古泉名珍的物件送拍,他在拍卖行这里的地位,立马能被提升到和敬时珍一个档次上。

  “能,不过需要时间,我最近可能有点忙。”

  苏小凡给刚哥吃了个定心丸,“这样吧,每年搞一套珍品送拍,今年钱币,明年看看再陶瓷和字画里面选一个,这个要看运气的。”

  苏小凡嘴上说的运气,其实指的是修复值,只要修复值足够,苏小凡能把秦始皇用过的金牙签都给修复出来。

  “嘿嘿,一年一次也行啊。”

  刚哥傻笑着搓着手,脸上满是憧憬的神情,仿佛这会儿坐在下面被人拥簇的敬叔已然变成了自个儿。

  看着刚哥一脸傻笑的样子,苏小凡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下面的敬叔身上。

  苏小凡发现,姜果然是老的辣,敬叔在和那几个人聊天时,有意无意的提到了这次拍品中的几枚古泉名珍。

  虽然没有多说,但苏小凡已经注意到了,听到敬叔这话的那几个人,均是仔细的翻看起了拍品图册。

  这会时间已经来到上午的九点钟,而拍卖将在九点十分开始。

  该来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到了,场内两百多张椅子,只空出了二三十张,基本上算是坐满了人。

  拍卖如时开场了,开拍之前的废话不是很多。

  一个长着西方人面孔,却是说着一口流利粤语的老外,简单了介绍了一下今儿的拍卖。

  今天的拍卖分为三场,第一场就是国内的古泉名珍专场,一共有十五枚价值连城的古泉进行拍卖,其中有八枚达到了五十名珍的级别。

  苏小凡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拍卖行又凑了七枚古泉,办成了一个专场拍卖,但挑大梁的还是刚哥送过去的那八枚。

  第二场和第三场,则是字画和陶瓷拍卖,这两场会放到下午去拍卖。

  苏小凡观察着场内,他发现在宣布古泉拍卖的时候,场内众人的气血似乎有所波动,而后面的那两场,似乎关注的人不是很多。

  “神识居然还有这种作用。”

  苏小凡自己也是刚意识到的,神识竟然能如此清晰的感应到这些人的情绪波动,这对他倒是也有作用。

  拍卖很快开始了,一个戴着白手套的拍卖师站在了拍卖桌的前面,一枚古币被送到了拍卖桌上。

  这么小的东西,自然是不可能让买家上台去看的,现场自然有摄像机近距离拍摄,将古币分毫不差的呈现在了大投影屏幕上。

  “这是来自五代十国南唐时期的保大元宝背天大钱,存世量极为罕有,到目前为止,只出现过三枚。”

  看来拍卖行业想拍出个开门红,第一枚出场拍卖的古币,就是郑大哥送去的五十名珍之一。

  随着拍卖师的介绍,场内的气氛轰的一下就变得热烈了起来,有些座位靠后的人,甚至站起身去看那大屏幕上的古币。

  虽然拍品图册上也有图案,但和大屏幕上从各种角度呈现出来的图案相比,就相差甚远了,单从图册上是看不出品相好坏的。

  “完美,是无缺名珍。”

  “嗯,没错,这枚背天大钱,远比上次出现的那枚品相好多了。”

  “老钱,你可是姓钱,能不能拿下?”

  场内一些相熟的藏家,也在相互议论着,就连敬时珍也和身边的人交流着看法。

  不过在这种场合内,还是要注意素质的,众人的声音都压的很低,不会像菜市场那样人声鼎沸。

  “好了,这枚背天大钱的起拍价是五十万,每次举牌加价一万,喊价加价五万,有没有出价五十万的?”

  在介绍了几分钟背天大钱的情况之后,拍卖师看到场子也热的差不多了,宣布拍卖正式开始。

  “八十万!”

  前排直接就有人喊出了八十万,显然那位藏家认为这背天大钱的价值远超五十万,不耐烦一万一万的去加。

  “八十万一次,6号买家出八十万!”

  拍卖师高亢的声音及时响起,6号买家这几个字喊的尤为响亮,让坐在前排的那人感觉很是面上有光。

  “八十一万,八十一万,9号买家举牌了。”

  “九十五万,6号买家出价九十五万。”

  “九十六万,十二号买家举牌了。”

  “九十七万,九十七万,9号买家再次举牌。”

  “一百二十万,6号买家出价一百二十万!”

  “一百六十万,3号买家出手了,3号买家出价一百六十万!”

  第一枚名珍的争夺就很激烈,古泉名珍的拍卖并不多,因为珍品保存下来的很少,所以这一次的拍卖,吸引很多有实力的藏家。

  “小凡,咱们不是估计,这枚钱最多拍到八十万吗?”

  看着短短几分钟内,这枚背天大钱就被人推到了一百六十万的高价,坐在最后面几排的郑大刚和苏小凡都是有些傻眼。

  送拍之前,苏小凡和郑大刚也根据以往的拍卖价格,对这些钱的价值进行了预估。

  这枚背天大钱,是预估中价值最低,当年拍出了五十万的价格,考虑到时间的增值,两人的预估价为八十万。

  但两人没想到,场内的争夺居然如此激烈,这枚古币的价格已经超出了当年拍卖的三倍还多。

  其实苏小凡和郑大刚都没有意识到,古泉名珍的品相,是极为重要的,这一脉的品相要远超当年的那枚,自然会被众人追捧。

  当价格来到两百二十万的时候,出价的人变得少了起来,只有6号和三号还在出价,但此刻已经是举牌而不是喊价了。

  “刚哥,牌子给我!”

  苏小凡伸手拿过了郑大刚手中的牌子,他发现刚哥的手居然在发抖。

  “干嘛?”郑大刚被苏小凡给吓了一跳。

  “出价啊,我帮咱们自己抬抬价。”苏小凡低声说道。

  “你别乱来,这价格不低了。”

  刚哥伸手就想去抢牌子,开什么玩笑,现在已经到了两百四十五万的价格了,苏小凡出价之后,万一那两人不跟了,这岂不是被他们自己给买回去了。

  “两百九十五万!”

  苏小凡没搭理刚哥,拿起牌子就举了起来,同时直接在现有的价格上加了五十万。

  苏小凡的这个举动,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让场内所有的人都回过头来,原本价格就不低了,苏小凡一下子推了五十万上去,确实令人吃惊。

  “两百九十五万,98号卖家出价两百九十五万!”

  拍卖师的眼神真是好使,距离那么远,居然一眼就看清了苏小凡举起的号牌,声音更是亢奋无比,差点都喊破音了。

  “小凡,你……”

  郑大刚被苏小凡的举动给搞的有些傻眼,这会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两百九十五万,还有没有朋友出价的,这种名珍一旦被人收藏,就很难面世了。”

  拍卖师还在不遗余力的推销着,作为专业人员,他做的确实很不错,很容易勾起人购买的欲望。

  “三百万!”

  “6号买家出价三百万,这一枚名珍,将会创下历史!”

  拍卖师的声音紧随其后,眼神却是远远的向苏小凡的方向看了过来。

  “看我干鸡毛,哥们再出价就是傻了。”

  苏小凡缩起了脑袋,号牌直接丢在了脚底下,开什么玩笑,哥们就是一托而已,脑残才会自己买自己的东西。

  苏小凡刚才之所以出价,是因为他感受到了6号买家那种志在必得的强烈情绪。

  通常有这种情绪在,就算是被高价给砸在脑门上,苏小凡相信6号买家也不会完全放弃,而是会试着再出一次价。

  果然正如苏小凡想的那样,6号买家不甘心的喊出了三百万。

  再次感受6号买家的情绪时,苏小凡发现他已经有了退缩的意思了,如果自己再跟,对方或许就会放弃。

  谈判,拍卖和赌钱,其实都是一种玩心理的过程,能掌控别人的心理活动,那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三百万一次,还有没有朋友再出价的。”

  “三百万两次,机会难得,还有出价的朋友吗?”

  “三百万三次!恭喜6号买家,这枚背天大钱,是您的了,请等一会到后台成交!”

  拍卖师可不会让现场沉寂下来,不过这枚名珍的价值差不多也到了极限,没有人再去和6号买家竞拍了,最终在三百万的价格上落了槌。

  “你小子,就不怕砸手里?”

  忽然,敬时珍的声音在苏小凡脑海中响了起来。

  “师父,那人情绪那么激动,我抬抬价他估计也会买的。”

  苏小凡回了过去,“倒是师父您说帮着抬价的,怎么一直没出手啊。”

  “废话,我出手,当然是关键的时候。”

  敬时珍没好气的回道:“你小子等着吧,今儿会给你的物件拍出个好价格来的。”

  敬时珍的拍卖经验何等丰富,他如果件件物品都出手,很容易被人看出当托抬价的心思,所以他盯上了苏小凡拿出来的那件孤品名珍。

  下一枚拍卖的古泉,不是五十名珍的钱币,虽然也比较罕见,但只拍出了三万块钱的价格。

  由此也可见古泉收藏的差异之大,好的古泉价值几百万,比普通的要超出百倍,这也是众多藏家都会去追求五十名珍的原因。

  第三枚古泉,则又变成了郑大刚送去的五十名珍。

  这枚古泉是靖康元宝,是北宋宋钦宗时铸造的,由于北宋的灭亡,靖康年号的钱币很是少见,和那枚背天大钱差不多。

  名列五十名珍的钱币,自然是不同的,拍卖师一开口,直接就从五十万的起拍价跳到了一百二十万。

  敬时珍这时举了一次牌子,但是没喊价,他的态度只是说明自己比较看好这枚钱币。

  于是场内的竞争变得愈发激烈了起来,虽然敬时珍后面没有再举牌,这枚靖康元宝的成交价也定在了三百六十万的价格上。

  拍卖行的意图很明显,拍一枚精品五十名珍,然后搭配一枚普通的古币,如此也使得上午的专场不至于很快拍完。

  拍卖师的控场技术相当强,整个拍卖在进行的时候几乎就没有冷场的时候,往往一句话就能挑起藏家购买的欲望。

  不管是名珍还是普通的钱币,每一枚拿出来的拍品全都成交了,这让坐在后面的郑大刚和苏小凡高兴的合不拢嘴。

  他们哥俩原本觉得这八枚古币能卖出个一千多万就不错了,有高有低的平均一枚一两百万。

  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还剩下最后一枚没有拍呢,现在拍出的总价就有三千一百万了,居然拍出了单枚均价四百万。

  这是那枚大金的天眷通宝立了功,五年前只拍出了三百六十万的天眷通宝,在刚才居然拍出了九百八十万,就连敬叔在八百万和八百六十万的时候都举了两次牌子。

  场内此刻已经沸腾了起来,好像众人喊出的都不是钱,而是一个数字,事实上他们喊出的确实是数字,

  “各位朋友,今天名珍专场的最后一枚要出现了。”

  拍卖师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知道很多朋友都在等待这一刻!”

  “它来了,它就是今天的压轴拍品,至今为止只出现过一枚的至宁元宝!”

  “这枚至宁元宝是金代卫绍王完颜永济,至宁元年铸造的铜钱,品相为十分,可以称得上是完美!”

  “至今为止,至宁元宝只发现了一枚,现藏于国家博物馆内,但那一枚的品相远不如这一枚!”

  “可以说,这就是孤品,是钱币界的王者!”

  拍卖师极富煽动性的声音,让全场的人都热血沸腾了起来,他们感觉到自己能参加这样一场拍卖,是他们的荣幸。

  “奶奶的,这哥们真能吹。”

  就连天眷通宝的持有者郑大刚和苏小凡,这会儿都感觉有点激动了。

  不过这哥俩激动的是这枚名珍能拍多少钱,就冲那拍卖师的专业水平,苏小凡觉得应该会超过大金的天眷通宝。

  “让我们大家一起来见证下名珍的拍卖历史吧!”

  拍卖师宣布拍卖开始了。

  “起拍价六百万!”

  这个价格一出,没人感觉意外,就冲着刚才拍卖师喊出的那么多名头,这起拍价也低不了。

  “一千八百万!”

  让人没想到的是,拿着一号牌子的敬时珍,此刻站起身来,直接喊出了超过起拍价三倍的价格。

  “卧槽,师父这么狠?”就连苏小凡都被吓了一跳,他心底的价位其实是在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之间的。

  “一千八百万,一号买家,敬叔出价一千八百万!”

  拍卖师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他的业绩可是和拍卖总额挂钩的,拍的越多他赚的也就越多,作为知名拍卖师,那百分之四里面的佣金就有他一份。

  拍卖师的声音,也让苏小凡和郑大刚认识到了敬时珍在收藏界的地位。

  别人出价,拍卖师都报的是号牌的号码,从未提及过买家的名字。

  而敬叔的这一次出手,却是让拍卖师喊出名字来了,当然,他也有作秀的成份在内。

  “一千九百万,15号出价一千九百万!”

  “两千万,敬叔出价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18号出价两千一百万!”

  “两千五百万,22出价两千五百万了!”

  敬时珍的报价,仿佛引爆了全场,居然瞬间将价格提到了两千五百万。

  “两千八百万,敬叔又出价了,两千八百万!”

  敬时珍似乎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已经出价三次了,他的这个态度让很多人都认为,这枚古泉名珍的价格极高。

  论在古玩行的地位,场内鲜有人能与敬时珍相比的,就算加上内地,敬叔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但是论财富,敬叔就未必能压住全场了,这次古泉名珍的拍卖,甚至引来了好几位香江大亨的关注。

  他们人虽然没有来,但都有代理人到场,刚才苏小凡就听到好几个打出去的电话,只是粤语他听不太明白,大概听出是在向人汇报着现场的情况。

  “两千八百万,还有没有朋友出价?两千八百万一……”

  时间在两千八百万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拍卖师已经准备喊出两千八百万一次了。

  “三千万!”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三千一百万!”敬时珍坚定的态度,终于勾起了一些人的兴趣。

  “三千六百万!”敬时珍的神情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了,不过还是喊出了一个价格。

  “三千八百万!”

  “22号买家,出价三千八百万!”

  拍卖师的额头满是汗水,不是热的,是激动的,虽然这场拍卖他的提成只有百分之零点几,但架不住总价高啊,算下来也有不少钱了。

  “应该就是这个价了。”

  苏小凡长长的吐了口气,激烈的竞拍现场,居然让他都激动了起来。

  不过查看场内那几个人出价的情绪,应该是没有人会再跟进了。

  “三千八百万一次!还有没有朋友出价?”拍卖师还有点不甘心。

  “三千八百万两次!”

  拍卖师知道这个价格应该是到底了,很快的又喊了出来。

  “三千八百万三次,成交!”

  “恭喜22号买家,这枚至宁元宝属于您了。”

  “古泉名珍的钱王出现了,至宁元宝的成交价,刷新了历年钱币拍卖的最高价!”

  “再次恭喜22号买家!”

  拍卖师的声音还在场内回荡着。

  而郑大刚和苏小凡则是面面相觑,哥俩儿没想到这一枚名珍的价格,居然比前面七枚拍出的总价还要高。

  “敬叔牛逼!”

  “师父牛逼!”

  哥俩同时冒出了这句话。

  只不过刚哥是用嘴喊出来的,苏小凡则是直接神识传音给了师父!123xyqx/read/4/4896/ )(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