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一章 规矩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4-08 03:35:04 源网站:123言情
  洛川市,别称洛邑,有五千多年文明史,四千多年的城市史,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历史上先后有十三个王朝在洛川建都,至今还留有五大都城遗址,围绕着洛川更是陵墓无数,华夏最大的陵墓群遗址邙山古墓群,就坐落在洛川。

  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也造就了洛川独特的历史文化氛围,洛川市俗称挖地三尺尽是宝,从古至今都是各路文物贩子的聚集之地,由此也带动了洛川古玩市场的兴旺,和京城人人谈政治一样,来到洛川,耳中听闻的尽是些有关于古玩的事情。

  “刚哥,帮我看下摊,我去趟厕所。”洛川市古玩城的地摊上,一个摆满了各种青铜器的摊子后面,刚刚年满二十岁的苏小凡有点坐立不安。

  苏小凡倒不是因为内急,而是这会儿他右眼皮子一个劲的猛跳,上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苏小凡十一岁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会儿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学**做好事的作业,苏小凡硬是把一个刚过完马路的八十岁老太太,又给架了回去还摔了个大马墩,因此被那老太太的孙子追了三条街,要不是熟悉地形,那一顿胖揍肯定少不了。

  “你小子年纪轻轻的不会就肾亏了吧,这一会跑了三趟厕所了。”旁边摊位的刚哥笑骂了一声,摆了摆手示意苏小凡快去快回。

  刚哥全名郑大刚,三十出头的年龄,他家里是古玩城附近的老坐地户,古玩城之前拆迁扩建的时候占了他家的老宅子,补偿给了十二套商品房,所以刚哥一下子就成了房二代,家里自住两套,剩下的十套都租了出去,从小就对古玩感兴趣的郑大刚索性就辞了工作,到古玩市场练起了摊。

  古玩市场内有固定的摊位,里面也有店铺,不过郑大刚就喜欢练摊和人磨嘴皮子,一来二去就和同样摆着免费摊位的苏小凡熟悉了起来,一周七天,两人倒是有六天都混在一起,只有周日那一天苏小凡才不出摊,说是要回家照顾妹妹。

  厕所在古玩城里面,穿过古玩城那些固定摊位,苏小凡去到最里面的厕所放了泡水,又点了根烟和一摊位老板贫了会嘴之后,这才慢悠悠的往回走去,心里还泛着嘀咕,哥们儿自从十一岁之后就没助人为乐过了,今儿这眼皮子跳的有些邪性,不行等会早点收摊回家。

  “嗯?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从古玩城出来,苏小凡一眼就看到在自己的摊位前,站着四五个人,看清其中一人之后,苏小凡不由愣了一下,脑袋一缩,刚想掉头回去,却是为时已晚。

  “小凡,你这泡水撒到太平洋去了?这么久才回来?”眼尖的刚哥看到了苏小凡,大嗓门第一时间就响了起来,“快点过来,来生意了,你小子还做不做买卖了?”

  “刚哥,我……我这不是闹肚子嘛。”看到摊位前的那几个人回过头来,苏小凡不由暗自叫苦,不过这会儿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哎呦,大哥,是你啊,我怎么觉得今儿一出门就听见喜鹊叫,原来有贵客上门了。”苏小凡快走了几步,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冲着其中一人打起来了招呼。

  还别说,刚刚脱去稚气没多久的苏小凡,这一身皮囊却是长得极为出色,一米八二的身高,一张脸长的是剑眉星目,笑起来之后脸上还带着一丝大男孩的羞涩,这长相在古玩城绝对是独一份,那些陪着家里老人来逛古玩城的小姑娘,最喜欢就是往苏小凡的摊位前凑。

  “喜鹊?你确定出门听到的不是乌鸦叫?”被苏小凡称作大哥的男人,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个头不高,身材精瘦,留着一个寸头,眼神却是极为明亮,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盯着走过来的苏小凡。

  “哪儿能啊,大哥来了,肯定是喜鹊叫。”苏小凡走到自己摊位前,拿出了包烟,娴熟的弹出来几根,给面前的那几人散了过去,开口说道:“大哥你今儿又是过来照顾小弟生意?”

  “没错,把摊子收收,咱们去后面谈。”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说道:“这太阳头晒的难受,咱们找个茶馆坐坐吧。”

  “别啊,大哥,我这摊子才刚摆上没多久,今天一单没开呢。”苏小凡看着那面无表情的中年人,心里不由打了个寒颤,他能闻的出来,面前的这几个人,身上都带着那么一股子挥之不去的土腥味,在上次交易的时候,苏小凡就大致估摸出了这个人的身份。

  “小凡,哥几个,怎么回事啊?”旁边的郑大刚这会儿看出有点不对劲了,他原本以为这几个人是看上苏小凡摊位上的物件,可苏小凡和那中年人一对话,他顿时明白了,这几个人是来者不善。

  苏小凡在古玩市场摆摊也有小两年了,郑大刚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小兄弟看待,眼下遇到事,他自然不会退缩,当下身体横跨了一步,郑大刚挡在了苏小凡的身前,开口说道:“几位大哥,咱们有话好说,小凡他年纪小,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刚子我帮他道个歉。”

  “事情倒是没什么事情,就是还有笔买卖想和他做。”为首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说道:“上次从他手上收了个物件,他说是西周的,我花了八千块钱,谁知道买了个上周的,你说他要不要给我个交代呢?”

  “嗨,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听到那中年男人的话,郑大刚松了口气,“我说这位大哥,看你也像是个行家,青铜器可是属于禁止交易的文物,他要是敢在摊位上摆,用不了十分钟就得被抓进局子里去,你说他怎么可能有西周的老物件,那可是国宝啊,要我说,这事一个愿卖一个愿买,你可怪不到小凡头上。”

  嘴上说着话,郑大刚脸上已然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古玩市场是什么地方,那就是一满口鬼话的地儿,随便拉出来一个摊主,都敢把自己摊位上的个破痰盂吹成是乾隆皇帝御用过的,像苏小凡这样介绍自家摊位上的物件,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尤其是苏小凡和他这样的临时摊位,东西是离手之后概不负责,一没发票二没三包,由于地摊的东西本身卖的也不贵,来买东西的人也是图个玩乐,基本上都知道东西是假的,所以郑大刚摆摊十多年也没见过有回头找的,倒是古玩城里面的店铺,时不时的会闹些纠纷。

  而且就算闹起来郑大刚也不怕,别看面前这几个人脸上挂着副凶相,但郑大刚可是坐地户,从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在这古玩市场厮混,如果对方想来横的,郑大刚一嗓子吆喝起来,大半个市场的摊主他都能给叫来,眼前这四五个人还真不够看的。

  “我的东西可不是在摊位上买的。”中年男人对郑大刚摆了摆手,开口说道:“兄弟,事情是怎么回事,他知道,我只想和他聊聊,你放心,这是你们地头,我不会在这里闹事的。”

  “嗯?怎么回事?”郑大刚回头看向苏小凡,“你拿工艺品做旧当成老物件卖了吗?这可不合你们那边的规矩。”

  郑大刚认识苏小凡也有几年了,对他的情况基本上是了解的,他知道苏小凡出身于洛川市那个著名的青铜器村,而青铜器村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规矩,就是不能把他们制作出来的青铜器当成是真品来卖,而且必须和客人说明是工艺品。

  但凡有人坏了这条规矩,创建青铜器村的那位老爷子,可是不会留情的,轻则逐出村子,重则直接送到局子里去,俗话说财帛动人心,这几十年下来,不是没人动心思,但全都被老爷子亲手扭送到局子里去了,最重的一个判了十五年,从那之后,再也没人敢违反这规矩了。

  古玩这行当,在摊位上买东西,你可以信口胡吹,考究是个人的眼力,而且也没人敢拿真的青铜器在摊位上摆卖,买的卖的都心知肚明东西是假的,但如果苏小凡是私下里售卖的,郑大刚就不敢打包票他是否坏规矩了,要知道,在洛川市,文物走私可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以苏小凡的手艺,一般人还真是很难鉴别出真伪来。

  “我可没坏规矩。”听到郑大刚的话,苏小凡有点急了,连忙开口说道:“这位大哥,我当时是不是给你说了嘛,我看不准那物件,有可能是工艺品,是你自己非要买走的,现在怎么能来找后账呢。”

  “可你给我开的收据,写的可是西周啊。”中年男人闻言瞪起了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收据出来,他这会心里也是有些别扭,自己在这行当混了二十多年了,没成想却在一个毛头小伙子跟前栽了跟头。

  “开了收据?”郑大刚愣了一下,顿时回头瞪了一眼苏小凡,这小子平时看起来猴精猴精的,怎么在这关头犯了糊涂,他们这行怎么能给人开收据啊,而且还注明了年份,这岂不是等着人来算账吗。

  “大哥,你看错了吧,我什么时候给你开了西周的收据。”苏小凡苦笑了一声,冲着中年男人手中的收据努了努嘴,示意郑大刚去看。

  “西?这……这是四啊,四周?”郑大刚也没上手去拿收据,只是用手在脑门上搭了个凉棚,遮住了午头的阳光,在收据上瞄了一眼,这一看,郑大刚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就说嘛,苏小凡这小子,怎么可能留给人这样的把柄,原来却是在收据上给对方挖了个坑。123xyqx/read/4/4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