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六十章 能不能把嘴闭上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9-08 01:57:03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由于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潘园,和刚哥敲定了一些细节之后,苏小凡就挂断了视频。

  “嗯,玉佩蕴养结束了?”

  就在苏小凡刚洗完澡躺回到床上的时候,脑海中突然跳出几条信息,而消失了几天的龙形玉佩,也重新出现在了脖子上。

  “果然通过蕴养,能减少修复值的损耗。”

  看着脑海中的信息,苏小凡明白了蕴养池的这个功能。

  除了将普通器物蕴养成为法器之外,蕴养池还能修复残缺的法器。

  和即时修复需要花费大量的修复值不同,蕴养池虽然耗费的时间长一点,但所需的修复值却是少了十倍。

  “这法器到底有什么用啊?”

  苏小凡将玉佩从脖子上拿了下来,在手中摩挲着,经过蕴养之后,玉佩的光泽似乎更加润泽了。

  但苏小凡除了知道这件中阶法器之外,对于其它的作用却是一无所知。

  “明儿要不要问问敬叔?”

  虽然敬叔没有说去潘园干什么,但苏小凡心里门清。

  除了那串金刚菩提之外,还有什么能让敬叔跑下燕京台的节目,专门跑一趟潘园呢。‘

  今儿下午现场鉴定,让苏小凡也是心神损耗的很厉害。

  琢磨了一会法器的作用,苏小凡沉沉睡去。

  ……

  第二天苏小凡六点多就起来了,洗刷过后去吃了早餐。

  八点整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

  有司机在,一路上敬时珍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眼神时不时的会瞄向苏小凡手腕处的金刚菩提。

  “敬叔,这手串有问题?”

  苏小凡明知故问道:“这东西也就是盘完的不错罢了,还至于让咱们跑一趟?”

  站在潘园的大门口,苏小凡看向身边的敬时珍,脸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今天的敬时珍,脸上不但戴着个墨镜,还戴了一副大口罩,将整张脸捂得严严实实。

  作为古玩行里的名人,游客不见得认识敬时珍,但潘园那些摆摊的人,却是十有八九都认识他。

  “这是件法器!”

  人都来到潘园了,敬时珍也没再掖着藏着。

  “潘园以前倒是出过法器,但不可能在卖文玩的摊子上出现,所以我要过来看看。”

  敬时珍心里纳闷的很,他怎么都没想到,苏小凡这两天倒是不捡漏了,但却是捡了件法器。

  “法器?”

  苏小凡的脸上适时做出了震惊的神色。

  “敬叔,那这法器能值多少钱?”

  “我说你小子,怎么什么都用钱来衡量啊?”

  敬时珍没好气的瞪了苏小凡一眼,“这可是法器,用钱能买得到吗?”

  “敬叔,我花了一千八买到的。”苏小凡弱弱的说道。

  “我……”

  敬时珍被噎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苏小凡说的没毛病,确实是花钱买来的。

  “敬叔,法器究竟有什么作用?我看您和那位赵老先生都很看重这玩意。”

  苏小凡开口问了出来,这问题憋在他心里很久了。

  在苏小凡看来,法器似乎在那次见到鬼打墙的时候有点作用之外,其余的时间,不过就是个普通的配饰。

  “这个……”

  敬时珍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道:“现在和你说不清楚,等你入门之后再说吧。”

  “那敬叔,您是怎么看出法器来的?”

  苏小凡继续问道:“我看这手串和一般的金刚菩提也没什么不同之处。”

  “这个……也得等你入门之后再说。”

  敬时珍还是摇着头,“走吧,先去你买这手串的摊子看看。”

  “神神秘秘的。”

  苏小凡嘴里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和敬时珍走进了潘园。

  “敬叔,就是这个摊子,不过老板好像还没来。”

  来到购买手串的那个文玩摊位前,苏小凡发现,这位还没出摊呢。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懒了。”

  “以前我来潘园,都是四五点钟来,那会还有鬼市呢,好东西也最多。”

  “敬叔,现在各地都没鬼市了。”

  在古玩市场混过的人,没几个不知道鬼市的,对于敬时珍所说的鬼市,苏小凡自然很清楚。

  鬼市起源很早,清末的时候各地就有了。

  之所以被称之为鬼市,并不是说和鬼交易,而是因为鬼市所卖的东西,大多都是来路不正的,白天见不得光的物件。

  再加上鬼市出摊,大多都是凌晨四五点钟。

  那会月亮刚刚隐去,太阳还没出来,整个市场人影闪现,像是鬼影一般。

  而且以前鬼市的交易,双方都不说话,而是用拉手的方式议价。

  没有声音,又鬼影曈曈,偌大的市场在夜色中若隐若现,是以被称之为了鬼市。

  在建国初期和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鬼市在各地还都存在的。

  不过由于鬼市会出现很多赃物,相关部门打击了几次,慢慢也就消失掉了。

  “哎,敬叔,那老板过来了。”

  苏小凡和敬叔闲聊的时候,看到之前卖给他金刚菩提手串的摊主,拎着个箱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哥们,还想买文玩?”

  看到苏小凡站在自己摊位前面,那老板抬手打了个招呼。

  “我手上最好的可就是这串金刚了。”

  摊位老板指了指苏小凡手腕上的手串,“别的盘玩的时间短,品相都不如这一件,不过也差不了多少。”

  “老板,我能问下,您这手串是自己盘出来的,还是别的渠道进的货?”

  没等苏小凡开口,敬时珍就问了出来。

  “哎,什么意思?”

  那个约莫三十来岁的摊位老板听到敬时珍的话,顿时急了。

  “在这潘园,谁不知道我刘老二的文玩,都是自己盘的!”

  “蒸煮油炸的事情,我刘老二从来不干,您要是后悔了,我把钱退您。”

  刘老二还以为苏小凡是带人来找后账的,当场就嚷嚷开了。

  看到周围传来好几道不善的目光,苏小凡不由笑了起来。

  这场景简直太熟悉了,以前在洛川摆摊的时候,多了一天能遇到好几次。

  敬叔这怕是很久没逛市场了,说话一没留神犯了对方的忌讳。

  “别,不是这意思!”

  敬时珍看到自己闹了误会,连忙说道:“不是来找您退货的,我是想买几串相同品相的金刚菩提送人,问您还有没有。”

  “嗨,您不早说,哥几个,没事没事……”

  刘老二冲着四周摆了摆手,打开了面前的箱子。

  “差不多品相的还有两串,您看看?”

  刘老二拿出两串放在密封袋的金刚菩提,说道:“这两串我也不怎么盘了,您要是想买,我给您算便宜点。”

  敬时珍拿着那两串金刚,用手指捻了一遍,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没有再好一点的吗?就像他手上那串一样的?”

  “这两串也不差,都是从尼泊尔进过来的一批货,您看看,这光泽和色泽不都差不多吗?”

  刘老二卖力的推销着自己的文玩,敬时珍却是越来越失望。

  “走吧!”

  敬时珍冲着苏小凡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敬叔,怎么了?”

  苏小凡跟在后面,“那两串不是法器吗?”

  “不是。”

  敬时珍看着苏小凡的手腕,脸上满是不解之色。

  “敬叔,这法器是怎么来的呢?”

  苏小凡发现,好像自己从触电之后,就一直在和法器打交道。

  “有很多种方式。”

  敬时珍这次倒是没有再推诿,一边走一边说道:“高僧愿力加持,可形成法器。

  将器物放在特殊环境中蕴养,也可以成为法器,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炼制时加入阵法,制成法器,这种法器比上面两种都要强。

  另外可能还有些原因可以形成法器,但就不是我知道的了……”

  看到苏小凡似乎还想追问,敬时珍摆了摆手,说道:“别问了,等电视台节目录制完了,我好好给你说道说道。

  你小子也是怪了,我也没看出你有什么运势,怎么不是捡漏就是捡到法器呢?”

  对于法器的形成原因,敬时珍也说不太明白。

  就像是苏小凡手腕上的金刚菩提,敬时珍就不知道是如何成为法器的。

  “可能是否极泰来吧。”

  苏小凡闻言撇了撇嘴,“我之前可是够倒霉的,不是碰到车祸就是被电击,也该走点好运了。”

  “嗯,还真是有可能,等回头我传你套功法,你练着试试。”

  敬时珍想要收苏小凡为徒,自然打听过他的情况。

  苏小凡不知道的是,就连他上初中高中时的事情,敬时珍都找人询问过其班主任。

  对于几年前的车祸和前不久的电击事件,敬时珍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功法?什么功法?”

  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

  “敬叔,您说的是功夫还是功法?

  这区别可大了,功夫是强身健体的,那功法是不是能修仙?”

  “你小子小说看多了吧。”

  敬时珍没好气的说道:“功法也是强身健体的,只不过比市面上的那些太极八卦什么的效果好一点。”

  “是您老上次说的那什么长生功?”苏小凡想起上次和敬叔闲聊时听到的一个词。

  “是养生功。”敬叔纠正了苏小凡的说法。

  “对,对,是养生功。”

  苏小凡兴致勃勃的说道:“敬叔,我听说修仙可是要从小开始,我这都二十多了,还来得及吗?”

  “你能不能把嘴给我闭上?”

  听着身后的苏小凡絮絮叨叨,敬时珍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收徒弟的决定了。123xyqx/read/4/4896/ )(suya/17/17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