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师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恐怖巨猿

小说:修复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22-04-08 03:35:04 源网站:123言情
  “这是什么声音?”

  苏小凡和敬时珍面面相觑,脸上均是露出震惊的神色。

  这“咚咚”的声响,就像是重鼓一般,每响一次,苏小凡和敬时珍的心跳,仿佛就跟随着跳动一下。

  这在两人看来,是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因为以两人现在的修为,心脏跳动是十分缓慢的,但却是被这声音给带动了。

  “卧槽,那是什么玩意?”

  就在师徒俩震惊莫名的时候,峡谷的远处,走过来一个巨大的身影。

  此时正值正午,雷雨过后艳阳高照,那个巨大的身影却是仿佛将阳光都遮挡住了,身形足有十多米高。

  身影是个人形,但两人敢发誓,世界上绝无可能有那么高大的人类。

  甚至敬时珍觉得,就不应该有这么大的生物,真以为当年恐龙灭绝是因为陨石灾难吗,其实不是的。

  恐龙灭绝,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巨大的体型,导致身体承受了同样巨大的压力。

  地球的引力再加上气候突变和陨石袭击,最终使得它们的族群在这个星球上灭绝了。

  而峡谷中出现的这只生物,显然同样违背了地球引力的规律,这么大体型的生物,只有在海洋那种环境之中才可以生存。

  现在世界上最大的陆地生物,应该就是北极的北极熊了,但最大的北极熊身长也只有三米多,远远不及此刻出现的生物。

  “是,是只猿猴?!”

  相隔还有一两公里的时候,苏小凡敏锐的眼力终于派上了用场,看清楚了那个生物。

  一双几乎凸到眼眶外面的眼睛,高高的额头,身上长满了细密的白色毛发,低垂在身体两边的长臂几乎垂到了膝盖,出现在两人视野中的,赫然是一只巨猿。

  这只巨猿步幅很大,一步跨出足有五六十米,但落地的时候却是很轻,居然连地面的花花草草都没有损伤到。

  苏小凡注意到,巨猿的脚落到地面时,像是出现了一层蓝色雷光,融入到地面之中,而峡谷中的大地,似乎在与其相回应,那种“咚咚”的声音,就是由此而来的。

  “师父,能干的过吗?”

  苏小凡咽喉动了下,往肚子里咽了口口水,这么个大家伙,不用动手,单是远远走来,就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感。

  当然,这种压迫感倒不至于让苏小凡没有了斗志,但他并不认为自己能打得过这个大家伙。

  “不知道,不过,怎么着,也得试试啊。”

  敬时珍现在算是知道了,死亡禁区的霸主,应该就是这只巨猿了,只是不知道死亡禁区是只有这一只超凡生物,还群雄争霸的格局。

  “这巨猿是不是有智慧啊?”

  苏小凡发现,那巨猿的腰部,居然用动物的皮毛,做了个短裙模样的东西,将那紧要的部位给遮挡住了。

  苏小凡在生物课中曾经学到过,只有智慧生物,才会制作工具和衣物,显然巨猿已经符合这一标准了。

  巨猿所过之处,所有的生物都在瑟瑟发抖。

  在走过一群野驴旁边的时候,巨猿忽然伸出长臂一抓,将一头野驴给抓到了起来。

  那血盆大口张开,一口就将两米多长的野驴给扔到了嘴里,嘴巴一合,牙齿缝里溅出的鲜血,顿时染红了嘴边的白毛。

  随着“咔嚓咔嚓’的咀嚼声,一根根骨头被巨猿从口中吐出,也就走了几百米的距离,一只数百斤的野驴,就被这巨猿给生吞活吃了。

  “卧槽,这么凶残的?”

  苏小凡心里刚刚生出的那一丝战斗欲望,一下子就被这巨猿的凶残举动给打压下去了。

  同时苏小凡也否认了巨猿智慧生物的身份,如此凶残的家伙,一定没人性的,自己要是去和它沟通,指不定也会被它给扔到嘴里去。

  “师父,您说它是干嘛来的?”

  苏小凡真的不想和这体型恐怖的超凡生物对上,单是卖相,这巨猿就要比巨蟒恐怖得多了,出场更是霸气,直接将一头野驴当了点心。

  这会就连一向天老大苏小凡老二自己老三的多宝,身体都在瑟瑟发抖,显然也被这巨猿给震慑住了。

  “我……我怎么觉得它是来找咱俩的?”

  敬时珍苦笑了一声,却是紧闭上了嘴巴,用神识传音道:“别出声了,这大家伙十有八九是来找咱们俩的,你看看跑在它前面的是什么?”

  “奶奶的,是那火狐狸?”

  苏小凡刚才的注意力全都被巨猿吸引住了,此刻听师父一提醒,顿时就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身影。

  那通体火红色的毛发,可不正是被他们师徒俩赶出巢穴的火狐狸,此时那火狐狸正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引着路。

  巨猿看似身体笨拙,实际上移动速度非常的快,也就是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它已经来到火狐狸那巢穴的岩壁前面。

  火狐狸直立起了身子,嘴里“吱吱”的叫着,两只前肢不断的指指点点,显然正在用兽语告状。

  “这尼玛算怎么回事?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苏小凡和师父对视了一眼,发现师父的眼神也有些不明所以,这狐狸和巨猿不是一个种族吧,为何能把巨猿给招惹过来找场子?

  两人还在这边摸不清头脑,但巨猿可是开始动作了。

  只见它那长达七八米,粗壮的足有两米直径的右臂,“轰”的一声就砸进了那洞穴之中,动作干净利索到了极点。

  坚硬的岩壁,在巨猿的这一拳之下,就像是豆腐渣一般的脆弱,直接就将火狐狸的洞穴给扩展了一倍有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岩壁不在引动雷暴的范围之中,巨猿如此大的破坏没有引起雷电降临。

  看到这一幕,苏小凡和敬时珍的额头上不由露出了冷汗,幸亏他们师徒转移的快,不然在这一拳之下,怕是得被砸成肉酱。

  “吱……吱吱……”

  在巨猿收回拳头之后,火狐狸吱吱叫着冲进了洞里,但很快就出来了,举着小爪子好像在说着什么。

  “不好!”

  苏小凡和敬时珍同时意识到,那巨猿极有可能找得到他们。

  苏小凡在晋级三花聚顶境界之后,六识大涨,如果他愿意,可以轻易的辨别出峡谷中这些动物的气味,甚至连离开生物的气味,苏小凡也能闻得到。

  苏小凡都能做到这一点,原本六识就比人类更发达的巨猿,肯定也能做得到,此刻他们相距只不过一两公里的距离,压根就躲不过巨猿的鼻子。

  当苏小凡看到巨猿那像个山洞般的鼻孔开始耸动的时候,顿时急了,也许下一刻巨猿就会发现他们。

  “奶奶的,拼了!”

  嘴上喊着拼了,但苏小凡身体却是没有和巨猿拼命的想法,而是右掌一抬,一道蕴含了他体内全部真元的掌心雷,轰击到了三十多米之外的一棵树干的根部。

  苏小凡的掌心雷,虽然带个雷字,但和雷电真的不搭边,他催发出去的是自己的真元,和雷电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属性。

  晋级三花聚顶境界之后,苏小凡还是第一次全力催发掌心雷。

  三十多米外那棵直径足有人腰粗细的大树,“砰”的一声,被掌心雷的劲力从根部打断掉了,十多米高的大树轰然倒下。

  几乎就在大树倒下的同一时间,那头巨猿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拔腿就往峡谷深处跑去。

  这一刻,敬时珍和苏小凡也算见识了巨猿的速度。

  以他们两人现在的目力,竟然跟不上巨猿庞大的身躯,感觉只是眨眼之间,巨猿就已经消失在两人视野之中。

  而此时天空的雷声才轰鸣了起来,碗口粗细的闪电,形成一道道蓝色的光链,不断抽打在峡谷之中。

  以巨猿的速度,百分之九十九是不会出事的,但峡谷中其它的动物就倒霉了。

  那只火狐狸运气挺好,原本就待在自己的巢穴旁边,雷声刚起就跳进去了。

  但是之前在峡谷中活动,又被巨猿震慑住的那些生物,反应稍微有点迟钝,没能跑到岩壁处的,全都被光链笼罩在了其中。

  那股被烧焦了的味道,一时间弥散在整个峡谷之中,动物临死的惨嚎声,却是被巨大的雷鸣声给掩盖住了。

  躲在那几只野狼的巢穴里,苏小凡看着外面的雷暴,干巴巴的说道:“师父,我觉得吧,这里好像不是个很适合修炼的地方。”

  “我……也觉得这里不太合适。”

  敬时珍的脸也拉下来了,“奶奶的,我就觉得不对,这地方遍地是宝,那些家伙怎么就没一个人过来?”

  敬时珍这会儿也回过味来了,死亡禁区最可怕的还不是雷暴,而是这里的超凡生物。

  见识了那巨猿的速度和狂野之后,别说是他们师徒俩了,再来几个三花聚顶境界的人估计也白搭。

  而且就算是练出了阴神,在这雷暴洗地的环境里,恐怕也不是这巨猿的对手,更何况峡谷深处还不知道有没有更恐怖的生物。

  一时间,师徒俩都萌生了退意,这地方是不错,但也得有命能留下来,以那巨猿的嗅觉,估计再待下去就会被其找上门来了。

  “雷暴一结束就出去!”

  敬时珍不知道巨猿有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但绝不能冒这个风险,万一被堵在山洞里,那真成了瓮中捉鳖了。

  “好!”苏小凡点了点头,眼睛却是盯着之前被师父拔出来一半的枯死雷击木。

  来都来了,怎么着也要带点东西回去吧,要不然此行的收获就只有一朵雷云花和一小截雷击木了。

  雷暴来的突然,但消散的也很快,十来分钟后,雷声渐渐停歇了下来。

  “走!”

  敬时珍的身形窜出了山洞,苏小凡和虎猫紧跟其后。

  来到那棵雷击木前,苏小凡伸手抓住了一个树杈,一用力就将其拔了出来。

  在拔起雷击木的整个过程中,苏小凡的身形压根就没有停顿,距离魔鬼谷谷口也只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几乎一个闪身就出去了。

  就在苏小凡的身形刚出了魔鬼谷,雷声就在身后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怒吼声。

  苏小凡回头看了一眼,依稀看到那巨猿的身影,只不过又是向峡谷内抱头鼠窜,口中还发出愤怒的吼叫。

  害怕雷暴延伸出来,苏小凡和敬时珍不敢在谷口停留,一口气直接跑回到了巴图尔的家里。

  “你们没事吧?”

  看到敬时珍和苏小凡突兀的出现在面前,巴图尔吓了一跳,尤其是苏小凡手里还拖着个五六米长的树干,身上沾满泥土,模样显得很是狼狈。

  从苏小凡何敬时珍离开,巴图尔就一直在门口等着,魔鬼谷方向连续几次出现雷暴,让巴图尔担心不已,此刻见到两人回来,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没事,巴图尔,你马上出山,到山外等我们!”

  敬时珍没等巴图尔多问,直接开口说道:“把车子也开走,到山口等着,我们快则三五天,迟则七八天,一定会出去。”

  敬时珍现在也不知道那巨猿会不会追出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大家伙应该锁定了他和苏小凡的气机。

  不在那雷暴区域,敬时珍还是有几分自信能从巨猿手下逃脱的,但巴图尔绝对是死定了的。

  当然,敬时珍对自个儿的自信,也仅仅是逃脱,他心里压根就没生出一丝将其斩杀的想法来。

  因为无论是从速度还是力量上,相比巨猿,他们师徒俩都差的太远了,和巨猿对上只有逃命的份。

  “好,我,现在走!”

  看着两人有些惊慌的面孔,深知魔鬼谷危险的巴图尔也没废话,直接打开车子的后备箱,往外搬了几箱水和一些食物。

  看着车子驶离出了视线之外,苏小凡和敬时珍这才松了口气,巴图尔留在这里,两人肯定会畏手畏脚的。

  “师父,我觉得那巨猿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看着师父一直盯着峡谷的方向,苏小凡开口说道:“巴图尔他们家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也没见过那巨猿,说明它平时都是在峡谷深处的。”

  “嗯,你说的有点道理,但也不可不防。”

  敬时珍摇了摇头,说道:“巴图尔他们对巨猿没威胁,就像是大象会在意蚂蚁生活在身边吗?

  但你我不同,如果是在那巨猿受伤或者无力的情况下,咱俩还是有机会将其斩杀的,对于这样的威胁,你觉得它会让咱们留在这里吗?”

  以敬时珍对超凡生物的了解,这些家伙要比虎豹之类的生物更加注重领地,但凡领地内出现能威胁到自己的生物,它们都会第一时间将其清除掉。

  所以敬时珍现在也拿不准,那巨猿到底会不会出谷追杀他们,为了保险起见,才让巴图尔先行离开的。

  敬时珍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把气机收敛到体内,别让那家伙察觉到。”

  逍遥宗没有太多攻击的术法,威力最大的应该就是苏小凡刚才施展的掌心雷了。

  但是像神识传音,身法还有敛息术这些辅助性的功法却是不少,修炼起来难度也不大,苏小凡早就将其掌握了的。

  此时远处的雷暴声也逐渐停歇了下来,收敛了身上的气机,苏小凡和敬时珍都安心了许多。

  从他们现在身处的位置,是无法直接看到死亡禁区的,也不知道峡谷那边是什么情况。

  师徒俩琢磨了一下,现在还是先别刺激那巨猿了,在这边躲躲风头再说。

  “你小子,真是舍命不舍财啊。”

  看着苏小凡手上的雷击木,敬时珍不由笑了起来。

  他一开始就瞄准了这玩意,没想到引起了峡谷雷暴,而苏小凡居然和自己一个心思,临走不忘捞上一把。

  “师父,这东西怎么用?”

  苏小凡将雷击木扔到了院子里,别看这东西黑黝黝的不是很显眼,但份量却是不轻,就这么五六米长的一截树干,怕是得有两千多斤的重量。

  “用处可不少。”

  敬时珍脸色露出喜色,“这是制作法器的主材,就这么一根要是卖给相关部门的话,没十个亿谈都甭谈。”

  “什么?十亿?”

  苏小凡被师父开出的价码给吓了一跳,“师父,您也忒黑了点吧,这雷击木那峡谷中可不少……”

  苏小凡刚才注意观察了一下,这棵枯死的雷击木,是距离谷口最近的。

  但是在峡谷再往深处的地方,苏小凡还看到了好几棵雷击木,或许是环境的原因,雷击木在死亡禁区应该是比较常见的。

  “多有什么用?谁能取出来?!”

  敬时珍抬起头,一脸傲然的说道:“咱们宗门攻击性术法虽然一般,但身法却是最顶尖的,尤其是你小子,练成逍遥游之后,这世上能追上你的人绝对不多。”

  “师父说的也是,别人未必能带的出来……”

  苏小凡听懂了师父的话,想要将这雷击木带出来,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拔出雷击木,马上就会引发雷暴,受到雷电的攻击,速度只要稍微慢上那么一两秒钟,极有可能就会被留在峡谷中了。

  “要不要等那巨猿不在的时候,再搞两根出来?”

  苏小凡有点心动,以他的速度,只要做好准备,还是有把握在雷暴落下之前,将稍远处的几根雷击木也带出来的。

  “再搞两根?”

  敬时珍也是有点动心,不过想了想之后,还是摇头道:“物以稀为贵,你一拿出去一根,肯定会有人抢,但要是拿出两根,就会有人相互压价了。”

  “除了官方,还有别人收这雷击木?”

  苏小凡闻言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只有相关部门才会收取这些材料呢。

  “多新鲜啊,这么好的炼器材料,肯定会有人要的。”

  敬时珍嘿嘿笑道:“小凡,这东西咱们不卖钱,对,只换不卖,谁能拿出咱们需要的东西,咱们就和谁换。”

  “咱们需要什么呢?”

  苏小凡有些懵,他觉得修复值在手,那就是天下我有,还真不知道需要什么东西。

  “需要的东西多了。”

  敬时珍此刻笑的像极了他的商人身份,“功法,丹药,法器,这些东西咱们……都没有,都得去换啊。”

  敬时珍这宗主当的也很苦逼,师门就传下来三花聚顶的功法,还有一些小术法,就连阵法都是敬时珍自己想办法从别处学来的。

  别看他们逍遥宗的名字挺响亮,实际上是一穷二白,比之别的有炼丹炼器传承的宗门,那底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些东西,似乎也不怎么需要啊。”

  苏小凡嘴里嘟囔了一句,心里有些不以为然,功法他们师门有传承,回头去泰山上找就行了。

  至于丹药法器,苏小凡觉得至少自己不需要,有修复值在,修为法器都能蕴养,而且肯定比交易更加划算。

  “你小子懂什么。”

  敬时珍听出了苏小凡的意思,没好气的说道:“青城自古出剑仙,他们的功法还有御剑之术,还是有独到之处的,你那把飞剑,说不定就是青城流失出去的。”

  “还有御剑之术,真的假的?”

  听到御剑之术这高大上的名字,苏小凡顿时就精神了,试想哪个少年没有过仗剑走天涯的梦想,如果能仗剑飞天涯,那岂不是更好!

  “当然是真的,他们好像在大周天境界的时候,就能简单御剑,御剑飞行自然是不可能,但可以御剑伤人……”

  敬时珍说到这里,脸色忽然变得不怎么好看。

  “奶奶的,我想了几十年,都没把这御剑术搞到手,老子都愿意磕头拜师了,那群死杂毛硬是说我资质不行,真是气死我了。”

  敬时珍他们的师门规矩,很是松散,并没有不能再投师的说法,他的风水堪舆和阵法,都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

  但敬时珍唯独在青城那里碰了壁,那群脑子一根筋整天只想着打架的家伙,居然看不上他。

  更让敬时珍难受的是,他受了气还得憋着,因为青城剑宗一直都有三花境界的前辈高人。

  当然,敬时珍没好意思说的是,就算是同等境界的交流,他也打不过青城剑宗的人。

  因为那会敬时珍施展出来的掌心雷,距离不远不说,威力还一般,通常刚出手就被别人把剑架在脖子上了。

  所以这次敬时珍准备前往青城,心里还是憋了口气的,老子功法不够修为来凑,就问那群杂毛怕不怕!123xyqx/read/4/48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