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神力光芒流转眼眸。

  力量之神·顿恩转头看向福斯拜罗要塞的方向,双眸仿佛在刹那间跨越空间的距离,洞穿阴沉赤红的天穹,窥视到那混乱斑驳的过渡位面。

  遥遥视野,只见一颗似流星般璀璨的赤红陨石划破虚空。

  “这是.....!”

  奇异的画面让顿恩眉头紧皱,不过须臾,一抹惊骇之色浮现脸庞,非常熟悉的气息,他绝对不会辨认错误.

  是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

  拥有近乎中等神力的血腥神明!

  贝希力克王国和法迪尔哈王国相近,虽说两者之间隔有一座斯托克王国,但顿恩曾和塞缪安亚因为某些事情暗地里交锋几次。

  最终结果是,互有胜负。

  “神性气息正在消散!”力量之神·顿恩深呼吸一口气,瞳孔内的金色神光频繁闪烁,想要尽可能的感知那处陷入混乱风暴的战场。

  “不可思议,或者说令人感到恐惧!”

  顿恩非常清楚神性的消散,代表着什么。

  预示着神明彻底的陨落。

  “不....不对劲,塞缪安亚的背后拥有着鲜血神国和贝希力克王国作为依托,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的陨落!”

  贝希力克王国和蜥蜴人部族之所以能在卡拉迪莫斯大陆站稳脚跟,大多是依靠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的强大实力,再加上能征善战,嗜血野蛮的蜥蜴人战士,促使贝希力克王国成为卡拉迪莫斯大陆最强大的王国之一,也是独属于塞缪安亚的信仰之地。

  不过此时过渡位面发生的事实打破了力量之神·顿恩的幻想,诉说着现实的残酷。

  遥远的过渡位面,塞缪安亚的气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散,鲜血神国也笼罩在万千雷霆当中,金红色火焰剧烈燃烧。

  神国破碎!

  神明陨落!

  力量之神·顿恩完全没想到,在黑暗混乱来临之际,实力足以媲美自己的塞缪安亚,居然会如此彻彻底底的失败和.....陨落。

  或许未来塞缪安亚会有苏醒的一天

  但这是有前提,瓦洛兰领是否决定要放过贝希力克王国和蜥蜴人部族。

  一旦瓦洛兰领选择痛下杀手,毁灭贝希力克王国,使得塞缪安亚的信仰断绝,那么塞缪安亚就会永陷黑暗,沉眠在神陨之地。

  嗡嗡!嗡嗡!

  铺满眼前过渡位面的金色晖光迅速收敛,力量之神·顿恩深深地凝视着此刻浑身弥漫深幽晖光的斯维因,还有那些发出噪声的狂食鸦群。

  “恶魔吗?”

  顿恩轻轻摇头,似有不屑,出卖灵魂给恶魔,这样的存在他见过太多,一生也就只能止步于此,甚至会成为恶魔汲取的养分。

  契约?恶魔从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虽然顿恩很想顺手处理掉斯维因,但考虑到瓦洛兰领暴露出来的实力,他决定还是保存这具分身为好。

  “黑暗混乱即将来临,瓦洛兰领背后的秘密隐瞒不了多久。”

  细算起来,陨落在瓦洛兰领手里的神明已有两位,这样的实力肯定会引起绝大部分神系的注意,到那时会有精彩事情发生。

  金色神光炸散,巍峨的身影化作一抹涟漪,消逝在过渡位面。

  然而就在顿恩离开过渡位面前的刹那,灵魂深处霍然泛起一阵心悸的庆幸,似乎躲过什么恐怖的灾厄。

  ......

  ......

  望向力量之神·顿恩消失的虚空,斯维因的苍白脸庞闪过一抹潮红,强行压制住体内近乎溢出的恶魔力量,他注意到顿恩临走时的不屑,但他根本不在乎。

  因为从未经历过失败和死亡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力量的重要。

  艾欧尼亚的失败,濒临死亡的边缘,环绕徘徊的渡鸦,以及萦绕在诺克萨斯帝国上空的邪恶,让斯维因别无选择。

  “黑暗?邪恶?”

  “唯有绝对的力量才是最终!”

  “你说是吗?”斯维因转身,望向虚幻朦胧的空间一角,那里正有一团漆黑阴影渗透虚空,缓缓凝聚,阵阵古怪的嘶哑声仿佛恶魔呢喃,悄然回荡。

  “劳姆...劳姆....劳姆........”

  “来迟了,那家伙已经离开!”斯维因低声诉说,双眸透过漆黑阴影,看到一张怪异狰狞的稻草面庞。

  “回到领主大人那边,所有的一切即将结束!”

  “胜利属于瓦洛兰领!”

  “呵呵...呵呵.....呵呵!”

  断断续续的沙哑笑声响起,一个手提着铁锈煤油灯的阴影轻松越过空间壁障,回归主物质位面,唯有一声呢喃跟随着斑驳的元素能量消弭不见。

  “劳姆,放弃挣扎吧,去拥抱内心所渴望的力量......哦,不,应该说是...”

  “斯维因!”

  ......

  ......

  坦贝法沙大公国。

  王都,杜卡迪拉,享有的美誉。

  是北地最为自由繁华的城市,即使在艾蓝法珞帝国,也没有一座城市的繁华可以比得上这座笼罩着财富女神光辉的贸易之都。

  最为奇妙的是,在杜卡迪拉的最中心地方,矗立的不是王宫,而是....

  财富神殿!

  远远望去,这是一片富丽堂皇的建筑群,无数披着金色晖光的宏伟建筑,鳞次栉比的矗立阳光之下,显得威严,且充满神秘气息。

  在这些建筑表面雕刻出一层层华丽的鎏金装饰,随着明媚的阳光照耀,折射出灿烂耀眼的霞光。

  神殿广场,密密麻麻的虔诚信徒正在颂唱着财富女神的诗歌,祈祷神明的庇护。

  特别是在当下深渊入侵的黑暗环境里,人们急需信仰在填补内心的空白,所以信仰显得异常纯净和狂热。

  无数的颂唱声里,一条条普通人看不见的纯金色信仰之线汇聚在神殿上空,涌入到广场中心矗立的女神雕像,泛起朦胧虚幻的晖光。

  嗡嗡!嗡嗡!嗡嗡!

  突兀之间,璀璨的金色光芒从女神雕像上绽放,凝聚出一位年轻貌美的纤细女性。

  亮金色的华丽长发披散在肩膀,双眼像是两团溶化的金球,却看不清具体的面容。

  她穿着一套缀满了各种宝石与贵金属亮片的长袍,披着一件以金币串成的斗篷,戴着一条以黄金打造的腰带,脚下穿着一双镶满大颗珍珠的黄金靴子。

  “是塞缪安亚的气息,正在迅速消散!”

  财富女神·格拉蒂丝无视面前黑压压一片,匍匐在地,颂唱神明之名的信徒们,抬头仰望西北方向,神色无比凝重。

  “瓦洛兰领的实力有些恐怖.........”

  格拉蒂丝还未来得及发出感慨,余光注意到过渡位面再度浮现出第二颗泛着黑色晖光的陨石,极速划过虚空,紧跟着塞缪安亚的血色群星,消逝在遥远黑暗之地。

  “这........”

  “神明皆陨!”

  “是阴谋邪恶之神·托拜厄斯!”

  格拉蒂丝神色骤变,纯金的双眸泛起莫名之色,似乎勾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深渊邪神,是一群媲美秩序神明的恐怖存在,甚至在单纯的战斗方面,略强于秩序神明,只不过因为神国和信仰之地的存在,让秩序神明拥有绝对的恢复能力,这也是秩序神明牢牢把控主物质位面的原因之一。

  曾经的格拉蒂丝在刚刚成就财神女神时,遭到过深渊邪神的窥伺,深受重创,如果不是她果断放弃降临的分身,现在能否保持住神性和神职,还是两说。

  而在当时的那场神战中,就有托拜厄斯的身影,连她受到重创,亦是这位深渊邪神的袭击所导致。

  虔诚狂热的颂唱声里,财富女神·格拉蒂丝的脸色变幻不停,最终她看向拉克斯塔克要塞的方向,轻声说道:“看来我需要重新看待这位新的邻居!”

  ......

  ......

  卡拉迪莫斯大陆,矗立在冰雪世界里的极北之地。

  北地雪塔。

  深渊入侵的突袭给这座闻名遐迩的法师殿堂带来一些不可磨灭的痕迹,数不清的法阵重新镌刻,密布雪地和虚空,倒映出斑斓的色彩。

  “神明皆陨!”

  高塔之巅,身披白色法袍的老法师望向过渡位面,又看向塔顶的灰褐色石板,神色惊诧无比。

  “是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和阴谋邪恶之神·托拜厄斯!”

  “瓦洛兰领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让这两位声名显赫的神明接连陨落!”

  贝希力克王国和瓦洛兰领之间的战争早已引起周围各大势力的注意,这也是深渊入侵以来,第一次王国级别的战争。

  鲜血,闪电,死亡,信仰!

  剧烈的战斗波动和凝聚的主物质位面泛意识,让一些古老的存在频繁关注战争的结果,再也没有比战斗,更清楚了解邻居的手段和实力。

  而后面发生过渡位面的神战,虽说干扰到他们窥视的目光,但现在看来,结果有些出人意料。

  “连命运石板也无法预知接下来的命运轨迹吗?”身披白色法袍的老法师凝视变幻不停的灰褐色石板,那些蔓延的线条仿佛遇到阻碍,停滞不前,留在原地打转。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命运石板出现眼前的状况。

  “瓦洛兰领........”老法师呢喃说道:“我很好奇背后隐藏的秘密....嗯?”

  似乎感知到意外的情况发生,老法师的浑浊双眸不由自主地望向艾蓝法珞帝国,那里正有一道惊人的波动缓缓升起。

  “没想到这场突然的战争,居然勾引起她的注意.....哈哈哈,那我可以等待精彩上演。”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