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沉的天穹。

  万千雷霆乱舞,像是挣脱枷锁的野兽,扑向浊浪滔天的鲜血潮汐,偶尔会深沉闪电穿透层层叠浪,落向一座巍峨雄伟的鲜血国度。

  朦胧的赤红晖光溅起。

  鲜血神国折射在主物质位面的投影,在沃利贝尔和塞缪安亚打破空间屏障后,得到额外的鲜血神力的补充,渐渐凝实。

  仔细打量,隐约能看到活跃在神国内的无数生命。

  有野蛮的巨兽,有腾空的圣灵,有跪地祈祷的祭司,有整装列阵的神殿护卫,有密密麻麻的蜥蜴人战士......

  咔嚓!

  萦绕着极致毁灭雷霆的双爪,悍然破灭掉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周身的神力潮汐,抓碎坚固的甲胄,硬生生扯下一大块实质化的能量血肉。

  攻势不止。

  沃利贝尔贴身到塞缪安亚的近前,嗜血狂暴的气势沸腾,雷霆双爪挥动,想要彻底撕碎面前的虚假神明。

  吼!

  塞缪安亚遭受到突然的袭击后,不退反进,淋漓黏稠的鲜血激起隐藏的杀戮欲望。

  媲美神明的强者?

  在他崛起成长的过程中,也曾沐浴神明的鲜血,踏上至高的神座。

  “杀!”

  塞缪安亚手持赤红长枪,横扫前方,粉碎降落的雷霆,硬接沃利贝尔的锋锐利爪。

  蜥蜴人之神是他的神名,但他掌握的神职却以鲜血为主,这也是为什么蜥蜴人神殿会被称作鲜血神殿的原因所在。

  铿锵!

  金属般的轰鸣声乍起,塞缪安亚和沃利贝尔双眸对视,两人分别从对方的瞳孔内看到赤果果的毁灭和杀戮。

  “今日谁也拯救不了瓦洛兰领灭亡的局势!”塞缪安亚狞声说道,背后凝实的鲜血神国投影变幻无常,散发出阵阵细微的波动,仿佛在呼唤着什么的到来。

  是真正的鲜血神国。

  降临在过渡位面,紧紧贴合主物质位面的鲜血神国。

  亦是塞缪安亚居住的界域。

  “风暴肆虐,一切,将在雷霆内崩塌!”沃利贝尔察觉到混乱空间乱流里传来的威胁,高声怒吼,呼唤周围愈发密集的闪电。

  轰隆隆!轰隆隆!

  仿佛在回应沃利贝尔的呼唤,无穷无尽的闪电雷霆轰然垂落,一部分落向鲜血神国投影,轰击着摇摇欲坠的神国,另一部分则落在沃利贝尔的身躯上,化作狰狞的雷霆甲胄。

  长枪闪烁,鲜血沸腾。

  雷霆轰鸣,风暴聚集。

  天穹之下。

  不灭狂雷·沃利贝尔和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的战斗愈发白热化,连聚集起来的主物质位面泛意识也不得不退让几分,徘徊在两者的战斗边缘。

  伴随时间的流逝,他们开始控制不了自身的力量,本就有余波毁灭平原,现在更是有溢散的恐怖力量搅动风云变幻。

  无数的狂风、雷霆、闪电、血雨,疯狂充斥在这片破碎的空间内部。

  由于沃利贝尔和塞缪安亚的交锋动静实在太过巨大,再加上他们毫无顾忌的厮杀,溢散的力量彻底得到宣泄,影响到福斯拜罗要塞外的血肉磨坊。

  这不再是些许战斗余波,而是真正神明交手产生的风波。

  大地在哀嚎,狰狞恐怖的裂缝密布血染的平原,更是地壳深处的岩浆冲天而起,形成规模浩大的火山喷发。

  暗红的岩浆带着可怕的高温,滚滚弥漫,随后有雷霆落下,将血色的平原化作焦土。

  众多来不及撤退的蜥蜴人战士和豺狼人士兵直接融化在这场突兀起来的末日里,一点点挣扎的余地也没有,哪怕是高阶职业者也逃脱不了死亡。

  两人的激烈交锋,轻轻松松将血肉磨坊化为生灵灭绝的炼狱末日!

  这也从侧面诉说出,神明为什么会是卡拉迪莫斯大陆最强大而不朽的生物,只因他们掌握的力量早已超乎凡人的想象。

  轰!轰!轰!轰!轰!轰!

  沉闷的轰鸣碰撞声响彻,两人的恐怖战斗还在持续,且对过渡位面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无数的空间乱流裹挟着鲜血和雷霆的力量冲破壁障,流入到主物质位面......

  ......

  高耸深红的城墙。

  德莱厄斯悬浮在半空,涣散的巨大身影再度浮现,握持着黑色切割者,升腾起一片坚固的深紫色光晕,抵御不断侵袭的毁灭风波。

  谁会赢?

  凝望远处的恐怖天象,德莱厄斯内心泛起一抹凝重,如果是最开始时,那么他坚信沃利贝尔会取得最终胜利,但现在.........

  德莱厄斯的目光落向过渡位面,那里正有一座无比庞大的赤红陆地正在移动,看似缓慢的速度,却在坚定不移的向着目塞缪安亚所在的方位前进。

  鲜血神国!

  要阻止吗?德莱厄斯双手握住斧柄,内心涌现出强烈出手的欲望。

  不过他没有选择贸然行动,而是观察陷入炼狱末日的血色平原。

  他在寻找塞斯伊奈克的踪影。

  受到沃利贝尔和塞缪安亚的战斗影响,在刚刚护持诺克萨斯军团的时候,他失去塞斯伊奈克的气息,不知其去向。

  “这些虚假的神明.........”

  德莱厄斯虽然看不起这些自诩为神明的家伙,但想起瓦洛兰领收集的珍贵情报,内心对他们的实力无比忌惮。

  强者,如塞缪安亚这样恐怖神明,能匹敌不灭狂雷·沃利贝尔。

  弱者,如耶诺古·毒牙等属神,凭借手中利斧的锋利,德莱厄斯轻易可以斩下这些弱者的头颅。

  最重要的是,他深深知晓,这些虚假神明的死亡,不是真正死亡。因为某些原因,他们存在意识复苏的可能性,而且是很大的可能。

  某些原因的关键就是神国,每一个在神国内留下印记的神明属神即使死亡,也可以凭此复苏。

  除非破灭掉神国。

  但这又绕不开持有神国的神明,在神国加持下,每一个拥有神国的神明可以发挥出无比恐怖的力量,甚至能跨越自身的力量界限。

  “果然!”德莱厄斯神色凝重,在鲜血神国的移动路径上见到塞斯伊奈克的踪影。

  作为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的属神,本身亦是蜥蜴人出身的塞斯伊奈克同样得到鲜血神国的加持,此前消耗的神力得到迅速补充,受到的伤痕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嗯?

  察觉到德莱厄斯窥探的目光,塞斯伊奈克回望过来,倒竖的金色瞳孔流露出一丝得意和讥讽。

  他伸出右手,放在脖颈间,轻轻抹过,挑衅意味十足。

  神国加持之下,塞斯伊奈克的力量得到明显成长,如果德莱厄斯敢来阻截,他不介意摘下对方的脑袋,顺带为耶诺古·毒牙报仇。

  城墙半空。

  德莱厄斯见到塞斯伊奈克的挑衅动作,轻轻摇头,不灭狂雷·沃利贝尔的力量远不止眼前的表现。

  而且.......

  心念一动,德莱厄斯转头望向后方,弥漫的磅礴精神感受到一抹熟悉的气息正在迅速临近。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