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

  夜空中的激烈交锋引发绚目多彩的光晕,似水纹般,弥漫天地。

  以潘森和骸骨深渊之主·杰卡拉格为中心,汹涌的余波蒸发掉大片大片的阴影雾气,还原出部分消失的湛蓝天穹。

  比起天空的异象,主堡前的战斗风波亦是不遑多让。

  只不过画面看起来有些瘆人和诡异。

  破碎的深灰色地面在无尽邪恶力量的冲刷碾碎下化作细微的粉末,悬浮半空。

  托拜厄斯那看似瘦削的身躯,仿佛在这一瞬间化作擎天的巨人,每一次迈步前行,邪恶的神力似潮汐般激荡,触动到主物质位面的空间壁障,造成一幅幅诡异的能量异象。

  这是深渊邪神和秩序神明遭受到主物质位面限制的原因所在,他们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和主物质位面并存。

  无论是点燃神火,铸造神国的秩序神明,亦或是纳所有力量于己身的深渊邪神,他们的本质已经超脱生命的范畴,更像.......一个独立的小位面。

  通俗的来说,每一个神明在本质上已经和主物质位面类似,以信仰之力和神力构建出自身的规则,具现化出神格,且有适用于神国的神职力量。

  相比浩瀚渊博的主物质位面,他们的力量有些渺小,但因为自身和主物质位面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他们像是一颗颗璀璨的卫星,围绕着主物质位面,徘徊活跃。

  当两者相互接触和容纳时,就会引发位面之间的连锁反应,一旦超过某个界限,主物质位面的泛意识就会苏醒,驱逐任何进入位面的神明。

  除非他们舍弃神格,抛弃神明的身份。

  当然,秩序神明和深渊邪神经过近千年的摸索,走出一条另类便捷的道路,他们可以用一具具神明分身进入到主物质位面,降下神迹,收割信徒的力量,这也是大多数神明的做法。

  像阴谋邪恶之神·托拜厄斯现在的做法,也曾有不少神明试过,短暂的爆发出神明力量,结果是彻底舍弃掉蕴养的神明分身,甚至自身的本源力量也会遭受到一定损失。

  托拜厄斯本不想这么做,瓦洛兰领突兀出现的强者,打乱所有的节奏,使得他精心谋划的阴谋出现些许瑕疵,甚至有彻底失败的危险。

  换作以往,他会果断放弃当下的未知局面,保留这具神明分身,然后返回无底深渊,以期东山再起。

  但现在不行,他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无数的努力付诸东流。

  最重要的是,他嗅到一抹无比诱人的味道--瓦洛兰领的背后绝对有惊人的秘密,所以他决定冒险一次,拼掉这次降临的邪神分身,也要窥视那诱惑神明的‘东西’。

  弥漫的阴影雾气沸腾。

  托拜厄斯身披狰狞甲胄,越过狭小的空间距离,见到那些隐匿在雾气背后的漆黑乌鸦,赤红的双眸似乎受到邪恶神力影响,宛如火焰燃烧,混杂某些怪异的情绪。

  是的,情绪!

  托拜厄斯发誓自己真的没有看错,这些类似幻象般的乌鸦双眸内正在涌现怪异的情绪,象征.....恐惧,还有一丝丝.....怜悯。

  怜悯自己即将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他下意识地全力释放出身躯内的邪恶神力,不留任何余地。

  远远望去,深幽的邪恶神力恍若沉寂的火山喷涌,阵阵炽热的高温扭曲空间,折射出不同的颜色光芒,还有积压的山石灰充斥在夜空。

  即使有着阴影雾气的阻隔,托拜厄斯的邪恶神力也引发主物质位面泛意识的反应,细碎的紫色雷霆沿着空间壁障,随后不由自主地凝滞,似风絮般堙灭。

  呱呱!呱呱!

  粗劣嘶哑的乌鸦声再度响起,隐匿在阴影雾气当中的群鸦煽动翅膀,纷纷冲向托拜厄斯。

  刹那间!

  无数的黑色群鸦铺满视野,它们争相发出鸣叫,渴望的情绪溢出眼角,想要把面前的家伙化作自己的同类。

  轰!

  纷舞的群鸦和邪恶神力正面交锋,汹涌的余波能量粉碎要塞地面,掀起灰白色的泥尘,遮掩住托拜厄斯的身影。

  “就这?”

  经过最开始的慌乱,阴谋邪恶之神·托拜厄斯骤然发现,诡异的群鸦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怖,聚拢在周身的邪恶神力与那些黑色群鸦僵持住,双方不断的投入力量,一点点超过主物质位面的界限,打破空间壁障。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那么就该到我表........”

  托拜厄斯的话语还未说完,面前的战斗就发生改变,一声惊骇的尖叫声突然响起,引发剧烈的神念波动,随后一道漆黑如墨的古怪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穿过他的身躯。

  “这是什么鬼东西!?”

  惊异念头浮现,托拜厄斯立刻低垂眼眸,观看完好无损的邪恶甲胄,神色有些迷惑。

  是幻觉吗?

  “等等....不对劲!”

  阴冷颤栗的感觉侵蚀内心,他瞬间调动磅礴神念,洗刷自己的邪神分身,发现异常的一点。

  “我这具分身的本源力量...居然无故损失一部分。”托拜厄斯不由自主地吞咽口水,虽然身为神明,他已彻底进化生命本质,忘却弱者的习惯,但此刻他却无暇他顾。

  那一闪而逝的黑影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吞没掉他的邪恶本源?

  “我......这是在恐惧和害怕?”

  托拜厄斯霍然惊醒,不知不觉中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在影响着他的神念,无缘无故的产生畏惧心理,使得他开始小心翼翼。

  “恐惧!”

  “畏缩!”

  嘶哑低沉的声音悄然阴影雾气内响起,继而萦绕在托拜厄斯的耳畔,想要把他拉入到恐惧深渊,沉沦在无尽黑暗。

  轰!

  邪恶神力冲击,似汹涌的海浪,击打苍穹,轰退围绕围绕过来的群鸦。

  “该死的,是谁?究竟是谁?快给我出来!”

  托拜厄斯大声怒吼,浑然不见此前的优雅模样,本源力量的失去,影响到不仅仅是这具邪神分身,还有他自身的神力和神格。

  一旦失去过多,他甚至会跌落中等神力。

  假如可以,他想放弃这具邪神分身,但隐藏在黑暗的家伙,让他感到一丝丝颤栗,似乎放弃掉这具邪神分身,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

  “天黑....了,我......找不到路了,有人能帮我吗?”

  朦胧的黑影从未知之地走出,摇摇晃晃的站在托拜厄斯身后,口中诉说的话语有些可怜,有些哀伤。

  “帮.....”托拜厄斯刚想开口,苍老的面庞骤变,身躯内流转的邪恶神力宛如开闸的洪流,肆掠在要塞主堡,冲刷侵蚀着周围的一切事物。

  轰隆隆!

  深紫色的雷霆纵横要塞上空,似巨网张开,在背后是复苏的主物质位面泛意识。

  要塞内爆发的能量波动已经远远超越界限,如果再不停止,可能会被泛意识直接驱逐出去,甚至有陨落的危险。

  而这样的情况,正是阴谋邪恶之神·托拜厄斯所期望看到的,他要逃离这里,逃离那怪物的范围。

  “你要丢下我吗?”

  “我不想再整夜游荡!”

  低沉嘶哑的声音继续响起,语气里透露出冷漠和残忍,听起来像是隔着遥远之地,又像是近在咫尺,迷惑不清。

  而听到话语的托拜厄斯深吸一口气,笼罩的神念毫无发现,但他这具邪神分身却在疯狂颤栗......

  怪物就在背后!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