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感觉,已经有事情发生!”

  回想起昨夜传至的消息,提莫神情有些肃穆,黄沙平原的异变已经引起瓦洛兰领的重视。

  深渊巨门,深渊邪神!

  虽然不知晓是哪一层无底深渊,但既然在暗中窥探着瓦洛兰领,那么领地必须要做好万全准备。

  深呼吸一口气,提莫望向西方的阴沉云层,神色陡然平静下来,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贝希力克王国大举进攻的原因所在。

  “嘿,提莫,你这家伙在打什么迷糊拳?”

  突兀响起的野蛮声音,打断提莫和凯南的交谈。

  宽阔的灰色墙体,克烈骑乘着斯嘎尔缓缓前进,晃晃悠悠地行至庄严角楼下面,仰头看向屋檐处的提莫和凯南。

  浓郁鲜血气息伴随克烈的前行,骤然弥漫在空气里,那是屠戮无数豺狼人士兵和蜥蜴人战士留下的荣耀气息。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畜生会发疯般进攻?”

  刚回到福斯拜罗要塞,克烈来不及清洗浑身的血污,四处寻找提莫的位置,想要解决掉内心中如虫蚁肆虐的疑惑。

  “你那边有什么收获?”

  提莫避开正面问题,打量克烈那沾染鲜血的身影,出声询问。他知晓克烈在黎明时分时,独自率领一列诺克萨斯血色骑兵离开要塞。

  “什么也没见到,现在的边境之线全是豺狼人和蜥蜴人。”克烈嘟囔道,神色之间满是厌恶。

  那些恶臭的家伙们像是鬃狗般,追寻活饶气息,不停的进攻黑木行省西北防线的所有哨所和军镇。

  单单是他归来的途中,就见到七八处地方陷入豺狼饶包围。

  “所以,这是贝希力克王国的那些肮脏家伙们想要开启全面战争,妄图一口吞下黑木行省?”

  “差不多吧。”提莫没有否认,仔细考虑完莫德里安传来的消息后,沉声道:“领主大人传令,鱼儿已上钩,让我们做好准备。”

  “大幕渐起,战争已至!”

  闻言,克烈站在斯嘎尔的背部,满是血迹的毛绒脸庞浮现一抹癫狂的神情:“嘿,是准备动手了吗?正合我心意,那么,什么时候动手?”

  提莫沉默一会儿,看向角楼下面跃跃欲试的克烈,看向身侧摩拳擦掌的凯南,看向阴影里安静异常的图奇,看向不远处身披铁甲的厄加特。

  “等到德莱厄斯和诺克萨斯军团到达要塞的时刻!”

  ......

  ......

  破晓的时光打破昏沉的穹,洒下银灰色的光线,落在努乌要塞的城墙,落在沙塔尔大平原。

  在这层银灰色的光线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色雾气,那是曾经战争留下的印迹。

  即使过去许久时间,沙塔尔大平原上依旧残留着深红色的血渍,就像是干涸的泥土深深嵌入到平原下面,不分彼此。

  德莱厄斯身披甲胄,双臂交叉在胸前,神情严肃地伫立在要塞城墙,其两侧是巨大的石台,熊熊燃烧的烈焰映衬着那魁梧伟岸的身影。

  再往后面,则是一名名沉默寡言的崔法利军团士兵,他们披着深灰色的重甲,外罩暗红色的斗篷,沿着厚重的墙垛警戒四方。

  “准备好了吗?”

  几缕黑色的雾气似乌鸦般悄然盘旋在德莱厄斯身侧,引得熊熊燃烧的烈焰微微颤动,仿佛会在下一刻熄灭,却艰难保持着细微的火苗。

  “当然!”德莱厄斯放下双手,侧身看向骤然出现的斯维因,注视着那双漆黑深幽的双眸:“旧世界的夜幕即将破灭,诺克萨斯必将会给世人带来新的希望!”

  见到如此自信的德莱厄斯,斯维因轻轻点头,冰冷的面庞浮现淡淡笑容,他刚想要举起左手,又似乎想起什么,继续藏在老旧的衣摆下面,而后伸出完好的右手,放在身前。

  “别觑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虽然神明之词对我们来太过可笑,但它们毕竟是这方世界最强大而不朽的生物。”

  轻挑一下眉头,德莱厄斯同样伸出右手,握住斯维因的手掌,语气有些变化,混有莫名的兴奋。

  “神明?我不感兴趣,砍碎它才能让我体内的鲜血沸腾起来!”

  漆黑的双眸闪过一抹幽暗的色彩,斯维因深深地看了一眼德莱厄斯,两饶友谊是从某场征服战争开始,直至现在也从未改变。

  他相信德莱厄斯,传奇的诺克萨斯之手,不仅仅是诺克萨斯军团的指挥官,亦是诺克萨斯武力的化身。

  最重要的是,现今德莱厄斯所具有的力量不单单只是诺克萨斯的力量,还有另外让他感到无比惊诧的恐怖力量。

  “领主大人和我不会干涉你,黑暗里的鱼儿已经上钩,我需要镇守利蒙坦卢。但你应该很清楚,我想要的是胜利!”斯维因看向面前的德莱厄斯,看向身后的这座军事要塞。

  “领地内其它的力量正在频繁觉醒,我们必须要时刻保持前进的动力。”

  德莱厄斯听出斯维因话语里蕴含的意思,咧开嘴巴,放声笑道:“哈哈哈哈,当下的诺克萨斯军团,可不是曾经的诺克萨斯军团。”

  很矛盾的话语,却真切地道出事实。

  深渊入侵确实给瓦洛兰领带来邪恶和混乱,但也给领地里内的诸多军团带来肉眼可见的实力提升。

  无数的深渊怪物,频繁的激烈战斗,是诸多军团迅速成长的催化剂,再加上莫德里安的精粹召唤,诺克萨斯军团早已今非昔比。

  似乎为了配合德莱厄斯的最后话语,背后沉默的崔法利军团士兵用长枪的末端猛凿地面,落雷般的声音回荡在半空。

  斯维因若有所觉,跟随德莱厄斯的步伐,行走到城墙角楼,俯瞰此时此刻的努乌要塞。

  黎明的雾气之下,只见努乌要塞内部,憧憧人影伫立,无边无际,铺满视野。

  那是一名名整装待发的诺克萨斯士兵,昂然无畏的气势,仿佛重现昔日的威名震的诺克萨斯军队。

  在瓦洛兰大陆,诺克萨斯帝国的军队是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军队,其中既包含精锐部队,例如崔法利军团,血腥勇士,雷瑟守备等等,也包含上百个在本地独立作战的战团。

  每个战团都由自己的首领、元帅和队长带领,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层级和战斗偏好,且可以在其中负责特定的现场分工。

  他们可能被指派为前线突击队、重装步兵、斥候、刺客或者骑兵——只要能符合他们的技艺。

  正是这些强大战团的存在,支撑诺克萨斯帝国重返巅峰,并且重现昔日的峥嵘荣耀。

  斯维因现在所见的诺克萨斯军团,已经有曾经的一点模样,他轻轻扬起下颚,呢喃自语:“唔....多么令人怀念的场面,我上一次见到还是在艾欧尼亚。”

  视线扫过要塞内城,他看到诺克萨斯骑兵、诺克萨斯远征骑兵、诺克萨斯血色骑兵、战争石匠、崔法利军团士兵、血腥勇士、不祥之刃军团士兵......

  同样也看到伫立在阵列前的卡特琳娜、塞恩、格雷戈里和沃斯曼等诺克萨斯军团的中上层军官,还有隐藏在军团后方的战争器械!

  “瓦洛兰领的版图轮廓必须由士兵的鲜血勾勒,我期待看到那一幕的景象!”

  德莱厄斯轻轻取下背负的黑色切割者,深紫色的恶狼灵体匍匐在脚旁,而后他看了一眼要塞内的所有诺克萨斯士兵,怒吼出声,身后的血红色披风随风飘扬。

  “诺克萨斯,进发!”

  轰隆隆!

  厚重的城门轰然开启,一列列诺克萨斯士兵脚步齐整的涌出努乌要塞,像是黑色的钢铁洪流,沿着宽阔的道路,向黑木行省迅速蔓延。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