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蛇之拥·卡西奥佩娅!

  听到劫口中叙述的名字,莫德里安神色微动。

  为了这次环绕在瓦洛兰领四周的黑暗浪潮,他特意准备了许多东西,也留有不少特殊手段。

  比如光辉祭日时,英雄联盟系统固定所送的新年礼包,还有囤积的蓝色精粹和橙色精粹等等。

  虽然运气不是很好,但是总有一些不错的东西。

  卡西奥佩娅的英雄卡牌就囊括在内!

  ......

  ......

  克卡奥家族是诺克萨斯帝国最负盛名的贵族家族之一!

  尤其是在现任家主杜·克卡奥将军的手里绽放出璀璨的血色荣光,享誉瓦洛兰大陆。

  而作为杜·克卡奥将军的女儿,卡西奥佩娅自出生开始就享有诺克萨斯贵族的特权和发展空间,且从很的年纪就展现出敏锐的头脑和机灵的才智。

  她的姐姐卡特琳娜在父亲的教导下茁壮成长,而卡西奥佩娅追寻的则是母亲索莱安娜的脚步。

  在诺克萨斯帝国征服扩张的步伐里,杜·克卡奥将军带领诺克萨斯军团扩张至恕瑞玛,成为当时的诺克萨斯英雄,最后派人把家眷接了过来,安置到了港口城市乌泽里斯地方长官的宅邸附近。

  面对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人群,卡西奥佩娅一直都紧紧跟在母亲的身边,学习了许多政治、外交、以及巧妙手腕。

  随着卡西奥佩娅渐渐长大,她不由自主地瞥见了索莱安娜内心不为人知的角落,帝国疆域以外的角落.......

  某一,索莱安娜毫无征兆地在家庭居所中突然晕倒——她的木梳不知被谁喂了毒,让她险些丧命。杜·克卡奥深谙刺客之道,他遣散了所有家仆,空荡荡的房子里只留下妻子和两个女儿。

  那时的卡西奥佩娅还是个孩子,从不离开母亲身边。

  在索莱安娜康复的数月中,她们二人之间的纽带变得比以往更深厚了。

  当将军被召回到诺克萨斯,准备等待已久的艾欧尼亚侵略战时,他带走了卡特琳娜,但卡西奥佩娅留在了乌泽里斯。

  索莱安娜明显放松了许多,她向女儿吐露了秘密,其实她隶属于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结社,有人称之为【黑色玫瑰】。他们已经引领鳞国长达数百年,而他们终于成功将自己的影响力延伸至了恕瑞玛。

  现在没有了来自丈夫的警戒目光,索莱安娜可以开始真正的工作了。

  不久,在母亲的教导下,卡西奥佩娅出落成了一个无比美丽、狡猾、智慧的年轻女子,唯独缺少的可能只有同情。

  在她眼中,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可以用来达到目的工具,用完即弃。

  虽然她刚刚步入成年,但就已经靠着猎杀那些试图谋害她母亲的人而进入了黑色玫瑰组织。即使是索莱安娜也对她的速度和效率感到惊讶,而且她从来都不会留下任何行动的痕迹——包括中间人。

  后来卡西奥佩娅进入了密社更隐秘的内部,参与了他们给恕瑞玛制定的更大的计划。她利用了家族的雄厚实力,深入沙漠进行了多次远征探险,在当地佣兵希维尔的帮助下洗劫了许多远古遗迹。

  来自都城的消息传到乌泽里斯,让她的工作变得更加迫在眉睫。大统领勃郎·达克威尔被杰里柯·斯维因废黜,许多贵族豪门都选择承认这次政变的合法性.....

  其中也包括杜·克卡奥将军!

  索莱安娜勃然大怒,对丈夫的背叛行为厌恶至极,而且担心所有黑色玫瑰的成员的性命都岌岌可危,她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于是她想到了那个在远古时代决定恕瑞玛无上霸权的关键,并派出卡西奥佩娅寻找那近乎于神的力量。

  卡西奥佩娅发誓她将带回一种可以马上投入使用的兵器,左右那场即将到来的秘密战争,不达目的绝不返回。

  这个誓言的兑现将永远改变她。

  在他们挖掘到一位神秘飞升者的失落古墓之时,她立刻就知道那扇门的背后就是她所要寻求的力量,她企图将探险队的所有目击者灭口,然后将那力量据为己樱

  向导希维尔首先倒在卡西奥佩娅刀下,但随后一个巨大的石像守卫站了起来,将它的毒牙刺入她的血肉。

  被秘术毒素彻底攻磕她,在手下佣兵的帮助下穿越了沙漠回到家,一路上伴着尖叫声,她的身体被扭曲成了某种不可言的新东西........

  卡西奥佩娅将自己关在乌泽里斯住所的废弃地窖中,忍受了变形过程的无比剧痛。

  那个聪颖美丽的索莱安娜杜克卡奥之女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外形怪异、蜿蜒狡猾的生物,藏于暗处,口吐剧毒,打碎巨石犹如摔碎玻璃杯。

  她嚎啕大哭了数周,为自己失去的生活而哀伤.....直到有一她再也哭不出来。

  卡西佩奥亚把自己从绝望的深渊中拖了上来,决心接受--或许某一还能真正拥抱--她的命运。

  这不是她所期望的飞升,但卡西奥佩娅依然发掘了恕瑞玛逝去已久的神之魔法。

  她会把这力量用在黑色玫瑰的谋略中,正如她母亲最初的计划。而且她可以感到这股力量正在她体内与日俱增。

  而这力量增长到最后会怎样,她自己也无法猜测。

  ......

  ......

  利蒙坦卢,圣伯纳尔宫。

  曾经的巍峨王宫失去至高王权的加成,显得有些暗淡,不过百年宫殿群具有的雄伟气势依旧雄踞在城池中央。

  嗒嗒!嗒嗒!

  急促的脚步声在廊道响起,灯光照耀,一名身披淡紫色甲胄的雷瑟守备军团士兵在东北角的华丽宫殿前停下步伐。

  深呼吸一口气,他敲响厚重木门,沉声道:“卡西奥佩娅大人,我奉领主之令,前来传达命令。”

  “进来吧。”

  清冷的声音回荡在耳畔,雷瑟守备军团士兵神色凝重,轻轻推开门扉,迈步走进宫殿。

  寂静的宫殿内,灯光有些昏沉,但他还是第一眼就注意到宫殿中央的那朦胧身影......

  卡西奥佩娅·克卡奥。

  刹那间,他仿佛置身在阴暗巢穴,有莫名的恶意侵袭在周身,引起紫色甲胄反应,闪烁淡淡符文晖光。

  雷瑟守备军团士兵立刻醒神,眼眸内闪烁冷意:“卡西奥佩娅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抱歉,气息溢散罢了。”

  卡西奥佩娅轻轻依靠着座椅,丝毫不在意夜晚的寒冷,仅仅穿了一件轻纱薄丝衬衫,露出自己腰身的移行交界之处,娇柔的肌肤在这里变成弯曲层叠的蛇皮鳞片。

  “吧,领主大人那边有什么命令传达?”

  “斯维因冕下前往努乌要塞期间,利蒙坦卢暂且由您镇守。”雷瑟守备军团士兵不敢去看卡西奥佩娅的眼睛,轻轻低垂脑袋,凝声道。

  “斯维因离开了?”卡西奥佩娅闻言眉头轻皱,不由想起影流前几次传递过来的消息。

  “努乌要塞,德莱厄斯镇守的地方,这么,战争将起吗?”

  因为母亲索莱安娜的原因,卡西奥佩娅对于斯维因的感官也不太好,那场突如其来的政变改变了诺克萨斯帝国许多东西。

  不可否认的是,诺克萨斯帝国在斯维因的带领下,重新走上巅峰,甚至比以往更加强大。

  其麾下的雷瑟守备更是赢得诺克萨斯第一军团的称呼。

  哪怕崔法利议会里面拥有黑色玫瑰的一席之位,但在面对雷瑟守备的时候,卡西奥佩娅背后的黑色玫瑰也不得不心翼翼。

  翠绿的双眸内闪烁诡异情绪,卡西奥佩娅望着面前的雷瑟守备军团士兵,轻轻点头道:“我知道了,这段时间里,我会好好‘看护’利蒙坦卢,不会有任何邪恶和混乱存在。”

  传达完莫德里安的命令后,雷瑟守备军团士兵迈步离开宫殿。

  灯光洒落卡西奥佩娅所在的地方,只见她仰头看向夜空,一抹冰冷的笑容浮现美丽的面庞。

  “有时候,秘密比刀刃更锋利......”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