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蒙坦卢。

  宏伟古老的城墙高高矗立,一列列诺克萨斯士兵沿着墙体巡逻,握持的利刃泛起清冷寒光,每座角楼处还有影流之徒和不祥之刃军团士兵作为暗哨,共同镇守这座百年巨城。

  相比起城墙的肃穆气氛,城内要喧哗热闹许多。

  光辉祭日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但那浓厚的节日气氛还未散去,装饰着混乱之下的太平生活。

  宽阔的街道,车水马龙,摩肩接踵,好一幅繁华场景。

  深渊入侵事件,给所有人带来难以想象的创伤。不论是普通人和商人,还是贵族和超凡者,在这场灾厄里,死去太多太多。

  哪怕瓦洛兰领全力镇压,境内的深渊事件也未曾停歇,时常频繁发生,这给所有人带来若隐若无的压迫感。

  而光辉祭日的到来,就适时的成为宣泄途径,无数人借此走上街头,掩去内心的哀伤,迎接新的生活。

  昨日种种,历历在目,却愰如隔世。

  除此以外,还有消息灵通者,他们通过魔法传讯,知晓瓦洛兰领外的炼狱场景,饿殍遍野,尸山血海,活生生的成为地上深渊。

  神明?神殿?贵族?

  深渊面前,利益至上,不是所有的国家会关心自己人民的生命,掌权者们无视弱势群体的祈求,作壁上观。

  普通人们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命做出艰难的选择,打破道德的束缚,暴露出内心的邪恶。

  这也让不少人意识到瓦洛兰领的不同,尤其是在贵族制度改革和海克斯科技的出现后,他们看到打破固有等阶,晋升向上的希望。

  贵族区域,达勒家族府邸。

  璀璨的魔法灯光洒落,照亮这座简朴精致的建筑群,门口停留不少辆镌刻贵族纹章的华贵马车。

  早期倒向莫德里安的达勒家族,是瓦洛兰领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在新贵族群体里拥有非同一般的地位。

  嗒嗒!嗒嗒!

  急促的步伐声打破书房的安静,灯火阑珊,加德纳轻皱眉头,望向门口。

  门扉开启,休利特神色凝重地进入书房。

  “出事情了,城内有消息流传,贝希力克王国再度掀起战争,正在黑木行省和领地的诺克萨斯军团交锋。”

  加德纳放下手里的文件,语气异常平静地说道:“确定消息的真实性吗?”

  “无法确定。”休利特轻轻摇头,低声回答,似乎想起什么事情,继续说道:“不过前几日,卡特琳娜大人突然离开,前往努乌要塞。”

  咚!咚!咚!咚!

  加德纳敲打着书桌,神色镇定:“忘记卡特琳娜大人的事情,那不是我们该议论的。”

  “既然领地方面未发布任何消息,那这些所谓的消息就是蛊惑之语,是流言蜚语。”

  “安排城卫军出动,抓捕散布谣言者,无论什么身份,直接打入监牢。”

  “是!”休利特低声应道,准备离开。

  “等等,让达卡马家族配合,我怀疑有人暗中捣乱。”加德纳起身,望向窗台的利蒙坦卢,神色冰冷。

  “这是想要扰乱后方吗?”

  贝希力克王国的强大和恐怖,是与斯托克王国持续数百年的血腥战争铸就的。

  即使瓦洛兰领在沙塔尔大平原大破蜥蜴人军团,也无法彻底祛除普通人内心的慌乱。

  “我们需不需要联系霍勒斯那边?”休利特想了想,询问说道,瓦洛兰领的任何动静,值得达勒家族去关注。

  “不用,记得结束后,把行动记录给斯维因大人送去。”加德纳吩咐说道,斯维因的存在,不仅仅是坐镇利蒙坦卢那么简单,他猜测肯定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是!”收到命令,休利特离开书房,立刻前往城卫军营地。

  灯火摇曳,加德纳倚靠着窗台,俯瞰利蒙坦卢的景色,偶尔能看到一只只乌鸦盘旋。

  “深渊入侵还未结束,贝希力克王国却再度挑起战争?”

  “看来我们的领主大人遇到不小的困难,希望平稳度过。”

  无论情况如何,达勒家族不会有其它的想法,沙塔尔大平原战争结束后,加德纳就坚定追随瓦洛兰领的想法。

  即使贵族制度改革,达勒家族失去原有的地位和利益。

  但现在来看,新贵族的身份似乎更适合达勒家族,家族内外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面貌。

  “旧贵族?一群既得利益的享受者。”

  “迟早会在被历史洪流淘汰,成为毫无意义的老古董。”

  加德纳轻语低喃,这次谣言事件背后,他不难猜测到一些人的想法,或许还有领地外面的诱惑?

  ......

  ......

  佩里斯城堡。

  喜庆的气氛充斥内外,一名名佣人和士兵面带笑容,张灯结彩,装饰城堡,像是在庆祝什么事情。

  布鲁克子爵端坐在城堡客厅,沉稳的脸庞浮现笑容,正在接受众人的祝福。

  昨日深夜,佩里斯家族迎来新的继承人--刚出生的伏恩·佩里斯,亦是莫德里安和索菲娅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也让布鲁克子爵的众多追随者放心许多。

  莫德里安的崛起,卡迪尔的死亡,使得佩里斯家族的不少追随者承受莫名的压力。

  特别是在如今瓦洛兰领愈发强大后,他们尝到异常苦涩的味道,甚至前几次的深渊入侵,如果不是瓦洛兰领的支援,佩里斯领地早已化作深渊焦土。

  好在现在布鲁克子爵再度诞生一名子嗣,他们身为追随者看到一点点希望.....和瓦洛兰领建立联系的希望。

  嗒嗒!嗒嗒!

  匆忙的脚步声响起,戴维德神色凝重地步入客厅,看到众多追随者后,移走到布鲁克子爵身侧,低语轻喃。

  “你们先下去吧。”听完汇报,布鲁克子爵保持镇定,挥了挥手,示意追随者离去,留下索菲娅和本尼,还有克兰。

  等到追随者们离去,客厅显得空旷起来。

  戴维德适时向前一步,沉声说道:“索菲娅小姐,本尼大人,今日清晨的时候,佩里斯城堡突然有谣言流传,说瓦洛兰领即将陷入贝希力克王国的战争浪潮里,无暇顾及太多。”

  “另外,还有一些深渊入侵会再度爆发的言论,引起领地骚乱,导致人心惶惶。”

  闻言,索菲娅紧皱眉头,当即凝声说道:“瓦洛兰领绝对不会有事,父亲,这些流言必须要遏制下去。”

  荒野平原的所见所闻,让她隐隐看见另一面的瓦洛兰领,那远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恐怖实力。

  “如果戴维德叔叔处理不了,克兰管家,还有本尼叔叔,我想他们会有办法的。”

  戴维德,佩里斯领地猩红之盾军团的副团长,是一名实力强悍的大骑士。

  听到索菲娅那不近人情的话语,他神色迟疑地看向布鲁克子爵,默默等待。

  “传我命令,从今日起戒严领地。”

  “散布谣言者,杀!扰乱秩序者,杀!动摇民心者,杀!”

  “是!”戴维德立刻领命下去,紧握腰间长剑,满脸杀气。

  虽然有辈分关系在,但索菲娅的地位远远高于他,近乎训斥的话语,让他不敢有一点怨气。

  而那些作为源头传播谣言者,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成为领地敌人的陌生人,会是很好的发泄对象。

  “克兰管家,本尼叔叔,麻烦你们协助戴维德,稳定人心,不要有任何谣言从佩里斯领地流传出去。”

  索菲娅吩咐完,看向主位端坐的布鲁克子爵,轻声说道:“父亲,我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可血脉的羁绊不会消失。”

  “相信莫德里安,相信瓦洛兰领,这会是佩里斯家族最正确的决定。”

  说完这些话,索菲娅灵光闪烁,突然想到安妮的存在,是不是莫德里安早已考虑到所有事情的发生,特意安排安妮陪她到达佩里斯领地。

  回忆起这次路途种种,她惊叹莫德里安的成长,也欣喜看到当下局面的发生。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