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

  劫诧异地望向苍老蜥蜴人,很富有的神殿祭司,那么还能抵抗住下一次进攻吗?

  至于它的话语,劫不置可否,环望四周再起杀戮的影流之徒,他轻轻握住手里的暮刃,一抹暗沉的阴影笼罩身形,转瞬消失不见。

  【高阶神术:血色沁盾】!

  见到劫的身影消失,苍老蜥蜴人的神色无比阴沉,果断对自己释放守护性的神术。

  隐藏暗处的刺客,对于任何职业者来说,像是窥伺的死神,一不小心就会彻底失去生命。

  尤其是迈入传奇之路的刺客,他们所拥有的能力,诡异而致命。

  无尽夺目的鲜血荣光依旧照耀战场,剔透的霞光聚集在苍老蜥蜴人的身侧,无论它如何调动精神力,却找寻不到劫的身影,仿若彻底消失在这片空间。

  雷鸣声止,闪电湮灭,混乱血腥的战场继续。

  苍老蜥蜴人不敢再释放任何法术,如果让此前的袭击重现,它无法保证自身的安全。

  “我必须想办法离开,伊夫阁下的消息已失去准确性。”

  阻碍弩炮三角龙和塞缪安亚腥红金字塔的确实是瓦洛兰领的阴影刺客,但隐匿的刺客首领却是一位迈入传奇之路的刺客。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消息错误,苍老蜥蜴人知晓自己一旦处理不好,可能会陨落在这次战争当中。

  赤红色的光芒形成的四面神力盾牌环绕周身,苍老蜥蜴人悄然凝聚精神力,再度释放出保命法术。

  【高阶法术:法师领主护甲】!

  空气颤动,一层透明的防御护甲出现,笼罩着苍老蜥蜴人,和四面神力盾牌交相映衬。

  它不得不这样小心。

  离开神殿范围的祭司,和踏出法师塔的施法者相似,失去内心最为依靠的存在。

  好在这次远征蜥蜴人神殿方面准备充分,早已在沙塔尔大平原的毛毡帐篷区域建立起简陋的神殿。

  只要到达任何一顶毛毡帐篷处,它就可以沟通神殿的力量。

  哪怕不能干掉传奇刺客,也足以自保。

  【高阶法术:空间定位传送】!

  作为一名不是精通空间系的神殿祭司,苍老蜥蜴人能施放的空间系法术不多。

  空间定位传送,就是为数不多掌握的空间系法术,这对于空间的研究不需要太过透彻,只需要能确定曾经留下的空间坐标就可以。

  依仗着自身的防御,苍老蜥蜴人开始进行定位传送,目标是自身居住的独立奢华的毛毡帐篷,它只需要短短一两秒就你能完成法术。

  传奇实力所赋予的盲目自信。

  “没有人可以逃离他们的影子!”

  轻语声在耳畔回荡,苍老蜥蜴人微微愣神,随即一抹恐惧浮现眼眸,它加快自己的法术模型构建,想要传送离开。

  隐隐之间,空间波动跳跃在身侧,似涟漪缠绕着鳞甲身躯。

  “我.......”

  【禁奥义!瞬狱影杀阵】!

  幽沉的暗影浸透空间,标记着苍老蜥蜴人的灵魂,继而劫的身形消失不见,在有一处处空间之地留下栩栩如生的影分身,以暗影之力描绘出特殊的诡异纹路,最中央的就是苍老蜥蜴人。

  【影奥义!诸刃】!

  嗡嗡!嗡嗡!嗡嗡!

  细微的颤鸣声从手里剑上延伸,劫和他的所有影分身一起将他们的手里剑向苍老蜥蜴人投掷而出,在空气中划过优美痕迹,精准的命中四面神力护盾。

  溃散发生,每一个手里剑像是投入湖泊的石子,淡淡的涟漪蔓延,消弭所有的防御。

  【影奥义!鬼斩】!

  反手握住暮刃,劫轻轻抹向那层守护苍老蜥蜴人的法师领主护甲,轻而易举的斩灭任何阻碍。

  哧!

  瞬狱影杀阵发动,暗影标记炸裂,直接摧毁苍老蜥蜴人的身体和灵魂,毁灭所有的生机。

  空间波动弥散。

  劫提着苍老蜥蜴人的头颅,轻声低喃:“安逸的家伙,记住我的名字,影流之主!”旋即不等苍老蜥蜴人留下最后的遗言,阴影乍现,磨灭充斥恐惧的头颅。

  轰隆隆!

  就在劫磨灭头颅的刹那,虚空生雷,一抹殷红色的闪电从天际浮现,微微照亮着漆黑夜幕。

  似乎感应到什么,劫遥望远方,闪电的源头是蜥蜴人的毛毡帐篷区域,那里有莫名的能量涌动。

  “是神力?!”

  旋即劫低头看着手里的苍老蜥蜴人,轻轻笑起来:“没想到你居然是神明眷顾的祈并者,可以在死后以传奇之身荣升神国。”

  “那么,我湮灭你的灵魂,这是引起蜥蜴人之神的愤怒吗?”

  ......

  ......

  努乌要塞城墙,灼热的火焰熊熊燃烧,浓郁的黑雾萦绕上空。

  血腥的厮杀依然还未结束,到处可见王国士兵正在奋力厮杀着豺狼人士兵,驱逐着攻占墙垛的蜥蜴人战士。

  淋漓的鲜血染红墙体,顺着缝隙流淌,聚集出一滩滩黏稠血泊。

  “你们已经输了,放弃抵抗吧。”天空之主·提克塔托手握着长矛,低沉说道,它感知到不远处绽放的传奇气息,以及照亮战场的鲜血荣光。

  “输了?我怎么感觉是你们要彻底溃败了?”奎因笑了笑,弓弩瞄准着面前的蜥蜴人。

  “哈,以高阶职业者的实力挑战传奇,不得不说你的天赋很好,但是那家伙可没有你这么出众的资质!”提克塔托小心翼翼地看着弓弩的方向,它已经吃足了那无比精湛的射术苦头。

  听到蜥蜴人的话语,奎因看向达卡马公爵,这位老人正依靠着墙壁,勉强的用血色巨剑支撑身体。

  大口大口的鲜血似不要钱般涌出嘴巴,染红破碎的甲胄,磅礴的生命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连同那高大壮硕的身躯也在渐渐萎缩。

  最终,达卡马公爵再也坚持不住,双膝跪地,浑浊的双眸看向奎因,流露出一丝歉意,他已经无能为力了,血脉药剂的反噬完全摧毁了他的身躯。

  ‘咚’的一声,达卡马公爵的身躯如推金山倒玉柱般,跌落地面,溅起几丝鲜血。

  “贸然使用血脉药剂,怎么会没有后遗症?”提克塔托暗松一口气,局势得到改变,它现在只需要安稳对付支援过来的人类就可以。

  虽然对方的实力有些难缠,但它相信,以自己的传奇力量还是可以解决掉对方的。

  轰隆隆!

  提克塔托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一抹殷红色的闪电划破夜幕,与此同时,它感应到的熟悉气息居然消失不见,天空中的鲜血荣光渐渐退散。

  “现在,局势改变!”奎因望着蜥蜴人那难看的脸色,轻声笑起来。

  眉头紧皱,提克塔托反应过来,望向面前的人类,沉声说道:“是你们的传奇出手?”

  “传奇?谁知晓了?”

  “或许和我一样,以平凡之躯斩落传奇!”

  奎因不动声色,手持弓弩,瞄准提克塔托,再度发起进攻。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