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寒风吹着落叶草絮,扫地作响,阴沉天幕浮现一抹星光轻纱。

  斯嘎尔呼出阵阵白气,踏着轻巧的步伐,拱进树林内,寻找一处干净的地方,侧身躺着,仰望天空中的黯淡群星

  “嘿,克烈,是领主大人那边传来消息了?”

  电光闪现,凯南看着面前的克烈,出声询问,视线落在夜色里,沉默无声的诺克萨斯阵列。

  他有些受够这片寒冷区域,那些胆小肮脏的蜥蜴人像是滑溜的老鼠,根本不正面作战,施行着斥候骚扰战术,无时无刻都有鲜血染红平原。

  “该到战争时刻!”

  克烈晃晃悠悠的走到提莫和凯南面前,左手按住腰间手枪,右手举起银色利斧,嘴角裂开狰狞笑容。

  “传领主喻令,清理所有进入黑木行省的贝希力克王国的军团士兵!”

  提莫闻言暗自松一口气,内心的不安消退,看来领主大人他们已经知晓那些蜥蜴人的目的,否则不会发布战争命令。

  “即刻........”

  “等待后续支援的到来,最迟明日中午。”

  奈久里从阴影里信步走出,打断克烈的话语,向着提莫和凯南微微躬身行礼。

  “劳烦两位大人静等。”

  “嘿,嘿,嘿!奈久里,你这是什么意思?”克烈大声呼斥,用银色利斧的背部敲打着影流之徒的背部。

  “小瞧诺克萨斯和主舰斥候队的战斗力吗?”

  “如果克烈大人不在意领主大人和斯维因冕下的训斥,可以当没听见我的话。”奈久里耸了耸肩膀,皮笑肉不笑地望着身侧的约德尔人。

  “该死的小子,你的语气,我不太喜欢,我.......”克烈满脸愤怒,灰白色毛发微微吹起,下一刻,他像是感应到什么,回首望向瓦洛兰领。

  “嗯....这感应,是又有诺克萨斯的家伙到来吗?”

  ......

  ......

  在****的诺克萨斯,女人的首要责任就是养育强壮的小孩,为参军的丈夫传宗接代,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有些女人却不把养育当作自己的天性,卡特琳娜便是最为瞩目的代表之一。

  作为诺克萨斯倍受尊敬的贵族家庭子嗣,卡特琳娜·杜·克卡奥在年幼时就发觉自己的地位高人一等。家中的妹妹卡西奥佩娅继承了母亲的政治头脑,而卡特琳娜则明显更像父亲。

  童年时代,卡特琳娜对他父亲的刀比对裙子、珠宝和她姐妹们过分关心的琐事更感兴趣。

  一次争吵中,卡特琳娜展现出可怕的杀戮天赋,她那机会主义的父亲很高兴地培养她的杀人本能。

  并且将她推上了研习刀剑的道路,不靠鲁莽的蛮力,而是靠致命的精准,成为斩绝帝国敌人的利器。

  卡特琳娜的童年——如果还称得上是童年的话——几乎没有任何的善意或是休息。

  除却睡觉以外,她的时间全都用来考验自己的体力、灵巧、以及对痛苦的耐受,甚至在诺克萨斯军队里接受成为最致命刺客的训练,以期把自己磨砺成为真正的终极兵器。

  时间流逝,火爆任性的小姑娘已经长大,美丽而致命。

  对家族的责任和忠诚缓和了火爆的性格。事实早已证明,在自我与责任之间出现分歧时,卡特琳娜火爆的激情就会变成一把双刃剑,伤人伤己。

  作为诺克萨斯传奇将军的女儿,卡特琳娜生性自由奔放。

  她渴望为诺克萨斯贡献自己的力量,她渴望展示自己的潜力,一个为帝国和王权效力的机会。

  她的第一个目标来自父亲直接的授命。当时杜·克卡奥将军和自己的战团已经安营扎寨,即将准备向德玛西亚王国大举入侵.........她的任务是刺杀一位敌军小队长,一个名叫德米特里厄斯的下等无名之辈。

  卡特琳娜因此愤然。她毕生的训练和才能不应该浪费在刚学会挥剑的乡巴佬身上!

  一个小队长算什么。所以她没有顾及被指派的目标,而是潜入敌军营地,在敌方指挥官熟睡的时候抹了他的脖子。一次完美的处决。诺克萨斯将会迎来迅速而荣耀的胜利。她的父亲也将感到自豪。

  拂晓时分,脸上涂了灰泥迷彩的英雄德米特里厄斯带兵前来寻仇,狂暴地冲入她父亲的营寨。数十名诺克萨斯士兵惨遭屠戮,其中也包括将军的贴身随从,卡特琳娜的父亲也勉强死里逃生。

  杜·克卡奥出离的愤怒让他说不出话来,甚至拒绝正眼看她的女儿。她成了他的耻辱,也是家族的耻辱。他提醒她,最伟大的刺客不会渴望承认和荣耀。他们不会盼望在主人的厅堂之上占据一席之地。

  羞愧难当的卡特琳娜冲进了野外,孤身一人。她要完成最初的任务。德米特里厄斯将付出生命的代价。虽然如此,但是她仍然魂不守舍。她能够原谅自己吗?她为什么如此愚蠢?

  精神涣散的她,直到眼睛差点被剜掉的刹那,醒悟过来,随后看到有人来袭。

  因为卡特琳娜的失败,杜·克卡奥将军派出了另一位门客解决她,一个提拔自二流刺客公会的无名畜狗。但即便在血流满面的时候,多年的严格训练还是发挥了作用,刹那之间,她抓起自己的武器。

  六个小时后,她将德米特里厄斯的首级丢在了父亲脚下。

  她告诉这位将军,她曾考虑过反手取下他的首级,但最后还是认定——虽然她不愿承认——他下令杀掉自己是正确的。

  她失败了。不仅枉为一名刺客,一名女儿,而且也枉为一名诺克萨斯人。

  失败就必须接受后果。她用手指滑过左眼上深深的伤口,并且思考自己的狂妄自大让别人付出的代价。

  她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父亲的器重,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挽回。他会提拔其他人取代她的位置,只是为了羞辱她。

  即便如此,卡特琳娜依旧发誓要不惜代价的证明自己,平衡责任和玉望成了她一生的调整,且将自己的才能重新献给帝国,成为她一直以来所向往的不祥之刃。

  ......

  ......

  明亮的魔法灯光照耀着密室,赤红色的六芒星法阵破碎,朦胧的身影渐渐凝实。

  银灰色的肩膀和护臂,搭配着黑色皮衣遮掩住性感至极的身材,腰腹之间可见斑斓的灰色纹身。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那修长的绯红色长发披散在背后,掩盖住翘起臀部。

  “以敌人之血,祭我大诺克萨斯!”

  卡特琳娜迈步走出六芒星阵,眼眸微微眯起,环望四周,一抹野性气息骤然浮现,因左眸处的狰狞伤痕,隐含凶厉之色。

  “见过领主大人,斯维因冕下。”

  眸光微转,她看向右侧,浓郁的战意涌现面庞:“见过潘森阁下。”

  潘森与亚托克斯的战斗,流传在瓦洛兰大陆,尤为是潘森的胜利,让许多英雄看到超越自身的希望。

  “最为致命的刺客!”

  完美消化完系统传递的信息,莫德里安打量着面前的卡特琳娜,绝对令所有女性羡慕的完美身材,还有那特立独行的气质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

  “或许王国南部的那些贵族该重新考虑下选择。”

  轻声笑起来,莫德里安旋即摇了摇头,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继续进行抽取。

  深绿色的数据流再度涌现眼眸,似点点晖光浮映出系统面板。

  【姓名:莫德里安·佩里斯】

  【实力:传奇(传奇之躯、猩红呼吸法,骑士光环:血色光辉)】

  【蓝色精粹:1243点】

  【橙色精粹:0点】

  【胜利点数:0点】

  【物品:荆棘背心、灰白之盾、灰白之枪、猛禽斗篷】

  【金盾:54678枚】

  原罪深渊收获的火焰晶石已转化成蓝色精粹,再加上领地储备的魔法物品,刚好可以足够两次十连抽。

  深呼吸一口气,莫德里安对于第一次的十连抽还是非常满意的,直接抽到不详之刃·卡特琳娜,以及一些中低阶兵种。

  “希望接下来依旧能带给我惊喜吧!”

  【宿主,是否进行英雄联盟随机抽取*10?】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