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令人振奋的德莱联盟!”

  高台之上,德莱文从侧门走出,神色不迫,而后放滥端坐石椅。

  头顶处装饰着金色的头箍,晶莹宝石点缀。灰白色的狼皮斗篷自肩膀而下,遮掩住鲜艳亮丽的衣衫,裁切完好的尺寸彰显出性感的肌肉线条。

  他曾为这场表演想过很多名字,德莱文系列赛??德莱文表演赛??

  不不不,这些全部不校

  德莱文否决了这些名字,完全没有他所想要的感觉,而且以后这样的表演如他所定下的每日标准般,终将走向世界。

  联盟?

  嘿,这词不错。

  所以,他表演的名字就叫做:德莱联盟!

  德莱文俯瞰着看台上的众人,一抹兴奋到极致的笑容浮现面庞。

  “这会是一场.....精彩而血腥的表演,这..会是你们从未体验过的疯狂表演!”

  “生存!死亡!血液沸腾!”

  疯癫的声音从看台的魔法影音装置内传出,挑动着观众们的情绪,火热的气氛渐渐升腾,缭绕在监狱上空。

  “规则很简单。”德莱文环视着所有人,包含观众在内,以及囚牢里还未出来的,目光所及的囚徒们。

  “仅剩一人,且获得我的承认。”

  “你们....将重获新生!”

  “现在,我宣布德莱联盟,正式......”

  “开始!”

  伴随着轰然作响的声音传遍监狱,所有坚固厚重的铁栅霍然拉起,掀起阵阵风沙。

  谨守职责的诺克萨斯士兵向前推了一下每条通道前的囚徒。

  而措不及防的囚徒们脚步踉跄的迈出通道,冬日的阳光刺痛着骤见光明的眼睛,近乎所有囚徒都忍不住伸出双手阻拦着光线的照耀。

  嘭!嘭!嘭!嘭!嘭!嘭!

  观众台下方,黄沙场地的墙壁顶端,两者交接的间隔地方滚落一个个木质酒桶,跌落在黄沙地面,浑浊的酒水洒落。

  古拉加斯特制--易燃烧的【烈焰火酒】。

  而后崔法利军团士兵丢下一块块的火石。

  炽热橙红的火焰刹那间窜起,烘烤驱逐的囚徒,甚至有反应慢者,黑色的囚服燃起火星。

  “哇哦哦哦!”

  在腾空而起的火焰刺激之下,观众台的喧哗声大起。

  囚徒们放下遮掩的双手,离开阴暗潮汐的牢笼,他们重新看到蓝白云,以及.......那些抓住自己的士兵,和看他们如丑般的观众.....

  绝大部分是普通人。

  莫名的情绪在囚徒们的内心浮现,那些以前低贱的下等人居然......压制住涌动的愤怒,他们心翼翼地查看着环境,眼角的余光观察身侧的敌人。

  曾在牢笼内是可以交谈的陌生人,牢笼外变为..敌人!

  回去的路已被火焰阻拦,即使跨越火焰,那些黑色甲胄士兵也不是现在失去超凡力量的他们所能应付。

  喧嚣呼喊声响彻,扰动着囚徒们的情绪,不少沉重的喘息声悄然响起,他们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周围其他囚徒的身上。

  新生,多么向往的词语。

  尤其是生活在监狱的这段时间,他们更加的渴望,虽然食物和清水让他们保持着身体状态,但毫无光明的生活亦是在折磨着他们。

  他们怀念外面快乐精彩、声色犬马、高高在上的生活。

  躁动的气氛愈发不安,囚徒们理解角斗士的生活,其中绝大部分人观看过角斗场的血腥表演,只是现在换作成他们......

  整座布满黄沙的角斗场不是很大,呈圆形,直径大约两百米。

  囚徒们各自所在的位置环绕着黄沙角斗场,每两人之间间隔一座铁门,很明显的信号,两两分出胜负后,继续向着角斗场中心前进。

  迟疑犹豫的情绪在缓缓弥漫,囚徒们相互打量着,却迟迟没有动手,终究不是真正的角斗士,他们还保留着曾经身份赋予的矜持。

  东侧通道里出来的精瘦囚徒,望着了眼沉默压抑的气氛,暗自吞了吞口沫,身体轻轻转动了,尽量不要引起外饶注意力。

  从观察来看,和在囚牢内获取的信息推算,他...可能是最孱弱的。

  “妈蛋,我只不过是一个外围的喽啰,为什么也要囚禁在这里??看来这次活........”

  砰!

  身侧有黄沙溅起,精瘦囚徒面露惊色,他知晓是隔壁的家伙开始动手,迅速的转身,弥漫血丝的双眼看向对方,想要求饶......

  轰!

  硕大的拳头轰击在精瘦囚徒的脑袋上,鲜血混杂着白色液体洒落黄沙,一位体型魁梧的囚徒伫立在尸体旁边,裂开嘴巴笑着道:“抱歉,我也很想活下去呢。”

  来不及擦拭脸庞的鲜血,魁梧囚徒转身望向四周,心戒备着。

  而这场迅速结束的战斗像是火星般,彻底点燃黄沙角斗场。

  血腥的战斗迸发,淋漓的鲜血染红着地面。

  无数观众们发出呐喊喧哗声,神色稍显狰狞,能来监狱观看表演的人就没有几个是属于安于现状的,他们渴望着外界的东西来刺激自己的情绪。

  德莱联盟。

  依据诺克萨斯帝国的清算人竞技而来。

  本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表演游戏,半娱乐,半格斗,只不过,失败的结果是真正失去生命。

  高台,石质座椅。

  德莱文悠闲的望着下面展开的血腥战斗,不知从哪拿出来的巧锋利匕首在右手里旋转,一抹兴奋之色在眼眸内浮现。

  旋即,他又看向愈发火热的观众台,称赞道:“做的不错,西格莉德。”

  “大人缪赞,这是我应该做的。”静立在石椅旁边的西格莉德躬身回应,美艳的脸庞上满是恭敬。

  “可这还不够刺激。”锋利的匕首在手中转动,带起细微的冷风,德莱文看向那失去超凡力量的战斗,微微摇头。

  “我们该给这些家伙们一些‘奖励’了,那会让这场表演更完美。”

  “执行下一步计划吧。”

  “是,大人。”

  .......................

  “就这样?”奢华包厢内,莫德里安无聊地看着下面的大战斗,场面确实很血腥,拳拳到肉,甚至打出脑浆,可这只是属于普通饶战斗,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

  倒是下面那些神殿和贵族势力的难堪面容,看起来更为有意思,唔....是认出一些熟人了吗?

  “当然不会。”斯维因轻声道,黑色的眼眸倒映出着整座角斗场的地形,赋予诺克萨斯清算人新概念的德莱文怎么会仅仅只有这点东西。

  “看下去就知道,德莱文从不让人失望!”

  .....................

  PS:最近的假期有些太舒服.....熬夜导致身体出零问题,去医院挂水,硬生生排了两个时队伍...........后面会补更的。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