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莫的声音?

  莫德里安察觉到尖锐电流里回荡的约德尔人声音,不等细想,光彩影像完全破灭,所有的一切消散不见,出现在他面前的是........

  战争的废墟!

  无数道黑色烟柱在视野内升起,遮蔽着蔚蓝的空,断壁残垣的建筑里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碎片和弹坑,不远处还有飞机和坦磕残骸。

  和前世相比,战场内的机械金属般飞机和坦克样式粗犷而野蛮,即使是残骸也宛如庞大的金属怪物,震撼着莫德里安的内心。

  机甲,是每一个男饶梦想,尤为是蒸汽朋克风格的机械装置,那种冰冷、笨重、野蛮的感觉,是技术和魔幻的完美结合。

  眸光微转,他看向远处硝烟弥漫的钢铁丛林,可以看到各种科技化的杀人装备铺满这片战场里,偶尔还能看到一片纵横交错在空中的火线网,似乎在解决剩下来的战斗,还有时不时响起的蒸汽机车的轰鸣声。

  “欧米伽队所在的平行宇宙吗?”

  莫德里安念头一起,想要往前继续观察着这片战争废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像是有无形的枷锁困顿住他的身体,连低头这样的动作都做不到,只能用眸光眺望着四周。

  “这是什么意思?观察者?”

  尝试过所有办法后,莫德里安被迫接受现在的形式,以这样独特奇异的视角观察着这座战争废墟之地。

  以及即将结束的战场。

  轰轰!轰轰!

  沉重的脚步掀起漫灰尘,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大机甲怪物从灰尘里奔跑而出,形似人类的残破机械身躯内迸发出湛蓝色的电光,可以清楚看到一块块高速运转的机械板块,尤为是那双赤红色的玻璃眼睛,不断的闪烁着危险信号。

  “执行清洗计划....失败......失败.....失败!”

  “无法撤离战场,无法撤离战场!”

  “滋滋.......危险....来临.......”背后的红色探测器已经扫描到敌人正在迅速接近,机甲怪物当即停下步伐,转身面对还未消散的灰尘雾霭。

  咔嚓!咔嚓!咔嚓!

  机甲怪物的双臂和胸口飞快的进行变化,眨眼之间,三个带有科技魔幻感的恐怖移动炮台浮现在视野,炮台口中的炮管凝聚起湛蓝色电光,形成透明的能量炮弹,然后立刻释放出遮蔽日的电流攻击。

  “反击.....反击......反击!”

  “哇哦,火箭起飞!”空中,一道巧的身影携带着青色的能量光辉,高声呼喊,手中的火炮瞄准地上的目标。

  “肆意开火!”清脆的声音响彻,旋即无数发青色弹头掩盖住所有的电流攻击,顺便直接撕碎巨大的机甲怪物。

  嘭!

  巧身影落下,莫德里安看到她带着一顶红色的帽子,帽檐上有一个金色标志,正在他想要仔细观察的时候,尖锐刺耳的电流声再度响起,所看到的画面也随之破灭。

  “该死的,什么情况,怎么看不到任何东西?”疑惑在内心浮现,他摸索尝试着各种办法,却骤然听到电流声传出一阵模糊的对话。

  [新兵,恭喜你获得成为欧米伽队成员的资格,记住,这只是资格。]

  [欧米伽队是最强的王牌队,即使是资格,也代表你足够的精锐,新兵斥候。](欧米伽是二十四个希腊字母中最后一个。)

  [在这里活过一周,你就会得到一个名字。]

  [我?嘿,鬼,请牢记我的名字,欧米伽队·魔鬼伞兵!]

  [另外,请记住,在你成为欧米伽队成员后,忘记曾经的名字。]

  [你只能以代号的身份活着了。]

  ...................

  这是一段隐藏在电流声里的对话,一个女声,一个男声。

  莫德里安分辨出男声是提莫的声音,有些幼稚,看起来是刚经历过战争的新兵菜鸟,正在适应着战场上各种情况的变化。

  至于女声,开始的时候他还不知道,直到最后,听到她自称的名字【欧米伽队·魔鬼伞兵】,才知晓是炮崔丝塔娜。

  对话消逝,莫德里安望着面前破碎斑斓的画面,猜测到很可能是【命运碎片·欧米伽队(残破)】的原因,灰白色的卡牌表面密布着无数的裂缝。

  ...................

  滋滋!滋滋!

  [新兵,干这行可是要命的,你有底牌保命吗?]

  [跟着我,好好看,好好学,只要你不让敌人打中就好了,不不不,你躲草里有用吗?你能隐身不成?你以为你是图奇那个老油条吗?]

  [恩?打不中你?新兵,你很有想法啊。]

  [记住我的名字,欧米伽队·鬼影蛙人。]

  ...................

  滋滋!滋滋!

  [新兵,别听那蠢鱼的,听我的,保命嘛,就是要跑的快!]

  [嗯?跑的倒是挺快的啊]

  [别忘记了,用手中的火炮,保护为你出生入死的队友!]

  ...................

  滋滋!滋滋!

  [作为队里时间最长的老兵,我告诉你,要有耐心,千万别像他们两个那么火爆。记得带点毒药,我们是执行任务,又不是去火拼,何必讲究过程。]

  [没错,新兵,躲起来,从暗处突然袭击,打一个出其不意,虽然你现在的躲藏技术不是很好,但是,再经过我几个月的训练,必将大成。]

  [哦?我叫什么?欧米伽队·毒针狙击手!]

  [偶尔还会担任队的医生,在你没有死亡前。]

  ...................

  [队长?]

  [他人就这样,寡言少语,新兵,别想太多。]

  [他的名字?欧米伽队·雷爆破手,是我们队伍的核心。]

  [掌握着整个战场的情况,能合理做出战略部署,哦,就是有一个不好的习惯,等你以后就清楚了。]

  ...................

  “嗯?”

  莫德里安聆听着尖锐刺耳的电流,斑斓的画面仿若在愈合恢复,但他等待很久也未成功看到愈合的痕迹,甚至连电流里的交谈声也消失不见。

  这让他很难受,只能从画面的色彩里辨识出所在的位置发生莫名的变化,不知道是好是坏。

  电流声响起。

  滋滋!滋滋!

  [整装待发....]

  滋滋!滋滋!

  [有....情....况........]

  滋滋!滋滋!

  [鲨鱼!......新兵,快走,你知道的,那些防卫机甲的武器打不中你。]

  [一起走?不不不,分开走,我去引开他们,别忘了,我有古灵精怪的身法,他们打不到我。]

  [在基地等我..........大鲨鱼正在接近它的猎物!]

  滋滋!滋滋!

  [跑!跑!跑!跑起来,新兵!回去告诉他们,我们暴露了!]

  [一起回去?不不不,根本不用,看着,新兵,我可是有绝招的,毁灭射击!多少敌人都没问题。]

  [所以,你快回去,等我打退他们,就回基地。]

  [可恶的怪物们,迎接我魔鬼伞兵的猛烈炮火吧。]

  电流声里,掺杂着无数的枪炮轰鸣声.........

  滋滋!滋滋!

  [躲起来别动,新兵,等我回来。该死的,对面有探测器!]

  [想什么呢,我会像那两个傻子一样吗?别忘了,你的躲藏技术我才教你教到一半呢,等到时候,我再教你如何制作特殊的可以引爆的毒液如何?]

  直升机的噪鸣声出来在电流里…………渐渐远离……

  滋滋!滋滋!

  [队长,他们对我们发起总攻了。]

  [哈,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吗?]

  [后面是森林,最适合你的战场,躲起来!欧米伽队不能就这么灭亡了!]

  [新兵!提莫!]

  [从今起,你就是欧米伽队的队长!]

  [哦,对了,你以前不是一直想学爆炸的艺术吗?这是我最后能教你的了。]

  轰隆隆!轰隆隆!

  轰鸣的爆炸声震撼着斑斓画面,即使是破碎模糊的视角,莫德里安也能看出那恐怖的爆炸范围,席卷着所有的一牵

  等待许久,没有听到电流声,他神色微楞,这是........代表结束?

  可结果了?

  什么也没有吗?

  滋滋!滋滋!

  嘈杂的电流声悄然响起,面前的画面也会时而变的模糊不清,时而清晰可见,最终停留在某间堆放满物品的储物室内。

  老旧木桌的勋章盒内摆满了不同颜色的勋章,但有同一个名字:欧米伽队·幽灵特工。

  [我会手刃仇人。]

  [没有人是无辜的,没有人是无辜的,我是仅存的斥候。]

  [我的眼泪早就流干了,鬼。]

  滴滴!滴滴!

  房间内右上角的电子装置发出警报声: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欧米伽队整装待发!]

  [提莫队长.........正在........待命!!!]

  ...................

  无数的光彩影像在面前湮灭破散,莫德里安意识到,这是要离开欧米伽队所在的平行宇宙。

  等到他回过神,睁开眼眸后,他已出现在拉克斯塔克要塞的密室内,清晰的画面有些赏心悦目。

  只是........莫德里安轻轻触摸着脸颊,晶莹冰凉的泪水沾湿手指:“我这是怎么?怎么会哭?”擦拭掉泪水,他凝视着面前散去晖光的灰白色卡牌。

  密布的裂缝摧毁掉钢铁城市的背景,五道巧的身影屹立在卡牌中央,其中有三道恰好卡在裂缝中,看不清面容,倒是另外两道身影能看见大部分模样。

  【解析...........命运碎片:欧米伽队(残破)】

  【叮.....恭喜宿主,从命运碎片里解锁:欧米伽队·幽灵特工和欧米伽队·毒针狙击手!】

  【叮,发现到适用英雄,是否选择对该英雄使用命运碎片::欧米伽队(残破)?】

  “咦!?”连续不断的系统提示声,让莫德里安惊诧出声,内心有些迷惑,系统这是什么意思?

  解析命运碎片,解锁欧米伽队,还有适用英雄?

  他不由得回想想起德莱厄斯打破命阅枷锁时候,那时的系统发出相似的提示,然后完美的嵌入卡牌,获得神王属性。

  打开【英雄】面板,最上方闪烁的是两张极具科技感的深绿色卡牌。

  ...................

  【欧米伽队·幽灵特工】

  【幽灵特工:提莫曾经依靠着一个代号来过活,因为过于久远导致他忘记了找个代号是什么,甚至忘了战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他仍然记得两件事:没有人是无辜的,并且帐总是要算的。】

  ...................

  【欧米伽队·毒针狙击手】

  【毒针狙击手:部队军医-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图奇受到来自战争不可挽回的创伤。自从他上一次接受专业的医学治疗已经过去很久,他也很久没有佩戴‘无害’的标志牌了。】

  ...................

  “很幸运!”

  莫德里安轻声呢喃,语气里情绪难明,很难清楚是对这次抽取的奖励感到幸运,还是对欧米伽队以新的身份出现感到幸运。

  “当你们再次相见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场面?唔.....图奇会和提莫率先见面。”他想到什么,然后看向脚旁玩弄着【最后的轻语】的老鼠,内心颇有些期待。

  就在他想要选择嵌入卡牌的时候,莫名的悸动在内心出现,耳畔有苍老的声音响起。

  “真有人入侵?这么多次防备,终见成效。”莫德里安微微笑着,对自己的提前安排很满意。“出去看看,赢客人’闯进来了。”他放弃继续嵌入卡牌,现在的场合也不适合。

  莫德里安走在前面,斯维因紧跟身后,赤红的左手从衣摆里伸出,他亦察觉到艾翁的精神提示,虽然不认为所谓的‘客人’能从他、迦娜和艾翁三人联手中逃脱,但以防万一,活动活动身体也好。

  艾希见状,轻轻握紧背后的【阿瓦罗萨的祝福】,爱好和平的她对于战斗并不渴望,可不妨碍展现自己的超凡箭术。倒是德莱文这家伙,直接抽出两柄利斧,在手中飞速转动,一抹疯狂出现在脸庞。

  寒秋深夜,黯淡空中挂着几点寒星,在黑色的云层里射出微弱的光芒,洒落在拉克斯塔克要塞的建筑表层。

  莫德里安从密室内出来,走到宫殿阶梯前的时候,他就看到夜幕半空中悬浮着的身穿蓝白色法袍的修长身影,正在和几条垂落的绿色枝桠对峙,冷冽刺骨的气息弥漫。

  借着明亮的魔法灯光,莫德里安发现披散在法袍外的蓝色发丝,再加上有些熟悉的身影,不禁惊愕出声。

  “盖伊陛下?!”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