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第三百四十五章 糜烂的局势(二)

小说: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作者:樱花下的剑 更新时间:2021-06-26 01:41:59 源网站:123言情
  福斯拜罗要塞,残败的城墙岗楼。

  干涸的鲜血似伤疤镌刻在墙体表面,克拉伯斯一步一脚印地走向高处,腐烂的面庞微微展露一抹笑容。

  有些诡异而可怕。

  是骄傲?是自豪?

  似乎见到熟悉地方,尤为是看到那面浸染过守军鲜血的红色旗帜,身后的瘟疫怪物发出莫名的吼叫,唾液溅射。

  啪!啪!

  没有在意马歇尔叔叔的无意义嘶吼,克拉伯斯轻轻跃起,摘下旗帜顶端悬挂着两颗破裂的头颅。

  他低头看着怀抱里的看不出原有模样的头颅,呢喃道:“父亲,奥帕叔叔,我已经亲自踏上岗楼,取下你们的头颅,还有尸骸......”

  旋即,克拉伯斯神色微楞,皱眉思考。

  尸骸?他们的尸骸在哪里?

  哦,想起来了。

  尸骸已被分食掉了。

  “那就单独是头颅吧,我想,你们应该为我自豪吧?呵呵,我做到了曾经做不到的事情!”

  “你看,曾经可恶的蜥蜴人战士和豺狼人士兵已覆灭在瘟疫当郑”克拉伯斯指着瘟疫雾气里,若隐若现的无数道阴影。

  “即使他们死去,我也要用他们的尸体为这片冰冷的世界。”

  “掀起灭亡灾厄!”

  像是听到克拉伯斯的宣言,要塞内无数道低沉的呜咽声汇聚到一起,轰散遮掩苍穹的绿色雾气。

  显露出破败街道、倒塌房间和废墟建筑中纷纷走出的无数瘟疫尸骸,有人类、豺狼人、蜥蜴人、战马家畜等等,密布要塞内外。

  毫无生气的眼眸,机械般的动作,无意识的吞咽,宛如活死人般被人掌控住身体一牵

  “我会带着你们一起,看着瘟疫蔓延,灭亡降临!”

  克拉伯斯心翼翼地保护着两颗破裂的头颅,走向远方,带着身后的瘟疫大军。

  不知为何,他本想先去斯托克王国的利蒙坦卢,只是内心有着阻止的声音响起,改变原来的方向。

  继而,走向贝希力克王国,走向这座蜥蜴人王国!

  ......................

  当瘟疫蔓延的消息再也遮掩不住后,深受瘟疫影响的斯托克王国、贝希力克王国和艾蓝法珞帝国南方军团的局势,开始变得糜烂不堪。

  其中影响较轻的是艾蓝法珞帝国南方军团,本就是军团制度,在知晓瘟疫的严重性,就立刻反应过来,隔离感染瘟疫的士兵。

  先是军团法师驱散失败,然后等来冰雪神殿的牧师,算是可以解决轻微感染的士兵,而深度感染的士兵,在无声无息中消弭不见。

  但准备已久的战争计划,却因这次爆发的瘟疫阻断征服的步伐。

  南方军团的高层并不清楚贝希力克王国内部的瘟疫感染情况,只能一边试探性的侦查,一边进行收缩防线,严防二次感染。

  斯托克王国情况比较复杂,在瓦洛兰领做出隔离区域的动作后,整座王国几乎把银松行省和失陷的黑木行省,全面封锁起来。

  任由他们自己解决,且不允许有任何人,在未经侦测后,离开银松行省和黑木行省,进入其它各行省区域。

  这方面,利蒙坦卢最为严苛,各大贵族势力争相戒严,把王都布置的水滴不进。

  倒是瓦兰特王宫在这次事件里,沉默无声,透露出别样的意味。

  另一边,和斯托克王国、艾蓝法珞帝国南方军团相比,贝希力克王国的瘟疫蔓延可谓是严重无比。

  王国内部多是丘陵、沼泽和丛林地带,这完全是为瘟疫准备的环境。

  尤为是东部区域,瘟疫近乎以不可阻拦的趋势蔓延,无数的豺狼人和蜥蜴人感染到瘟疫,恶臭的味道充斥在空气里。

  连超凡体质的蜥蜴人精锐都能感染,更别论那些老弱病残者。

  绝望的哀嚎在丘陵响彻,憎恨的情绪浮现沼泽,莫名的力量开始渐渐遮掩在贝希力克王国的上空。

  科克尔城。

  这座完全由青色巨石铸成的伟大城池,正在经历着建立以来最无奈和残酷的考验。

  斑驳的城墙留下崭新的刀剑痕迹,独有的翠绿藤蔓景色被破坏不少,露出土褐色的墙体。

  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蜥蜴人战士和豺狼人士兵拥挤在城下,细细看去,暴露的深绿色肌肤满是脓疱,土褐色的脓水顺着流淌。

  他们用麻木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巨石城池。此前的绝望反击并没有获得预想中的结果,似乎在感染到瘟疫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已注定,连神殿都不再庇护他们。

  “伟大的蜥蜴人之神,科克尔部族以鲜血和灵魂作为祭祀,祈祷吾主注视科克尔城!”

  蜥蜴人神殿内,诺斯正匍匐在灰色地面,古怪而神秘的语调声回荡在空旷殿内,他在不断地吟诵着赞美的词语。

  面前的硕大石池内,安静的躺着十数位普通的人类,脖颈间撕裂开一道大口子,汩汩汹涌的鲜血转瞬之间填满石池。

  苍白无色的面庞宛如木雕泥塑般,毫无一丝波澜,唯有颤栗的身体诉着内心的恐惧。

  他们是科克尔部族蓄养的奴隶,专门用于祭祀、宴会和社群仪式。

  嗡呜!嗡嗡!

  某种神秘的波动降临在神殿内部,激荡的气息引起元素潮汐,形成虚幻影像浮现。

  丝丝威严嗜血的眸光散开,压抑沉重之感霍然降临。

  不过须臾,消失不见,再度回神时,蜥蜴人神殿早已恢复到原有模样。

  唯一异常之处就是,石池内注满的鲜血消逝一空,连人类的面庞都泛着铁青色,活像是临死之前经历大恐怖。

  “憎恶瘟疫之神,隐藏在无底深渊的邪神!”

  诺斯缓缓起身,狰狞面庞上布满疲惫,刚刚伟大的蜥蜴人之神降临下一丝意志,告诉他此次瘟疫的来源,以及背后站立的存在。

  “该死的,黑木行省的战争怎么会惹到一位邪神?”诺斯走出神殿,温暖的阳光洒在身躯上,振奋点点精神。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眼眸内的阴毒之色渐渐浓郁:“而且偏偏不巧,一年后才蓦然爆发。”

  “呵呵,如果这背后没确鬼,我自裁在蜥蜴人神殿内!”

  诺斯想着已经彻底糜烂的科克尔部族控制的东部区域,金黄的瞳孔内倒映着刻苦仇恨。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