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希力克王国,北部区域,帕劳瑟丘陵。

  灼热的阳光洒落辽阔而丘陵,无数蓝色雄鹰旌旗飘扬在空。

  放眼望去,青纱帐起,营地密布,白云漫,这座丘陵像是一片望不到边缘的蓝色海洋。

  它已成为艾蓝法珞帝国南方军团驻扎之地,数十万军团士兵分散在丘陵各处区域。

  从繁春之季爆发的战争,到现在的烈阳之季,艾蓝法珞帝国南方军团丝毫不给贝希力克王国任何机会,直下北部区域的大片疆土,现在已经向着中部和东部区域进发。

  而临近无尽之海,降雨量充足,水资源丰富的西部区域,已有艾蓝法珞帝国庞大的海军封锁住那片繁华区域,战争的激烈程度似浪涛惊起,让双方都杀红了眼睛。

  到现在为止,这座享誉卡拉迪莫斯大陆的蜥蜴人王国饱受失败困扰,强悍的蜥蜴人战士和骁勇的豺狼人士兵,面对艾蓝法珞南方军团的军阵,根本无法造成有效的损伤。

  肥沃的疆土不断丢失,已经打击到贝希力克王国诸多蜥蜴人部族的战争热情,甚至有些部族不得不召回打残的蜥蜴人军团。

  出乎意料的是,艾蓝法珞南方军团却没有因此再度进攻,而是驻扎在这片帕劳瑟丘陵,像是默默等待着战争时机到来。

  帕劳瑟丘陵,中央地带,

  高耸的山丘内,安营扎寨十数座青纱帐篷,蓝色雄鹰旗帜随风而动。

  拉斐尔·巴拉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帐篷内,一抹愁容浮现英俊面庞,满心思绪涌动。

  在刚刚结束的军团会议里,每一位高阶将领的神色都不太好。

  这本是建功立业的时候,却因为额外出现的糟糕问题,导致整支军团停歇在丘陵,默默等待最终的结果。

  “瘟疫?这群该死的蜥蜴人和豺狼人居然想出如此恶毒的办法,来阻止帝国的推进!”拉斐尔的面庞饱含怒气。

  但不得不,如此自损的办法,成功遏制住帝国的推进速度,甚至被迫停止攻伐。

  南方军团已有一部分士兵感染到瘟疫!

  只不过,令所有高阶将领没想到的是,法师军团释放的大型驱散法术,并没有成功驱散掉瘟疫,反而造成一部分瘟疫爆发,直接损失掉士兵的生命。

  这也导致现在军团上下都在等待冰雪神殿的牧师正在从后方赶来,使用神术进行驱散。

  拉斐尔对此并没有抱有成功的心态,依据他叔叔威尔士的法,军团内部已有一些超凡骑士受到感染。

  其中最多的就是入侵贝希力克王国东部区域的军团主力。

  当然,作为军团主帅之一,威尔士吩咐拉斐尔心这次的瘟疫,军团内部已经决定对感染瘟疫的士兵进行隔离,甚至迫不得的情况下直接清理。

  “清理!”

  当拉斐尔听到消息时,神情微楞,他根本想不到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士兵会面临如此严峻局势。

  这是最坏的打算。

  如果冰雪神殿的牧师没有解决这次瘟疫,那么可能会成为南方军团最后的打算。

  嘭!

  身前的木桌碎裂,崩裂的木屑切割着手腕,点点血珠从肌肤浸透,流露到地面。

  “贝希力克王国!蜥蜴人部族!”拉斐尔沉声道,眼眸内的杀意不加掩饰。

  “拉斐尔将军,有您的魔法传讯!”

  青纱帐篷外,有传讯士兵汇报道,或许是听到之前碎裂的声音,语气有着颤栗。

  “进来吧!”拉斐尔看着面前的木桌,随手一挥,收入空间戒指内,见到传讯士兵递过来的传讯石。

  淡蓝色的石头外表,闪烁着莫名光辉,这是代表着有人从遥远之地发来消息。

  “家族内部的魔法传讯?”拉斐尔对着传讯士兵微微点头后,神色疑惑的触动到传讯石。

  咔嚓!

  传讯石破碎,蓝色晖光一闪而逝,旋即拉斐尔睁开眼眸,英俊带有一抹意外和凝重。

  是来自瓦洛兰领的尤兰达传递的消息,巧合的是,与此次爆发的瘟疫有关。

  “不是贝希力克王国的蜥蜴人部族造成的瘟疫?是从黑木行省蔓延开的。”

  “人为的?连豺狼人和蜥蜴人也都被感染,甚至贝希力克王国内部的感染更为严重?”

  拉斐尔立刻起身离开青纱帐篷,如此重要的消息,他必须要和威尔士叔叔明,或许探知到瘟疫的源头,能有解决掉瘟疫的办法。

  ......................

  贝希力克王国,东部区域,科克尔部族。

  蜥蜴人是一种原始的爬行类类人生物,它们喜欢潜伏在丘陵、沼泽和丛林当郑

  稍的村会分布在各处翠绿的环境里,而一些城镇和城池则会建立在丘陵区域,科克尔城就是一座矗立在丘陵里的巨城。

  远远望去,这是一座完全由青色巨石铸成的伟大城池,也是科克尔部族的心脏区域,里面生活着数十万蜥蜴人。

  古老的城墙布满岁月的痕迹,倒挂的藤蔓蔓延在城墙上下,形成独有翠绿景色。

  科克尔城内,蜥蜴人神殿。

  诺斯·科克尔,这位科克尔部族的萨满祭司神色愤怒,指尖的闪电能量跳跃闪动,他收到王国高层的问责。

  为什么会有瘟疫从科克尔部族领土范围内蔓延出去?

  而且周围的各大部族早已眼馋科克尔部族很久,每年都会从斯托克王国收获丰厚的利益。

  它们这次也没有放过科克尔部族,在解决瘟疫问题后,希望能在掠夺军团内分到一杯羹。

  “该死的,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有瘟疫蔓延?”诺斯发出愤怒的咆哮,如今科克尔部族的瘟疫情况太过严重,已经有着向科克尔城蔓延的趋势。

  要知道,科克尔城可是部族心脏,一旦蔓延到这里,那么科克尔部族能否在这次瘟疫后保持住大部族的实力都是问题!

  可是,部族安排出去收集情况的斥候还没回来,他也不知晓具体的情况。

  只知道源头可能是那处被科克尔部族征服的黑木行省,甚至驻留在那里的蜥蜴人和豺狼人都已大部分感染瘟疫。

  “愿塞缪安亚护佑科克尔部族,安全渡过瘟疫之灾!”诺斯对着神殿内的狰狞蜥蜴锐像低垂下愤怒的脑袋,轻声呢喃。

  蜥蜴人以宗教的形式敬畏魔法。通常它们由萨满领导部族,负责主持仪式并祭拜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

  哧!

  一抹闪电锁链在空气绽放,诺斯神情凝重的走出神殿,蜥蜴人之神塞缪安亚并没有回应他的祈祷。(没有祭祀之物的祈祷一般很难获得神明的垂怜)

  但诺斯的内心有莫名的预感,似乎这次的瘟疫会超乎想象,他决定亲自过去看看。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