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奥伦之锤的金色光辉搅动着漫密布的白光时,平原营地内的德莱厄斯身形微微颤动,弥漫在周身的猩红能量和充斥在空气里的白色光辉,互相湮灭吞噬,不休不止。

  嘎吱!

  漆黑的眼眸内有涟漪蔓延,德莱厄斯握住黑色切割者的手臂缓缓移动,刺耳剧烈的摩擦声在空气里回荡。

  咔嚓!

  红白色的画面如玻璃般崩碎,黑色切割者释放出锋利的寒芒,绞碎愈发不稳定的白色光辉。

  旋即,德莱厄斯倒拖着黑色切割者奔跑在血红色平原,每一步践踏都会有红白光辉激荡,都会留下裂开的灰色土坑,直到兰瓦苏尔城堡城墙前。

  而后,他高高跃起,双手紧握住黑色切割者,猩红的生命能量喷薄涌动,犹如孤傲巨狼,对着金色胜利之秤发出无声咆哮。

  【诺克萨斯断头台】!

  ......................

  岗楼废墟的半空处,仅剩的一截神术卷轴燃烧殆尽,金色胜利之秤释放出最后的纯白色光辉,甚至在抽取具现化出来的白色秤砣的力量。

  这是神术的自我反应机制,它必须要确保神术的作用能继续下去,哪怕要抽取所有可以调动的力量。

  但是施术者已经被抽取所有力量,在没有额外源头提供的情况下,这一切难以为继,最终导致苍穹中秤自然而然的崩溃。

  溢散的神术力量化作纯白色的能量风暴,在宣泄之时,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高举着黑色战斧悍然斩下。

  纯白色的苍穹仿佛被撕裂开红色口子,倒映出鲜血和白骨的画面,但白光不止,激荡着冲刷着红色口子,冲刷着黑色切割者,冲刷着德莱厄斯。

  一座秤,一道人影,一柄战斧。

  恍若永恒的画卷镌刻在穹,倒映在所有饶瞳孔内。

  ......................

  某处灿烂的星云内部,悬浮纯白色辉光组成的形似光球般的广袤空间。

  它就像是可循环独立空间,庞大无比,纯白而神圣,在光球表面闪耀着特殊的白色神光。

  和兰瓦苏尔城堡的神术光辉很是相像。

  隐隐看去,内部密布的山脉群峰、蜿蜒河流、茂密的森林荒野,和一些建造的巍峨城池,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不过里面没有纷争,没有冲突,祥和而宁静。

  这里就是公正之神的神国,连接诸多不同位面的信仰源头之地。

  神国内,最高的山峰之巅,有一团纯白色光辉如太阳般闪耀,而在光辉中则是一座雕刻着大量细神文的纯白神殿。

  “嗯?有人使用我的神术?”平静沉稳的声音在纯白神殿内响起,包含一丝疑问。

  “没有祈祷称颂?没有宏愿传递?是异教徒使用........我想一想,是神殿曾报备过丢失的金色胜利之秤。”

  “很有意思,没想到在主位面有人献祭自己的寿命和灵魂来启动神术,唔.......我去看看.....嗯?神术消散了?”纯白色光辉莫名颤动,旋即沉寂下去。

  “是哪位出手了吗?”

  ......................

  铁荆棘山脉,由伦沃尔山脉延伸出来的一座型山脉,也是兰瓦苏尔城堡附近最为复杂的地形。

  茂密的森林内,虫蛇密布,一支身穿深绿色甲胄的队伍正在迅速推进,最前方开路的是一位气息浑厚的大骑士。

  “塔马拉叔叔,我们行走的足够远了吧?”阵列内有一道稍显虚弱声音响起,似乎有些支撑不住。

  “波尔少爷,再坚持一会儿,我们马上就要到下一个休息点了。”塔马拉,也就是那位大骑士面色沉重道。

  不过在回答问题的同时,他微微转头看向东方,那里是兰瓦苏尔城堡的方向,而他们是杰弗里家族提前离开的避难者。

  至于他称呼的波尔少爷,是杰弗里家族的二少爷,也是如今最出色的继承人,实力已迈入超凡骑士。

  其实起来,这位波尔少爷,和莫德里安还有一些关系,如果不是他当初在亚伦瑟丘陵斩杀掉安吉娜,那位赋出众的杰弗里家族第一继承人,或许现在的波尔还在利蒙坦卢求学,未被正式召回到杰弗里家族。

  “戒备!”塔马拉突然道,挥手示意身后的铁荆棘士兵心四周。

  在这场护送之旅里,他将负责把波尔少爷带到艾蓝法珞帝国,在那里等待杰弗里家族的召唤。

  额外的心思,或许有吧,但那是在安全到达艾蓝法珞帝国后。现在,他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有些不对劲。

  一路的匆忙行程,他们见识到铁荆棘山脉最大的特点是充斥其中的青蛇毒虫,每时每刻都有声音回荡,而不像现在面临的情况,是如茨安静。

  “很不错的警觉性,可惜了!”

  嘶哑暴躁声音在前方森林冒出,旋即有位壮硕肥胖的中年男子掀开树叶走了出来,独自一人。

  橙红色头发披散在后背,光滑的头顶处似乎纹印某种法纹,有种奇异古怪的感觉。特殊金属质地的环扣束缚着杂乱的胡须,随着酒桶·古拉加斯的动作,晃悠不断。

  “阁下是谁?”

  塔马拉沉声询问,只不过当那道目光望过来时,他感受到恐怖而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

  “我?我是来收割你们生命的人!”古拉加斯的体型看起来像是肥胖的感觉,但时而虬起的肌肉给人一种强大的力量福

  闻言,塔马拉脸色阴沉,旋即想到什么,立刻厉声道:“该死的,是瓦洛兰领的家伙,一起上,干掉他!”

  随着塔马拉的命令下达,这支杰弗里家族避难队伍爆发出冷冽的杀戮气息,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就是因为瓦洛兰领带来的战争。

  利刃出鞘,闪烁着冰冷寒光,所有人保持阵型冲锋上前,而塔马拉则迅速后退,拉扯住波尔和几位亲信,想要从另一边离开,他闻到了致命危险的味道。

  “欢乐时光,开始!”

  “嗝儿..........”酒桶·古拉加斯抱起右手里的酒桶畅饮一口,浓郁的酒香充斥在森林里。

  “一个不留!”

  话音刚落,他直接撞开面前的阵列,追随塔马拉的脚步,活动的左手顺便扭断几位铁荆棘士兵的脖颈,清脆的声音有些悦耳。

  几缕阴影在古拉加斯离开后,扭曲浮现,之所以能找到这支悄然离开的队,依靠的就是影流之徒的追杀能力。

  密布的森林,翠绿之意弥漫,一抹抹血红之色似玫瑰绽放,鲜艳美丽。

  ......................

  第三更奉上,拜求正版订阅哇~顺带求下月票~|?˙?˙)?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