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战争再启

小说: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作者:樱花下的剑 更新时间:2021-06-26 01:41:59 源网站:123言情
  兰瓦苏尔城堡外,旌旗飘扬,披甲持锐的诺克萨斯士兵似群狼匍匐,隐藏着寒光爪牙,等待着最终的号角声。

  这是一片清理后的平原,错落站开的战争石匠在中央地带搭建起稍显粗糙的战争沙盘,上面最为醒目清晰的就是铁荆棘山脉和兰瓦苏尔城堡。

  清风掠过青草,神色冷冽的德莱厄斯伫立在主位,左右两侧分别是亡灵战神·塞恩和锤之毅·波比,再次之是无双剑姬·菲奥娜和酒桶·古拉加斯。

  “诸位,如果没有其它疑问的话,就按照制定的计划执行?”德莱厄斯环望站立的英雄,一抹铁血气息弥漫。

  “我有疑问。”菲奥娜出列,高挑的身影走向战争沙盘,白皙纤细的手指放在兰瓦苏尔城堡的东方,那里是黄沙平原。

  “根据战争石匠,和影流之徒的汇报,坦贝法沙大公国大概率会干预这场突袭战争,那我们到时候该作何应对?”菲奥娜在到战争石匠的时候语气微微一顿,旋即恢复正常,继续阐述道。

  闻言,德莱厄斯凝视一眼菲奥娜,然后仰头望着吹拂而过的清风,在极高的穹有一只蓝色青鸟展翅翱翔。

  “迦娜冕下会负责远道而来的坦贝法沙大公国军队。”

  即使有着系统的约束和赋予的忠诚度,也并不能指望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所属英雄能微笑相处,鲜活的生命,不曾忘却的记忆,都是人性和灵魂的体现。

  不过在战争状态下,两者依旧保持着对于莫德里安的忠诚,对于瓦洛兰领的归属感,所以在应有姿态里,他们尽可能的和平协助。

  “那么,开始吧,诸位!”

  德莱厄斯伫立眺望着远处高耸雄伟的兰瓦苏尔城堡,深邃的眼眸内隐隐有冷芒流露。

  繁春的清冷微风在平原飘荡,那一面面鲜艳如血的旗帜刺破苍穹,苍白的双刃斧徽记仿佛活过来般,狰狞的笑容浮现骷髅面庞,殷红的血液在嘴角蔓延。

  呜呜!呜呜!呜呜!

  苍茫的号角声在平原上响起,似乎在唤醒着沉睡中的野兽。

  早已整装待发的诺克萨斯士兵迅速列阵完毕,冰冷的眼眸望向远处城堡,泛着寒光的武器紧握双手。

  战争是征服,战争是杀戮!

  战争,是我!

  德莱厄斯从背部取下黑色切割者,视野内是各自就位的将领英雄,猩红披风随着清风微微荡漾,拉扯出炫目的红色流火。

  “为了瓦洛兰领,为了诺克萨斯!”

  轰隆隆!

  振奋的呐喊声和轰鸣的脚步声混杂着响起,诺克萨斯士兵竖起钢铁盾牌,迈动着坚定步伐向着兰瓦苏尔城堡前进。

  诺克萨斯的每一个战团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层级和战斗偏好,并以此作为基础可以构成更大规模的战群。每一位士兵在其中负责特定的现场分工,可能被指派为前线突击队、重装步兵、斥候、刺客或者骑兵——只要能符合他们的技艺。

  而身为召唤而来的诺克萨斯士兵本身就是诺克萨斯帝国的精锐士兵,他们可以胜任自己熟悉的作战方式,可以从重骑兵转换为重装步兵,以及前线突击队。

  ......................

  高耸的岗楼之上,奥尔科特神色凝重地望着开始进攻的瓦洛兰领军团,果然如他所料,直接强攻城堡。

  “传我命令,铁荆棘步兵即可迎敌!”

  “床弩准备!”

  “弓箭手准备!”

  “家族法师团准备!”

  一道道命令从岗楼内传出,然后经由传令兵送到每一位指挥官的手里,兰瓦苏尔城堡,这座杰弗里家族的百年城堡进入全面战争状态。

  由矮人和地精制造的战争器械推到墙垛处,两侧是负责床弩的士兵,再后面是集结列阵的铁荆棘弓箭手,锋利的箭矢闪烁着冰冷寒光。

  当瓦洛兰军团正式推进时,奥尔科特的内心稍稍轻松一口气,事情都在往准备好的计划发展,期望不要出现意外。

  钢铁盾牌竖立前方,无形的铁血气息在平原激荡,无一不在诉着瓦洛兰领军团的精锐。

  “但是我的铁荆棘军团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废物!”奥尔科特冷声道,身躯的生命能量如火山汹涌,激荡的气息烘烤着空气。

  “弓箭手,射击!”

  嗡嗡!嗡嗡!嗡嗡!

  密集的箭雨充斥着淡灰色的幕,遮蔽地,旋即犹如落雨般降落在钢铁洪流的诺克萨斯阵列里。

  铿锵!铿锵!

  泛着寒光的箭矢带着坠落的力道击打在钢铁盾牌之上,折成两截,但依旧有不少箭矢顺着阵列缝隙,穿透精良的甲胄,溅起点点血色。

  死亡蓦然来临,却无法动摇诺克萨斯饶心态,后列的士兵填补空档,继续迈着坚定步伐前进。

  “床弩,攻击!”

  肃穆沉重的气氛弥漫在城堡上空,奥尔科特的声音再度响起,像是在耳畔呢喃,这是骑士长对于生命能量运用,是一名统帅必备的技巧。

  弓箭手的持续进攻迟滞着瓦洛兰领的前进步伐,而后隐藏在墙垛后面的战争器械在辉光下流露出金属光色。

  咔!咔!咔!

  两侧静立的士兵迅速动手,弩弦声拉到凹槽,旋即沉寂的床弩发出宛如狂暴野兽般的咆哮声,粗重锋利的弩箭撕裂空气,带起透明的痕迹,瞬间跨过城堡到平原的距离。

  钢铁盾牌被直接洞穿,漆黑的甲胄也提供不了有效的保护,鲜血绽放,数十根弩箭在整齐的诺克萨斯阵列里留下几道鲜血痕迹,似浪花荡起波澜。

  “继续!”奥尔科特神色不变,生与死的界限在血腥战争里,变得极为淡薄,这点杀戮改变不了战争的结果。

  床弩再次启动,精巧庞大的战争器械在攻防战中,只要没有被摧毁,它们就能持续收割着敌饶生命。

  粗重锋利的弩箭发出刺耳的声音,而这次诺克萨斯阵列不再坐以待保

  澎湃涌动的生命能量直冲际,整齐有序的阵列迅速变换,崔法利军团士兵手持着盾牌,矗立在阵列最前方。

  铛铛!铛铛!

  实质化的生命能量凝固在盾牌表层,然后悍然迎接上破空而来的弩箭,激荡的气息掀起风浪,阵阵粉尘和青草飘荡在空郑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