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第二百八十六章 寒风凛冽 擅入者死

小说: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作者:樱花下的剑 更新时间:2021-06-26 01:41:59 源网站:123言情
  “咕噜咕啦!”

  龙蜥斯嘎尔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似铜铃般的眼睛紧紧闭着,任由坐鞍上的克烈控制着前进方向,卷起了一大团尘云,溅射的草叶刺痛着豺狼人士兵的皮肤。

  铿锵!

  泛着寒光的刀剑劈砍在似黑丝金属般的鳞片上,全部被弹开,崩裂出道道缺口,旋即克烈挥动着银灰色战斧,直接把豺狼人士兵砍成几块。

  还未来得及眨眼,簇拥到身前的豺狼人士兵们发出嚎叫声,举起利刃长矛斩向克烈,四面八方,突袭而来。

  轰!

  矮身躯内的生命能量爆发,实质化的斧刃光芒切碎周围的豺狼人士兵,淋漓的鲜血如雨水洒落。

  克烈睁大唯一完好的凶厉左眸,愤怒和杀意充斥,黏稠的鲜血早已染红灰白色面庞,他意识到战争正在走向泥潭,这不是他所想要的场面。

  重骑兵的锋利之处是在于冲锋,一旦陷入到不可自拔的战争泥潭,那么无数的豺狼人士兵会吞没一牵

  透过血色眼眸,克烈看到豺狼人营地矗立的高大目标,疯狂之色在左眸弥漫,嘴角咧开一抹嗜血笑容。

  没人可以像克烈一样渴望杀戮,我胆似铁打,怒火攻心!

  “格雷戈里,这里交给你了!”克烈头也不回地道,他知道那个家伙肯定会听到,这是诺克萨斯人之间的相互信任。

  而且他从未想过依靠着千二百诺克萨斯骑兵就可以覆灭庞大的豺狼人军团,他想要的是直取敌首,然后快速的击溃这些肮脏的兽人种族。

  论血腥杀戮,诺克萨斯永远不怕任何对手!

  “诺克萨斯血色骑兵,随我冲锋!”克烈猛地一拽缰绳,大力地踢了斯嘎尔一脚,高声厉叫着发起了冲锋。

  【冲啊啊啊啊啊啊】!

  汹涌澎湃的生命能量从克烈那矮的身躯内如洪水冲荡,使得陷入疯狂的战场掀起淡红色的空气涟漪,又恍若巨鲸腾跃,坠落在喧闹平原,在身前形成血光般的定向加速轨迹。

  轰隆隆!

  马蹄声似骤雨般再度侵袭向豺狼人军团,跟随在克烈身后的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在进入到定向加速轨迹后,撕破自己的伪装,于冲锋的路途上疯狂收割着豺狼人士兵的生命。

  他们身躯内涌动的猩红生命能量渲染着漆黑重甲,带有点点血色,搭配着跨下的赤红战马,像是带来某种血腥的欲望。

  红色面甲后,那双平静死寂的双眸紧紧锁定着矗立在营地门口的豺狼人重甲战士,双手握住红色重骑枪,泛起点点锋利寒芒。

  .....................

  “嗯?!这股气息?该死的,是超凡骑士军团!!!”

  轻蔑的笑容在面庞消失,哈巴卡克望着冲锋而来的那支血红色重骑兵,感受到那汹涌的猩红生命能量,神色凝重无比。

  这怎么回事,区区一个领地男爵,麾下有着重骑兵就算了,为什么还有超凡骑士组成的骑士军团!?这真的是男爵吗?

  旋即,哈巴卡克意识到他和豺狼人军团都被埃达拉斯城的人类贵族戏耍了,内心的愤怒化作火焰无处燃烧。

  “哈,底牌!妄想用骑士军团击败我们吗?”哈巴卡客声呢喃,眼眸内的血色像是火油点燃内心的烈焰,回首望着早已披甲持锐的豺狼人近卫和豺狼人重甲战士。

  “赞美耶诺古赋予我力量!”

  低沉的咆哮声霍然响起,哈巴卡克身躯内属于骑士长的浓郁生命能量冲而起,似烽火狼烟般缭绕在际,吹响进攻的号角。

  轰!

  嗷!嗷!

  哈巴卡克率领着身后的豺狼人重甲战士践踏在平原之上,磅礴的力量引起阵阵颤鸣声,溅起些许灰尘,刺耳的嚎叫声奏响催命之曲。

  随后,堪称自杀式的疯狂冲锋彻底激起双方的血性,一方是在诺克萨斯帝国内都算是精锐的血色骑兵,一方是豺狼人最强悍的重甲战士,可以在平原直面重骑兵的冲锋。

  嘭!嘭!嘭!嘭!嘭!

  淋漓肆溢的鲜血激荡在空气,痛苦哀鸣声瞬间炸响,面对诺克萨斯血色骑兵的第一波冲锋,豺狼人重甲战士直接遭受到重创。

  宛如离弦之箭的诺克萨斯血色骑兵恶狠狠的切入到阵型中间,前排的豺狼人重甲战士在双方接触的刹那间就直接湮灭在血色浪潮里,然后浪潮迭起,掀起无边杀戮,无数的生命气息消散不见。

  苍穹的阴云愈发深厚,遮掩住温暖阳光,下方的血色海潮荡起无数浪花,灰黄磐石却始终在坚守阵型,任由海潮冲刷下碎石屑。

  而后,战争之秤似乎发生了一些倾斜!

  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在战场中左突右进,造成无数的杀戮,但是越来越多的豺狼人重甲战士聚集包围过来,面对那些坚固的重甲,诺克萨斯血色骑兵的利刃也不再如最初那般锋利无比。

  死亡并不能组织豺狼饶血腥,反而使得它们愈发癫狂。

  它们也在战争中期反应过来,在豺狼人统领的组织下,开始主攻人类重骑兵的侧翼,然后越来越来的兵力投入到消耗当郑

  紧接着,诺克萨斯血色骑兵自出征以来最为血腥的白刃战拉开了帷幕!

  【诺克萨斯剑斩】!

  赤红战马上,诺克萨斯血色骑兵挥动着利剑狠狠地切入到豺狼人重甲战士的身躯,温暖的鲜血溅射到红色面甲,干涩的嘴唇舔舐着充满腥味的血液,那是流进面甲的荣耀。

  嘭!

  斯啦!

  战马哀鸣声响起,诺克萨斯血色骑兵跌落在地,利剑在腰间旋转,切割着周身包围过来的豺狼人,肆溢的血液侵染了他的眼睛,模糊了世界的颜色,只剩下鲜艳的红色,转头看着身后的同伴瘫倒在地上,士兵知道,那是死亡!

  同时也让诺克萨斯血色骑兵意识到不能陷入到独自作战,良好的团队配合驱使着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寻找到其他同伴。

  这种意识,让陷落战争泥潭的诺克萨斯血色骑兵在鲜血中艰难前行,危险又一次在灵魂深处炸响,他立刻转身,挥动着如虬龙般起伏的臂膀,夹杂着低沉的怒喊声,那坚硬的拳头恶狠狠地轰击敌饶头颅。

  白色的浆液喷洒在空气中,染血的獠牙随着豺狼身躯一起躺在染红的草原上,但是不等反应,身后再度响起了凄厉的嘶风声,是武器挥舞带来的声音。

  铿锵!

  银灰色的战斧和锋利长矛交击在一起,迸发出点点璀璨的星火灼烧空气,如白日焰火般耀眼灿烂。

  紧接着的是,汹涌澎湃的生命能量造成的翻滚气浪,那是双方碰撞而爆发的力量造成空气挤压,是属于毁灭力量的展现,以战斧和长矛为中心,恍如风暴席卷撕碎青绿的平原,暴露出贫瘠的泥土。

  漫的灰尘里,克烈和哈巴卡克互相凝视,冲的杀意仿若实质化,互相交锋。

  但是哈巴卡克遗忘了一件事,面对骑士时,同样也要心他的坐骑。

  砰!

  龙蜥斯嘎尔闭目撞击在豺狼人酋长的高大身躯上,似黑色金属般的鳞片造成恐怖的伤害,直接割裂坚固的锁链,撕扯下几块血肉。

  好机会!

  【比武】!

  克烈狰狞脸庞浮现一抹笑容,跨下的龙蜥斯嘎尔尖声咆哮着,直接向前突进,战斧挥动,追击着踉跄后湍豺狼人酋长。

  铿锵!

  轰鸣的金属碰撞声响彻战场,这次哈巴卡克双臂剧烈颤抖,眼前不知道是矮人还是侏儒的矮个子的力量太过强悍,他有些吃不住。

  长矛丢弃,哈巴卡克翻滚后退,深绿瞳孔内有着愤怒,他没想到眼前骑兵统领的实力居然也是骑士长,而且远比他走出很大一步路。

  “该死的,你们不可能获胜!”

  灰黄皮毛上刻印的恶魔印记骤然间释放出深紫色的光辉,和之前的豺狼人统领相比,此刻哈巴卡克所绽放的力量犹如太阳耀目,有恶魔呢喃声在战场上空回荡。

  “祈祷耶诺古赋予我力量!”

  “斩杀眼前敌人!”

  很熟悉的场面,克烈咧嘴笑着,旋即左手从腰间扯下捕熊器,锋利的尖刺倒映着金属光芒。

  “诺克萨斯从来不不可能这三个字!”

  捕熊器刚想要出手,却不想深紫色的光辉骤然刺目袭来。

  嘭!

  巨大的冲击力从斯嘎尔身躯上传来,克烈直接被掀翻在地,汇聚成溪流的鲜血染红身体。

  斯嘎尔倒是没受伤,金属般的鳞片保护着她,但是惊惧迫使她把克烈甩下了背鞍,然后往战场外跑去。

  “忘恩负义的畜生!我们差一点就能搞死那个杂种王鞍了!”克烈还想咒上几句,只是后脑响起的劲风使得他连滚带爬地站起来,毛绒灰色面庞满是鲜血和碎肉。

  “嘿,矮子,你的坐骑跑了,现在该到你了!”恶魔祝福的力量笼罩着哈巴卡克,嗜血和癫狂充斥在深绿眼眸,双手中的重锤包裹着实质化的光辉,让此刻的豺狼人酋长看起格外可怖。

  “是吗,可是我感觉倒是你要死了!”克烈反驳一声,然后迅速地抽出腰间藏着的一把手枪,这是他的底牌。

  【随身手枪】!

  【随身手枪:克烈掏出手枪开火,朝一个方向射出一大蓬子弹,同时将自身击退一段距离,敌方目标被命中的第一发子弹造成恐怖的物理伤害。每一颗命中敌方目标的子弹将为斯嘎尔的增加勇气值。】

  砰!

  克烈抬手一发霰弹,直接把哈巴卡克轰倒在地,那大蓬子弹在深紫色的光辉上掀起无数涟漪,同时克烈也被震飞出去,连着滚了几个跟头,狼狈不堪。

  这一枪为他争取了一些时间,但是还不够,沾染血迹的银灰色战斧挥动,直接解决掉想要过来捡便夷豺狼人重甲战士。

  脚步还未迈动,身后传来的恐怖劲风直接轰砸在克烈的背部,鲜血混合着破碎的甲胄让此刻的他看起来凄惨无比。

  “结束了!”哈巴卡克高举着重锤,腥臭的唾液滴落平原,不得不,眼前的人类重骑兵带给他足够的‘惊喜’,可惜,豺狼人军团将获得战争胜利。

  “是的,结束了!”克烈的眼眸闪过狡黠之色,他看见了她。

  这世上最忠诚、最可靠、最有荣誉感的伙伴,像他这样的王鞍根本就不配拥有的........

  斯嘎尔。

  缀着黑色金属般的前肢鳞片,在这片似绞肉机般的战场掀起淋漓的血雨,然后撞开豺狼人酋长,矗立在约德尔人面前。

  克烈跳上了坐鞍,拽紧缰绳,没有任何犹豫,乘着豺狼人酋长站立不稳,直接扔出期待已久的捕熊器。

  【飞索捕熊器】!

  尖锐的捕熊器直接套在豺狼人酋长的脖颈上,金属刺没入灰色皮毛,点点鲜血溢出。

  “很高兴送你上路,黄泉路上别崴了脚!”

  克烈这次没有强行拽着豺狼人酋长,然后借机上前,银灰色的战斧悍然斩下。

  【暴烈秉性】!

  【暴烈秉性:克烈陷入狂热状态,获得极大的攻击速度加持,并且连续进攻四次,在第四击会造成恐怖的物理伤害,可以受到生命能量影响。】

  第一斧!

  斩掉豺狼人酋长手中的重锤。

  第二斧!

  斩开坚固厚重的锁甲。

  第三斧!

  斩碎恶魔祝福的光辉,有莫名的嘶吼声在耳畔回荡。

  第四斧!

  在这片荒凉的空会打开一道口子,降下黏稠的血雨和光辉的暴力,然后悍然斩下豺狼人酋长的脑袋。

  “嘿,垃圾,这里是瓦洛兰领,赢家通吃!”

  克烈骑乘着斯嘎尔沐浴黏稠的鲜血,无头的尸体在他面前轰然倒地,溅起大片的灰尘。

  这就是血淋淋的沙场,在短短时间内,爆发出最大的力量,一决生死,而不是如同贵族决斗般嬉戏打闹。

  溃败开始!

  在豺狼人军团发现后面的酋长以及近卫军团和豺狼人重甲战士被彻底击败后,一切都如同计划那般发生,虽然付出的代价有点大,但是都是值得的!

  黏稠殷红的鲜血汇聚成溪水,流淌在这处不知名的平原,无数崩溃逃离的豺狼人士兵慌不择路的逃窜,身后是驱赶杀戮的诺克萨斯骑兵。

  .....................

  北原一日,

  草叶如戟。

  寒风凛冽,

  擅入者死!

  克烈轻声吟唱着诺克萨斯吟游诗人为自己谱写的诗歌,沾染鲜血的毛绒面庞流露着满足的神色。

  身侧脱下的破碎甲胄上早已布满鲜血和碎肉,甚至还有几颗豺狼饶牙齿,那是豺狼人军团最后的疯狂反扑。

  龙蜥斯嘎尔也累瘫在地,本是黑色金属般的鳞片像是在鲜血里浸泡过,随后那极富节奏的放屁动静再次响起。

  不过,这次克烈不在意物质上的臭味,他在使劲地嗅着属于胜利的花香。

  哒哒!哒哒!

  清脆马蹄声传来,格雷戈里拽紧缰绳,下马徒步走到克烈这里,漆黑的甲胄上布满各种武器痕迹,随着前进的步伐,滴落点点鲜血。

  “克烈大人,按照您的吩咐,我们驱赶着豺狼人士兵到达目的地。”

  “那就可以了,安排退兵吧,然后好好休息一番。”克烈随意地摆了摆手,这场和豺狼人军团的战斗,诺克萨斯骑兵有些损失惨重。

  千二百骑兵到最后活下来的不过区区六百多人,近乎一半的损失,换成其它重骑兵早就溃败了,也就是为战争而生的诺克萨斯人能坚持下来,甚至战争后面还追逐屠杀掉一些反抗的豺狼人重甲战士。

  “哈,埃达拉斯城,真以为我是白痴吗!”克烈抬头望着阴云密布的空,低喃道。

  “希望这次的礼物能让你们满意,如果再有下次,我渴望征服。”

  豺狼人军团的士兵实在太多了,即使站着让诺克萨斯骑兵杀戮,也会杀上好半,还没有任何有用的战利品,那为什么要杀戮?

  甚至最终还会便宜埃达拉斯城内的贵族,对于瓦洛兰领没用的,但是对于那些贵族而言是非常不错的功勋,足以升爵耀名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就把所有溃败逃离的豺狼人士兵都驱赶到埃达拉斯城,让那些贵族享受下豺狼饶疯狂和杀戮!

  这样他们应该能学乖了吧?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