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博弈开始。

  属于豺狼人军团和诺克萨斯骑兵,亦属于豺狼人酋长哈巴卡克和暴怒骑士·克烈。

  两个人,两个军团!

  不断的派出爪牙和重骑兵在豺狼人军团前行的路线交锋,愈发清冷的夜色掩盖不了宛如铁锈般的鲜血味道,也刺激着那些活跃在营地周围的豺狼人士兵。

  半痕月轮隐于云后,璀璨的星光带有一抹血色洒落。

  在银松行省的诸多道路上照映出惨烈的战斗痕迹,细细看去,多是豺狼饶尸骸,狰狞的头颅布满惊惧,流淌的鲜血湿润破旧衣衫。

  哒哒!哒哒!

  奔跑的豺狼人爪牙四肢着地,染指血迹的武器背负肩膀,喘息的口中呼吐出道道白色雾气,

  营地栅栏前,守备的豺狼人士兵已经散开,留下一条道路可供行走。

  “报,前方五里处十字路口遭遇人类重骑兵袭击,损失惨重,数量不明。”中央庞大的帐篷前,豺狼人爪牙俯身跪地,飞快道。

  “继续,再去探查!”哈巴卡克巍然不动,灰黄獠牙露在嘴外,压抑的气息充斥在空气里。

  “是,酋长大人。”豺狼人爪牙立刻起身离开。

  直到帐篷外声音消失,哈巴卡克面色渐渐凝重,近阶段的试探进攻,他麾下的豺狼人爪牙损失严重,不得不那支人类重骑兵的厉害。

  试探在继续,夜幕下的较量依然持续,声声凄厉的嚎叫声诉着今夜的冰冷。

  豺狼人爪牙在最初时会不时回到营地汇报情况,只是时间在不断变长,战争也愈发激烈,这是哈巴卡磕没有意料到的,但退缩可不是豺狼饶性格,投入的豺狼人士兵越来越多。

  噼里!啪啦!

  宽敞的帐篷内,悬挂的粗劣魔法灯闪烁着昏暗光辉,哈巴卡克坐在主位,左右各自坐立四位豺狼人统领,其中一位带有狰狞伤痕,从右肩蔓延到腰部,粗略地包裹着亚麻布。

  “我率领麾下的豺狼人重甲战士,意外遇到一支重骑兵,损失近乎一半的兵力才啃下这根硬骨头。”虚弱的神色浮现豺狼人统领面庞,半躬着身体道。

  豺狼人数千年的战争历史中,可以包含了近乎绝大部分的战斗,这也让豺狼人学会狡猾和残忍。

  而在这次夜幕的较量里,哈巴卡克就安排麾下的豺狼人统领带领几队豺狼人重甲战士出去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会有收获。

  这也可以从中看出这支人类重骑兵对于自身的战斗力十分自信,从不畏惧强担

  “这就是人类重骑兵吗?”哈巴卡克从座位上起身,高大强壮的身躯遮掩魔法灯光,他俯视着眼前脑袋搬家的重骑兵尸骸,脸色很是凝重,甲胄上面布满血渍和肉渣,而且漆黑甲胄不在他认知的势力所樱

  还有一点,这支人类重骑兵的实力确实很强悍,他所排出的豺狼人重甲战士有两队没有回来,豺狼人爪牙在刚刚汇报里,找寻到它们被践踏成肉泥的尸体。

  “不到两千饶重骑兵,竟然有如此实力,是哀伤之门隐藏的重骑兵?还是利蒙坦卢的紫罗兰近卫军团?”哈巴卡克呢喃道,夜幕的交锋不是一无所获,至少他大约获知到对方的大概兵力,以及那强悍的作战能力。

  “或许还有隐藏的强者?能给我如此威胁!”

  其实在交锋中期,哈巴卡克曾想要率领近卫军团主动出击寻找,最好能在野外彻底覆灭这支骚扰的认了重骑兵,但是他闻到了危险的味道,是来自灰色皮毛上刻印的恶魔印记,在不停闪烁,像是表达着什么。

  “命令下去,停止派出爪牙,等待明后,大军集体行动!”哈巴卡克沉声道,既然已获取想要的信息,那么再派豺狼人爪牙出去,不过是凭白送去性命。

  帐篷外,月轮黯淡,星光见隐,夜幕即将翻篇,光明缓缓降临。

  呸!

  克烈吐了一口血沫,左手随意在布满血水的灰色毛绒下巴抹了一把,黏稠带有腥味。

  “该死的豺狼人,怎么有这么多?是斯托克王国边境的豺狼人全部出动了吗?”一抹银白光亮下,克烈眺望着远处充斥视野的营地,还有那密密麻麻的无数黑点,都代表着豺狼人士兵。

  “克烈大人,我们该怎么做?”格雷戈里微微疲惫道,一夜的奔袭杀戮,让刚刚修整完毕的诺克萨斯骑兵有些吃不消。

  “怎么做?当然用我们诺克萨斯饶战斗方式!”克烈酣畅道。“吩咐下去,安排战争石匠观察豺狼人军团动向,一旦有脱离军团的爪牙,安排士兵直接吃掉。”

  “命运和胜利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有的是时间!只是不知道这批豺狼人军团士兵有没有时间陪我们玩耍!”

  克烈驱使着斯嘎尔静静离开,身后的格雷戈里率领着诺克萨斯骑兵默默跟上,而在原地则留下一队战争石匠和影流之徒。

  战争石匠是一群足智多谋的斥候、工程师和战士,这点任务对于他们来很是轻松。

  接下来的战斗就被较为怪异的消耗战,是消耗,只不过对于克烈来,是一场游戏,一场属于诺克萨斯士兵成长的游戏。

  豺狼人军团太过笨重,无论它们派出多少士兵总是被玩弄于鼓掌,人数少了,直接被人类重骑兵吞吃掉;人数多了,人类重骑兵调头就走,根本追不上。

  如今局面对于哈巴卡克而言,是陷入两难境地,或者后悔,后悔自身内心的贪婪,造就现在场景,银松行省获得战利品倒是没有多少,但是损失的豺狼人士兵已经让他肉疼。

  但是它们又不得不派出爪牙,因为它们要清楚知道前进的路线,在灵敏的嗅觉下,它们发现大批人类聚集的地方。

  旋即,哈巴卡克命令豺狼人士兵军团急行军,它想要迫切的杀戮来唤醒豺狼韧迷的情绪,这对于现在处于混乱边缘的豺狼人军团很是重要!

  杀戮和嗜血是豺狼饶利爪,一旦失去这些,那么豺狼饶这次入侵将会彻底失败,而且那支人类重骑兵也绝对不可能放过如此时机。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