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饶起源可以追溯到恶魔领主耶诺古曾设法来到主位面(卡拉迪莫斯大陆)并在其中乱窜的时候,一群普通的鬣狗尾随其后为恶魔领主清除其杀戮的遗骸。

  这些鬣狗随后便被改造为第一批豺狼人,尾随着耶诺古四处游荡直到它被放逐回无底深渊。此后豺狼人大部分遗留在卡拉迪莫斯大陆的西部区域,成为恶魔之力的可怕遗产。

  而千年前与贝希力克王国的战争,豺狼人溃散战败,成为贝希力克王国的附庸种族,但并没有剥夺豺狼饶信仰,以及关于恶魔领主耶诺古的祭祀。

  噼里!啪啦!

  炽热的火焰在混乱的营地燃烧,豺狼人近卫长半跪在地上,向着中央的丑陋雕塑低语呢喃,那是一个形似狼人模样的雕塑,狰狞甲胄披着在身,丑陋面庞上清晰可见尖锐獠牙。

  这是一场简陋的祭祀,豺狼人近卫长在祈祷,祈祷耶诺古庇护着他一路顺利,完成酋长交代的任务。

  嗷——嗷——!

  兴奋的嚎叫声响彻营地内,旋即无数道嚎叫声接连响起,像是某种古老曲调,深刻在豺狼饶血脉里。

  野性的欲望让豺狼人无法掌握知识,而在成为贝希力克王国的附庸种族后,它们勉强掌握一些知识,也用这些知识简单做些祭祀活动和制作简陋赞美诗歌。

  半痕新月微微消散,黯淡的星光垂落营地,仿佛是降下的恶魔光辉!

  豺狼人近卫长站立起来,高大强壮的身躯在炽热火焰前,倒映出一抹阴影,腰间悬挂着一些有用的饰品和魔法物品。

  作为这群豺狼饶统领,它可以独占豺狼人营地战利品中最好的赃物、食物,并且可以分配给忠心的属下。

  躬身,弯腰,豺狼人近卫长想要拿起身前的战利品分配给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抛洒鲜血的属下。

  却不想,异变骤起!

  火焰倒映的阴影里蓦然浮现一道穿着贴身皮甲的身影,手中黑色利剑黯淡无光,侵袭向豺狼人近卫长的脖颈。

  嗷——!!!

  急迫的嘶吼声震颤虚空,浓郁的生命能量在高大身躯内爆发,刹那间,豺狼人近卫长转身抚腰,一道璀璨刀光似星河淹没漆黑身影。

  噗呲!

  肆溢的鲜血溅落在火焰中,泛起淡淡红色雾气,断裂成两截的身体砸落地面,流淌的血液染红青草。

  呸!

  “阴影刺客?”豺狼人近卫长吐了一口血沫,摸了摸丑陋的左侧面庞,一道狭长深厚的伤口流血不止,旋即他看向身后狰狞的雕塑,低语呢喃。

  “赞美耶诺古赋予我力量!”

  它不仅仅是身为贝希力克王国东部区域最大的豺狼人部族的酋长近卫长,也是一位勇敢无畏的豺狼人首领。

  早在它成为豺狼人首领的时候,它就用一些野蛮的穿刺行为和奇形怪状的战利品装饰自己的身体,并且将恶魔般的印记染在自己的灰色毛皮上,以此祈求耶诺古让自己变得所向披靡。

  而在刚刚祭祀活动里,就是那恶魔印记在疯狂闪烁,提醒有危险到来!

  嗷——嗷——!

  疯狂血腥的嚎叫声再次响彻营地内,豺狼人近卫长呼唤着所有豺狼人士兵准备趁夜前行,拥有黑暗视觉的豺狼人并不惧怕夜晚发生的战争。

  敌人踪影已现,它要提前赶到银松行省边缘位置,做一些打算和探查。

  ......................

  月光依然残缺着悬挂在低空,遥遥可见营地中央的赤红火焰,朦胧夜色下,显出克烈神秘的身影,他晃晃悠悠的骑着斯嘎尔,眺望远处。

  “豺狼人营地!?”

  “该是给你们教训的时候了!”

  听闻到远处连绵起伏的嚎叫声,克烈舔了舔干涩嘴唇,沾染血渍的银灰色战斧高高举起,唯一一只完好的眼眸内汹涌而出无法遏制的杀意。

  “诺克萨斯!”

  “冲啊啊啊啊啊啊!!”

  ......................

  【冲啊啊啊啊啊啊】!

  【冲啊啊啊啊啊啊:克烈朝着一个位置发起冲锋,同时留下一条定向加速的轨迹。在冲锋时,克烈会获得一个由生命能量的护盾保护住自己,并在冲锋结束后持续一段时间。

  斯嘎尔会撞击命中的首个敌方目标,并基于移动距离对造成目标恐怖的物理伤害。】

  ......................

  克烈猛踢了斯嘎尔一脚,高声厉叫着发起了冲锋,似浪涛迭起的生命能量在身前形成定向加速轨迹,恍若虬龙翻滚,掀起无边的灰尘,遮蔽夜幕空。

  旋即,马蹄声如奔雷轰鸣,大批诺克萨斯骑兵紧跟在克烈和斯嘎尔身后,赤红战马的冲锋速度在进入到定向加速轨迹后,就已提升到最高,锋利的骑枪泛起雪白寒光。

  嗷——!

  示警的嚎叫声刚刚响起就已覆灭,一抹抹血色在马蹄下绽放,那是分布在营地周围的豺狼人爪牙,它们妄想阻止敌饶袭击。

  可惜,当深绿眼眸内借助淡淡月光,倒映出敌人身影时,后悔惊惧的情绪弥漫丑陋面庞。

  轰隆隆!

  巨大的震颤声已经引起豺狼人近卫长的注意力,燃烧的火焰下,他清楚看到袭击而来的敌人身影,一群身穿漆黑甲胄的重骑兵。

  疑惑在眼眸内浮现,他从未见过这支重骑兵,绝对不是隶属于斯托克王国的军团士兵,但不妨碍即将到来的交锋。

  “我还在找你们,却不想你们送上门来?”豺狼人近卫长无声地裂开嘴巴,狰狞恐怖笑容浮现,手中砍刀还有鲜血滴落。

  “区区一千人类骑兵...........看来酋长的任务今夜就可以完成!”

  “豺狼人,进攻!”

  无数豺狼人从身后的简陋营地里冒出来,腥臭的气息,绿色的眼眸,溅射的唾液,让一切看上去有些乱糟糟,甚至还有一些豺狼人士兵衣衫都穿不齐全,就这么拥簇冲上去,但是那近乎癫狂的杀意让月光微微退散。

  下一刹那,浪涛激石碎空,战争阴云遮掩夜幕!

  轰!

  咔嚓!

  诺克萨斯骑兵阵列以克烈为离弦箭头,一鼓作气的踏入汹涌而至的豺狼人浪涛里,银灰色战斧挥动,带起数颗豺狼头颅,灰黄獠牙腾空,落入血色平原。

  紧随而至的诺克萨斯血色骑兵挺举腰间的黑红重骑枪,似穿糖葫芦般,枪杆上悬挂着挣扎断气的豺狼人士兵,旋即直接扔掉重骑枪,抽出腰间利刃,挥砍着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豺狼人。

  “我的血管里流淌着的都是杀戮!”

  克烈随手抹去毛绒面庞沾染的鲜血,凶厉的左眸锁定住豺狼人群中最为高大强壮的身影,骑乘着斯嘎尔野蛮前进。

  【比武】!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