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第二百一十章 骤变的态度

小说:英雄联盟入侵异世界 作者:樱花下的剑 更新时间:2021-06-26 01:41:59 源网站:123言情
  阴影落幕后,是繁华!

  这座位于贵族区域边缘位置的华丽建筑,自莫德里安入住以后,迎来了车水马龙般的热闹场景。

  人心被欲望所驱使,谋求改变的贵族和诸多宫廷贵族,在得知一些流传的信息后,他们追寻着利益来到这里。

  是饥饿豺狼闻到了血肉的味道,是狡猾狐狸探寻为阴谋的可能性,无数各式各样的势力聚焦在莫德里安身上。

  从前的种种也被挖掘而出,贵族次子,被放逐者,再到苦寒北地的瓦洛兰领地,甚至包含和杰弗里家族的仇恨。

  直至现在,如涅盘凤凰,以近乎全新的面貌出现众人面前,以及传闻中拥有某位传奇冕下作为背景。(至于杰弗里家族的仇恨,在这些谋求利益的贵族面前,并不值得关注,只要用利益能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情。)

  ……………………

  银雨落九,三年饮冰霜!

  幽静的书房内,莫德里安端坐在橡木桌后,他从未想过自己灵魂附体后的历程,会被那些好事者如此描述,堪比吟游诗饶诗歌赞颂。

  可笑,又可叹!

  或许这也是那些家伙为什么会被时代淘汰,在利蒙坦卢内成为落寂之人,成为郁郁寡欢之人,不得不为自身的贵族头衔做出无底线的选择。

  “我们就这么拒绝掉所有的邀请吗?”霍勒斯默默地站立在一旁,手中握着不少五颜六色的邀请函,从一些贵族纹章来看,不乏斯托克王国内赫赫有名的大贵族。

  包含盖伊殿下、索耶殿下、拉斐尔伯爵等等,其中亦含有达勒家族。

  “那该怎么做?”莫德里安转首望了一眼霍勒斯,继续眺望着窗外阴沉的色,风雨欲来之势愈演愈烈。

  “这场王位之争中,我们要认清楚自己的位置!记住,我们只是旁观者,不是参与者。”

  “哪怕是邀请我们来的盖伊殿下也是如此!”莫德里安似乎想起了曾经在哈里曼城堡见面的情形。

  此时非彼时,他已完美为盖伊殿下撕咬出一些隐藏的敌人,也因此暴露处一部分遮掩在暗处的实力。

  闻言,霍勒斯神色一凝,旋即低垂下脑袋,恭敬道:“抱歉,莫德里安大人,我不该质疑您的想法。”

  “不,不,不,我恰好认为你质疑的对,没有人是完美之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就看周围的人是否能认知到,并且劝阻你。”莫德里安.拍了拍霍勒斯的肩膀,笑着道。

  “最重要的是,我需要的是一位思维活跃的追随者,而不是呆板顽固的老派贵族!”

  “沃斯曼会陪伴你出去一趟,希望你能在达勒家族有所好运!”

  “好的,莫德里安大人。”霍勒斯神色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强忍住内心的情绪波动,躬身行礼离开书房。

  掩盖的房门关闭掉莫德里安的视野,内心的一抹思念之色突然涌出,故乡游子的情绪大多数尚未离开家的人并不能理解的,但是直到真正经历,才会明白内心始终寄存的情绪。

  他是如此,霍勒斯也是如此。

  只不过现在霍勒斯拥有回家的机会,而他则看不到任何希望。

  ……………………

  吁!

  离开身后房间的瞬间,霍勒斯轻喘一口气,似千斤压力从心头落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和莫德里安呆在一起的时候,总有莫名的压抑感存在。

  这是在离开瓦洛兰领不曾有过的情形,思绪涌动,他忘记什么时候起拥有这种心态,是在荒野平原?还是在利蒙坦卢内的几?

  脚步移动,霍勒斯散去脑海思绪,直奔沃斯曼的住处,却不想在拐角处见到这位面容坚毅的壮硕男子。

  “沃斯曼大人!”霍勒斯止住步伐,行礼道。

  “走吧,领主大人让我陪你出去一趟。”沃斯曼微微点头,话语不多。

  霍勒斯见此并不在意,外人不知晓崔法利军团士兵的实力,但是他可是深刻认知到,在荒野平原,在阴影之界,在繁多的阴影生物,这些纵横捭阖的崔法利军团士兵展现出令人瞠目结舌的惊人力量。

  “麻烦了。”霍勒斯回应道,内心终归是泛起一丝涟漪,月满极则亏,花艳极则败,曾经的他就是如此。

  达勒家族的继承人,拥有不错的修炼赋,造就当初骄纵的他,也是导致后来悲剧发生的源头。

  ……………………

  瓦兰特王宫,以瓦兰特家族姓氏命名的宫殿群,同时也是斯托克王国的政治军事中心。

  阴沉的色下,整座瓦兰特王宫依然灯火通明,巡逻的近卫密布在每一处的道路,示警的法阵掩盖住自身的辉光,静默等待。

  自国王病重的消息传遍利蒙坦卢,王宫内部就人心惶惶,不过在上一年年末之时的血腥大清洗,让留下的众人稍微安慰些,至少国王还未病入膏肓,还能正常处理那些妄想背叛者。

  “贾斯帕,帮我拉开窗帘,我想看看外面的空。”嘶哑低沉的声音在阴暗的房间内响起,一位苍白脸色的老人缓缓从软床坐起,微微发愣。

  “陛下,今日气不好,还是不要吹风好。”始终矗立在床畔的贾斯帕劝道,整洁的黑白色礼服着身,条条金色丝带镌刻在衣角,彰显华贵典雅的气质。

  “呵呵,我一个快要踏入棺材的老家伙,连这点要求也满足不了我吗?”黯淡的光辉笼罩着苍白脸色的老人,浑浊的眼眸里是自嘲和哀叹。

  贾斯帕上前扶着想要起身的老人,忍不住低声道:“陛下,按照医师的嘱托,您还是尽量不要动弹,安静修养一番,还能坚持...........”

  “躺在床上养伤?那可不是我的性格。”老人微微挣脱下贾斯帕的手臂,发现现在的自己多么无力,力量是如茨孱弱。

  低垂下脑袋,他望着瘦弱不堪的臂膀,和记忆中手持利刃杀戮无数的模样差地别,似乎自己真的要走到尽头了吗?

  “你现在还有能记住我的名字吗?”疑惑发自内心,也诉诸口中,老人想要听到身旁贾斯帕的回答。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