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时间流逝总是额外缓慢,而烦饶事情却不断袭扰。

  不得已,莫德里安以生病为由,躲避着诸多投机者举办的所谓的上流宴会,在蓝草莓旅馆渡过一段悠闲的时间,同时也等到来自哈里曼城堡的邀请函。

  依然是残冬下的夜幕,凄清的寒风,映漾着愈发深邃的墨色夜空,淡淡的月光点缀着冬日街道。

  繁荣的埃达拉斯城如同夜色巨兽觉醒,华贵雅致的马车川流不息的穿梭各处街道,雕刻的醒目纹章在彰显着贵族的身份。

  莫德里安这次并没有选择和本尼叔叔一同前往哈里曼城堡,在涌动的阴暗暗潮之中,他想要尽可能的低调一些,至少在厄文戴尔城镇结束的战斗余波影响期间,所以他决定提前去往宴会。

  一辆样式普通的马车行走在夜幕里,由波比驾车,平稳迅速地行驶在埃达拉斯城内,夜色中的魅力景色似走马观花般一闪而逝。

  前行的一路很平静,偶尔还有几辆类似的华丽马车超车而过,看上去都是朝着哈里曼城堡的宴会场所驶去,直到进入城堡前都没有受到阻拦,很是轻松地就直接穿行过去。

  “抱歉,大人,例行检查。”

  厚重古老的哈里曼城堡前,身穿银色盔甲的城堡卫兵拦截住马车,沉稳警备的声音响起,手中的寒光利刃微微倾斜,倒映出一抹黯淡月光。

  “唔,是到了吗?”感受到马车缓缓停下,古拉加斯从沉睡中醒来,揉着迷惘的眼眸,询问道。

  他可是听了今会有一场上流社会举办的饕餮盛宴,特意养足精神,准备大肆品尝着贵族珍藏的古窑美酒。

  “该下车了,古拉加斯。”莫德里安无奈道,对于这些英雄的脾气,在不违背正常的道德和命令情况下,他通常以包容为主,个性是英雄标签。

  “好的,领主大人。”

  肥胖壮硕的身体缓缓起身,古拉加斯抱着携带的木酒桶,轻松跳下马车,也幸亏是雇佣的是六轮马车,否则还真承受不住古拉加斯这样的跳跃动作。

  铿锵!

  一缕寒光出鞘,处于警备状态的城堡卫兵突然见到马车上跳跃下巨大的身影,下意识地抽出腰间剑刃,横竖在身前。

  “莫德里安大人?”迟疑迷惑的声音来自城堡卫兵的十夫长,他见到巨大身影后走出的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

  “你认识我?”莫德里安闻声望去,记忆之中似乎没有见过此人。

  十夫长示意属下收起剑刃,迈步向前,微微躬身行礼道:“我曾跟随兰伯特少爷前往掘沃堡,有幸见过您一面。”

  “兰伯特。”莫德里安回想起这位曾经还算不错的朋友,露出一丝微笑,那家伙可是前往拥有狮心之称的法弗卡德帝国,不知道如今怎样。

  “阿特利管家特意吩咐,如果是您到来,请移步宴会主厅。”十夫长示意城门处一位等待的年轻貌美的女管家迅速过来,同时解释道。

  “您是哈里曼家族最为重要的客人之一,接下来会有梅福娜指引您前往目的地。”

  闻言,莫德里安笑了笑,没有多什么,跟随着面前的女管家进入哈里曼城堡。

  斑驳陆离的魔法灯光照耀着哈里曼城堡,沿路走去,周围的景色倒是没有多看,全被眼前微微翘起晃荡的水蜜桃所吸引,绝美的背影摇曳迷惑,醉饶香味随着寒风吹拂在莫德里安鼻端,很美丽的女管家,经受过严苛训练的礼仪和诱惑之道。

  可惜,这点诱惑他还是能忍受住,常年和迦娜在一起,他对美貌有一定的免疫力,而且眼前的女管家远远不及迦娜的绝色容貌。

  进入宴会主厅后,莫德里安寻找寂静的角落,忽视掉女管家那双娇艳欲滴的魅惑眼眸,这和城堡门口那些妄想凭借美貌踏入上流社会美丽女孩一样,只不过她拥有一层便捷的‘外衣’,但改变不了她们依然是一群可怜的家伙。

  因为提前到来的原因,宴会厅内各种物品都还没有准备完毕,不少英俊潇洒的服务生正在认真的摆放着银光闪闪的餐具,点燃华丽烛台上的鲜红蜡烛,以及为温暖的壁炉添加柴火。

  倒是丰富的美食已经提前准备完毕,琳琅满目的摆放在宴会厅的四角,浓香的味道肆溢在空气里。

  莫德里安没有客气,带着垂涎欲滴的波比和双眸放光的古拉加斯寻找到一处阴暗安静的角落,然后有条不紊的从宴桌上端起一盘盘食物,拆开密封的烈酒,大肆享用起来。

  夜色渐浓,月光西移。

  动听的舞曲声中,宴会主厅内的客人愈发繁多,大多数都是一群神色优雅,衣着整装的青年少女们,他们或是自带舞伴,或是搜寻着自己的心仪目标,或是家中长辈的安排下,成双成对的步入舞池中,似娇艳魅力的蝴蝶翩翩起舞。

  角落的莫德里安把这些尽收眼底,他尤为记得曾经记忆中的他是很羡慕这些散发着青春荷尔蒙的贵族少男少女们,也想和他们一样展示着自己的风采。

  现在看来,是有些可笑。

  对比那些依然生活在长辈庇护下和温室之中的花朵,他所经历的充满命运性,也赋予现在格格不入的情形。

  是的,莫德里安在这次贵族宴会中,强烈感受到一种融入不进去的奇怪氛围感,那些面带微笑,举止高雅的贵族,总是在不经意间会扫过这片角落,扫过享用美食的他们。

  畏惧、厌恶、害怕、羡慕、仇恨!

  各种迥异的目光,不一而足,显得那么真实,却又不敢靠近,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宴会的无聊?”

  熟悉的声音从右侧传来,莫德里安转头望去,白皙的脸庞露出一抹笑容。“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外面再怎么精彩,也没有家乡味道来的亲牵”棕发青年示意古拉加斯望一侧去去,然后他一屁股躺在柔软的座椅上,炯炯有神的盯着莫德里安开口道。

  “我可是在回来的路途听了你的赫赫威名,大骑士,瓦洛兰领主,覆灭北部的力量神殿,有点令人不可置信。”

  莫德里安举杯打断眼前青年的话语,面带笑容道:“都是努力的结果,你也不错,两年的时间跨入大骑士境界。”

  “起码我的那位‘哥哥’,被称赞的骄人物依然驻足在骑士!”

  “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精彩!”兰伯特畅饮一口烈酒,看着舞池内的散发着青春气息的青年少女们,语气里带着回忆。

  “这一趟法弗卡德帝国之行,让我收获颇丰。当然,对比于你就有点不值一提。”

  莫德里安挑了挑眉头,他对兰伯特口中的法弗卡德帝国很感兴趣,诚如兰伯特所,外面世界很大,他迟早会有一走向世界舞台。

  接下来两个许久不见的朋友就窝在这片角落,畅所欲言,交谈着各自的生活,聊着所遇到的事情,以及探讨一些实力上的问题。(在这一点上,多是兰伯特在问,莫德里安回答,以如今的实力来看,两者的身份互换过来。)123xyqx/read/1/10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