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热的清水倒入洁白如玉的茶碗中,青绿的嫩茶犹如雀舌般,色泽墨绿,一抹幽香缭绕在房间里。

  “森林之心,斯利丹尔森林特有的香茶。”本尼低垂着眼脸,沉浸回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轻轻搅动白色钥勺。

  “因稀少的数量和独特的效果而受到贵族和法师群体的追捧。”

  斯利丹尔森林?

  莫德里安半眯着眼睛,脑海中浮现关于斯利丹尔森林的信息,那是位于卡拉迪莫斯大陆南部的广袤森林,距离斯托克王国有些遥远。

  “是吗?那我这次是沾了本尼叔叔的光。”

  端起洁白的茶碗,闻着淡淡的幽香,莫德里安一口喝尽,青绿的嫩茶也随着茶水下肚。

  嗯?他等待了一会儿,似乎没有什么独特的效果?

  等等,不对!

  思绪刚起,一股清凉的感觉从腹部上升,透过内脏脉络,一直延伸到脑部,像是在洗涤着疲惫般,令人精神焕发。

  “很不错的香茶。”莫德里安无视掉本尼惊愕的表情,拿起茶壶重新为自己倒上一杯,继续畅饮,淡淡的茶香弥漫。

  本尼看着此刻的场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和他预料的有些差别,贵族的礼仪似乎在对方身上看不见,尽显粗俗的动作。(以前是没有实力去选择,所以莫德里安尽量让自己习惯虚伪的贵族礼仪,而现在不同,他拥有足够的实力,让自己获得更为自由一点。)

  微微扫过莫德里安身后静坐的女孩,绿色的瞳孔收缩,森林精灵血脉赋予的敏锐赋让他感受到致命的危险。

  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碗,本尼轻轻茗上一口,闭目感受着精神的洗涤后,轻声道:“利蒙坦卢传来最新消息,国王病重,可能熬不过明年的繁春之季。”

  “确定不是和之前一样吗?诈病扫清潜伏暴起的势力?”莫德里安放下手中的洁白茶碗,凝视着那张几乎没有变化的英俊脸庞,精灵的血脉让人羡慕。

  近两年时间里,当今国王陛下诈病几次,在斯托克王国上下引起躁动,并彻底清洗了不少有异心的贵族势力。

  “确定,紫罗兰法师塔和宫廷法师团都有一些治愈系法师受邀进入王宫,然后出来的时候被迫签订一系列保密契约。”缭绕的白色水雾中,本尼缓缓道,莫名的神色浮现英俊脸庞。

  “却不想真的有几人敢于违背契约的束缚,以生命为代价带出这则消息。”

  死士?莫德里安下意识想到,能以高贵的法师作为死士的势力都是一些顶尖的大贵族,看来这次的消息应该确认无误?

  “那么会影响到北地吗?”

  埃达拉斯城往北,就是王国的战争壁垒--哀伤之门,那里驻扎着数十万王国士兵。(虽然现在没有战争发生,但摩擦不少,那里依然是王国的重中之重,毕竟另一边的艾蓝法珞帝国可是卡拉迪莫斯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帝国之一。)

  话语一出口,莫德里安就感觉到自己的真,王国的至高权位,谁人不感兴趣?

  “当然。”本尼没有在意莫德里安的失言,绿色眼眸锁定着莫德里安的脸庞,平静的语气里缓缓诉着残酷的事实。

  “哀伤之门的统帅盖伊殿下可是王国的第一继承人,所以现在埃达拉斯城内潜伏着不少哨探,观察哀伤之门的动静。”

  “而且,你不是已经受到影响?”

  闻言,莫德里安眉头微皱,似乎没有听明白本尼叔叔的话语,作为新崛起的实权贵族,即使有着影流的帮助,在收集情报上也远远不及这些老牌贵族。

  “你不清楚情况也能理解。”本尼细细品闻着森林之心的幽香,水雾缭绕中的英俊脸庞看着有些模糊。

  “在国王陛下没有继位之前,更确切地应该是在卫国战争之前,力量神殿可是斯托克王国的国教,而不是现在几乎看不见踪影的情况。”

  力量神殿?

  莫德里安若有所思,看来发生在厄文戴尔城镇的战斗不是偶尔,现在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要严峻。

  “为什么力量神殿会看上瓦洛兰领?不止是因为一处新崛起的领地吧。”莫德里安突然开口问道。

  “你很不错,两年多的时间足以让很多人看清楚很多事情,并且为之做出选择。”本尼放下茶碗,欣慰的笑了笑,移开话题。

  “布鲁克那家伙和我通过信,希望你能回佩里斯城堡一趟。”

  他撒了个谎,佩里斯城堡那边的来信并不是布鲁克本人发来的,而是其他人悄悄传递。

  “是因为佩里斯家族吗?”莫德里安似乎领悟到什么,轻声道。

  见到本尼叔叔沉默不言,他并没有生气,就像起初来到王国北地的时候,他曾借助佩里斯家族的名声,这是他从出生后,就改变不聊事实。

  “看来你也受到过类似的来信,想来是拒绝了。”本尼最终开口道,眼眸内闪过一丝惋惜,布鲁克那家伙的选择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当你实力不足的时候,唯有用杀戮和忠心才能换取到一定的地位。”

  “佩里斯家族在卫国战争结束后,就是为王室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力量神殿也未曾逃过布鲁克竖起的屠刀。”

  恍惚之间,本尼再见到那时的腥风血雨,那几年的时间他跟随着布鲁克征战在王国各地,掀起铁血杀戮,肃清信仰之徒。

  “所以这就是我和你们的不同,我现在拥有足够的实力来守护我想要的东西。”莫德里安看着眼前陷入回忆的本尼叔叔,坚定的语气回绝某些可能性。

  “一个人这一生,总会遇到一次至关重要的机遇,如果抓住了,那么就能改变一个饶一生,我很庆幸当初的选择,离开佩里斯城堡。”

  莫德里安身体微微向前,嘴角弥漫着笑容,更多的是一种感慨。

  “力量神殿选择错的目标,所以他们付出死亡的代价。”

  “至于我自身!”莫德里安停顿一下,而后语气微微张狂道:“我想现在王国北部应该没有人会站在我的对立面吧?”123xyqx/read/1/1072/ )